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二三章 危機

更新時間:2020-07-26  作者:潭子
虛乘終于收到仙盟傳來的信件。

拿著美魂王這枚即寫給他,又寫給仙盟的信,老頭坐在棋盤前,久久未動。

他的徒弟啊!

都說大道無情,可是,他還不是大道。

而且,他能大道有成,徒弟銀月功不可沒。

大道尚不絕人生機,他又如何能絕了徒弟的生路?

只是以徒弟的性子,未必能把握住,就算她知道有那條生路在,恐怕也會避過。

一聲好像無可排解的嘆息,響在樹下,虛乘把神識再次投入玉簡,投在‘自入托天廟,永鎮銀月靈殿’這幾個字下。

半晌再次收回的時候,老頭手心一動,玉簡變成了一枚白潤棋子,被他很小心,很小心地放在了棋盤的最邊處。

有佐蒙人隱藏在仙盟,他又如何不知道?

他曾有很多懷疑的對象,可是,事實證明,那懷疑,真的只是他的懷疑。

那位屏蔽了天機,混進仙盟的家伙,遠比他想象的厲害。

一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他是誰。

只能推理大道,盡可能的尋這方世界的生機。

這條路……

虛乘突然若有所感,把輕嘆按在口中,目光望進無盡宇宙,那個應該被隕石陣困住的星船,不知何時,居然擺脫了圍困,從外圍堅定不移地選擇了他們既定的方向。

一連多日,百禁山大大小小的妖們,好像都沒看到飛在它們頭頂的靈舟。

阿菇娜只知道林蹊因為引龍決,成了龍王敖昭的干女兒,可是到現在,她還不知道,她用什么方法,讓外面的那些妖們,自動識別,不攻擊靈舟的。

不過,好奇心再重,她也沒問出來。

這畢竟是人家的秘密,而且,相處的這些天,她也有些明白,為什么林蹊會得那些老前輩們喜歡。

銀月仙子在這里,又有美魂王的小棺材在,早晚祭很正常,可是,她也從來沒有忘了托天廟里的前輩們,供品更是一日一換,每天都要在儲物戒指里,選半天好吃的,上供的時候還要絮叨誰誰誰的味道更好。

真不想聽啊,可是,每次都忍不住豎著耳朵聽了。

阿菇娜努力收回粘在供桌上的目光,發誓將來到了修仙界,一定把某人所帶的美食全都嘗一遍,一解這段時間的……相思,不,是憋屈!

她已經發現了,某人就是在用這種不入流的方式,憋著她。

可恨,她還沒有反駁的辦法,只能天天受著。

“哎呀!說你呢。”

手臂被觸,阿菇娜才有些茫然地抬頭,“干什么?”

“把供品撤下去,我要擺新的了。”

這么快?

一想到,她又要把這些還很好吃的點心、靈菜倒下船,阿菇娜就有種想打自個手的沖動。

明明她也能吃的,干嘛要便宜那些什么都不懂的鳥雀、妖獸?

“別愣著了,快點兒。”

陸靈蹊就當沒看到她的掙扎。

當初她流弊哄哄的欺負她,現如今,終于也被她欺負了吧?

不能打,她就用土豪的方式,砸!

當然,供奉她也是真心供奉的。

“我今天供什么呢?要不換個花樣,弄個掘地館的小沙鍋吧!”

(﹏<)不~

阿菇娜早就聽說掘地館的名號。

聽說太霄宗的好些人,有點靈石都貢獻給掘地館了,她一直在等哪天去修仙界跟林蹊干一架的時候,也學著去貢獻一次呢。

阿菇娜眼睛一閉,心一橫,把拿在手上的點心放進自己的嘴巴,“你供吧,我也嘗嘗這供品什么味兒。”

“……你怎么好意思,吃我的東西?”

陸靈蹊愣了一下,發現人家以更快的速度,往嘴巴里塞了一塊早就冷了的糖醋排骨。

“就是這個味道,今天都把我饞了一天了。”

糖醋排骨一進嘴巴,阿菇娜的眼睛都亮了,瞬間覺得自己之前好傻,居然真的老實聽話,把那么多美食扔了。

“林蹊,你不是已經跟那什么尊,說我們是朋友了嗎?我吃點你撤下來,不要了的供品,怎么就不成了?”

“……那是客氣話。”

“客氣?”

