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七三章 黃梁

更新時間:2020-09-05  作者:潭子
明晃晃的絕地之門能走嗎?

吉豐給自己的答案是不能。

久誠的記憶里,千道宗曾經的掌門重平心黑著呢。

新上任的尚仙是重平的徒弟,在久誠面前還好,可是,林蹊如果沒他支持,敢以一己之力,在頂天峰用那什么九方機樞陣陰他?

無相界的好些傳送陣是壞了,但高層之間的聯系,從來都沒斷過。

久誠雖是千道宗長老,一峰之主,可是,吉豐總感覺,他是個非常邊緣化的長老。

他一沒特長,不會煉器、煉丹、制陣,二沒多大戰力,從來都是跟在厲害的師兄師姐后面,撿便宜的。

無相界天道圓滿,連尚仙這些小輩,都在短短時間沖進了元嬰,可是,他忙了一場,卻只從元嬰初期沖到元嬰中期。

如果有本事,久誠堂堂一峰之主,怎么也不至于連外門弟子苦哈哈的賣命錢都騙。

幽古戰場,他不敢第一批去,因為怕死。

亂星海他還是不敢去,因為那里不僅有星獸,還有佐蒙人,連九壤一個化神星君都在那里隕命了。

他更怕的要死。

吉豐搜完久誠的魂后,其實非常想鄙視他。

這家伙,不管干什么從來都是有心沒膽的。

好不容易偷著陰一次林蹊,要賺點仙石花花,結果還被人家幾句話一嚇,自個縮了。

哼哼!

吉豐都覺得,讓他死得太快了。

這樣自以為是的蠢才,就應該好好虐一虐的才對。

尚仙他們還尊他一聲師叔,那完全是面子情,要不然,林蹊在亂星海賺了那么多仙石,怎么就孝敬他幾塊?

瞅瞅人家給玄華的……

吉豐腦子里閃過什么,突然頓住。

林蹊那么強硬的不受久誠威脅,還讓他接著炸坊市,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如果猜到……

不對,肯定猜到了。

怪不得,他在北原死了,林蹊反而要借著寒毒跑到靈界去。

娘的,她分明是不想管他,不想給他報仇。

早知道,就該殺南佳人的。

吉豐站在半空中,氣得狠狠跺了一腳。

下方本來整團的白云,一下子被震的碎碎的,并且以他為中心點向四周輻射。

吉豐心下一頓,生怕被人看到是他干的,連忙以更快的速度跑路。

南佳人很快就收到吉豐一沒往太霄宮(莫機淵)去,二沒到玄天宗(通天傳送陣),反而跑到山海宗坊市貓著不動了。

“不可能不動的。”

回宗的陸靈蹊,看完暗門一路收集的消息,放下的時候,暗嘆了一口氣,“山海宗那是個什么地方?魔門地盤,一天丟幾個人,最正常不過了,連山海宗自己都懶得查。”

“不是一天丟幾個人啊!”

南佳人指著資料,“他是七天吃一個。”

師妹早就該回來了,結果就因為吉豐沒按她的計劃跑莫機淵,還轉道山海宗親眼去看了吉豐一眼。

“對啊,山海宗坊市常常丟人,他七天才吃一個,更不會引人注意了。”

陸靈蹊細想她看到的吉豐,“本來大家還在警惕著他,想要找到他,滅了他,可是,這大半年下來,想要找他的人,已經快沒有了吧?”

要不是他們始終注意著,也許根本就不知道,吉豐曾經來過千道宗。

“玄天宗的傳送陣有渲百師伯和妖庭的人看著,但他們能看一時,能看一世嗎?”

陸靈蹊沒有錯過吉豐看來來往往的人,那種……那種好像打量肉的眼睛。

“既然不能一直看,他干嘛還非要搶那么點時間?”

陸靈蹊揉了揉額,“現在這樣多好,他能一邊吃他想吃的,一邊等著我們找不到他后,自動放棄。”

只要他不是大規模地殺人,時間久了,可能各宗的高層,都懶得管了。

這對他以后到靈界和其他界域的行動,提供了很多方便。

“可是,你……不是說,他要找的東西,對他非常重要嗎?”

