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九零章 血禁之地

更新時間:2020-09-23  作者:潭子
送他進神隕地,那要活祭多少修士?

宋玉那些個家伙,哪怕死了,也下意識地把他們該守的守住了,銀月肯定一樣。

到時候,不要說跟銀月說話了,恐怕神魂都要被他們撕巴撕巴跟尸骨一樣,東扔一塊西扔一塊。

美魂王生生地打了一個抖。

如今他的日子雖然艱難,可是,每天還能讓宋玉幫忙給銀月帶句今天天氣好呢。

當初決定跟銀月一起到托天廟的時候,他可是做好了被她永鎮地宮的準備。

難得林蹊幫忙平反,讓他的小棺材跟銀月的靈牌放一塊。

“是嗎?”

美魂王似乎經過了一番掙扎,“你在八臂神猿的地宮,我要怎么助你?”

八臂神猿是個老笨蛋,居然又讓他溜了。

美魂王心里其實是有些美的。

這一次再幫忙,這人情……大家總會記一記吧?

說不得宋玉幫忙帶話的時候,不會只說天氣好了。

哎呀呀……

美魂王高興地等他回話。

“我還有一點分魂,附在廟里的一扇門后。”

當初被那小藤戳了眼睛,萬生魔神覺得晦氣,就丟在那里沒有收回。

八臂神猿得到祭祀,掌控整個托天廟時,曾經用鞭打斧鑿虐他本體的方式,把他所有散在外面監視各方的眼睛都找著了,只有那個瞎了的,機緣巧合地被他忽略了過去。

萬生魔神一直忍著,一直觀察美魂王,生怕自己操之過急被他賣了。

但現在……

萬生魔神感覺美魂王已經對宋玉超級不耐煩了。

他想跟銀月真真正正地說上話,只能跟他合作,“等林蹊他們出來,你幫我把那只眼睛,掩到他們的衣擺下,只要我能出去,我就能助你進到神隕地。”

呦呦,后手不少嘛!

“成!不過這里的門這么多,我怎么知道哪道門后,有你的眼睛?”

“稍等,等林蹊他們出來,我一定會告訴你的。”

萬生魔神并不敢馬上告訴他,只怕這個家伙趁此機會在他神魂中做什么手腳,“美魂王,你有沒有發現,八臂神猿其實也在防著你?托天廟的廟門與他的雷錘有些關系,他如果愿意,你肯定能出去的。”

可是,那一次,林蹊搞不定那個叫吉豐的六腳冥蟲,八臂笨猿就是不讓他出去。

“是嗎?”

美魂王拖長的音調,從開始的懷疑到后來的確定,似乎暗伏了很多東西,“你這樣一說,好像確實如此。”

哼哼!

如果他出去瞎逛,八臂老猿可能不會放他。

但是,那次是林蹊遇險。

八臂老猿沒那么笨。

托天廟能得祭祀,宋玉他們不用當了骷髏鬼還餓的兩眼發綠,都是得自林蹊之惠。

她有險,八臂老猿要是自己能跑,他自己就跑出去幫忙了。

美魂王懷疑,這托天廟還是被當初的某些人做了手腳,它要困住的不僅是萬生魔神,還有八臂、宋玉他們。

他沒有進地宮,也就跟宋玉、八臂他們一個樣了。

所以,托天廟不讓他出去。

只怕他出去了,再打回天上去。

美魂王在心里暗嘆了一口氣,面上也確實不自覺地帶了一份沉凝。

“什么好像?”萬生魔神終于又放心了點,“分明就是事實。林蹊恐怕還不知道,她全心全意對待人家,人家把她當傻子耍。”

托天廟得了祭奠,八臂老猿就會越來越厲害,萬一把他最后的后手都抓住了,他以后,就真要被他永遠鎮在地宮,感受無邊寂寞的時候,每隔七天,還要受一次雷刑。

這是萬生魔神最不可忍的。

“美魂王,你想辦法跟她說說吧!”

陸靈蹊不知道萬生魔神又在打她的主意。

無想老祖在外面,雖說跟狐貍叔說了,讓他幫忙看著點,她還是沒辦法完全安心。

三天是極限。

又收獲了好些可當菜當水果的嫩草后,陸靈蹊把七個徒弟扔在神隕地,讓他們跟仙子七人培養感覺,她自己出來了。

“林蹊,宋玉怎么說?”

