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六一二章 腹線宙蟲

更新時間:2021-04-05  作者:潭子
龍族為何為失了真正的龍冢之地,沒人知道。

連來自血脈的傳承記憶都沒了,師父隨慶去幽古戰場前,曾私下跟陸靈蹊分析過,可能與天道與萬生魔神也有點關系。

仙界把這方宇宙的所有不穩定因素全壓在無相界,而無相界的各方大能全面配合,人為的改變了這方天地的平衡,天道有所反噬很正常。

但是,如今天道回復,龍冢還是杳無音訊,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萬生魔神曾經也在里面做了推手。

他到底是如何做的,有葉家的前車之鑒在,不管是隨慶還是陸靈蹊都有所猜測。

而且那片百禁山里,應該是八臂的猿王叔叔,到現在還是六臂,

陸靈蹊跟猿王用傳音海螺,說了好一會的話,六臂猿的血淚遷徙路中,那個最終讓他們刻到神魂記憶里的冰冷目光,就是萬生魔神。

他在報復!

托天廟的所有前輩們,現在只余八臂神猿前輩的神像還站著,或許……他還在壓著他。

只是,他的兵器早就不全,又多年沒有得到過供奉,才心有余而力不足,讓萬生魔神鉆了某些空子。

“爹!”

這聲爹,陸靈蹊從原來的不自然,到現在的自然,完全是被逼的。

干親干親,她完全可以喊義父的,可是……父子兩個都是磨人精,先是敖厘,非逼著她跟他一樣喊爹,后是……

反正,誰讓當初她用他女兒的名頭騙人的呢?

連火麟兒和白芷都一致站出來舉證了。

偏偏她和師父還都答應了在妖族那邊,以后就叫敖青兒。

這路是自己走的,跪著也要接著跪下去。

陸靈蹊在妖庭的時候,聽多了老龍王炫耀‘我兒林蹊’,又被敖厘天天念叨帶著,現在喊爹喊得特別溜,“爹!玉壁以前就是這個樣子嗎?還是飛花谷引龍地現世后,它變成這個樣子的?”

“以前的玉壁,就是一個光面。”

古玉壁有了變化,是值得高興的事,奈何,他們卻完全摸不著頭腦。

敖昭很苦惱,“這是飛花谷龍引地出現后,它變出來的。靈蹊,你覺得這是陣啊?還是地形圖?

我們龍族的龍冢地,按理說,應該就在深海的,如果說它是地形圖,你說,我也不應該認不出來吧?”

這可難說。

這世上有一個詞,叫燈下黑,還有一個詞,叫一葉障目。

當然了,還有一個詞叫滄海桑田!

前兩者還可救,后者……可就難了。

陸靈蹊攏著眉頭研究線條研究半天,“這些線條……看著不像有規律,陣形圖一般都是很有規律的。”

所以,陣什么的,幾乎可以排除了。

“爹,在您有限的傳承記憶中,這古玉壁真的跟龍冢有關系嗎?”

“肯定!”

敖昭大力點頭,“不信你問厘兒,象兒,你的傳承記憶里,是不是也有這塊古玉壁?”

敖象:“……”

他應該怎么說呢?

“師父!”

迎上干爺爺敖昭滿是期待的目光,敖象只能向師父求援,“干爺爺,我只有龍族修煉的記憶,其他的……,當初在蛋中好長好長時間,好像都要被憋死了,天天昏昏沉沉的,然后龍族的好些傳承記憶,都模糊了下去,一直到現在,我也想不起來。”

“……沒事!”

陸靈蹊伸手摟過自己的寶貝大徒弟,“想不起來就不想,有流長水呢,龍族好些人的血脈都會提升,他們也能想的。

而且,師父也會幫忙。

我一個要是不行,不還有千道宗嗎?”

她家師叔們各有側重,肯定能幫他們找到突破口。

“爹!這枚留影玉,我寄回千……”

陸靈蹊正要說,她寄回千道宗行不行的時候,陽光下,玉壁的諸多線條,卻好像集中在一個角上。

她迅速揮開身邊絲線縷縷的云氣,對著陽光再次查看。

果然!

玉壁的左下角,線條與沁色雜在一處,好像形成了一個接近于正方形的立體圖案。

這這?

