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三八章

更新時間:2020-04-30  作者:潭子
花開生兩面,人生佛魔間!

世間修行,修力可見,步步為營,只需往上走,差異只是每一步的大小。

修心則飄渺,一念起,一念滅,那一念滅時有多少貪、癡、嗔、怨……我們誰也沒辦法細數。

心魔的恐怖就在于它可以一直存在、可以突然產生、可以隱匿、可以成長、可以吞噬人……,當然,也可以歷練人。

正確地說,心魔劫的幻境是很多修士心靈圓滿的地方,是大家渴望的心之彼岸。這也就是為什么會有那么多修士沉迷其中,再也沒有醒過來。

試問這樣恐怖的東西,有幾個人能把它記于玉簡,告訴別人?

不管是聯盟還是千道宗的藏書樓,記載的都只是前輩們記錄的籠統心魔劫歸類,陸靈蹊想要借鑒,想在那里尋找線索,幾乎可以說難如登天。

不過再難,總要試一試!

陸望老祖的心魔劫如果真像她猜測的那樣,是因果劫,并且強記了因果劫,因而想要改變什么,陸靈蹊相信,憑他老人家的本事,是可以做到一二的。

畢竟修士的手段多,比如煉制身外化身,比如斬三尸,甚至……甚至借用什么逆天法寶。

說到逆天法寶,陸靈蹊忍不住把始終不知道什么用途的沙漏拿了出來。

心魔劫那天她到底跟那具尸骸承諾了什么?

這法寶是佐蒙人十三衛衛長沈長的東西,好像跟陸望也扯不上關系。

陸靈蹊腦殼都想痛了,實在不知道當初青主兒怎么就看上它了呢?

難道它真是非常非常厲害的逆天法寶?

陸靈蹊后背毛毛的,心下慌慌的。

沙漏是用來看時間的,如果、可能……

她迅速把它藏進玉盒封印起來,不讓自己再往下聯想。

東西是她的,現在的自己才剛剛進階元嬰,想再不被別人左右,還要努力再努力。

陸靈蹊給自己做夠了心理建設,才揉揉臉,敲響柳酒兒的門。

“師姐?有事?”

看到陸靈蹊的笑容,柳酒兒不知道為什么就覺得沒好事。

“唔!這是我的頭發,你再幫我算一卦!”

陸靈蹊截了一截頭發給她,“我想算未來,你看我未來的三百年,有沒有波折。”

柳酒兒看看飛到她面前一小截頭發,真不知道說什么好。

“師姐,我們是修士,修士乃逆天而行者,這要是完全信命了,那還怎么修煉?更何況你還要我算未來三百年的,天淵七界正處于變局之中,天地氣機隨時都有可能變化,我也不可能算的準。”

“那我到雷河……”

“雷河不一樣,當時你正處于進階的當口,運勢非同一般,到哪里都能進階,就是不用我算,從天地氣機上,你也從來沒有那種自己進階不了的忐忑吧?”

六十年不見,師妹嘴皮子見漲啊!

“那好吧,我也就不算了。”指尖微動,‘嗤’的一聲,那截頭發當場燒為灰燼,“酒兒,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老實回答行嗎?”

什么問題她沒老實回答過啊?

柳酒兒想給她翻個白眼,奈何這位師姐她惹不起,“在你面前,我一直都是很老實的。”

“是嗎?那你的布袋法寶是怎么回事?”

呃……

柳酒兒瞬間傻眼。

“嘁!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也就表面上老實。”

陸靈蹊反客為主,給她自己倒茶,“可惜一直有雄心沒熊膽。”

“……咳咳!”

柳酒兒努力為自己爭取,“師姐,我現在已經是元嬰真人了,你好歹給點面子行嗎?那布袋法寶是趕巧了,正好材料適合好吧!”

“是嗎?”

陸靈蹊好像很無奈,眼中泄出一點笑意,“這么說是我誤會了?”