美魂王眼巴巴地瞅著她。

那個不對他開放的空間,他真的好想進去啊!

“前輩!如果有一對不能見面的戀人,讓您幫忙傳他們彼此的情話,您能說出口嗎?”

“能!”

不能也能。

“宋玉還是不同意?”

美魂王殺氣騰騰,“他都當了骷髏鬼,還有什么話不能說出口的?”

“銀月仙子沒了以前的記憶,您就不怕,您的那些話,從酒……從宋玉前輩口中說出時,讓銀月仙子誤會什么?”

美魂王面上顏色一變。

宋玉能有酒仙美名,本人當然長得也算不錯。

這這……

美魂王干干地咽了一口吐沫,“他沒那么不地道吧?”

他怎么就沒想到呢?

那些家伙里,就宋玉長得人模狗樣。

“銀月……銀月真的……”

“您想哪去了?”

陸靈蹊感覺他腦補的有些多,面上顏色都變了,“他只給您傳了天氣如何如何,銀月能因為那些她看不著的天氣,對他另眼相待嗎?”

呃……

好像是不能。

不過……

美魂王總覺得哪里不對。

對了對了,銀月沒了記憶,看不到外面的天,她可能根本就不知道,白云長什么樣。

美魂王的心一下子又酸又脹。

“那……那就算了。”

他垂頭又喪氣,一時之間,對抓萬生魔神分魂立功的活,都不是那么喜歡了。

“宋玉前輩不能幫您傳話,不過呢,我幫您另外想了辦法。”

“什么辦法?”

什么辦法都繞不開宋玉。

美魂王長身玉立的身體,在陸靈蹊面前,瞬間又縮小,凝實成一個小人兒。

“……我出去給您弄點紙和筆。”

情之一字,好恐怖!

她家祖宗如此,美魂王、銀月亦是如此。

陸靈蹊慶幸到目前為止,她都沒有看上眼的,“您想跟銀月仙子說什么,以后就寫在紙上,讓宋玉前輩幫忙傳一下吧!”

啊啊?

他怎么早沒想到?

縮小的美魂王瞬間又長了回去,變面了謫仙樣子,“林蹊,你真是太聰明了。”

他使勁地揉了揉她的臉,恨不能又蹦又跳,“快快,現在就給我紙,給我筆。”他要把他最好的樣子畫出來,畫給銀月看,讓她重新認識他,喜歡他。

“我手上現在只有符紙符筆,那些東西不太合神隕地。”

“那……那你快點出去讓你師兄幫我辦幾份啊!”

美魂王急了,“告訴他,多帶點畫紙,還有彩墨。”

所有銀月看不到的,他都給畫出來。

“嗯嗯!我也正有此意。”

陸靈蹊聽到銀月說她和仙子平時都無聊的很,也甚心疼,“回頭我會跟我師兄說,再弄幾個畫本,或者故事什么的,一起傳過來。”

畫本?故事?

這不行,有了其他的畫本、故事,銀月還看他的嗎?

“咳咳!”美魂王清清嗓子,“畫本、故事什么的,我都可以畫可以寫。”

若是靈感不夠,可以借鑒啊!

“你讓你師兄多弄點來,我先看看,回頭,我畫更好的,拿去給宋玉他們看。”

“行!”

陸靈蹊心急外面,敲定了這件事,就想往外走,“那我先走了,過兩天,我再給您把該送的送進來。”

“別別……”

美魂王一把扯住她,“八臂神猿那里,好像出了點問題,你過去看看,順便祭拜一下,我拿點東西,馬上就過去。”

“噢!那您快點。”

八臂神猿的雷錘,還是她幫忙搬過去的。

現在出問題……

別不是雷錘里的雷力不足,想要她再送點吧?

那里的地宮還壓著萬生魔神,陸靈蹊不能不重視。

美魂王看她急步走人,也忙按著萬生魔神傳音,找到當初被青主兒戳壞了的眼睛。

嘿嘿,林蹊送他一件大禮,他也送她一件,扯平了。

回頭正好編一出美魂王智斗萬生魔神。

嘖嘖!

絕對的好故事啊!

美魂王跑得特別的快。

清風客棧離胡一八的家很近。

難得有一個炫娃,順便還能帶著一家人蹭飯吃的好地方,一家三口,幾乎就膩在了無想處。

“前輩,我把我最喜歡吃的雞腿給您好不好?”

奶聲奶氣的小娃兒,怎么看怎么喜歡。

“你想吃我的彩果糕?”