敖昭伸頭腦袋,盯著那個立體圖案。

老是找不到龍冢,他爺爺的爺爺可能就急了,為防玉壁被不懂事的小娃們沖撞壞了,特意弄了一個結界保護。

后來,輪到他爹的時候,因為他和兄弟打架,打破了結界,差點撞到玉壁,老爹沒辦法,又小心地加蓋了一個玉宮。

原來……

敖昭臉上的肌肉不停地抽動,眼睛瞪得大大的,感覺都要哭了。

“爹,爹,這是什么呀?我以前怎么沒見過?”

兒子的聲音軟軟,可是,敖昭卻沒法回答,因為他也沒見過。

“這里面好像還有東西。”

對著陽光看著隱隱綽綽的,不過具體是什么,因為只是留影,根本看不清。

陸靈蹊安慰不知道是失望多,還希望多的義父,“爹,您先別急,到了龍宮,我們仔細引下一縷陽光,可能就知道了。”

那是肯定的。

敖昭一聲大吼‘嗷’的一聲,化成真身,接住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往飄渺閣方向飛奔。

托天廟、神隕地、萬生魔神……

阿菇娜還沒來得及遺憾她跟林蹊的那一場架沒打成,就聽說她又大難不死地回來了,還帶回了無數殘寶。

時至今日,她對當年的戀人,其實早就沒有什么念想了。

但是因為他,跟林蹊的那場約架卻始終橫在心頭。

只是她一直猶豫著,不敢真正地去打她打那一架。

十面埋伏同階無敵!

遠有殺神陸望,近有病書生陸安。陸望且不說了,畢竟離得年代太遠,可是病書生陸安……故去沒幾百年,西狄草原因為他,高掛過太多免戰牌,到處都是他的傳說呢。

另外,阿菇娜其實也明白,族中是不會同意她再去挑戰林蹊。

亂星海和幽古戰場在前面吸引著大家呢。

真要把她得罪了,隨慶星君那個護犢子的,萬一像對待容錚那樣對待他們西狄草原就完了。

好不容易,修仙界的那些家伙,沒有念以前的舊惡,給了他們同等的機會呢。

阿菇娜正要再嘆一口氣,突然警惕地瞄向看守的禁林。

做為沒有去亂星海和幽古戰場的元嬰真人,她負責這片禁林的安全。

這一片禁林是地脈升級后,突然出現的。

原本,大家以為,它會像其他突然出現的秘地、仙府一般,會有什么寶物,可事實上,所有進去的人,都沒有再出來。

唯一沖到禁地邊緣的桑吉,倒下的時候,睜著一雙特別恐懼的眼睛,身上的筋脈盡都暴起,好像生生地痛死一般,就死在能逃脫的百步處。

想要救他的人,接二連三地與他死在一起,大家的臨終表情,都痛苦異常。

所有誤入的人、妖,甚至連靈獸都算不上的草蟲,盡都有去無回。

沒人知道這禁林里到底有什么,大家只能在外面暗布結界,暗布大陣,把它圈起來。

可是,圈是圈了,不管是結界還是陣法,都維持不了七天。

這片禁林,好像能把那些東西吃了似的。

阿菇娜張箭搭弓,靜等著禁林可能出的幺蛾子。

這幾十年,禁林雖然沒有擴張,可是,地上已經平輔了一層或人或鳥獸的死尸。不要說人了,就是飛鳥,也憷了這里。

那現在的動靜……

咚咚!咚咚咚!

周圍太靜,阿菇娜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她好像感覺到自己在害怕。

這種害怕是來自靈魂深處,無可抵擋的。

是什么?

天狼弓在手,阿菇娜沒法后退,也后退不起來,因為身后是草原,是不設防的族人。

一箭射出,聽著箭響,就在她感覺沒有實物的時候,空氣中突然再次傳來一聲‘啵’響。

就要扎到什么東西的箭,就在阿菇娜的面前好像爛木頭一樣崩潰。

咻咻!咻咻咻……

只要弓在手,箭——是可以虛實轉換的。

阿菇娜發現不妙的瞬間,迅速讓箭由實轉虛,緊接著,一息之內,連射七箭。

咔咔咔……

箭頭箭桿,好像被人生生扭曲著崩開。

阿菇娜雖然已經做好了虛實的轉換,可是,本命法寶的一次又一次被捉受損,她的面上,還是漸漸發白。

咻咻!咻咻咻……

阿菇娜沒有退避,朝身后扔出一朵求救煙花時,她朝著懷疑的虛空,連連發箭。

連行多日,陸靈蹊一行人,終于到了深海龍宮。

她和小貝、敖象來不及驚嘆龍宮的華美,就被義父敖昭拉到了玉宮。

“快,就在這里。”