南佳人眼巴巴地看向師兄師妹,總覺得,林蹊這樣說吉豐不太對。

“就是因為重要,才更要小心再小心。”

尚仙嘆了一口氣,他明白林蹊要表達的意思,也明白了吉豐了意圖。

現在就算他告訴山海宗,吉豐就藏在你家坊市,七天吃一個人,山海宗的高層,也會因為對上他的巨大損失,而選擇沒看到沒聽到。

跟吉豐翻臉,就意味著他們要跟他拼命。

連牧樵的靈嬰自爆,都沒弄死他,他們拼命有用嗎?

還不如大家就裝著什么都不知道,由著他在那里,七天吃一個不小心謹慎的落單修士呢。

“通天傳送陣那邊,我會跟渲百師伯說清楚的。”

總之,在隨慶師叔他們沒回來前,尚仙是不會讓師伯離開的,“美魂王那邊怎么樣了?他答應出來了嗎?”

“不是他答應出不出來的問題,而是托天廟……不讓他出來。”

陸靈蹊也甚郁悶,“我也不知道具體是怎么回事,總之,他走不出托天廟,聽說,每一次剛走到門口,就被莫名彈回去了。”

好像那破破的托天廟活了似的,就認準了他。

要不是看到了狐貍叔用留影玉留下的影像,她也不相信。

萬生魔神在外面作惡那么多年,據說他也是被鎮托天廟的,可是,托天廟從來都沒有管過他。

“那……你要不要去一趟,問一問神隕地里的前輩們?”

尚仙知道六腳冥蟲的具體情況,吉豐活著一天,他就一天沒法安心。

“問過了。”

陸靈蹊有氣無力,“青丘的胡一八前輩幫我問的,酒鬼前輩說,他也不知道。”

留影玉里,酒鬼前輩的聲音有些遲疑,他或許是知道一點點,可是,記憶不全的他,暫時肯定也沒辦法,讓美魂王走出托天廟。

“對付吉豐,我們還是只能靠自己。”

她頂多能把無想老祖也拉著一塊兒偶爾給渲百師伯換個崗,其他的真不行了。

“師兄,吉豐既然已經在山海宗坊市安頓下來了,至少半年是沒問題的,我打算進幻樂塔修煉一段時間,沒有特別的事情,你就不要叫我了。”

進幻樂塔?

尚仙才要點頭,南佳人瞪著一雙不可置信的大眼睛道:“你閉關,那你的那些徒弟怎么辦?”

“什么怎么辦?”

陸靈蹊不解,“他們都不是小孩子了,以前怎么辦,以后還怎么辦唄?”

說的好像是很有理,可是尚仙和南佳人,都覺得心里不是滋味的很。

以前,他們只是普通的內門弟子,也沒看出什么特別的天賦,但現在不要一樣了啊,那么厲害的寶貝認主了呀,不教好……

不對,好像除了栗苒,他們的性格都定型了,現在教恐怕也教不出什么了。

但是,一點也不教……

“你不是才收了金風谷老九?”

南佳人想了又想,眼睛都要噴火了,“人家才入修仙界,什么都不懂……”

“師姐,放心,不用你管的。”

陸靈蹊給她把茶滿上,“我收那么多徒弟干什么?當然是大的帶小的。”

小時候,人家都是哥哥姐姐帶弟弟妹妹,就她,跟在爺爺的屁股后面。

拜進千道宗,她還是獨一個,只能眼饞,閔浩那個摳門的,用摳門的方式,替知袖師叔管劉成、柳酒兒他們。

現如今,她都有九個徒弟了,如果還要事事親力親為,那不得累死?

“而且安意他最好帶了,那把長槍還有傳承的功法,根本就不用我教。”

這話說的怎么這么得意?

尚仙和南佳人一致用鄙視的眼神看朝他們得瑟的師妹。

“我這運氣,你們是羨慕不來的。”

她收徒的運氣是真真的好,“你們也別說,我現在跑去閉關,是撂挑子。”

陸靈蹊終于嚴肅了一點,“我好好閉關一段時間,看看能不能在吉豐朝其他界域動腦筋前,沖進元嬰中期,只要沖進了元嬰中期,或許我就可以想辦法,把他想找的地方,再封一遍,或者布個其他幻陣之類的。”

確實是正事!

“那你就安心閉關吧!”

