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七五章 猜測

更新時間:2020-09-07  作者:潭子
吉豐居然在山海宗坊市,被人陰著大叫三聲‘我服氣了’,這說出去誰信啊?

尚仙和南佳人算過來算過去,實在不知道,誰有這么大的本事。

人家連化神星君都能陰殺,天淵七界除了美魂王,還能有誰能遏止他?

還有,既然動手了,為何又放過去了?

尚仙和南佳人急切地想要找到那個人,可是從頭到尾,連吉豐都不知道人家在哪,他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盯上黃梁商會。

“我知道吉豐為什么盯上黃梁商會了。”

南佳人總覺得這名字有些熟,一查馬上明白,“師兄你看,這黃梁商會從不在一個地方呆足三個月,因為這一規則,他們已經陸續在幾個界域轉過了。

我猜吉豐是想知道,他們一群散修,是怎么行走在界域之間的。”

很有可能。

尚仙等著她拿黃梁商會的資料,“黃梁商會真的是從絕地之門來的嗎?”

如果這樣,那這群人千道宗就要看好了,絕不能讓他們再在外面逛下去。

尚仙懷疑,吉豐還會盯上這群人。

“……不知道!”

怎么是不知道?

尚仙震驚了,師妹是暗門虎王,這種關系絕地之門的大事,能用不知道三個字來敷衍他嗎?

“別這么看我。”

南佳人在儲物戒指里面翻找,“想知道黃梁商會是怎么轉在界域之間的修士不是一個兩個,可是真的沒人知道。

包括商會的修士,都不知道,他們是怎么從一個界域跳到另一個界域的。”

“他們……有什么古怪?”

“沒什么古怪,就是一群普通的散修,共同組隊在一起討生活。”

終于找到了,南佳人把玉簡塞給師兄,“他們每到一個地方,既收東西,也賣東西,經營模式簡單明了,唯一不簡單的,只是他們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會長。

他們自己也不知道他們的會長長什么樣,可能是知道的,但是,沒有見到本人之前,他們的記憶都非常模糊。

聯盟總部和七殺盟那邊,都曾有化神修士出手,想要搜魂看看的,可是,他們的記憶里,對那位會長雖然印象深刻,但有用信息,一個也無。

那位會長……是個高人。”

現在高人對吉豐出手了,可惜……

“師兄,要不然我們秘密接觸黃梁商會的修士,通過他們找一找那位會長。”

“……七殺盟和聯盟總部的人找到過他嗎?”

“沒有!”南佳人搖頭,“不過,他們找他,只是想知道絕地之門。我們想找他卻是攸關七界生靈的正事。”

尚仙一手拿著玉簡,一手拿著暗門弟子從山海宗傳來的留影玉。

他的目光最終轉在留影玉上,盯著躺在地上好像受了極大痛苦的吉豐好一會,才按住心里的翻涌,“據暗門弟子最開始的報告,這吉豐找上黃梁商會完全是個意外,是商會的擺攤修士自爆了家門,才讓他盯上的。

但是,他們之間,遠還沒到動手的地步,佳人,你說,他們這些擺攤的散修,一天要跟人吵幾次?”

南佳人的眉頭攏住了。

“如果每次吵架,那位會長都會出手的話,我想,他早就暴露了。”

尚仙暗嘆一口氣,“他應該是知道吉豐的真實身份。”畢竟黃梁商會在山海宗坊市呆了三個月,“既然知道,卻沒有下殺手,只有三種可能,一是,他根本殺不掉吉豐。二,他能殺,但是吉豐一直以來的行為,讓他感覺,吉豐不是一個很有威脅力的外敵,所以選擇放過。三……”

“三是什么?”

尚仙沒有馬上回答,拿過有關黃梁商會的資料,又看了好一會,才凝聲道:“這位神秘的黃梁商會會長,有他不得已的苦衷,他——不能殺吉豐。”

什么?

