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九六三章 血魔

更新時間:2020-09-26  作者:潭子
血魔?

回頭的瞬間,陸靈蹊好像看到滾來的霧氣都在變紅。

這是殺了多少人?

陸靈蹊幾乎想也未想地,抬手一招,重影化成的大刀,就要狠狠劈下之際,身前景色突變。

“雪舞,你以為你還能攔住我嗎?”

血魔的聲音似極遠,又似極近,陸靈蹊才要轉頭,就發現,周圍的霧氣有變紅的趨勢。

這是追來了吧?

“想要再禁了本王?”

托天廟是他此生最大的惡夢。

這惡夢到現在都還在影響著他,把他按在此處,只能被動等著無意中闖進來的小妖續命。

為了突破這里的掣肘,他費了多大的勁?

到嘴的肉,居然敢說要把他再禁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雪舞,你不行了,你早就不行了。看在你攔了本王這么多年的份上,你們迷幻天魔狐一族,本王必會重點照顧。”

他好不容易才等來的修士,怎么可能放過。

進來的三個修士中,一個修為太高,要暫避一時鋒芒。一個又太老,精血元力不盛,只有這個,氣血充足,是真真正正的大補之物。

只要把她拿下,這個破地方,就再也困不住他了。

血魔心念一動,血禁之地的濃霧,幾乎在瞬間都泛出一抹紅色,血腥味從禁地直傳百禁山。

還在外面等著的燕凌飛陪著到這里好多次,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異像,心驚之下,連忙大叫,“快!拉回,全都拉回。”

可是,已經遲了。

百根天蠶絲,這一刻全都在大力扯動求援,好像遇到了超級恐怖的事。

血霧無聲,不過數息,就感覺那頭縛著的一輕。

這種情況,以前出現過無數次。

燕凌飛有經驗,這代表了天蠶絲的另一頭,已經成了骨架。

骨架啊!

他的面色白了白,第一個找向做了記號,縛了林蹊的那一根。

可是,不拉還好,一拉之下,他的心更沉了,這一根天蠶絲輕無一物,林蹊與他這里不知何時,居然斷了。

燕凌飛在這邊心沉谷底,血禁之地里,已經急速走過六重月亮門的無想,當然也感覺了不對。

血禁之地的危險,按羊叔向之前所說,可能就是出在地面。

但現在居然出現在霧中,那林蹊……

無想看看近在咫尺的第七道門,忍不住就遲疑了。

羊叔向的機緣,她遇到了,也就是說不管這一次,能不能借助月亮宮的月亮門,得窺時間大道,至少她的修為,會得到長足的進步。

哪怕不能一把沖進化神后期,化神中期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只要修為上去了,她想要追尋的道就更可期了。

但……林蹊也在血霧里呢。

雖然知道她手上有不少保命之物,可又怎么能不關心?

無想已經感覺到圍繞在身邊的血霧,想要侵進身體的那種渴望,體力靈力自然運轉,雖然不能再撐起能有足夠空間的靈力護罩,可是,把所有血霧擋在皮膚之外,于她有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

她簡單,林蹊能不能簡單?

無想到底沒法管第七道門,拎著長槍,又撲回路。

血霧之中的血腥氣到底還有濃淡之分,她憑著這些氣味,很快就看到一個正在化為血水的小妖。

無想心中一驚,沖著血霧大喊,“靈蹊!”

喊陸靈蹊的時候,她腳下的步子,以步罡踏斗的方式,避邪霧時,還快速向前。

所有進到血禁之地,未到八階的妖們都受不住血霧的侵襲,在拼命回逃中,先是眼睛充血溶了,再是皮毛爛了。

它們的奔逃之路,帶著一路的血跡。

雪舞很著急,但她也沒辦法。

沒了本體,殘存的一點神魂雖然也能施展某些幻術,可以把血魔按住,奈何,多年下來,總有源源不斷的小妖們,給血魔提供養料。

她按了這頭,顧不住那頭,漸漸的,就反被他壓制了,只能在這里,借著曾經共同克魔的同伴,為自己圈一片,眼不見為凈的凈土。

只要她護住這份凈土,血魔再厲害,也沖不出這片與月亮宮有關的異度空間。

要鬧就鬧吧,鬧的時間長了,外面的那些小妖們,總會長點記性,不敢再到這里來。

雪舞很不歡迎還想到這里,尋求什么機緣的妖、修士。

他們的到來,意味著血魔又會強大幾分。

原本,血禁之地的名聲,慢慢傳之出后,這里真的安靜了一段時間,卻沒想最近連著幾千年,總有好些妖,湊著日子,一起闖進來。

現在更狠了,連修士都闖了進來。

她救不了那些家伙,只能守在這里,卻沒想……

“靈蹊,跟著我,快走。”

