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四二章 心動

更新時間:2020-08-14  作者:潭子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追殺吉豐至今,除了身上的責任,除了怕被他逐一突破,最后無可收拾外,當然還因為他值得!

沒有妖丹不要緊,他的一身材料,可能連煉制仙寶級的法寶都夠格,再加上裝他們遠道而來的星船

不管是牧樵,還是東方渡,都目標明確地很。

他們早就想借著人多,把吉豐按住。

這樣不僅能為天淵七界除惡,能為他們揚名,還能讓他們在飛升無望后,多一種選擇。

這選擇所帶來的利,可能是他們此生最大的利。

吉豐很快發現不對。

先是這兩個混蛋老朝他的右上爪動手,緊接著,燕凌飛一個個的,也全都跟上,連渲百也在方便的時候,先朝他這個爪子動手了。

吉豐大怒后又是大悔!

怪不得,那林蹊敢那么光明正大地跟他要好處。

什么道門高人?妖庭長老?

不過是一群道貌岸然的宵小。

吉豐不傻,很快想明原因。

只要身上的星船還在,這些人找到機會,都不會放過他。

那現在怎么辦?

被他們十四個化神境的高手圍著,吉豐只能見招拆招,希冀借他們的攻擊,破了這大陣,讓他先逃出去再想辦法。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玄華那里很有用的招,在這里,卻好像被無聲化解了。

牧樵的劍氣,東方渡掌力,燕凌飛的爪印,好像根本沒碰到這里的陣壁,它們在數丈外消失的無影無蹤,也不曾回頭再往他身上招呼。

吉豐只能猜測,這林蹊是比玄華更高明的陣法師。

叮叮!

嘭嘭嘭

栗苒看不清陣中正在打架的前輩們,她甚至都看不清身邊前輩的手。

似實還虛的光影盤上,全是前輩的指影,那一根又一根的線條,被她重組折斷,折斷又重組

而明明沒有前輩們打架的區域,卻好像在承受著數不清的攻擊。

這一定是傳說中的陣盤,這是多厲害的大陣啊?

栗苒對這位名聞天下,號稱天道親閨女的林前輩簡直佩服死了。

在她陣中打架的都是輕易不出的化神境前輩啊,她

栗苒又感動又慚愧,因為長了一張黑白陰陽臉,她的命,除了早就過去的太奶奶,連她的爹娘親人都不曾在意過,而這位前輩卻能在百忙之中注意到她,并且不顧大戰,親自救她上來。

“不要老看我。”

陸靈蹊聲音輕快,“看下面前輩們的大戰,或者”她的神識往儲物戒指中一探,以極快的速度,摸了一塊留影玉出來,“或者幫我舉著這塊留影玉,對準大戰的方向。”

她也能幫忙嗎?

“是!”栗苒大喜,連忙以靈力托著那塊留影玉對準正在大戰的地方。

“這些前輩們的大戰,你現在看不清,但以后肯定能看清。就算以后還是看不清,拿到坊市去賣,肯定也能賣出不少靈石。”

啊啊?

栗苒從沒想到,前輩們的大戰還能這樣操作。

她連忙盯緊遠方的殘影。

“前輩是把他們的攻擊,轉移到那一邊了是嗎?”那一邊的林子,都快變成深澗了。

“是!”陸靈蹊的十面埋伏附在九方機樞陣的陣眼周圍,對陣中的情況,可以說爛熟于胸,“這就是陣法的魅力所在,它箍住的天地自有規則,這規則由主陣修士所用,可以說,主陣修士就是陣中天地的天道。”

好厲害!

栗苒的眼睛又黑又亮,閃著一種別樣的光來。

陸靈蹊瞟她一眼,嘴角輕揚,“你才煉氣四層,怎么就到了阿山深里?不怕嗎?還是這周圍有你家的長輩?”

這周圍不該有人才對。

早前她明明探過的。

“我我不怕!”栗苒能說什么呢?