“肯定的。”

柳酒兒堅定。

“噗!你怎么還是這么傻?”

陸靈蹊硬生生地被她逗笑了,“怪不得沒了我,你在師叔那里也不討喜。”

柳酒兒當場黑臉!

嘴拙是她的錯嗎?

這一個個的……

可恨,師姐她打不過,沈容基本是她帶的多。

算了,計較不起。

“你到底要問我什么事?”

真把她氣狠了,她絕對拿假話騙她。

“噢,對!”

陸靈蹊收住笑容,往她跟前湊湊,“你要跟我說實話啊,你的心魔劫是什么?”

心魔劫?

柳酒兒眉頭一攏,打量在她面前扯了這么久的師姐,“你的心魔劫……過的有問題?”

“誰說的?”

陸靈蹊哪能承認,“柳酒兒,現在是我問你,你只要回答我就行了。”

“噢!我的心魔劫是我爹。”

柳酒兒輕輕吐了一口氣,“細節,你就不用我說了吧?”

“不用!”

陸靈蹊給她倒杯茶,“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過完心魔劫的時候,你就能迅速恢復正常嗎?”

“當然不能!”

穩定境界的時候不敢想,不過,后來回想少時跟父親在一起的日子,雖然很苦,卻也是快樂的。

柳酒兒微有惆悵,“師姐不用擔心,你才進階元嬰一個月,再有兩個月,保證什么都過去了。”

她們終將要走自己的大道,把美好的,最值得珍視的記憶埋在識海的最深處。

“宜法師伯和采薇師姐應該也跟你說過吧?”

沒道理還跑過來問她啊?

想到她之前還要她算卦,柳酒兒懷疑,她沒說實話。

“心魔其實就是那么一回事,不管是心之惡源還是心之彼岸,透過它,認清自己是關鍵。”

難得還能教教師姐,柳酒兒很盡心,“你既然已經在反思,就不要老想著從別人那里佐證什么。”

人生經歷不同,心魔當然也各有不同。

“回去閉個關,好好的沉淀心境,于你可能更好。”

師父說,修士逆天而行,最大的敵人,除了老天,就只有自己了。

也因此,每次大的進階,都會先被雷劈,再有心魔幻境。

這是誰都逃不掉的。

“師姐,你明天不是要回宗了嗎?有什么不懂,或者疑惑的地方,不想被宜法師伯打擊,就去問我師父吧!”

她師父這些年,可想師姐了。

“我師父性子比宜法師伯更為憨實一點,也許就可以從其他地方,幫你解惑!”

隨慶師伯的心魔,不用說都是金風谷早就故去的林師伯,師姐肯定沒辦法向他討教。

宜法師伯更不是一般人,柳酒兒聽師父知袖吐糟過,說那位師伯的心魔劫基本都在宗門的強大上。

從小到大,死活不辟谷,滿是煙火氣的師姐,肯定沒那么高大上。

柳酒兒覺得,師父可以助她解所有困惑。

當然了,她或許也可以,可關鍵問題是,人家要在她面前端師姐的架子,肯定不會坦言的。

“我像你這樣,被心魔困擾,師父她老人家就陪了我整整十天。”

十天后,她完全好了。

“你……也許都不用七天。”

畢竟是師姐,還是要給點面子的。

不過,柳酒兒懷疑,她要賴在云蕩峰至少兩個月,跟師父撒嬌,讓師父幫她把什么都安排好好的。

“唔!回去再看吧!”

陸靈蹊不知道師妹腦補那么多,她的心魔劫,連青主兒都沒法說,更何況知袖師叔了。

“你們這些天的收獲如何?”

“很好!”

