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七零八章 我幫你一塊養

更新時間:2020-10-13  作者:潭子
放人?

那是不可能的。

魯善早有意替那兩個勉強算是朋友的家伙,調教調教子侄了,“什么叫本欲起身離紅塵?若真的能離了紅塵,你如今也不會站在這里,更不會來跟老夫求情!”

做為刑堂堂主,除了圣者,他不需要給任何人臉。

魯善直接道:“但既然是你勾了那兩個蠢蛋做錯了事,而你又愿意擔責,那就想想,怎么在仙石方面補償吧!”

廣若簡直呆了。

雖然早就知道這位刑堂堂主號稱黑面神,可是他廣若是誰?

連圣者虛乘都把他當子侄,尤其銀月出事以后,他幾乎就是……

“怎么?你舍不得仙石?”

魯善可不管他有多驚愕。

夏正為什么會被他爹打?為什么連陸望都賣?還不是他平時花錢花得太過了。

渭崖掙兩錢,都叫他花了。

“還是……所謂的愧疚就是說說而已?”

“不不不!”都到了這種時候,廣若哪里還敢不同意,“小僧,小僧就是太高興了。”他的腦子到底轉得快,“前輩既然這樣說,他們出來的時間,肯定就不會太遠了。”

呵呵!

魯善真想呵他一臉吐沫,“什么叫不會太遠了?”他嘴角一扯,冷冷一笑的樣子,讓廣若大覺不妙,“就他們的性子十天就是大難,怎么?你想減輕你自己的心理罪責?”

什么叫他想減輕自己的心理罪責?

廣若的俊臉差點控制不住要扭曲,“不敢!前輩的意思是,他們……他們要在刑堂呆好幾年?敢問什么罪責?”

他沒讓他們干任何觸犯仙界律法的事。

刑堂把他們拘起來,按理是怪不上他的。

他好心好意求情,怎么就成了他的責任了?

而且,以那兩個二世祖的身份,沒有炎興和渭崖的同意,這個黑面神也不能隨意拘了他們。

明明是炎興和渭崖要給他們一個教訓……

黑面神既然一點面子也不給,那也不能怪他。

廣若把什么罪責四個字咬得極重,“他們若是沒有觸犯仙盟律法,刑堂也不能隨意刑拘吧?”

“呵呵!”魯善皮笑肉不笑,“早這樣說話多好?假模假式那一套不要在本堂主面前玩,想要知道他們什么罪責,去問他們啊!順便把你心里的那點子所謂的愧疚換成仙石,安慰安慰他們就行了。”

他拂拂衣袖,好像彈了什么不喜的灰塵般,不帶一絲云彩的走人。

廣若站在原地,半晌都沒法動。

是這個黑面神原本便如此,還是……只針對他一個?半晌,廣若至底沒法接受人家只針對他一個,把所有一切,歸于魯善原本便是如此之人。

要不然,刑堂每天求情都有一大堆。

正因為他是個黑面神,誰的面子都不給,才坐穩了刑堂。

一定是這樣。

肯定是這樣。

咬咬牙后,廣若沒馬上去見虛乘,反而直奔刑堂,請見夏正和元巖。

他不知道,不能扯著嗓子聊天,閑來無事的夏正,為了讓長輩們看到他們改正的決心,真的聽了陸望的話,帶著元巖在牢里把修煉當成了消磨時光的辦法。

要不然怎么辦呢?

漫漫長夜兩眼發呆嗎?

就是睡覺睡的時間長了,骨頭也會疼的。

雖然甲區的靈氣弱的讓他們抓狂,可誰讓他們落到如今境地了呢?

“夏正、元巖,有人探監!”

啊啊啊!

終于又有人來看他們了啊!

可是聽到了,卻不代表他們馬上就能動。

兩個人從小鬧慣了,無可消遣下,連修煉的周天數也拿來比賽了,此時正是關鍵時刻。

牢頭早就得了上頭的招呼,過來瞅瞅兩人急赤白臉的,忍不住笑了,“別急,我讓那邊等著。”

他果然就用傳訊海螺跟那邊說再等半個時辰的話。

廣若手上轉上念珠,念著靜心咒好半晌,才聽到兩人歡呼著沖進來。

其實若不是顧著形象,早在牢頭讓他等的時候就走了。

“廣若?”

