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六一章 暗門的好苗子

更新時間:2020-09-03  作者:潭子
山黛遠,月波長,暮云秋影蘸瀟湘。醉魂應逐凌波夢,分付西風此夜涼。

尚仙和南佳人被吉豐壓得喘不過氣,陸靈蹊當然也不輕松。

確切地說,自從吉豐帶隊下界,她就沒有真正輕松過。只是在別人面前,她得強裝自信,給所有圍殺吉豐的人以信心。

只有自己確實兜不住了,必須找人合作,才尋求掌門師兄尚仙的幫忙。

崎山秘地的重要性,陸靈蹊怎么會不知道?

她連師父、師叔、祖宗們都沒說呢。

冥蟲王后一旦脫困,遭殃的會是整個天淵七界。

陸靈蹊明明知道這一點卻不敢說出來,只怕影響大家的信心和心境。

狹路相逢勇者勝!

事實證明,不知道那些六腳冥蟲厲害的時候,連沒有化神境高手的玄華姨都能想辦法,慢慢地拖延時間,把吉豐他們按在那片百禁山,給她和美魂王爭取到足夠的趕到時間。

可是牧樵死了,知道人家厲害后……

陸靈蹊往口中灌了好幾口酒時,眼睛都有些紅。

她算計的沒錯,錯只錯在,吉豐在無法可想時,會以放棄一個分身的代價,利用牧樵臨死的反撲出逃……

一個化神境高手的隕落,幾乎絕了無相界以外的所有援兵。

而無相界本地……

已經不是她努力協調就可以的了。

星船拿到了手上,在吉豐不打算對百禁山出手的情況下,妖庭的人誰還愿意拼命?

陸靈蹊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修為啊修為,好像不管她怎么努力,一個接一個的‘對手’都不是她能輕易橫跨過去的。

再回宗,也許應該考慮幻樂塔了。

她現在缺的就是時間,三倍的時間差,對她太重要了。

陸靈蹊喝口酒,收拾好心情,準備重整旗鼓再飛回回宗的路線時,突然感覺到什么不對。

遠方的天空,好像被燒著了一般,還帶了一種讓人心悸的肅殺之氣。

陸靈蹊不自覺地飛近一些,沒想到,見到的居然是兩方軍隊的廝殺。

安放糧草的地方,火光沖天,應該是一方夜襲燒糧。

守軍……

陸靈蹊看向戰場中殺氣最重的地方。

叮叮叮……

當當當……

無數兵器在碰撞,其中最耀眼的,當屬那桿銀白長槍,月光下,藍袍小將血染征袍以一擋百。

不過,他們明顯是被糧草燒了的一方,在有備而來的敵軍面前,他再神勇,也只能擋百罷了。

也許……

陸靈蹊輕輕嘆了一口氣。

她是修士,輕易不能干涉凡世國與國之間的爭斗。

這里是千道宗的邊境之地,凡世國與國之間的爭斗,也可能牽涉宗與宗之間暗中的較量。

她正要回頭,突然感覺到一道靈力波動,卻是被軍隊保護在中間的一個身著道袍的老修朝藍袍小將出手了。

“縛!”

老修大聲一喝,藤縛術好像長了眼睛似的,把努力騰挪的藍袍小將,生生地從頭捆到腳。

“木意,還不降嗎?”

“呸!卑鄙!”

“既然不降,那就……死吧!”

老修冷酷擺手,眼見頂著藍袍小將的刀劍要捅到他身上,陸靈蹊抬手一抓,硬生生地把他挪到了旁邊,“老道,凡世的事,你插的什么手?”

帶著靈力的聲音,好像炸在每個人的神魂中。

只這一手,就把老道嚇的不輕。

他就是個煉氣四層的小修,在凡世可以充老神仙,可是……

“不知哪位前輩在此,木春田有失遠迎。”

他驚疑不定地四處尋找,終于看到凌空而站,面色冷凝的陸靈蹊時,駭的連忙跪倒,“非是木春田有意干涉凡世的事,實是……實是這木意亦是木家子,我……”

“我不叫木意。”

藍袍小將終于扯斷身上的藤條,“這位仙子,我叫安意。”

“放屁,你就是我木家子。”

“木家給我吃過一粒米嗎?”

