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四六章 繁花果和流長水

更新時間:2020-05-09  作者:潭子
到底什么情況?

陸靈蹊有些懵,但她不敢把自己的懵表露出來,因為外面的所有妖,好像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為了不讓別人懷疑,她也只能跟大家一樣,好像很急很急。

沒什么靈氣波動,肯定不是打架,難不成是他們說的托天廟機緣到了?

可憐她連托天廟是什么都不知道呢。

陸靈蹊忍不住有些好笑,她就是趕個路而已。要是讓瑛姨知道,她又占他們妖族的大便宜……

想到她可憐巴巴地守在那片百禁山,替鷹叔他們藏著秘密,她的眼睛忍不住帶了抹亮色,與剛剛裝出來的興奮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白芷好像不經意地瞄了她一眼,小轎緊緊追在火麟兒的身后,把后面的妖們漸甩漸遠。

半刻鐘后,陸靈蹊終于看到一個全由黑色巨石建起的廟宇。

說是廟宇,是因為廟門全由兩個力士所托,看著跟托天廟這個名字合上了。

只是,除了廟門是完好無損的,其他……不是少面墻,就是少個屋頂,好不容易屋子完整吧,窗和門又沒有,說殘桓斷壁一點也不夸張。

陸靈蹊實在不知,這樣的地方,能有什么機緣。

“青兒,跟我來。”

火麟兒理所當然地喊了陸靈蹊一聲。

陸靈蹊朝望過來的白芷笑了一下,亦很聽話地跑了出去。

“你還不知道托天廟有什么吧?”

火麟兒懷疑這個仗著外物化形的小龍什么都不知道,給她普及知識,“別看它破。”他小心地走在前面,“我告訴你,自從四十年前顯現,每隔幾年,都會有繁花果和流長水出現。”

嗯?這是什么?

陸靈蹊的眼睛忍不住瞄了下他們。

火麟兒和白芷那滿是期待的樣子,顯然,那兩樣東西,對妖族而言,都是非常好的寶貝。

對他們是非常好的寶貝,對瑛姨和鷹叔他們肯定也是一樣。

陸靈蹊的神識轟的沖出,可是,又轟的被什么東西彈了回來,弄的她腦子一漲。

“噗!我就知道,你要忍不住。”

火麟兒眼中的笑意一閃而過,“怎么樣,頭疼了吧?”

白芷也忍不住笑,她第一次來的時候,也吃了個悶虧。不過,那時候是別人看她笑話,現在是她看別人的。

這感覺挺有意思。

“在這里是不能用神識的,只能用眼睛。”

火麟兒笑著道:“現在我們分開搜,不過,青兒,你是我小弟,你得了東西,要分我三分之一,沒問題吧?”

陸靈蹊能說啥?

沒有他們帶路,她就是正好路過,肯定也會避開。

點頭的時候,她其實好想問,那什么繁花果和流長水是什么東西?怎么認?

但這些妖好像都知道它們是什么東西,她要是不知道……

陸靈蹊到底沒敢問出來,火麟兒查中路,白芷查右路,那她就查左路吧!

要在眾妖沒到之前,先把該搜的搜到才行。

眼見火麟兒和白芷的身形,已經化成流光一般,迅速翻了幾個殘屋,她也加快了速度。

飄渺無行在腳下一動,陸靈蹊的身體,也化成了好些個殘影,在各個破屋子前閃動。

空的,空的,空的……

一個又一個破屋,連個石凳都沒有,空蕩蕩的,好像是被什么人刻意搬空了。

陸靈蹊跑的挺快,可是,外面感覺一眼就能看完的托天廟,進了里面,卻不知有多大。一排排,一棟棟,好像永無止境。

若不是已經能聽到身后的隆隆之音,感覺到好些雜亂的妖氣,她都要心生膽怯后退了。

木門的響聲有些滲人,里面無花無查,更沒有水,陸靈蹊正要退開,突然又停了下來。

這屋子,不再像之前的那些屋子空蕩蕩的,反而散落著好些個刻著符文的石板。

回頭瞄瞄就要追來的幾個妖,陸靈蹊一個閃身進去,就要用儲物戒指裝了這些石板。

可是,讓她沒想到的是,儲物戒指的空間一閃,又迅速閉合,石板紋絲不動。

怪不得火麟兒那么放心她一個人過來找東西呢。

合著這里的東西,都是不能裝到儲物空間里的。

陸靈蹊無奈沖出,一邊不死心地喊青主兒,一邊往下一個破屋去。

伏荒當然感覺到這里的妖獸在暴動,它們一個個著急趕路的樣子很不對,他忍不住也跟了過來。

神識在廟門前止步,不能寸進。

但妖獸們卻跟瘋了似的,沖進廟門后,在各個破屋前亂竄,聳動著鼻頭,好像在聞著什么。

伏荒的眉頭不自覺地攏了起來。

他怎么沒聞到任何味道?

