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一零章 相聚

更新時間:2020-10-15  作者:潭子
葉貓兒越打越奇怪。

靈界牧樵星君的靈嬰自爆,都沒把吉豐傷的如何,怎么現在……弱了這許多?

什么掘地館的老十下毒?

當初的傳言她也聽過,但是,師父與掘地館之間似乎很不尋常,那個老十曇花一現,就再也沒出來了,葉貓兒早就懷疑師父就是掘地館的老十。

但師父的毒如果真那么厲害,又如何還會忌憚到把他們拘在宗里那么久,生怕吉豐報復到他們師兄妹身上?

這中間一定是出了其他什么事,才把他修為弱化成這樣。

在發現吉豐朝一群筑基小修出手而不是一招滅的時候,葉貓兒就有些奇怪了,要不然,第一時間扔的應該是求救煙花,拍的是防護力最強的城墻符。

“吉豐,你怎么這么弱?”

吉豐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他為什么會這么弱?問林蹊啊,問你們千道宗啊!

還有,你既然嫌我弱,怎么還拿元嬰修士的靈符對付我?

“你?你又分身了?”

想到師父和渲百師祖他們本來在頂天峰一帶把他圍了,結果,他以分身的方式扭轉戰局,葉貓兒就不能不心驚。

“你想在這里鬧出動靜,吸引大家的目光,讓另一個分身跑出無相界?”

師父不惜一切也要把他按在無相界,掌門師伯也全力配合,這里面定有他們必須這么做的理由。要不然,師伯和師父傻嗎?豎這樣的強敵?

葉貓兒想到的時候,別提多后悔剛剛放的求救煙花了。

“吉豐,我勸你別做夢了。”

“呵呵!”

吉豐發現,自己的修為弱了以后,不管怎么騰挪閃跳,都觸不到這個狡猾如狐的女修,而人家短短時間,就推測出他的所有行動,不能不懷疑此女在千道宗的身份,“你知道的已經遲了,說,你師父何人?”

居然有這么多的靈符。

用完一張又一張……

千道宗再富,世家再強,也不可能給弟子配這么多的元嬰靈符。

對這方世界早有了解的他可是知道,十個元嬰修士中至少有八個根本不會畫符。

像當初的千道宗久誠,他就把他大部分時間,用在修煉和劍道上。

還剩的一點時間,不是搜尋對他有用的靈草,就是算計人。

修仙界像他那樣的多著了。

除了要自己過日子的散修。

他們沒有靈石來源,又想掙快錢,就只能研究符箓。

但他們大都進階不了元嬰。

此女……

“不對,你師父是林蹊?”

也只有林蹊,從亂星海得了無數仙令,能收到了各方匯聚而來的各種寶物。

她自己用化神修士的靈符,給徒弟用元嬰修士的靈符,再正常不過了。

“蝴蝶?你是她家老六葉貓兒?”

咦?居然知道她?

葉貓兒原來還想著,是不是跟他扯一會,“哈!恭喜前輩猜著了。”她腳下的蝴蝶一閃又一閃,每次都能完美地避開吉豐,“我師父都能成您惡夢了吧?可惜呀,你現在拿我都沒辦法了,這惡夢就只能一直持續嘍!”

“放屁!”

吉豐大怒。

扇動的翅膀都帶出了破音。

葉貓兒的妙目一閃,一下子就笑了,“我說我怎么這么厲害了呢,原來你分身之后,翅膀還是破的呀!”

吉豐:“……”

他這一會恨死了葉貓兒。

他的翅膀為什么會破?

林蹊從一開始就盯上了他的翅膀。

要不然,當初陸安怎么就盯著他的翅膀扔天雷子?

“你高興什么?”

吉豐不能不用修為去修補破了的翅膀。

“看到了嗎?”

他又把翅膀修好了。

“我們六腳冥才是宇宙天地最厚愛的種族,你們……”

天雷子正好扔在他的翅膀上,剛剛才修好的地方,又好像衣服脫線一般,炸開了。

“嗯!果然還是天雷子更讓人爽快。”

話雖然是這樣說的,可是葉貓兒的心里別提多慪了。

這要是元嬰修士或者化神修士的雷力,這混蛋不死也得重傷。

可恨,她修為太弱,師妹常雨的修為也太弱,她們收的都只是結丹同門的天劫雷力。

要是當初的膽子能更大點,這一會的吉豐該趴著了。

“瞧瞧,你的翅膀又破了。”

說這話的時候,葉貓兒還拿著裝了五顆天雷子的玉盒顯擺給吉豐看,“本仙子的師父是天道親閨女,本仙子自然也跟旁人不同,怎么樣?我們還玩嗎?”