南佳人若有所思。

聯盟和七殺盟一起,都沒查出這位會長,對方肯定是很厲害的,那……

她看向自己師兄的時候,面色漸漸發白。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仙界接二連三地往他們天淵七界甩天外惡客,做為上位者,尚仙覺得,如果他是仙界的掌權人,不管喜不喜這里,都會放個能隨機而變的手下過來看著些。

“就目前看來,至少對方對我們天淵七界沒有惡意。”

尚仙敢這么猜,一在七殺盟和聯盟高層,搜不到對方的時候,居然就那么輕輕放下了。二在吉豐遇上他時成了軟蛋。

他長長吐了一口氣,“黃梁商會你可以去接觸,不過求……恐怕是求不出什么了。”

他們在這里想著怎么接觸黃梁商會,被教訓了一場的吉豐,這些天也在山海宗四處折騰,從他們的消息庫查所有有關黃梁商會的記載。

可是,也不知道是他的運氣特別的不好,還是怎么回事,若大的山海宗,愣是沒有黃梁商會的記載。

吉豐從頭翻到了尾都沒找到。

儲物戒指里的人肉,他現在是打死也不敢吃了。

吉豐細想了他入山海宗以來的所有事情,根本想不透,他是在什么時候,什么地點被人下毒的。

甚至直到現在,他也查不出正在吃的肉里,有什么貓膩。

以他的各種實驗來看,這些肉根本沒有毒。

但……,他真的不敢吃了。

因為每次聞的時候,都有一種讓他心悸的痛感,蔓延到全身。

吉豐不知道,他到底是身體中毒了,還是神魂中了毒。

哪怕現在,只要不按右脅下,他也看不出自己的身體有什么異樣,連什么異樣都查不出來,就更別提驅毒了。

吉豐異常無奈。

如今,他真的要學著怎么當一個‘人’,按‘人’的習慣去吃東西。

熟的熟的熟的。

除了水果,除了極個別的幾樣,‘人’吃的東西,幾乎都是熟的。

林蹊身有寒毒,如跗骨之蛆。

他呢?

吉豐掩形從山海宗專放消息的地方出來的時候,一邊愁自己的右脅下,一邊很小心地摸向風門在宗里的住地。

這個被山海宗修士稱為少祖的家伙,有一個叫風門的空間之門呢。

他沒見過那個家伙。

在百禁山下界的時候,風門已經去了幽古戰場好幾年。

如今……

雖然知道,那人肯定會把空間之門帶走,可是,吉豐還是想在這里撞一撞木鐘。

他沒在諸多消息中查到黃梁商會,倒是無意中,在曾經的山海宗宗主顯武留下的玉簡里,發現了一個了不得的事。

所謂的空間之寶,可能有十二個,那還是天淵七界上古宗門月亮宮的傳承之寶。

如果風門的‘風門’出自上古月亮宮,那么月亮宮還剩的十一個傳承之寶現在在哪?

總不能全都丟了毀了吧?

肯定會有些線索的。

吉豐不知道他們的王后被封在什么地方,現在又不能到靈界去,就只能在這里另辟蹊徑。

陸靈蹊在鴻蒙珠境中閉關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相比于外界,珠境中的靈氣更足不說,還有一定的鴻蒙混沌之氣。

可惜,這么好的地方,她卻因為黃金稻,不敢肆無忌憚地用。

陸靈蹊生怕她長時間的修煉,會破壞這里的平衡,在幻樂塔里,每天都捏著兩塊仙石。

原來她是很心疼她的仙石的,可是,一連幾個月修煉下來,她用廢的仙石還不到八塊。

元嬰初期的修為,一點點地往上,停在初期中階上,再加把勁,沖到初期后階,也許都不用一年的時間。

由此可見一塊仙石蘊含多少靈氣。

為了吉豐,她花了多少啊?

陸靈蹊悄悄地嘆了一口氣。

她正要給自己弄點吃的,再接著修煉,就若有所感地揮開了幻樂塔的塔門。

爺爺陸永芳就在塔門前徘徊,看到她后,笑出了一臉的褶子,“我就猜,你差不多要結束了。”

他大踏步進來,“靈蹊,爺爺今天給你帶了一個好消息,要不要聽?”

陸靈蹊眨眨眼,“我要說不,您會不會非常失望?”

放屁!

‘啪’的一聲,陸永芳敲到了她的額頭,“再給我敲兩下,我就不失望了。”

“……那算了。”

說不過人家就動手的習慣,也不知道是怎么養成的。

陸靈蹊捂著額頭往后退了兩步,“我又不傻,爺爺,您還是告訴我好消息吧!”

“哼!”