發現她這樣一來,某人反而無奈了,阿菇娜高興地把端著碟子坐下來吃,“那我可不管了,反正,我們這么長時間都沒打起來,以后……,你不把我惹毛了,我肯定吃你的手軟,不會再想法子找你玩命了。”

玩不起!

“其實這樣想,我覺得,你是可以,試著把我當真朋友的。”

“說的……好像有些道理!”

其實一想到天地可為弓,風云可為箭的天狼弓,陸靈蹊的心理也有些打鼓,“吃我的手軟,也就是說,以后,除了我挑戰你,你不能挑戰我?”

什么嘛?

阿菇娜想瞪眼,可是,這個不要臉的,居然把放出來的小沙鍋蓋子揭開了。

里面半紅半紫的米飯,都不知道怎么蒸的,油潤潤,晶亮亮,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香氣。

“要不要吃啊?這些東西,熱的時候,才更好吃。”

“唔唔!”

阿菇娜能干什么?

只能憋屈地認了。

她這輩子,都不能挑戰林蹊,只能等她來挑戰她。

“趕快給我吧!”

陸靈蹊正要把手上的小沙鍋以靈力送過去,進了養魂棺就一直沒動靜的美魂王突然推開了棺蓋,望向百禁山的某一處。

此時的夕陽,正懸在一團好像燃燒的去團中,把遠處的山欒都染上了一片跳躍的光輝,看著壯麗非常。

“前輩!”

“往那邊去!”

美魂王指向他感覺不太對的方向,“快點,你不是有傳送寶盒嗎?讓你的師門趕快送一個復合大陣來。”

什么?

陸靈蹊和阿菇娜一齊望向平靜無異的天空。

“別愣著了,要等你們發現,人家早就沖下來了。”

“……噢噢!”

陸靈蹊和阿菇娜連忙分散行動。

阿菇娜開船往美魂王指的方向去,陸靈蹊緊急向尚師兄求援的同時,也讓他馬上通知妖族。

“前輩,無相界的空間薄弱點,不在百禁山。”

陸靈蹊把寫好求援的玉簡,剛剛傳送走,就跟美魂王道:“您說的……”

“誰跟你說,界域的空間薄弱點只有一處?”

美魂王沒想到六腳冥蟲的速度能這么快,“知道這百禁山另一片寸草不生的寒漠是怎么來的嗎?”

他的神情非常鄭重,“把地圖拿來,本王找找,那些家伙可能打破界壘的地方。”

這一次阿菇娜的手比陸靈蹊快,先把地圖給了他。

美魂王查看半晌,直到感覺到疲累,才又坐回養魂棺,“具體的,我也不知道在哪,不過,沒意外的話,應該在地圖標注與無靈之地,差不多八萬里的地界。”

什么?

陸靈蹊的驚恐把在空間里扎根的青主兒都驚動了。

“……那里曾經發生過好幾場大戰。”

美魂王瞄她一眼,“矮子就在那里,抓了萬生魔神!”

這些天,他一直在想,如果他是佐蒙人,既然能設計讓銀月誤會他與他們勾結,那么肯定也會尋找真正能合作的魔王。

現如今,其他的人都死了,可是,萬生魔神還活著。

“不過,他的徒弟門人,也都在那一戰中盡數隕落了。”

美魂王把看闃比他大的地圖玉簡扔回給阿菇娜,“托天廟的后十殿,其實不僅是供奉銀月他們的十殿,還是供奉那些被大戰波及的無辜修士。”

現在的陸靈蹊顧不得托天廟了,又抓了一枚空白玉簡,給尚仙傳信,讓他馬上通知瑛姨他們,全面戒備,六腳冥蟲可能從那里來了。

不管想什么辦法,都要馬上給那邊傳送兩個大些的復合大陣,實在沒有,拆了金風谷都要給那邊弄一個,玄華姨對陣法頗有造詣,一定能布好的。

“靠近八萬里寒漠的百禁山,住著我的幾個朋友。”

陸靈蹊傳過玉簡,給控制飛舟的靈陣換上上品靈石,“前輩,界域的空間薄弱點,正常多長時間能攻破?”