伏荒大步一踏,沖進廟門后,不管已經被無數妖兒竄過的破屋,咚咚咚地直奔后面還沒什么妖的地方去。

與此同時,陸靈蹊也終于被一只彩鹿反超沖到了前面。

只見那彩鹿的蹄下好像生了旋轉的云團,若不是撞門時,會跟她一樣發出聲響,快的簡直有如鬼魅。

我的天,這是什么妖?

陸靈蹊沒去查,已經被它查過的,一邊盡量反超,一邊偷著打量它,努力思索它到底是不是鹿。

不過,彩鹿顯然也是聰明的,它從來不看已經被她查過的屋子,總是避開往下一個。

一時之間,陸靈蹊跟它的身影,在排屋前一晃又一晃地前進。

“我可跑不過你們。”

青主兒被她們跑的眼暈,“不過,我想我知道那繁花果和流長水是什么了。”

“是什么?”

“應該跟誘妖果或者誘妖水差不多,對它們哺育下一代有些關系。”

陸靈蹊一個踉蹌,‘啪’的一聲,摔在當場。

話說,她到這里湊什么熱鬧啊!

“噗!你要被一只鹿鄙視了。”

青主兒笑的打跌,“沒聽過,越是高階的妖,越是不容易哺育后代嗎?”

陸靈蹊手上靈力一動,硬生生地把她自己撐了起來。

真是的,還不如讓她有點神秘感呢。

“現在我們不找那東西,你試著看,能不能往空間里塞東西。”

她都后悔,想回頭找那個符文石板了。

早知道就不跑那么快,讓青主兒試試好了。

可惜現在,她已經不知道,那屋子在什么地方了。

“你就別做夢了,我早就試過了。”青主兒跟她嘆了一口氣,“剛剛絆你腳的爛木頭,我就裝不到空間里。”

她瞄瞄四周,“不過,出了托天廟應該就會正常。”

是嗎?

陸靈蹊也瞄瞄四周,確實發現空中有一層薄薄的流光在閃動。

也就是說,她再看到那一類的東西,也只能放棄。

畢竟,沒有妖會在意那些東西。

她要是扛到大門口,不就是明擺著,告訴別人,她跟其他的妖有異嗎?

這真是個無解的問題。

陸靈蹊的速度,不可避免地放慢了。

然后,本來能隔一個屋子一跑的彩鹿,就沒那么輕松了,走在前面,每個屋子都要查。

“你不能快點嘛?”

它傳來的聲音有些粗獷,跟它的長相完全呈兩個極端。

陸靈蹊一呆。

“就是說你,你呆什么呆?”

彩鹿不滿地道:“快點吧,我知道你能跑的快。我們一起合作,找到了繁花果和流長水,各分一半。”

“我答應火麟兒,找到繁花果和流長水,要分他三分之一。”

陸靈蹊不想理它,不過,看它的樣子,大概也不是無名之輩,到底沒敢得罪,把火麟兒搬了出來。

“火麟兒?”

彩鹿哼了一聲,鄙視她,“他是火,你是水,你居然當他小弟?”

陸靈蹊:“……”

彩鹿臭屁地甩甩屁股,接著干爭分奪秒的活。

“主兒,它是什么妖?”

她順勢往前的時候,朝青主兒打聽。

“不知道!”

青主兒搖頭,“不過,氣息也挺浩大的,沒有神獸血脈,也有異獸血脈。”要不然,也不能在沒有化形的時候說話。

“你這樣跟沒說有什么區別?”

陸靈蹊又不是感覺不出來彩鹿的氣息,“不過,繁花果這名字感覺跟哺育后代有關系,可是,流長水應該不是吧?要不然,你別管我們的速度,現在出去,從最后面幫我搜。”

“那行,等我搜到了,就給你發信號,你可要馬上來啊!”