尚仙給她吃定心丸,“你徒弟有什么事,我和佳人會幫忙代管的。”

“那我就先多謝師兄師姐了。”

看到南師姐一副郁卒樣,陸靈蹊忍不住又想笑,“其實上次離開前,我就讓他們自己量身制定修煉計劃,任何一個不達標,等我回來,都會集體受罰,所以呢,為了不被罰,他們都會努力修煉,努力互助的。”

大的帶小的,小的也能感受同門之愛。

這是多好的事啊!

“不是大的修煉問題,師兄師姐,你們都別管,讓他們自個琢磨琢磨。如果你們不放心他們平時的修煉,也可以發布一個任務,讓哪一個結丹修士,幫忙監管一下。”

“幫忙監管的主意不錯!”

南佳人道:“不過,這個任務不應該是我們發。”

她才不慣她脾氣呢。

盡氣她。

東水島的無暇池,都快成金風谷的了。

那么多徒弟,輪換著進去泡。

她這個主人,反而不能進了。

“那行吧!”

不就是發個任務嗎?

陸靈蹊看向師兄,“回頭我寫個紙條,師兄你幫教給栗苒。”

栗苒很執著她小師姐的身份。

而且,多讓她干點事,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提升她的自信心。

陸靈蹊手上有美人果,其實想要幫她除了臉上的胎計,并不是很難。

可是,小姑娘的心性能那般沉穩,有一大半的原因,都在那張臉上。

陸靈蹊覺得,她還可以再頂一段時間,就當磨煉心性了。

等她再長大一點,心性完全定下來了,一顆美人果送過去,她想變就變,不想變,自己留著賣錢也行。

這方面,陸靈蹊佛的很。

“行!”

不就是傳個紙條嗎?

尚仙一口應下,“不過安意不是知道你嗎?”

“他不會跟其他人說的。”

陸靈蹊對老九很有信心,“我跟他說了吉豐想要追殺我的事。”

能被長槍主認的老九,心性方面,遠比其他人的堅定。

而且,陸靈蹊對神隕地里的幾位前輩都有信心,相信他們喜歡的寶物,再尋的主人,都不會太差。

“你們若真有事找我,就去找我爺爺,他知道我在什么地方閉關。”

吉豐不知道他早就暴露了。

反正他在山海宗坊市呆著很舒服。

相比于妖獸,還是修士更好吃些。

這個被天道厚愛的種族,雖然身體孱弱,可是,只要修煉過,那肉質絕對要比妖獸的鮮美。

雖然說,各種的酒樓什么的,制出來的妖獸肉,味道也不錯,可是,吉豐還是更喜歡新鮮,沒有烹煮過的。

他今天的目標是一個看上去還帶點嬰兒肥的女修。

這個是連筑基都沒修到的,不過,只看她的樣子,肯定也是好吃的。

玄天宗那邊有真顏法鏡,有渲百和妖庭的人在,他不能去。所以,就不能用通天傳送陣。

太霄宮的莫機淵,更不能去。

既然老天都要留他在無相界呆一段時間,那又何必反著來?

在宇宙流浪了那么多年,他就是想要一口吃的。

現在好不容易能吃了,當然不能錯過。

吉豐的主意打的很好,就是在這里,先恣意過上幾年,等風頭不是那么緊了,再從通天傳送陣或者莫機淵想想辦法。

渲百一個化神修士,不可能從此一輩子就守在那里的。

只要渲百不在,憑他的身手,那些人就算看穿了他的真身又怎么樣?

敢跟他拼命嗎?

吉豐在心里嗤笑一聲,懷疑那些人,都要雙手捧著,把他送出無相界。

只要離開了這里,只要林蹊那些人,編不出他大肆殺人的消息,其他界域的化神境高手,肯定都不敢拿命跟他死磕。

“常雨,這邊!”

吉豐沒想到,他看上的好肉,也是有伙伴的。

正在想,是不是一塊收著,就見喊她的修士在收攤子。

而這條街上,同時收攤子的還有好些家。

這是怎么回事?

“兄弟,你們不擺攤了嗎?”

他佯裝好奇地問旁邊收拾攤子的老修。

“不了!”

老修樂呵呵的,“我們黃梁商會從來不會在一個地方,呆三個月以上。”

“不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