這里不是千道宗的地盤。

飄渺閣又曾斷過代,元嬰級的修士比其他宗門少了一半都不止。

葉貓兒知道指望不上人家。

“要是玩,本仙子頂多就是失點財,倒是閣下……”

“找死。”

他受了林蹊的氣,還要受她徒弟的氣?

那是做夢。

吉豐大怒之下,哪管其他,身上靈力再次涌動,不邊不讓她鎖定前行方向,一邊修補翅膀,猛撲葉貓兒。

嘭嘭!

嘭嘭嘭!

很快五個天雷子就被他或避或推或打地消耗掉了,雖然翅膀又裂了一次,可是,沒了天雷子,他倒要看看,她還有什么招。

“幸好我有存貨。”

葉貓兒笑咪咪地又摸出一個玉盒來,“我家老十常雨是玩雷的,她打不過我們的時候,或者想討好我們的時候,就用白收來的雷力交換,您猜,我這里有多少天雷子?”

猜個屁!

那個常雨,吉豐當然是知道的。

曾經是黃梁商會的人。

如果不是被那背后的混蛋教訓了一通,當初他早在千道宗大殺四方了。

“你扔,我倒要看看,你能扔多久。”

這一次,他要瞅準了,把扔來的天雷子再扔回給她。

吉豐暗暗發誓,以后遇到林蹊的徒弟,有一個殺一個,絕不放過。

她讓他痛徹心扉,她也別想好過。

一爪子刺去的時候,葉貓兒一個閃身,吉豐早猜她有此舉,翅膀微扇,橫移堵到她要閃避的前方,正待再伸爪子,卻見她腳下的蝴蝶一閃,突然之間飄上。

不好!美食

吉豐懷疑她又要扔雷,連忙幾閃,可是說時遲那時快,一枚將爆的天雷子,突然出現在他要閃避的前方。

速度太快,這時候想要拐彎已經不行了。

為了不傷翅膀,吉豐伸出爪子連連幾揮,那顆天雷子就在瞬間被他斬成無數瓣,噼啪幾響時,于他而言跟撓癢癢差不多。

“呵!你這也能叫天雷子?”

“唔!這是我的第一顆試手之做,已經不錯了好吧!”

葉貓兒沒一點不好意思。

宗里跟像她這樣制天雷子的可不多呢。

交換會上,給她帶來最大收益的,就是天雷子呢。

“而且,我是什么人,您又是什么人?”

她的笑聲滿是得意,“能跟您周旋這么久,我師父要是知道了,一定高興壞了。”

事實上,手上的天雷子是她僅剩的了。

拿元嬰修士的靈符跟這個幾可瞬移的吉豐玩,實在太浪費,接下來,葉貓兒感覺自己的名字要名符其實了,好好跟人家玩捉貓貓。

“那就讓她好好高興吧!”

吉豐如箭矢一般朝她沖去。

遠遠的,飄渺閣的巡查正密切關注這一邊。

“……是!真的是吉豐,他的修為好像下落了。”

修為最高的結丹修士趴在山頭,小聲的跟上面的人報告這里的情況,“放求救煙花的千道宗師妹腳踩蝴蝶,好像也能瞬移,每次都能非常好的避過。

什么修為?結丹中期。

是,弟子沒敢過去幫倒忙。

看她的樣子,應該……還能撐一時。

還有一刻鐘才能到?那……”

他正要說能不能再快點,就又聽到里面的命令,連忙點頭,“是!我們馬上布陣。”

面對瞬移如心的吉豐,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幫倒忙,但保全自己的同時,若是能用大陣,護持可能法力不支的千道宗師妹,就是大善。

一行人迅速行動。

百多里外,風云正聚,敖象和小貝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往煙花就要落了的方向來。

龍吟聲雖然聽著很稚嫩,可是一樣帶動了百里的風云,小貝為防被他甩下去,緊緊抓在他的胡子上。

“你這是打草驚蛇。”

依小貝的意思,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潛過去,然后,他就可以仗著身材小的這個優勢,冷不丁的給那吉豐一個好。

“再不打打草驚驚蛇,我們家的人可能就要支持不住了。”

敖象的擺尾裹挾著大量的風云,先把氣勢做足了,“咦?是吉豐?”