見到廣若的那一剎,高興的夏正和元巖兩人同時黑臉,要不是想著這是難得的放風機會,絕對轉頭就走。

“你來干什么?看我們笑話?”

誰來他們都歡迎,就這個害他們坐牢的廣若,他們沒法歡迎。

“阿彌陀佛!”

廣若拿著念珠,“當時小僧就是那么一提,沒想到……,現在鬧成這樣,有你們的問題,也有小僧的問題。”

他目露誠懇,“小僧聽說你們進了這里,心中不安。猶豫良久,生怕來了,你們不見。”

廣若做了一個請坐的手式,“你們不想就這么站著跟小僧說話吧?”

夏正和元巖對視一眼,一齊坐了下來。

元巖大腿敲二腿,吊兒郎當地道:“既然你說有你的問題,那就說說,如何補償我們兄弟吧!除了補償,其他的……就不用再開口了。”

“對!”夏正接口,“我們兄弟性子直,為防再被你帶到溝里,多余的話,你就不必說了,大家實際一點。小爺我最近鍛體,骨頭拉的疼,這樣吧,你們給我們兄弟,一人來一份碧水圣果,青羊古泉水。”

“……行!”

廣若知道這些二世祖的德性,可是,也沒想到,他們敢如此訛他。

既然知道在他這里吃過虧,還敢跟他要這么好的鍛體寶物,那就怪不得他了。

他沒一點為難地應下,“兩位前輩生你們的氣,也是生小僧的氣,小僧沒臉再去見兩位前輩,但該小僧的責任,小僧從不推托。

這樣吧……”

他似乎沉吟了一會,“除了碧水圣果和青羊古泉水外,小僧再補償兩位兄弟一人一份天香樹心。”

“……如此,那就拿來吧!”

元巖沒想到,夏正提出的條件,他全答應了不算,還另有補償。

面上不由就帶了一絲軟和,“廣若,我們兄弟也是沒辦法,現在呆在大牢里,連聊天都不行,天天悶得不行,若不努力表現一點,我叔和渭崖長老,可能真要把我們一扔百年。”

所以,炎興和渭崖把他們扔在這里,其實是磨他們的性子,順便讓他們覺下心來修煉吧?

想到此點后,廣若順間抓緊了手上的珠子,“小僧暫時沒帶這么多東西在身上,不過,最遲明天,定會奉上。”

他站起來的時候,真想說一句,你們在這里認真修煉了,炎興和渭崖就更不會放你們出去了。

可是,想到他這句話可能會再傳到他們耳中,他硬是忍住了。

廣若知道這一會自己的臉色一定非常難看,所以,也沒道別,直接走人。

“哎,咱們是不是過份了?”

“過份個屁!”

夏正瞧著那人快走的樣子,“他若是真心來補償的,就算沒帶碧水圣果和青羊古泉水,至少天香樹心會帶吧?可是天香樹心呢?”

他哼了一聲,“沒有這份心,不過是來裝裝樣子。誰知道我們兩個臉皮長,真要補償?他卻不過面子,答應了,又心中滴血,所以才跑得那么快,要不然,哼哼,就要被我們看穿了。”

為了面子,他也干過不少心中滴血的事。

要不然,也不會混到偷賣老爹丹藥的地步。

夏正突然覺得,做牢也挺好的,至少在牢里沒花費,能省不少仙石。

“老祖,您……醒了?”

陸靈蹊直等到第二天正午,才把睡在千年陰槐木上的老祖盼開眼睛。

都怪她把里面護得太好,老祖布下的結界,只被紫羅天雷擊破了三道,還有六道一直都是好好的。

她打不開里面的六道,就只能緊張地等在外面。

不過,無想好像沒有聽到陸靈蹊的聲音。

她的耳朵嗡嗡的,腦子昏沉沉,更有種特別的鈍痛。

這種鈍痛不止在腦子里,還在心里在身上漫延。

“老祖,您說話呀,不要嚇我。”

陸靈蹊心里難過的厲害,又害怕無想的身體真的出了問題,在外面都急得想用靈符了,“我是靈蹊啊,您看看我,您又不記得我了嗎?”

無想感覺到自布結界的震動,這才恍有所覺地艱難轉頭,“靈蹊?”