仙令的生意,可是獨家生意。

都不用他們提,人家就自己捧著大把東西,讓他們選了。

“已經換了大半了,裝了三個儲物戒指,全在閔師兄那里,你若是要……”

“我現在不要。”

陸靈蹊搖頭,“等你們全都弄好,回頭把單子給我,放進金風谷的庫房就行了。”

她要收徒弟,收好多徒弟,要不然,拿命拼來的東西白白放著,重平師叔萬一朝她打主意怎么辦?

“對了,你都進階元嬰了,收徒弟了嗎?”

“沒有!”

誰有閑心收徒弟啊?

新出的秘地、秘境、仙府要闖,修為要顧,任務要做,這些年,她都忙死了,唯一清靜的時間,只在師父陪她的那十天。

柳酒兒道:“我們誰都沒顧上收徒弟。”

現在也沒時間。

幫師姐換東西,她也是和閔師兄輪換著來,空閑的時候,都是要修煉的。

“這些年,宗門都是統一把新收的弟子放在外門交傳功弟子先教著,示情況賜下筑基丹,筑基成功進內門,隨機分配后,由結丹境的執事教導。

師姐,你是不是想收徒啊?

這些年,也就金風谷沒接一個分配的弟子了。”

隨慶師伯太讓一言難盡了。

非說重平師伯往金風谷分配弟子是居心不良,他徒弟在為千道宗拼死拼活,他只要他徒弟一個人,誰也別想代替。

他們進一個個秘地、秘境得了機緣,進階的快了些,也被隨慶師伯遷怒。

柳酒兒就曾倒霉地陪著尚仙師兄,一起被隨慶師伯罵的狗血淋頭。

要是師姐能收徒弟,那就太好了。

柳酒兒忍不住熱絡,“內門有不少靈根資質不錯的弟子,你回去跟重平師伯和尚仙師兄說一聲,他們一定會給你最好的名單,讓你隨便選。”

隨慶師伯有了徒孫,徒弟又在身邊,肯定不會動不動就朝他們開火了。

“要不然,你等我回去,我幫你把每個弟子都算一遍,看誰更合金風谷,能幫你承……”

“停停停!”

陸靈蹊一杯茶端到她嘴邊,“我收徒你幫我算,那到底是我收徒,還是你收徒啊?”

“呃!那行,你就當我沒說。”

只要師姐愿意收徒就行。

“師姐,其實我覺得,你可以多收幾個弟子,金風谷只有你和隨慶師伯,太單了些。”

隨慶師伯埋了不少食靈蜿蟲進靈脈,結果全便宜里面的靈植,“多收幾個,有個伴不說,還能幫你和隨慶師伯管理金風谷。”

“嗯!”

陸靈蹊不知她不在的那些年有那么多的官司,點頭道:“我也正有此意。”

她要收一堆徒弟,把師父送出去的見面禮都收回來,強大金風谷,也免得,干什么都要別人幫忙。

一天后。

尚仙看到柳酒兒在匯報里夾帶的消息,差點就蹦起來。

“林師妹,你要收徒弟啊?”

本來看到陸靈蹊就很高興的尚仙,恨不能馬上把內門最好的幾個苗子拉來讓她選。

“那師兄先在這里恭喜你,宗門規定,元嬰真人收一個弟子,每年的配給會多加十塊上品靈石,回頭……”

“師兄,別急啊!”

陸靈蹊連忙止住,“我要先到陸家那邊走一趟,回來就是給你報備一聲的。”

當然了,還要把給幾位師叔的孝敬給了。

“陸家那邊已經答應,我可以再進七層塔一次。有關十面埋伏的一些疑問,我想到陸望前輩的畫像那里,看看有沒有可能入道再解一次。”

這是正事。

“行吧!”尚仙只能點頭,“對了,忘了問你,陸家的事解決的還算順利嗎?”

大家都對陸望的遺寶感興趣。

“順利,不過師兄,你不用羨慕人家吧?”陸靈蹊指著她自己,“你看看我,我可給你帶了一百多仙令回來,什么東西換不著啊?”