因為喜歡這個小娃兒,無想把靈蹊送她的好些糕點都拿了出來。

“嗯嗯,我喜歡吃彩果糕。”

說這話的時候,小娃兒的口水不可避免地就流了下來。

當然了,她現在也正是喜歡流口水的時候。

在坐的三個大人,沒一個嫌棄。

“拿著吧!”

無想摸摸她化形沒有徹底的兩個毛茸茸的狐貍耳朵,“吃完了,我再給你拿。”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個小孩兒,這樣找她要吃的。

無想心中的某個地方,在小狐貍面前塌陷,簡直要什么給什么。

“道友可不能這么慣她。”

白顏的話雖然是這樣說的,可是臉上的笑容卻更盛了,“這彩果糕不好做,回頭我們做不出一樣的,她會鬧死我們的。”

“不會!”

白萌萌生怕手上的彩果糕被收走,連忙搖頭,“娘,我保證不鬧您。”

要鬧,也是鬧爹。

她偷著瞅了一眼父親。

女兒古靈精怪的小樣子,實在可愛。

胡一八一把把她抱起來,“爹給你做。”他做不好,找林蹊啊!

“彩果糕其實很好做的。”他咬一口女兒手上的,“就是切了不少碎果在蒸糕里,爹能做出比它更好吃的。”

夫人懷女兒的時候,口味刁的很。

他算是練出來了,“無想道友,今天打擾了一整天,明天你到我們家做客,我給你們露一手。”

“對對!”

再這么吃下去,她又要胖了。

生了女兒,好不容易減肥成功的白顏,現在吃什么都克制的很,生怕某些人在背地里說她配不上夫君。

“明天到我們家玩一天,我們青丘在這里,有好大一片莊園呢。道友給得來我們妖族,總要逛一逛的。”

“不行啊!”

無想只能遺憾搖頭,“我答應靈蹊,哪也不去,就在這里等她……”

話音未落,她突然若有所感,敲門聲如約響起。

無想抬手一揮,果然,是自家靈蹊,“回來了?順利嗎?”

“順利!”

何止是順利啊?

進屋看到狐貍叔一家三口,陸靈蹊沒一點見外地摸出一個撥浪鼓,搖著送給白萌萌,“胡叔叔,白顏姨,這幾天麻煩你們了。”

“不麻煩,應該是我們麻煩無想道友了。”

桌上還有沒吃干凈的殘席。

白顏很不好意思,“你回來的正好,我們正打算請無想道友到家里做客呢。”

“好啊!”

陸靈蹊收到狐貍叔的眼神示意,怎么可能不同意?

“萌萌,明天姐姐也到你家做客好不好?”

“好!”

白萌萌不知聽爹娘提過面前的姐姐多少次,她還知道,所有的新奇吃食,也全都是這位姐姐送過來的,“姐姐,我請你吃雞腿。”

“行!我要吃兩個雞腿。”

陸靈蹊也喜歡摸她的小耳朵,“我還要吃兩個雞翅膀。”

“……吃太多了。”

白萌萌的眼睛都睜大了,她沒想到,除了雞腿,姐姐連雞翅膀也不給她留,“太多了,長胖了就不好看了。”

她爹她娘,一次都只給選兩個呢。

“那你說,我們兩個誰胖誰瘦啊?”

白萌萌看看自己帶窩的小手,再看看她細長白皙的手,不由糾結了。

“欺負小孩子。”

胡一八用女兒的小油手,敲了她一下,“你的臉呢?”

有了新人忘舊人。

陸靈蹊用口型回了他一句,“玩玩嘛,您這么小氣干什么?看她皺眉的時候多可愛。”

那是,他女兒什么時候都是可愛的。

胡一八目光溫柔,“既然回來了,妖庭那邊,你恐怕還要去一趟。”

“知道了。”

白顏微笑看他們好像一家人的互助,總覺得哪不對。

林蹊對妖族友善,是因為少時曾經在瑛娘那里呆了三年,得她照顧良多,可是夫君……

陸靈蹊感受到她的目光,朝她一笑,“白顏姨,到妖庭,恐怕還要您陪著一起去。”

“可以!”

“聽說血禁之地要開了。”

陸靈蹊的時間算的很緊,“這一次,我想帶我家老祖到那里走一趟。”

“那里很危險的。”

胡一八在白顏開口前,就想阻止,“好好的,你要到那里去干什么?”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