她長的不好,修為又弱,就算想跟人組隊,也沒人會理她。

“家中負累有些重,族長爺爺讓我們自己出來闖天下。我修為弱,在外圍雖然也能過日子,可是,危險也并不比這里少。”

外圍討生活的低階修士多,人家要么家族,要么朋友,要么小隊,她一個人干什么都搶不過別人。

與其在外圍戰戰兢兢,還不如就呆這里。

“這里靠近毒谷,輕易沒有修士趕來,也沒有高階妖獸。”

高階妖獸都有一定的智慧,毒谷的黑駝子前輩太厲害了,修士不敢來,高階妖獸當然也不敢來。

能在這邊的妖獸,都是不懂事的一、二階小妖獸,難得遇到三階、四階,她也有厲害的斂息術躲藏。

“我的斂息術有些特別,就算遇到三階、四階妖獸,小心點也能騙過去。”

那就是了。

她肯定也被她的斂息術騙過去了。

陸靈蹊不愿意承認,是她自己沒有仔細探查,“你的想法很特別!”

居然跟她一樣借了黑駝子前輩的毒谷之利,“在這里一個人生活了多長時間?”

“還差十一天,就九個月了。”

她記著呢。

每天每天,回到那個隱蔽的石洞時,栗苒都會刻上一條線,十天為一組。

原想著,掙兩顆聚氣丹就出去,可是,她要備的東西太多了。

聚氣丹掙到了,還有護身靈器,飛行靈器。這兩樣都掙到了,她又想把聚氣丹從下品的,換成中品的,聽說中品的聚氣丹更管用,她努把力,也許服用的時候,馬上就能突破到煉氣五層呢。

中品的聚氣丹掙到了,她又想把護身靈器和飛行靈器換好點。

反正每天每天不是靈藥,就是妖獸,從來沒有落空的時候。

這讓她怎么舍得離開?

再說,一個人住在這里也挺好,不用在意別人的異樣眼光,還能吃好喝好。

栗苒感覺自己到這里的大半年,不僅長肉了,還長個子了。

畢竟是自己打的妖獸,想怎么吃就怎么吃,不用擔心喝口湯都要看爹娘、族人不耐煩和討厭的眼神了。

家族里的人多,她多喝口湯,別人就要少喝口湯。

栗苒已經很努力地少吃了,可是就連爹娘也沒有因為她的少吃,多給一個笑臉過。

上面有大姐,下面有弟弟,他們把所有的笑臉,都給了他們。

大姐和弟弟除了正餐,偶爾還有爹娘貼補的點心,她卻連靈面饅頭都沒有吃飽過幾頓。

常常餓的半夜睡不著,出來找水喝。

“我我準備九個月一到,就出去的。”

她自己賺靈石了。

只要把手上的東西變現,她就能買好多好多的靈面饅頭,買好多好多的靈米,吃飽飽的。

“是嗎?”

神識中,小丫頭黯然又倔強的樣子,讓陸靈蹊心下一軟,“你計劃的很周全,很棒!”

一般人誰能想到這樣干?

不被逼到極致,誰又敢到毒谷周邊討生活?

“對了,再過半年,差不多就是我們千道宗十年一度,公開招收弟子的仙緣大會,有想過去撞一撞運氣嗎?”

“我我可以嗎?”

“當然可以!”小姑娘的眼中有期待有忐忑,陸靈蹊鼓勵點頭,“靈根資質,對早期的修煉很有幫助,但是心性和智慧,才是決定你最終走多遠的根本。”

天才可不是靈根資質好才行的。

“加入宗門,可以系統的學更多東西,少走很多彎路不說,也能得個庇護!”

一個強大的宗門,光有天才弟子也不行。

陸靈蹊只知道這小姑娘是金木二靈根,但靈根值大概不怎么樣,要不然,不管長相如何,也不會被家族拋棄至此。

“而且,千道宗收錄弟子,也不止看靈根資質,只要你能過了煉心路,基本都會被收錄到外門。”

“嗯!謝謝前輩指導,半年后,我一定參加千道宗的仙緣大會。”

不管她最終會不會被錄取,不管去的時候,會遇到多少白眼,只憑這位前輩跟她說到現在,她也一定要去。

栗苒很認真地點頭。

“這才對嘛!等這邊事了,我賠人一只紅貍獸!”

小姑娘拼死打下的紅貍獸,還在幻道里,皮毛早毀,根本不值錢了。

“不敢!”