安意對老道好像有深刻恨意,“我是我娘生的,吃的是安家的糧。”

“連安倩都是我木家的,你個不肖子。”

老道急了,大聲道:“仙子容稟,安家是絕戶,安倩嫁于我侄……”

“不要臉,安家為什么是絕戶?木森明明是入贅,卻害死……”

“住口,”老道大怒,“大人的事,你知道什么?”

“我就是知道。”

安意一躍而起,抓住他之前丟在地上的銀槍,在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前,一槍擲出。

當……!

老道身前浮起一道靈光,瞬間化實,硬生生地擋了那一槍。

不過,安意含怒之出,再加上那把銀槍看著也甚不俗,愣是把老道砸出了數步。

靈光化成的金盾,在擋了這一擊后,終于崩潰。

陸靈蹊眉頭一挑,在老道的銳金術甩出前,再次撈住安意。

雖然沒帶測靈石,可是,靈氣在他身上一過,瞬間有感。

具體的金靈根根值,她不知道,但是,對方對靈氣的粘和度顯然非常高,她這么輕輕一轉,就有金靈氣自然附身了。

“你還有家人嗎?”

什么?

安意再次死里逃生,聞言心中一跳,“沒有了。”

他感覺剛剛身上,好像有什么東西,要破土而出一般。

想到那個所謂父親,在這什么修仙叔祖的撐腰下,加入趙國,害的他家……

“仙子,我……,您能收我入仙門嗎?”

當初父親入贅安家就不懷好意,為的是安家祖傳的修仙功法。

安意少時,從祖父那里,聽過好些仙人故事,現在又遇到了真的飛在天上的仙人,忍不住就想給自己撞撞木鐘。

“唔!既然有緣,你自是隨我走。”

老道簡直呆了。

木家眾人他都查了,只有侄兒木森最小的孩兒有靈根。

卻還來,他還丟了一個。

“仙子,仙子,您不能帶他走,在下……在下是玄天宗人,木意即是我木家子,當然也是玄天宗……”

“不是!我姓安!”

安意如何能認同?

他不管什么玄天宗不玄天宗,反正絕不跟姓木的扯上關系,“仙子,求您帶安意走吧!”

“……你看,不是我要帶他,是他求著我帶他。”

陸靈蹊心念電轉,到底顧忌著吉豐,沒拿自己的身份壓人,“不過呢,玄天宗嘛,總要給點面子,這樣吧,天亮之前,只要玄天宗那邊有筑基以上的修士過來跟我要人。

否則……

只能說安意與玄天宗無緣。”

瞄瞄兩邊一趙一韓的旗幟,陸靈蹊不能不懷疑,玄天宗的某些人想趁火打千道宗的劫。

這種暗里的齷蹉,玄天宗絕不敢拿到明面上來。

所以,天亮之前來一個筑基修士,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安意,帶著你的弟兄,后退三里。”

陸靈蹊在戰場上按下遁光,瞄向老道:“木老道,也帶著你的人,后退三里吧!”

木老道只能聽話地擺手后退!

當初讓侄兒入贅安家,是為了安家家傳的修仙功法。

那功法在安家傳了幾百年,事實上,安家人一直沒有真正修成過。

沒有靈根,能修成才是笑話。

安家修的只是那功法的皮毛槍篇,原以為……

木老道特別的后悔。

他知道,安家為了保護那功法,生怕翻壞了,只把他們能看懂,能學會的槍篇抄錄了幾份。

需要靈根的真正功法只在子弟八歲之后,看上一個月。

侄兒偷功法,是在木意八歲之前,早知道這孩子有靈根……

再怎么說,他也是他們木家的子孫啊!

侄兒怎么就沒再等等呢?

木老道看著聽話帶隊后撤,連木姓都不要的安意,連忙放出一道傳音符。

雖然師兄趕來的希望幾乎沒有,可是,他也想試一試。

陸靈蹊隨便他怎么弄,若不是害怕身份暴露,她都想摸出大個子前輩的長槍給安意看看了。

安意身上有殺氣,雖不敢稱百戰,可是能憑著一把凡槍,把木老道擊退數步,本身戰力絕對不俗。

對付吉豐重要,徒弟也重要。

陸靈蹊從天邊招來一片云,躺在上面,靜等天亮。

天亮了,吉豐再次從客棧走出,尋找能搜魂的目標人物。

“包小玄,這邊!”

旁邊傳來有些印象的名字。

吉豐連忙望過去。

卻見搜魂久誠時,他要暗殺掉的外事弟子包小玄一副春風得意地朝旁邊的地攤去。

哼哼!