陸永芳朝她重重一哼,“你爺爺我現在不想說了。”

“哎呀爺爺,我錯了。我就是玩玩嘛,好長時間沒玩了。”

陸靈蹊知道怎么對付她爺爺,幾下一捶背,一捏肩,果然老頭馬上就被哄好了。

“算了,看在你這么誠心的份上。”

陸永芳斜瞄她一眼,“金風谷住進了新到的老十。”

陸靈蹊一呆,旋即大喜,“真的?叫什么名字?出身如何?變異的雷靈根是不是特別厲害?”

可憐,她居然不能出去喝口徒弟茶。

“爺爺,老十是男的還是女的?今年多大了?”

“不告訴你!”

陸永芳撫了一把自己的胡子大笑,“一個問題,捶背捏肩一百下,要不然……你就憋著吧!”

“爺爺……您學壞了。”

陸靈蹊發現,她挖的坑,埋了她自己,也只能老實地給老頭捶背捏肩,“您怎么好的不學,盡跟壞的學呢?”

“我樂意!”

老頭在心里默數孫女的孝敬,直到百數,才道:“你放在多寶閣的雷劍,不知道被多少人摸過了,今天終于有看對眼的了。”

陸靈蹊:“……”

她急著想聽徒弟的所有消息,可是,爺爺這關子賣的,不服不行。

“嗯!老天有眼!”

能怎么辦?

這老頭是她的親爺爺。

陸靈蹊只能賣力地為老人家服務。

“跟老天有眼沒眼可沒關系。”陸永芳橫她一眼,“是人家小姑娘跟金風谷有緣!”

女孩?

陸靈蹊心中喜歡,“對對對,您說的都對。”

“靈蹊啊,你這閉關還要多長時間?”

陸靈蹊頓了一下,“……越長越好!”

“老十的師父茶,你還沒喝,你就不怕被人搶了?”

“誰要搶?”

陸靈蹊吃驚了。

“這一次,南佳人親自到金風谷送見面禮,還跟那小丫頭談了好長時間。”

陸永芳都為孫女愁的慌,“她到現在還沒徒弟呢,你都收了十個了。”

孫女從小就羨慕人家兄弟姐妹多的,當他家的娃沒辦法,當隨慶前輩的弟子也沒辦法,現在輪到她自己收徒弟了,一下子摟了十個。

陸永芳心酸想笑的同時,又佩服又擔心,“萬一她要真搶你的,你怎么辦?”

“當然是搶回來啊!”

還要怎么辦?

“爺爺,您還沒跟我說老十的具體情況呢。”

南師姐也許只是生氣,她的無睱池又要讓出去兩個月。

“噢!還沒說嘛?”

陸永芳示意她接著捶背,“老十叫常雨,今年十二歲,是被黃梁商會會長在沙漠邊撿到的,那里缺水,所以,她就叫常雨了。

從小是跟著黃梁商會到處跑的,這一次,他們到了我們千道宗的坊市,小姑娘就跟所有進千道宗坊市的修士一樣,進多寶閣撞運氣了。

然后,你的雷劍就看中了她,認她為主了。

她是被坊市巡查送到宗門的,栗苒他們代你認可她,每個人都喝了一杯師妹茶,還都送了一點見面禮。”

陸永芳有些想笑。

孫女的徒弟們,一個個的,都護家的很。

“噢”

陸靈蹊也很滿意,“那您就不用擔心她被南師姐搶走了。”

不過,黃梁商會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聽過吧?

有些耳熟,“常雨被雷劍認主,黃梁商會的人愿意嗎?”

能被雷劍看上的,靈根資質一定都不會差。

這樣的人,一般的商會,只怕不舍得放人吧?

“南師姐是不是去處理商會的事?”

“不是!”

陸永芳搖頭,“我這些天,天天到坊市逛!”

他現在的日子過得特別的自在。

“你的雷劍在多寶閣,我也天天去看它。”在那里,可以聽到很多八卦和新鮮事,陸永芳現在都有些遺憾明天看不著了,“是商會的人建議她去撞寶的,而且,那個黃梁商會,說是商會,其實就是一群散修,在一起相互抱團取暖起的名。”

陸靈蹊終于從商會的名字,想到了她當初為什么關注了,“爺爺,南師姐有沒有讓你找找我啊?”

“沒!”

“那這樣,你出去以后,找她把常雨和黃梁商會的資料拿給我。”

居然跑到他們無相界來了。

一旦讓吉豐知道……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