敖昭以手印打開玉宮的門,那塊長約三丈的古玉壁,就被保護在最中央。

沖到玉壁前的第一時間,他就揮手把玉宮的房頂掀了。

幾縷陽光,跟著敖厘從水面緩緩下落,直照進玉宮。

一瞬間,玉壁上的線條好像全被點亮了。

它們緩緩流動,直入右下角,慢慢的慢慢的,讓那個原本看不清的東西,慢慢立體起來。

時間對緊張的敖昭而言,似快又似慢,等到他終于看清那個顯出來的東西時,簡直傻了眼。

這東西……

這東西他認識啊!

分明就是林蹊從神隕地帶回的九龍印嘛!

配合容惑、和笙他們,他還為它流了血。

“九龍印!九龍印,原來是九龍印……”

敖昭似哭又似笑。

怪不得這么多年,他們就是找不到龍冢在哪呢。

原來,最關鍵的東西,根本就不在這個世間,被祖上帶到了神隕地。

老祖可把他們害慘了呀!

“靈蹊,我要馬上再到殘寶山。”

他必須拿回屬于龍族的九龍印,“你……你幫幫我們。”

東西是她帶出來的,又是她請那么多煉器師群策群力,幫忙修復的。

如果只是他自己去要,人家未必肯給。

“行!我們再回去吧!”

必須馬上回去,要不然,和笙師叔把九龍印按進殘寶山,沒有有緣人,它就是真的殘寶呢。

“爹!這一次,我們走飄渺閣,轉傳送陣,可能會近一點兒。”

怎么樣都行,只要能盡快拿回九龍印。

“都聽你的。”

敖昭連忙點頭,“厘兒,敖昭和小貝難得過來,你們就不必再跟我們跑了,好好招待他們,我和你姐姐過幾天就回來。”

從深海到飄渺閣沒有傳送陣,以他的速度,到飄渺閣也要八、九天。

“靈蹊,我們走吧!”

敖昭再次騰身而起的時候,馱住陸靈蹊,“敖厘,看好家。”

五天后,兩人風塵仆仆地出現在飄渺閣的坊市。

卻是陸靈蹊看老人家太著急了,用了魅影盾,相互輪換著趕路。

不過,坊市上的人,個個面色凝重,看上去急匆匆的。

陸靈蹊心中一咯噔,正要攔住一個問問情況,已經被義父拉住,卻是敖昭看她行的慢了。

“快點,傳送陣就在前面是吧?”

“是!”

陸靈蹊跟上義父的腳步,眼見一個轉角過去,就能上傳送陣,就聽那邊傳來一聲驚呼!

傳送陣陣基上,用來穩定空間的鎮通石突然炸開了。

“哪里逃?”

守傳送陣的踏雪真人大怒,朝一個小如跳騷的黑點一掌拍下。

近半個月,無相界傳送陣上的鎮通石接二連三被這些不知從哪來的小東西破壞了,沒辦法下,踏雪親自看在這里,卻沒想,還是讓這小東西鉆了空子。

陸靈蹊和敖昭急急奔到跟前的時候,迎面而來的卻是一個大手印。

好在兩人都看出,那手印不是朝他們來的。

兩人止住進殿傳送的腳步,由著身前的青石板被踏雪一掌拍的跳了幾跳。

坊市的守護大陣都被觸及了,青石板上道道流光閃過。

踏雪正要抬手看看那個可能已經拍成肉泥的家伙,就看到她的手印‘啵’的一聲散開,小跳蚤后腿一彈,就要逃跑,一只玉瓶突地伸來,朝小跳蚤一罩。

玉瓶帶著吸力,硬生生地把那東西吸了進去。

“腹下有一條白線。”

伺機抓蟲的虞靜眉頭緊鎖,“師叔,這東西,我看著怎么像傳說中的腹線宙蟲?”

傳說這東西,穿梭在時間與空間的裂縫中,喜食鎮通石這類空間類的材料。

典籍記載,它的每次出現,都代表了大劫難。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