她能救的,只能是靈蹊一個了。

雪舞正要以幻術讓血魔尋不到陸靈蹊,突然若有所感,連忙用尾巴朝前面的血霧一打。

“哼!”

血魔冷哼一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再次撲向陸靈蹊。

叮……

“啊”

血魔變調的痛苦聲音,讓急忙想要施展幻術再救林蹊的雪舞眼睛都亮了。

陸靈蹊一刀劈下,血霧散開之際,有噼啪的電孤在里面炸響。

“天罰雷力?”

真是太好了。

雪舞眼中的喜意再也無法掩飾。

像血魔這樣的魔頭,一般的雷力,根本就傷害不了他們。

當初為了困住這一眾魔頭,仙界的某些人,特意把天獄空間與七界相連,托天廟能夠建成,并且鎮壓諸多魔頭,主在天罰雷力上。

“你……你是誰?”

血魔當然知道,自己是遇到硬點子了,“怎么會有天罰雷力?”

天獄空間不可能輕易現世,此女身上的氣息更沒有雷力,大刀……如何會有天罰雷力?

“……藏頭露尾的東西,不配問本仙子的名號。”

看著好像無處不在的血霧,陸靈蹊沉聲道:“要么把你的臉露出來,要么……我們試試,大家誰更厲害!”

什么?

雪舞的眼中閃過一絲快意,這么多年,她都是被血魔欺負的那一個,原以為這輩子,都只能憋屈的認了,卻沒想,面前的小姑娘,還能幫她扳回一局。

“藏頭露尾?哼哼!”

飄渺的血霧中,兩個更為鮮紅的眼睛朝陸靈蹊盯過來,“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嗎?沒有天罰雷力,你——什么都不是。”

只會成為他的養份。

血魔連著幾次看到當年的那只小羊帶一堆妖們出入這里,就知道,那些家伙,是沖著月亮宮的七扇門來的。

他努力忍著,沒有殺那只羊,就等著那只羊帶更多的妖進來。

但是妖,相比于更得天地厚愛的人族,于他的作用要差很多。

血魔等啊等啊,就等著那羊給他帶幾個人修進來。

他計劃的很好,只要再有人修在這里得了月亮門的機緣,那么以后,這里就會熱鬧起來了。

只要熱鬧起來,他就有無限的供給。

此消彼長下,雪舞和那些早就死了的家伙,慢慢的就控制不住他了。

他的計劃沒錯,這一次,老羊果然帶了人族修士和更多的妖們過來,倒是沒想到……

“可問題是,本仙子——有天罰雷力。”

陸靈蹊在血魔陰狠的目光下,好像閑閑地道:“老魔頭,怎么著,你是不敢打,要逃了?”

要不是這里放不出神識不能控制十面埋伏,她早就沖進血霧跟他玩了。

“如果要逃,那就利索滾遠點……”

話音未落,血霧中,突然凝出無數血箭,“自然是打,不過……”血魔的一雙眼睛盯向雪舞,“雪舞,你待如何?”

如果她加入,那就不用浪費力氣了。

迷幻天魔狐連天都可迷了,別到時候,他在這里拼死拼活的干,結果全打在空地上。

“我待如何?”雪舞笑了,“自然是幫她了。”

這還用問嗎?

不過既然問了,定是這家伙怕了。

“血魔,你欺負了我這些年……”

“什么叫我欺負你?”

血魔眼中閃過暴戾,一口打斷,“你還配當一個狐貍精嗎?這么多年了,就抱著當年的老想法,怎么就不知道睜眼看看,托天廟到底成全了誰?

沒有道?又何來的魔?

既然稱魔,我們是那么好殺的嗎?

如果那么好殺,仙界連圣者都有,怎么就沒有出手?”