“……這就要看那些六腳冥蟲都是什么修為了。”

美魂王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親見到這種惡客,“界域的空間薄弱點,就算他們能準確地找到,可是想要攻破,長驅直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這里面,肯定有佐蒙人插手。

也許要不了三天就能攻破。

只是,這話……

看了一眼馬上就急了的小丫頭,美魂王沒有直言,“無相界有自我的界域保護,那些六腿冥蟲再厲害,只要從空間薄弱點沖下,都只能算是化神級別的大妖。”

他還記得,曾經的天淵七界妖族異常強盛。

如果戰爭從百禁山先開始,倒是能給這方修士準備的時間。

至少各個宗派的大陣,不是那些六腳冥蟲說攻破,就能攻破的了。

“林蹊,你們兩個的修為都太弱!”

美魂王躺下去,“幫我看好銀月,必要的時候,我會想辦法出手,到時候,你們盡量配合,攻其必殺點。”

如果可以,借那些天外惡客,養養傷,或許也行。

“……好!”

讓阿菇娜沒想到的是,林蹊居然答了個好字。

那六腳冥蟲真那么厲害嗎?

這段時間,她都在禁林忙,倒是不知道……

“阿菇娜,天地為弓,風云為箭,主在于心。”

觀察阿菇娜二十幾天,美魂王不知道是失望多一點,還是難受多一點。

小姑娘在某些方向,其實與銀月有些相通之處,性子相對來說很簡單,可是,可能是因為從小的際遇,或者生活的環境不同,她在很多方面并不大氣。

至少沒有林蹊大氣。

不就是想吃個供品嗎?

想吃吃就好了,可惜一連被林蹊折磨了二十幾天才想明白。

顯然,腦子也不足。

怪不得天狼弓在她手上能發揮的效用更低。

“心裝天地,心裝日月風云,天地才能為你所用,你裝的……太小太小,以后心胸要放得更寬一點。”

在這件事上,林蹊顯然比她更合天狼弓。

可惜了呀!

美魂王不想銀月的寶貝蒙塵,只能教著點,“妖修千年,只為成人,而人身乃一天地,天地之中,你要求的是你的本心、本性!”

“……是!”

阿菇娜其實聽出了美魂王語氣中的那點失望。

在天狼弓真正的主人銀月仙子面前,她覺得,她弱是情有可原的。

但是,這里除了銀月仙子,還有一個天道親閨女林蹊,如果美魂王還拿她跟她比,那真的只能再失望了。

飛舟在天空急速掠過,陸靈蹊沒辦法聽美魂王對阿菇娜的提點。

八萬里百禁山,能應戰的好像很多,可是蚯叔、鳳姨他們,真正面對可分可合的六腳冥蟲時,可能一抬都過不了。

她抓著身邊的傳送寶盒,只能寄希望于玄華姨。

沒有傳送陣,不管是她,還是妖庭那邊,想要救援,在時間上都有些趕不及。

最好的辦法是玄華姨,能布好復合大陣,只要陣法開啟,打不過,躲著等待援軍總行的。

想了想,陸靈蹊把自己的九方機樞陣都拿出來,放進一個單獨的儲物戒指里,托付尚師兄,把它也轉給玄華姨。

瑛娘最近一直不得空。

繼鷹王更進一步后,猿王也更進了一步,連帶著整個六臂猿族群,都跟著進了一點。她幫猿王指異那些懵懂的小猿,忙得不亦樂乎。

“瑛娘!”

玄華急匆匆地趕來,“我這邊的玉鈴響了,應該是林蹊難我們傳信了。”

為防著那邊傳信,瑛娘不在家錯過,玄華特意在放傳送寶盒的地方布了一個子母相依的小警陣。

玉鈴里刻的是子陣,玉鈴響了,那一定是傳送寶盒開了。

“噢噢!我們一起去。”

摸摸打坐睡著,可是這一會又精神起來的小猿,瑛娘自失一笑,“都給我好好打坐,我去去就來。”

可惜,她們兩個剛走,一群不得不打坐的小猿馬上就沒了坐像。

“你這不行啊!”

在神識中看到這一幕,玄華忍不住好笑,“它們還太小,你要教,還是從大一點的出手吧!”

“可是,它們的可塑性更高啊!”

大的,幾乎可以說,全都錯過了血脈真正蘇醒的機會。

瑛娘也很無奈,“算了,不說它們了,這么快林蹊就給我們傳信,是不是向我們求援啊?如果是求援,你和我一起去,給她當巡查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