栗苒雖然可惜她的紅貍獸,可真不敢讓這位前輩賠,“這一次能保住小命,還多虧了前輩!”

怎么能讓人賠呢?

“能認識前輩,栗苒更是三生有幸!”

“栗?”

陸靈蹊眨了眨眼,“扶城的栗家?”

“是!”

栗苒沒想到,她家這么有名,連這位前輩都知道,“前輩認識我家哪位老祖嗎?”

好像也不對啊!

栗家一個結丹老祖都沒有,族長爺爺還只是一個筑基后期的修士。

“噢!我對栗家不熟,不過,扶城印家,我倒是認識一個人,她后來嫁進了栗家。”

好多好多年前,五行秘地下的臨時坊市里,她答應一個要死的老修,要把他的儲物袋送還扶城印家。

后來,她在百禁山一呆三年,為了給叔叔阿姨們湊美食,還動用了人家儲物袋里的不少吃的。

偏回來后,又沒時間送,就在外事堂發布了一個請人的任務。

陸靈蹊的眉頭微蹙,突然回頭,“你所學的斂息術,是不是出自印家印儷之手?”

雖然回宗后,她又把人家的美食補回去了,可是,為表歉意,在見到印儷后,特意送上了她家的斂息術。

“她當年嫁進了栗家。”

栗苒驚呆了,印儷是她太奶奶的名字,“那是我太奶奶。”

太奶奶雖然僥幸進階筑基,可是,與太爺爺在外面尋找機緣的時候中了毒,不僅修為不能寸進,連壽元都受了影響。

本來她老人家還遠不到筑基的兩百壽,可是大前年就去世了。

“這斂息術,就是我太奶奶傳給我的。”

記憶中,能吃飽飯,都在太奶奶那里。

只是太奶奶身體不好,連呼出的氣,都帶有一定的毒性,她才不能常常到她那里去。

栗苒雙眼亮晶晶的,“前輩認識我太奶奶?”

“認識!”

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但陸靈蹊還記得,她看到那兩個儲物袋時傷心欲絕的樣子。

“你太奶奶還好嗎?”

“去世了,大前年去世的。”

大前年?

算時間,那應該是筑基了。

可惜筑基也沒把壽元享盡。

陸靈蹊在心中輕輕一嘆,“逝者已矣!你以后多努力。”

“嗯!”

栗苒的眼圈有些紅,她答應過太奶奶,不管別人怎么樣,都好好地活著。

“你看,下面的每一個人,在出手的時候,都料到了對方可能的反擊,但是,你說,為什么一對十五打到現在,還是沒有決出勝和負的一方?”

為什么?

下面的前輩們動作都太快,她看不清楚。

栗苒只能努力思索道:“六腳冥蟲長老吉豐的修為,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界域禁制,才被壓在化神境后期上,而而我們這邊的前輩們修為不一。”

之所以呆在這里,還知道外面的消息,是因為上個月,她追一只二階的推山獸,恰好遇到有兩位族兄的修士隊伍,他們雖然搶了她的推山獸,卻也跟她分享了外面的很多消息。

“再加上人家是拼命,我們我們是圍剿!”

沒有后路的拼命,才是最厲害的。

圍剿這種事,很多人對上拼命的對手,都會留點后手,以防意外或者隊友救援不及時。

栗苒一個人在這里討生活,遠遠觀察過好些修士隊伍,“正所謂一人拼命,十人難擋!”

“說的對!”

很聰明!

陸靈蹊知道,離得有些遠,不管是眼睛,還是神識,都不能助她看清下面的大戰。

但,沒有看清的大戰,卻能分析得這么好,亦算可造之才,“回頭與我一起回宗吧!”

靈根資質不好也沒關系,就憑這份心性,也可以到金風谷當個外事弟子。

家里的兩個妖王徒弟修為是挺高,可是,按妖族的年齡算,是真的小,很多事都懵懂的很。

帶一個外事弟子回去,她就輕松了。

“我們金風谷還缺幾個外事弟子。”

林家這些年,雖然還算老實,可是,把金風谷的外事權放他一家處,時間長了,不僅對金風谷不好,對林家也不太好。

“回頭驗了具體靈根,我給你找個最合你的修煉功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