他跟這些死板的家伙,怎么就說不明白呢?

“也就是宋玉和你們這些傻子,以一界之力,困死我們,也困死你們自己。”

血魔咬牙切齒,“哼哼,你說,你們成全了誰?禍害了誰?”

道魔本就是一體。

偏偏那些自以為是道門的家伙,還要除魔衛道。

這世上,哪來的道?又哪來的魔?

所有修道者,在天的眼中,都是魔。

所有修士,只要還想修煉,還想與天爭命,就都是魔。

他憑自己的本事,另避的捷徑,憑什么要被他們衛了?

他們吃天才地寶,挖天地靈脈、靈石以供修煉是一條路,他以血證道,何嘗不是一條路?

“你們成全的是一群別有用心的人,你們禍害了我們的同時,也禍害了你們自己,禍害了整個天淵七界。

曾經的天淵七界,何等的強悍,可是現在呢?”

無相界就更別提了。

大家同乎是同歸于盡。

可真要同歸于盡也就罷了。

反正他逃出來了。

讓血魔氣憤不已的是,他費盡心機,逃出托天廟,結果還會被雪舞困在這里,“小丫頭,別以為你有天罰雷力,就能把本王怎么樣。”

能有今日,他也不容易。

血魔并不想跟這個明顯是硬點子的小丫頭正面對上。

他的血海不豐盈,他當年本就是斬魂而出,再受傷……

“本王這里的滔天血海,不是你一點點的天罰雷力,能毀了的。”

“無相界天地圓滿不容易,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從今以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等他血海域更強大一點,他再慢慢炮制她。

血魔想先把那個長胡子的老修士拿下,“本王要找的也不是你們人族。”

“找的不是我們人族?”

陸靈蹊冷哼,“如果找的不是我們人族,閣下為何又要弄斷我的天蠶絲?”

當她傻?

“你想要我的命,結果發現,我手上的大刀有些硬,又想打退堂鼓……”

陸靈蹊好想鄙視,“閣下還真是一個能屈能伸的魔王呢。”

這樣的魔王,才是最厲害的。

絕對不能姑息。

一旦姑息放出,不知會害多少生靈。

血霧中的血腥氣,似乎又濃郁了很多,陸靈蹊懷疑與她同進來的近百小妖,全都隕命了。

“我們廢話少說,想讓我同意你所謂的井水不犯河水,至少你也讓我覺得,你血魔暫時也不是我能動的。”

陸靈蹊干脆拎著大刀上前一步。

“呵呵!”

血魔咬牙切齒。

他這輩子,就被這些一根筋的家伙耽擱了。

要不然,憑他的本事,誰能說,就不能成為圣者?

“你們兩個打本王一個,還要跟本王說,打不過了,你再退?”

“前輩!”陸靈蹊轉向在血霧中,影子又化淡了好些的迷幻天魔狐雪舞,“您歇一歇,他——我一個人來。”

雪舞瞄瞄她的大刀,再瞄瞄她在血霧中,沒有一點不適的樣子,狐貍眼中,終于閃過了一絲笑意,“那行!”她往后退了兩步,“血魔,現在沒理由不打了吧?”

用那把帶有天罰雷力的大刀,先壞一壞血魔的血海域,也是好的。

真有危險,大不了她多拼些魂力,讓血魔說聲無恥就是。

托天廟到底成全了誰,禍害了誰,她已經不想想了。

因為一旦想……,魂體定然不穩。

當初把命都搭上了,死了多少朋友、伙伴,她不能讓大家的死,毫無價值。

至少這個血魔是絕對的魔頭,不能放任他在外面。

“哼!”

血霧中,又凝出了無數無數的箭來,“小丫頭,你見過真正的魔嗎?”

一個元嬰小修,居然敢直面他這樣的魔王,是他瘋了,還是這個世界瘋了?

血魔懷疑,是他現在太虛弱,以至于這個小小的元嬰小修仗著天罰雷力,都想利用他揚個名。

“你只有一把刀,本王有數不清的血箭……”

“我好怕呀!”

陸靈蹊打斷他的自我炫耀,“你都這么厲害了,又何需跟我廢話這么久?”

話音未落,重影大刀狠狠一劈。

叮……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