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三三章 假瓜子

更新時間:2020-04-25  作者:潭子
身邊靈氣的活躍度大增,宜法當然能感覺出來。不用問都知道,是林蹊進階成功,在她不遠的地方修為呢。

此行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了。

不過……

一天三次飄到鼻尖的香味要是能少點就更好了,害她修煉的時候,都能聽到肚子在咕咕叫。

宜法很無奈,采薇在她沖關時塞進嘴巴的上品辟谷丹,算是白塞了。

“今天弄個席吧!”

沖進元后中階,算著時間的宜法,在陸靈蹊停下來吃飯的當口,也適時地完成一個大周天,“正好慶祝本真人又進一步!”

“師叔,恭喜!”

對宜法師叔,陸靈蹊沒什么舍不得的,她天天陪在這里,沒跑到雷里修煉,全是為了師叔。

“我也恭喜你!”

宜法打量已經成為元嬰真人的師侄,“對了,采薇和余呦呦呢?”

游目四望,那兩個人居然沒在陣里。

“唔!她們剛走。”陸靈蹊給師叔擺席,“兩個人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好東西,今天一早就告訴我,中午吃飯的時候弄慢點,給她們兩個時辰的時間。”

“那你師父呢?”

隨慶師兄太不負責任了,居然在她們這么關鍵的時刻溜了。

“要叫您失望了。”

陸靈蹊笑,“我師父守在秘地門口,前天還傳信進來,說明天在秘地門口,跟滄海界的修士一起辦個交換會,今天應該已經來了不少人吧!”

“……噢!這不是他應該干的嗎?”

居然還辦交換會,分明也沒為她們耽誤什么事。

宜法不輕不重地扔下隨慶,朝笑話她的師侄道:“把你的元嬰拿出來我瞅瞅!”

陸靈蹊差點把手上正拿的一盤菜砸了。

“是那個誰?當年老是求我,把元嬰拿出來,讓她瞅瞅的?”

宜法虎著臉,“你知道當初我被你纏成什么樣?”

“噗!師叔,我錯了。”

陸靈蹊認錯的態度非常好,“我這不是好奇嗎?你們老是藏著掖著,我當然就更好奇了。”

“你怎么不去瞅你師父的?”

宜法氣的想打人。

什么千奇百怪的問題都要問她。

這真要是徒弟也就罷了,偏偏不是。

師兄清清靜靜的就得了一個乖乖巧巧的好徒弟。

想起來就氣。

“哈哈!我師父不是男的嗎?”

陸靈蹊剛開始的時候,懷疑元嬰是沒有衣服,所以兩位師叔不讓她看,可是,問過采薇師姐和余呦呦后,她才知道,元嬰出竅,其實是可以用靈力聚一套小法衣的。

只是……

陸靈蹊已經看到她自己的元嬰,白白嫩嫩,小小軟軟,哪怕板著臉,在感覺上,也沒什么威嚴。

“對了,師叔,我還有一個問題要問您,我進階元嬰帶今天正好十九天了,可是到現在,我還不會精準地給元嬰穿上靈氣法衣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宜法就知道,這丫頭想轉移她的注意力。

有采薇和余呦呦在,元嬰初期的小問題,恐怕都不用林蹊主動問,人家就主動說了。

“采薇和余呦呦沒跟你說嗎?”

“說了,不過……我沒聽。”

陸靈蹊赫然,“她們兩個太壞了,要先看我的元嬰,再告訴我精準給元嬰穿法衣的方法。”

她都沒看到她們穿小法衣的小元嬰,哪能送上門給她們取笑?

“活該!”

宜法一點面子都沒給,“風水輪流轉,有些事會有報應的,我就等著將來你收了徒弟,徒弟找你要元嬰看的樣子。”

“哎呀!師叔”

陸靈蹊拉長著音調,就差跺腳了,“您就告訴我吧,要不然,我天天惦記著,連修煉都不能專心了。”

“……”宜法翻了個白眼,直接扔給她一枚玉簡,“這東西,我一早就給你準備好了。”

原以為,會先送給她,結果亂星海六十年一耽擱,居然先送給了徒弟南佳人。

“呀!謝謝師叔!師叔您最好了。”

陸靈蹊接過玉簡,把神識探進去,終于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里了,“采薇師姐肯定是跟余呦呦學壞的。”

原來,不是她凝聚法衣的方法出問題了,而是正常修士沒有三個月以上的閉關,熟悉元嬰穩固元嬰,誰都做不到。

“不過師叔,不能給元嬰煉套小法衣嗎?”