神識往前一探,發現是吉豐的時候,他心下一頓,不過速度更快了些。

現場的情況是,那個踩著蝴蝶的女修,十有八九是他們未見過面的師妹。

雖然這個師妹不是他們幫著師父收的,可是師父既然收了,那肯定是親師妹了。

師妹還沒到元嬰呢,就敢一個人對著吉豐這么久,他們當師兄的又如何能退縮?

“他的修為不太對勁。”

小貝這樣說的時候,尚仙也收到了飄渺閣新傳來的消息。

吉豐的修為不對勁,那……十有八九,是又分身了。

他沒一點猶豫地把自己的猜測傳到玄天宗,請那邊幫忙把吉豐分身的事,馬上傳到靈界去。

“既然葉貓兒能與他周旋這么久,吉豐的修為下落的肯定非常厲害。”

南佳人手上轉著飄渺閣傳來的玉簡,眼睛里閃著一種別樣的光,“師兄,我們是不是可以大膽猜測一下,擊殺南斗前輩的另一個吉豐,在修為上也并不會是化神境?”

尚仙的眉頭攏住,“南斗在他手上,可沒走過三招。”

“問題就出在這三招上。”

南佳人翻手就是一枚玉簡奉上,“南斗這一次之所以沒到幽古戰場,是因為舊疾發作,雖是元嬰中期,可是,事實上,實力也只在元嬰初期上。

他代替陸傳守莫機淵,主要是因為太霄宮一方覺得,有陸安前輩坐鎮了,吉豐不敢再到那邊去。

吉豐神不知鬼不覺地摸過去,潛到陣,還讓他連回了三劍,那他的修為,還能是化神境嗎?”

“……你想干什么?”

師妹說這么多的話,肯定不是只賣弄她的分析才能。

尚仙對自家師妹非常了解,懷疑她在憋壞。

干暗門的,心都比較黑。

“你們不是擔心他跑了嗎?”

南佳人笑笑,“那就懸賞啊!用仙令懸賞,讓林蹊再跟余呦呦說一聲,不論是誰,只要能殺了吉豐,就有十個免費到亂星海的名額。”

是個辦法。

尚仙笑了,“吉豐是天外惡客,不是我們任何一人一家之事。無相界的修真聯盟、靈界的聯盟總部以及七殺盟都應該有所表示才是。”

一枚空白玉簡記錄提議的時候,他先把千道宗放在懸賞里的一枚仙令十枚仙石寫上了。

“師兄,拍他翅膀。”

葉貓兒的聲音未落,趕到現場的敖象一個神龍擺尾,就‘啪’的一下,把要奮起拼命的吉豐從半空砸了下去。

不過,他掉下去的快,飛起來的也快。

六腳冥蟲的身體都是甲殼,天生耐造。

“敖象?”

真是久聞大名了呀!

吉豐不知道自己走了什么運,回回出來都能跟林蹊或者她親近的人撞上,“還有你家的欽原呢?”

那才是他真正要防的。

一次又一次的中毒,吉豐對所有玩毒的,都有心理陰影了。

“鬼鬼祟祟做什么?有本事出來啊!”

“我早就出來了呀!”

小貝一閃,離他遠一點,“看你眼睛挺大的,原來是配頭。”

什么?

吉豐一眼就看出,小貝剛飛離的路徑,好像是從他這里始的。

他連忙檢查身體。

“遲了噢!”

小貝呸了一聲,“你有好多天沒洗澡了吧?翅膀根都有味道了。”

吉豐連忙扇翅,可是,這邊的翅膀卻麻麻的,不聽使喚了。

說時遲,那時快,敖象瞅準時機,又用尾巴狠狠掃過來。

這一次,他沒有把他往地下按,瞄準的方向是一塊巨石。

若是半刻鐘前,吉豐還能瞅空拽住他的尾巴,反甩于他。

可是,這一會,他連著數次修補翅膀,又跟葉貓兒纏斗到現在,再加上被小貝叮過的身體麻了一半……

吉豐眼睜睜地把石頭砸碎,還沒來得及甩開兩條腿跑,眼前就出現了無數翩翩起舞的蝴蝶。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