看到她,感覺不能動的身體,就稍為有了一點勁,無神的眼睛都慢慢帶了一點神采,“別急,我歇一會,歇一會就出來。”

外面有自己布下的結界,靈蹊進不來。

無想不知道,為什么那個自己連靈蹊都不放心,要把她關在結界外面,“我一會就好,別急,別急!”

“我不急,您也別急,我在這里等您。”

看到那個熟悉的老祖終于又回來了,陸靈蹊的眼窩又酸又熱,強忍了沒有流淚,“您好好休息,要不然睡一覺。對了,陰槐木不是好東西,您要是沒辦法布烈火陣,就把當初給我搜羅的赤陽玉拿幾塊出來。”

那東西她有,沒用上,但這一會老祖用正當時。

現在正午還沒事,晚上了,陰槐木上的陰氣,對神魂可能不太穩的老祖,肯定有影響。

要不然,怎么也不至于現在才醒。

陸靈蹊心疼自家老祖,直接就在結界外面,給她布烈火陣,布辟邪陣,“您看,我會在這里陪您的,我給您布好陣了,您睡一會,在太陽落山前,我再喊您好了。”

“……好!”

無想確實沒力氣動,勉力用神識勾通儲物戒指,抓了一枚赤陽玉到手,就重新陷入了昏睡中。

直到傍晚,她才在破開了自己的結界,讓陸靈蹊進去。

“老祖,我們回家!”

要不是害怕這塊木頭還有什么禁忌,陸靈蹊連千年陰槐木都不想要了,“我帶您回家。”

“好!”

雖然早就算雙魂了,可是,她們從來都是在一起的。

這一會另一個脫身而去,也相當于斬魂。

而且,為了另一個能不受斬魂的痛苦,刀斬的不免就偏了偏。

無想軟軟地靠在陸靈蹊的懷里,“我還要吃好吃的,我要補補。”

這帶撒嬌的語氣,讓陸靈蹊原來的心痛,好像一下子就抽離了好些,“嗯!我這些天也吃的不好,跟您一塊補。”

從此以后,得償心愿的老祖,就真的只是她的老祖了。

陸靈蹊希望黃泉路上的兩位老祖真的能夠相遇,重新攜手,走他們彼此都安心幸福的路。

兩人重新回到陸家老宅的時候,天邊的夕陽,正照在丹桂樹上,把它染出了一圈金色來。

連著幾天沒看到靈蹊,它都急了,“哎呀,你們可回來了。”它差點以為靈蹊她們又像當年那樣,把它扔下了呢。

“說好的,要帶我走的,可不能反悔了。”

無想目露驚奇。

要不是親耳聽到丹桂樹軟軟糯糯的童音,哪敢相信,一顆樹能說話?

“靈蹊,它在說話?它能說話?它是誰啊?這里是哪?”

丹桂樹干上的小童臉,微微浮出了點,“咦?前輩,您不記得我了嗎?我是小桂呀,您才給我起的名字。

靈蹊,前輩的臉色不好,你們是遇到壞蛋了嗎?”

每次它的樹汁被壞蛋吸了,它都要精神不振好些天。

“老祖,這是從小陪我長大的小桂。”

“什么叫陪你呀,你爺爺你爹、你太爺爺,太太爺爺……一直一直往上數,我都陪過。”

小桂仗著無想喜歡她,有什么說什么,“前輩,您昨天才說我,好厲害的。”

“嗯!是好厲害!”

看到樹干上浮出來的小臉,無想忍不住想笑,“不過,我除了靈蹊,其他人都不怎么記得住,下一次,我要是還記不得你,你就先說你叫小桂,我們認識,你喜歡我。”

小桂:“……”

做為一顆在醫館長大的樹,小桂也算見識良多,偷偷瞟了一眼陸靈蹊,發現她在點頭,只能按下心里的那點小失落,用歡快的聲音接著道:“‘我小桂,無想前輩,您喜歡我,我也喜歡您,我們是朋友。’您看這樣介紹行嗎?”

“行!”

無想回頭笑看陸靈蹊,“我還從來沒見過會說話的樹呢?靈蹊,小桂其實算木靈吧?”

“是!”

他們能談的高興,陸靈蹊只能欣慰的份,“老祖,我答應了小桂,回家的時候,把它也帶著。”

“那就帶著吧!”

無想打量她家看上去好像有些熟悉的院子,“我幫你一塊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