陸靈蹊之前還在后悔,沒給元嬰煉套小法衣,以至讓師姐和余呦呦得了笑話她的機會。

“你有錢有閑,就可以這樣干!”

童心未泯指的就是林蹊這樣的。

當然,她當年也這么干過。

宜法不覺得有什么問題。

相比于元嬰修士的千壽來說,才一百來歲的林蹊實在太小了,要是連這點童心都沒有……

宜法感覺她才要擔心呢。

“我有錢,可是沒閑!”

陸靈蹊可憐巴巴地挨著師叔坐,“您當年就沒給自己的元嬰做一套小法衣嗎?”

宜法很高興,自己的養氣功夫又見長,“你覺得師叔是有錢又有閑的人嗎?”

“呃!”

陸靈蹊眨了眨眼,師叔在結丹后期,就接下了暗門的事務,好像是很忙的。

不過……

“回宗,我找……我找無想前輩給我做一套!”

什么?

無想要是聽到這個消息……

宜法想了想,感覺那人一定會非常非常高興的。

哪怕傻了,她也從來沒有認錯!

她在心里微微嘆了一口氣,“林蹊,你要跟陸家攤牌嗎?”

陸靈蹊忙搖頭,“師叔,我忘了告訴您,在雙盟坊市的時候,我跟寧前輩就說過了,我只是現在的我。”

那段時間師父師叔都在忙著幫她拿仙令換東西,她也確實沒時間跟他們說。

陸靈蹊把自己在亂星海得罪安畫那些佐蒙人的事又跟師叔說一遍,“安畫那個女人,我感覺超級不好對付,陸望前輩的十面埋伏他們印象深刻的很,有他珠玉在前,以后……,若是我有幸飛升,以她的脾氣,肯定會算個大差不差的時間,在接引殿外等著埋伏我。”

宜法默默給陸靈蹊夾了一塊香酥肉,“你心里有數就好。”

為天淵七界立的功,果然不是那么簡單的。

宜法在心里嘆了一口氣,“陸家陸岱山比較糊涂,不認也就罷了,寧前輩和無想那里……,有時間你多陪陪!”

其實,飄渺閣秋宇掌門早就猜到了。

不過,他跟他們一樣,保持了沉默,由著她們自己親近,還順便幫她們打了掩護。

好在無想在素皋山鬧了一場,把那個假的拾兒推了出去。

太霄宮方面,不是特別關心的人,想不到林蹊身上,倒是儀芬可能猜到。

“太霄宮儀芬是個聰明人,她跟陸家有撇不開的關系,你不是向聯盟要求把陸望的遺寶還給陸家嗎?回頭,我傳個信,請她代表陸家也到雙盟坊市一趟。”

說來,林蹊得十面埋伏傳承,儀芬也有意地助了一把。

宜法是個恩怨分明的人,“林蹊,既然你把話在師叔這里說明了,那我問你,你對陸傳到底是什么態度?”

“……他也是個糊涂蛋!”

陸靈蹊給師叔倒上一杯酒后,也給自己倒了一杯,“無想……老祖走化神路的時候沒殺他,我自然也不會動手,不過,等我把該辦的事辦完了,他還欠我一頓打。”

“想做,你就去做吧!”

在這一點上,宜法舉雙手贊成,“有些人不打不聰明。”

無相界,陸家收到聯盟傳訊已經有些天了。

陸傳不知忘年交的小朋友,從認識以來,就一直暗搓搓地想把他打一頓,這些天跟家中的好些人一樣,一直期待那份遺寶。

可惜,掌家的陸從夏還沒接這個茬。

“急什么?”

陸從夏對在自己面前老是轉圈的陸從雷很沒好氣,“是我們家的,就不會跑。”

林蹊在這個時候為陸家說話,她當然也是高興的。

“林蹊現在不是到滄海界了嗎?等她差不多要回靈界的時候,我們再上去也不遲。”

她雖然進階元嬰了,可是,遠不到聯盟能忌憚的時候。

陸家這些年發展不錯,但放眼整個天淵七界,也只能算中規中矩。林蹊不在,他們去拿老祖留下的東西,誰知道會不會被人盤剝?

“做人做事都要有自知之明!”