要不然,她沒本事藏,也是便宜別人。

“嗯嗯!放心!”

雖然她不需要妖族的東西,可是,給瑛姨和鷹叔他們肯定高興。

陸靈蹊加快速度,很快就追上彩鹿,一人一鹿又開始了彼此的追逐。

眼見四面墻都倒了一半的屋子,彩鹿也沒放過,非要把腦袋伸進去瞅一瞅,她到底也沒放過自己那一間同樣差不多的屋子。

只是,不伸頭還好,一伸頭……

墻角一個巴掌大,好像碧玉的葉子上,流轉著三顆小露珠,那露珠有如活的一般,在碧玉葉上彼此追逐、嬉戲。

這就是流長水吧?

陸靈蹊一個閃身跳了進去。

可是,她驚嘆的樣子,早被彩鹿看在眼里,它放棄前面的查找,也幾乎與她同時跳了進去。

“流長水?!”

它毫不猶豫地伸出腦袋,當場就要把流長水喝了。

可是,陸靈蹊能讓它這么干嗎?

“這是我找到的。”

陸靈蹊托著玉盒,精準地鎖定碧葉,連流長水帶碧葉一起裝進了玉盒。

“分我一顆吧!”

彩鹿急了,聲音又粗又啞,“回頭,我要是發現了繁花果,保證也分你。”

陸靈蹊東西到手,不跟它廢話,蓋上玉盒,就往下一個破屋跑。

現在,她真的感覺,這流長水不是妖族哺育后代的寶物。

它對妖族可能另有作用。

要不然,彩鹿也不會恨不能當場喝下。

“你怎么這樣?”

彩鹿不死心,“火麟兒的血脈已經夠純的了,流長水對它根本就可有可無。你把它給我,我一輩子都念你的情。”

說的好可憐!

不過,聽了它的話,陸靈蹊更不能分了。

流長水跟血脈有關系,于鷹叔可能有大用呢。

“我跑快點,要是找到繁花果,跟你換行吧?”

眼見她不答應,彩鹿也沒轍。

托天廟里,是不能搶人到手的機緣的。

所有在這里搶繁花果和流長水的妖,都會被傳送到廟門處,受兩計到三計的陰雷。

后面還有很多機會,彩鹿一時之間,不敢冒那樣大的險。

它和陸靈蹊又開始了之前的動作,一個更比一個快地查所有殘屋。

好半晌后,陸靈蹊發現彩鹿在一個屋子里停下,好一會沒出來,不能不懷疑,它也有了機緣。

繁花果,它要是馬上吃了,沒有同類,也不能繁育后代吧?

所以,最大的可能,是跟她一樣,得了流長水。

流長水如果有精純血脈之效,它馬上吃了,倒是非常不錯的。

陸靈蹊想到瑛姨鷹叔,再次加快自己的速度。

與此同時,火麟兒在在一個殘殿里,也終于發現一棵尺高,長著兩枚繁花果的果樹。

他很小心地摘下果子,果樹在果子摘下的瞬間迅速枯萎,很快就成了落葉枯枝。

父親說,這東西人修可能用得著,若是再遇到,就撿兩片葉子,以后問問去。

火麟兒隨手撿了兩片葉子,扔進玉盒,接著往下一個殘殿去。

離開的時候,他沒看到勉強能看清八臂的神像,微微動了下。

青主兒終于發現一顆長著果子的小果樹。

這果子就長在門后,若不是她是木靈,天生對木植有所感應,差點就錯過了。

青主兒伸出腦袋往外面瞅了瞅,發現以陸發蹊和那個彩鹿,還是你追我趕,干脆就越掩著破門,靜等他們過來。

破屋空蕩蕩,只有幾節像人手臂的殘破石柱,青主兒瞄了瞄后,又開始細細打量墻壁。

墻壁的石塊雖然不是規整的,可是銜接的不錯,一塊又一塊嚴絲合縫,這樣的地方,若是沒有大戰,怎么可能會毀成這個樣子?

青主兒一路瞄,卻在門后頓住了。

應該是整塊木塊的木門上,卻有一塊,好像人眼睛的木節,乍一看,讓人心慌慌的。

“哼!你想嚇我呀!”

她堂堂木靈,能被這死物嚇住?

青主兒毫不猶豫地伸出小藤藤在那眼睛上一戳。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