這才是宗門的活寶。

就像隨慶師伯罵他時說的那樣,他徒弟,林師妹是最不可替代的。

尚仙笑,“師兄的錯!”

他脾氣特別的好,“這些年辛苦你了,我們都甚為想你,進階元嬰了,你想要什么獎勵,都可以提。”

“我要先借傳送寶盒。”

陸靈蹊很干脆。

師父和宜法師叔拿她的仙令,幫她朝各方換了些瑛姨、鷹叔、玄華姨他們能用的寶物,她得送過去。

這么多年沒回百禁山,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

陸靈蹊恨不能多幾個分身,一下子把要辦的事,全都辦完了。

“行!傳送寶盒還在老地方。”

尚仙現在有些理解師父為什么老說,林蹊的心只有一半在千道宗了。

百禁山的妖王怎么就不想想師妹會長大,不會老是小孩子?

她已經是可以威脅他們性命的元嬰真人了,怎么一點也不知道害怕呢?

“這一個月,瑛前輩已經問過你好幾次了。”

是嗎?

陸靈蹊心熱,迅速跑到西偏殿,拿出昨夜連夜準備的儲物戒指放到了傳送寶盒里。

連著多天,一直等在傳送寶盒旁的瑛娘現在干什么都不香。

千道宗說,林蹊在外面沖擊元嬰,也不知道現在怎么樣了。

元嬰真人啊!

當年嬌嬌俏俏,在百禁山到處耍著玩,親熱喊他們姨、叔的小姑娘,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成長為可以把狐貍他們按著打的元嬰真人了。

這么多年沒見,連一句話都沒說過,也不知道……

“既來之,則安之,你這樣坐立不安,又有什么用?”

玄華拿著棋子,左手跟右手下。

她早就不跟瑛娘這個臭棋簍子玩了,“你要相信林蹊,她……”

“我沒有不相信!”

她捧在手心上養了三年的孩子呢,“我就是擔心她發現自己落后于別人了,急功近利下損了道基。”

千道宗說林蹊在亂星海的收獲非常不錯,既然收獲非常不錯,她還有時間修煉嗎?

能讓仙界獎勵,都不知道在外面拼成什么樣。

“那你就更不用擔心了,隨慶和宜法不是陪過去了嗎?他們肯定跟你一樣緊張!”

有他們在,林蹊是不可能走彎路的。

“瑛娘,我覺得,你要慢慢習慣不再惦記……”

話音還未落,傳送寶盒上的靈光已是一閃。

瑛娘第一時間就撲了過去。

簡簡單單的一枚儲物戒指。

這些年跟千道宗做生意,大家基本都是用大型儲物袋的,現在……

神識探進時,瑛娘一把就把放在最上面的玉簡攝了出來。

“瑛姨!我是林蹊,我回來了,我好想你們……,您身體好嗎?鷹叔進階了嗎?玄華姨有沒有欺負您啊?還有狐貍叔、山鳳姨、蚯王叔叔他們,都好了嗎?

我好惦記你們,在亂星海我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九壤倚老賣老,容錚動不動就想挖坑把我埋了,還有佐蒙人,他們認出了十面埋伏,可能是陸望前輩在外域戰場把他們殺狠了,就盯上我了……“

沒跟師父師叔說的話,陸靈蹊沒有一點負擔地跟瑛姨說。

這么多年沒見,她進階元嬰了,瑛姨他們為她高興的同時,若是因為她的修為,在心理上有些怕她了怎么辦?

陸靈蹊就用了一個辦法,訴苦!