陸從夏對受好些人指使來的陸從雷很無奈,“你是沒有機緣的人嗎?一天到晚想著祖宗遺澤,能成什么事?我聽說儀芬師伯這些天閑的很,沒事,你不能到她那里轉轉嗎?”

“不想去!”

從來就沒有親近過。

陸從雷害怕親祖母那雙好像能看盡他神魂的眼神。

那眼神從無盡的失望,到好像看他像一坨屎的轉變,并沒有經過多長時間。

“今天祖父又說起了拾兒。”

陸從雷看著陸從夏,“你的人面廣,就真的不能打聽打聽她嗎?”

雖然被揍了一頓,可是人家并沒有對陸家做過什么,反而把陸家最大的毒瘤揪了出來。

陸從雷也有陸家未來家主的自覺,“我們陸家需要她。”

同樣被揍的幾位老祖也都說,拾兒的各方資質,不在從夏之下,甚至很有過之。

“可是,她不需要陸家。”

陸從夏不想跟他談這件事,“人家能把你們都逮著揍一頓,能是傻子?好好的維持現狀,說不得她還能念著一份香火情份。”

林蹊沒動之前,她絕對不會動。

“你是不是不走?好,你不走,我走。”

陸從夏一個閃身,連陸家都不呆了,直接往蓮花峰去。

陸望老祖的遺物,想要安安生生只屬于陸家,在宗門這里,就必須有儀芬師伯的支持才行。

儀芬其實也早就在等陸家的人來找她。

看到陸從夏的時候,倒是很高興,擺手免禮道:“坐!今日怎么有時間到我這里來?”

“師伯,林蹊差不多要從滄海界回來了,我想,您是不是能陪我們一起去一趟雙盟坊市?”

“你覺得我能去?”

“當然!”

陸從夏點頭,“師伯,林蹊既然愿意為陸家說話,她當然希望該我們家的東西,就是我們家得。您……也是陸家人。這一點,您再否認,也沒用。”

從無想到林蹊,都不曾對這位師伯妖魔化。

岱山老祖的糊涂,大概全天下人都知道。

“……行!那我就去!”

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有些事早點了結,比日日糾結于心更好。

儀芬笑了笑,“除了我之外,你還打算讓陸家哪些人去?”

“岱山老祖和九叔!”

儀芬看她一瞬,臉上的笑意倒是更甚,“好!你很會選人。”

雖在沒有化神修士,雖在陸岱山這些年還是那個樣子,沒有一點長進,可是,陸傳卻已經進階元嬰中期。

他們這四個人,不管是老的,還是小的,哪怕中間中規中矩的,也自有一份實力。

“打算什么時候走?”

“三天后!”

陸從夏道:“有些事,我還想跟掌門師伯說清楚!”

“去吧!”

成禹師弟對從夏的未來,可是非常看好。

儀芬很高興,陸家的男人不爭氣,還有這個小丫頭能把家族撐起來。

陸從夏離開未久,凌霧就急急沖了進來,“師父,千道宗那邊傳來消息,說是請您也代表陸家到雙盟坊市接收陸望前輩的遺寶。”

林蹊能這樣,顯然不會對師父做什么了。

凌霧真心的為師父高興,“師父,我可能跟您一塊去見見市面嗎?”

多年未見,林蹊還是一如當年,干什么都不拖泥帶水。

見面三分情,有她這個也算天才的修士跟著,對陸家也有好處。

陸家好了,師父才能更好,師父好了,她才能更好。

“行!剛剛陸從夏已經邀請過我了,三天后,我們一起到雙盟坊市。”

陸靈蹊自從宜法沖過元后中階,就把修煉的地點,移到了雷河上空,當初說好了,她在這里只能呆一個月。

明天就要走了,她終于停下修煉,重入雷河。

“我天天都找,連星辰果都放了三枚。”青主兒道:“你看,一直沒動靜呢。”

不管是玉盒,還是果子,這些天下來,都集了薄薄一層泥沙,看樣子,那天偷吃星辰果的家伙,真的再沒出來也。

可是怎么會呢?

陸靈蹊的神識在河底慢慢蕩開,好半晌后,在當初偷果的百丈之外,終于發現了三顆不應該存在這里的東西。

“咦?瓜子?”

青主兒萬分不解,“這里怎么會有瓜子?”她卷住一顆,舉給陸靈蹊看,“假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