終于讓他找到機會了吧?

找不到林蹊,找她的徒弟一個樣。

“先別急看東西啊!”

喊包小玄的擺攤老修瞄瞄四周,放低聲音道:“老哥哥我聽說你拜進金風谷,現如今是林真人的真傳弟子了?”

“是!”

“哎呀!恭喜恭喜!”

老修連忙給他拱手,“老弟你可是苦盡甘來了。”

“還早!”

包小玄顯然也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跟著把聲音放小道:“我師父的弟子多,我的靈根資質都不高,年齡又有些偏大……”

說到這里,他似乎苦悶地一嘆,“他們都在進步,我卻還在養傷,以后大要是金風谷最差的真傳弟子了。”

“唉!”

老修跟著一嘆,拍拍他的肩道:“老弟你應該這樣想,不拜進金風谷,你還要愁你的修為下落呢。”

現在再不好,也比以前好。

“是!是我著相了。”

包小玄蹲到他身邊,“能拜進金風谷,是我最大的運氣,我……”

“等一下!”老修攔住他,“老弟啊,看在我們兩個曾經同生共死的份上,老哥哥我有幾句話要囑咐你。”

他警惕地望望四周,才附耳輕聲道:“那個六腳冥蟲吉豐在外面,你以后,恐怕要注意些,輕易不要出宗。”

“我知道!”

他們兩個人的談話,如何能瞞得過吉豐?

他沒有靠近,駐足在不遠的攤子上,聽他們說話。

“我師父說了,吉豐這么長時間沒出來,八成是被牧樵星君的靈嬰自爆傷得重了。”

包小玄把聲音壓得更低了,“她這次到靈界去,除了想治身上的寒毒,還有就是去靈界找救兵的。”

“什么?找……找什么救兵?”老修震驚了,“找像牧樵那樣的化神前輩嗎?”

“是!”包小玄微微一點頭后,又連忙道:“這是秘密,是能不能抓住吉豐的最大秘密,老哥哥可不能給我傳出去。”

“一定一定!”

老修連忙點頭,“老哥哥我發誓,絕不再傳第二人耳!”他發完誓,又緊張地道:“可是吉豐據說是有翅膀的,想抓他不容易吧?”

“肯定不容易。”

包小玄好像也甚憂心,“不過,我師父能堵他兩次,肯定還能堵第三次。”

“堵兩次?”老修驚訝,連聲音都微揚了些,“不是只有一次嗎?”

“是兩次。”

包小玄用的是肯定的語氣,“我師父親口說的,不過最開始的那一次,那吉豐甚為乖覺,看到我師父,自己避開了。

然后我師父才想辦法,堵他第二次的。

不過具體方法,師父沒說。

我的修為太低了,我師父說,目前我們師兄弟的任務是提升修為,磨煉戰術。等我們修到了結丹以后,她才會教我們謀略什么的。”

“我的天……”

老修的樣子,似羨慕又似嫉妒,“林真人真好。不過,你知道,她到靈界都要請誰來幫忙嗎?”

吉豐差點控制不住回并沒有看他們。

“不知道。”包小玄好像無有一點所覺,搖頭道:“你也知道,因為幽古戰場和亂星海,不獨我們無相界缺人,其他各界的人手也都吃緊的很,我師父說,她能請到誰就是誰。”

“這樣啊?”

老修有些失望,“元嬰真人來了也沒用啊!”

“當然不是請元嬰真人。”

包小玄笑笑,“天淵七界都各留了兩位化神星君呢?再加上聯盟總部和七殺盟留守的各三位化神星君,湊一湊,總能再湊兩個人來。”

吉豐放下手中的破劍,站起來轉身就走。

他相信包小玄的話。

這是林蹊能干出來的。

借別人的勢,是她最喜歡干的了。

看到吉豐大踏步從東門走出,梁通的法衣幾乎盡濕了。

包小玄是他拉來的,那老修也是他們暗門的人,為的就是把林蹊所謂的秘密,說給吉豐聽。

只要他聽到了他想聽的,也許就不會再執著于搜魂誰誰了。

好在一切順利,要不然……

“佳人,包小玄真是干暗門的好苗子。”

給宗門等待的兩個人傳信的時候,梁通給包小玄表功,“你看,我們是不是要幫忙訓練一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