她不要因為修為,因為時間,跟瑛姨跟鷹叔,跟狐貍叔他們任何人有隔閡。

她永遠都是百禁山那個上山下海到處玩的娃,是他們養的小丫頭。

妖族壽元長,進階慢,陸靈蹊可擔心哪一天,她修為超過瑛姨,然后,他們再不理她了。

“因為身上的寒毒,走哪我都要穿著厚毛法衣,然后,那些佐蒙人就盯穿厚毛法衣的人。天淵七界還就只有我和九壤、容錚三個,他們兩個合起伙來欺負我,第一天就把我是天道親閨女的名號跟別人說了……”

陸靈蹊一邊夸大事實真相,一邊把她剛到亂星海的艱難,跟瑛姨合盤托出,“我連睡覺都要睜著一只眼睛,瑛姨,我好想您,好想蛟王洞府,好想回去大睡三天,然后陪您和鷹叔、玄華姨修煉。

對了,看到那些玉盒玉瓶了吧?

青玉的盒子里,裝著所有亂星海能吃的特產,那兩個最大的乾坤玉箱里,裝的是亂星海一個叫星湖的特產星芰果,嫩的可以當果子吃,甘甜清脆,老的可以蒸著吃,它們都蘊含了極為強大的星力,也許對你們的修煉都有好處。

還有,那個貼著禁制符的玉盒,里面裝了三十枚星辰果,那星辰果全能星力化成,可好吃了,就是太少了,不容易找。

其他玉盒玉箱里,裝的都是我用仙令跟各方換來,感覺適合你們的東西……”

玄華在旁邊,看到瑛娘慢慢地眼帶水光,實在好奇那個會撒嬌的林蹊,在玉簡里都說了些什么。

可惜,還沒等她問出來,洞府的禁制就被觸動了,卻是煩人的鷹王又來了。

陸靈蹊等在傳送寶盒旁邊,很快就收到了一個乾坤玉盒,打開的時候,是耀眼的黃金色。

滿滿一盒的千金菇外加一枚玉簡。

尚仙的眼睛偷瞄到那邊的黃金色時,真是羨慕壞了。

這些年,宗門送過去不少食靈蜿蟲,可是,那位瑛娘前輩給的都只是下品、中品的千金菇,從來就沒跟他們大方過。

沒想到啊!

然后,還沒來得及酸的尚仙就看見他家同階無敵,號稱天道親閨女的師妹,根本沒管那滿滿一箱三百株,幾乎都是上品的千金菇,整個人都柔和了,只抱著玉簡看。

尚仙心下頓了頓,到底往偏殿那里打了個結界,以免別人進來,看到那一箱的千金菇,生出事端。

好半晌,陸靈蹊才從偏殿出來,“師兄,回頭,我還要到百禁山去一趟。”

她想鷹叔了,好想好想。

找到葵葵,不敢結果如何,她都要到百禁山去,“這一次,我一定要在那里呆三年,沒有大事,你別再喊我回來了。”

她可憐巴巴地去一趟容易嗎?

“重平師叔若是不同意,你就幫我跟他說,這就算我朝宗門要的獎勵。我帶了那么多仙令回來,這三年的獎勵,怎么著也得給我。”

再不給,她一定跟他急。

“……行!我知道了。”

尚仙當了掌門,一點眼力色還是有的,“剛剛林家人發消息來了,說是知袖師叔現在在金風谷等你。”

“那行!”

陸靈蹊摸了一只玉盒出來,“回頭重平師叔出關,你幫我把這個給他老人家,這是我孝敬他的,你不能碰噢!”

“師父的東西我敢碰嗎?”

尚仙按著玉盒,舔著臉道:“不過,林蹊,我也是你師兄,我拿東西跟你換一塊仙石成不成?”

他還沒見過仙石什么樣呢。

都說師妹手上有仙石,“要不然,你拿一塊,讓我看看也行!”

哪怕過過眼癮呢。

“師兄,你想看仙石啊?”

陸靈蹊本來想送師父師叔多一些仙石的,可是他們一個個的,都只肯拿四十九塊,一個個都滿是雄心壯志地要自己掙。

“也不是不行,三年的時間,你只要干的讓我滿意,我一定會送個驚喜給宗門的。”

反之,就什么都沒了是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