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一七章 好臭

更新時間:2020-04-08  作者:潭子
海城終于成了亂星海戰場的中心地點。

圍繞在它周邊的殺戮,人員的傷亡,比蓮城、梁城等地的總和還要多。

人族修士固然傷亡慘重,佐蒙人卻也沒討著什么好。

一年又一年,安畫等一眾佐蒙掌權人,終于在死傷大量族人后,克制了報仇的欲|望,畢竟真正的始作俑者林蹊還逍遙于外。

他們誰都記著,當初是林蹊斬殺十三衛衛長沈長,長老才停在海城,并在那里一呆十年,后來更因為打探她的消息,被九壤那個老狐貍懷疑上。

可恨的是,九壤那個老狐貍死也不出海城,林蹊那個小混蛋死也不冒頭。

天淵七界唯一蹦跶的容錚,雖然身帶‘臭’味,卻也鬼精鬼精,加入劍心隊,現在都混到第三把交椅了。

安畫只要一想到這些,就嘔的不行。

他們在亂星海的行動,到目前為止,可以說,沒一件是成功的。

長老隕于海城,針對十五城的十五衛,到目前為止,一個城池也沒拿下,而他們……,連她和成康一起,也只有二十三人了。

十五衛可以有人員補充,他們真是死一個少一個,再不能補充。

二十三人的隊伍,真要碰到林蹊,可能都不夠她一鍋端的。

有時候,安畫都在想,幸好她隱了,要不然自家這邊的傷亡,肯定更慘重。

上一次大家能懷疑她死了,這一次,真是誰都沒敢這么懷疑。十面埋伏同階無敵,哪怕她遭遇骷髏蝗,肯定也是她殺了骷髏蝗到十五城賣仙石。

仙石啊!

要是讓林蹊在結丹期的時候,就把當天仙需要的仙石全都掙到了,那以后簡直不敢想象。

安畫等人,只能暗搓搓地詛咒她,這輩子都不能在亂星海遇到骷髏蝗。

也許這詛咒靈了,陸靈蹊在外面晃了將近三十年,真的一次也沒遇到骷髏蝗。

這對她而言,真是個悲傷的問題。

“前面就是星湖?”

青主兒當陸靈蹊的發飾,看的比較遠,“我怎么感覺沒有百禁山玄華姨的星湖好看呀!”

肯定不能比。

陸靈蹊好想念星湖的小魚醬,她的小魚醬都是鷹叔做的。不管是吃干的,還是喝稀的,都是最好的配菜。

不知不覺,就被她吃沒了。

這里的……

“不好看沒關系,我們又不是過來看風景的。”

陸靈蹊也不是來打星獸的。

徐冬山和老妖都說過,星湖的另一邊,靠近亂星海結界的地方,自生了大片叫星芰的水系靈物,因為它們所結果實能自吸星辰之力,所以,星湖可以說是除十五城外,唯一不被星獸打攪的地方。

不過,這里再安全,輕易也沒什么人來。

因為,修士在這里修煉,只能靠靈石,天地靈氣根本就不理人,它們會自然地避開修士。

偏偏星芰這東西,就目前研究,老的嫩的雖然都可吃,味道也不錯,更含有一定的星辰之力,可真算靈氣的話,也就跟普通的二、三階靈物差不多,于他們這些結丹修士而言,作用實在不大。

老妖說,嫩的星芰甜脆,可當靈果。老的星芰灌漿飽滿之后,就可算靈谷了,去殼如蒸飯一般蒸熟了,甜糯之中,又另有一種說不出的清香醇厚。

只有吃貨,才會千里萬里遠地,到這里撈一點。

陸靈蹊是吃貨,不過,她到這里來,主要是饞星芰暗含的星辰之力。

經過這么些年的法體同修,身上寒毒發作的時間,已經從兩個多時辰,變成了三個多時辰,差不多延長了一個時辰。

這時間,對她很重要。

沈容那里,到底能不能幫她把寒毒盡數吸走,目前誰也不能肯定。

而且,星辰之力亦是天地靈氣的一種,煉氣決修煉到最后,亦能煉化星辰之力。

這世間,也許只有亂星海這么一個得天獨厚的地方了。

她總要為將來計。

陸靈蹊衣袂飄飄,踏水入星湖。

待到一望無際的星芰現于眼前時,已經過去好半天了。

圓三角、圓四角、嫩綠色、紫紅色,好像小兒拳頭大的星芰果被碧綠如玉的芰葉托舉著,看上去好一派將要豐收的景象。

陸靈蹊的嘴角忍不住翹了翹,“嫩綠的可以當果子吃,紫紅的可以當靈谷吃,主兒,收它們,我可就靠你了。”

就知道是這樣!

青主兒早就備了兩個空的儲物戒指,“那你干什么?”

“我修煉啊!”

陸靈蹊理所當然地道:“正好看看我修煉的時候,是不是能幫這些星芰果更早成熟。”

她一個閃身就撈起一枚圓三角嫩綠色的星芰果,抓著兩角輕輕一扯,一層薄薄的嫩皮便撕開了,露出白胖帶點圓潤三角的星芰果。

“看樣子就好吃。”

小兒拳頭大的白嫩果子,一種說不得的清香。

陸靈蹊輕輕一咬,‘咔嚓’脆響,果汁清甜。

她的眉毛不由一揚,對紫紅色熟了的星芰果不免更期待起來,“主兒,我這一片十丈之內不用采,其他的隨你。”

老妖說,這星芰果成為紫紅色后,若是三年都沒人采,會自動落果。

這片星芰能越長越多,就是因為,采的人太少了。

只有偶爾到這里的修士,為家人后輩采點兒帶出去。

“知道了!”

青主兒看她腳下靈光一閃,重影化成的蓮花愣是在星芰中,給她擠出一片地方,真是服了,“不過星湖雖然少有人來,可不代表,就真的沒有人來,你確定要在這里修煉?”

陸靈蹊望望四周,“若不然我再往里面去去,然后你幫我用星芰,布一個簡易的九方機樞陣?”

“……行吧!”

沒有土,她的根不好扎。

可不就只能眼看著靈蹊修煉了嗎?

青主兒安慰自己,她不能修煉,踏雪更不能,它連出來的本事都沒有。

淡青色的蓮花慢慢把已經進入修煉狀態的陸靈蹊包裹住,在一眾碧綠如玉的星芰中,其實不仔細根本看不出來。

青主兒一邊采她周圍的星芰果實,一邊利用星芰,給她布了個簡易的九方機樞陣。

布好了陣,她就更放飛了自我,小藤藤上掛著兩個儲物戒指,在一顆又一顆的星芰果上,飛奔而過。

紫紅的星芰果早就成熟,留著也是浪費,青主兒盡都采了,只偶爾留出那么幾顆嫩的星芰果。

這一次,她要采的量有些大,總要給后來者留點念想。

青主兒越走越遠,直到藍天變成一片星空,星空又慢慢被隱去,才回頭找陸靈蹊。

果然,她周邊的嫩綠星芰,已經有大部分在往紫紅上變了。

“咦?這一片居然被人采了?”

遠處兩道遁光直直飚來的時候,傳來懊惱之聲,“盛姐姐……”

“走!”

遁光在簡易的九方機樞陣旁頓了頓后,一身月白法衣的女修,拉著身旁的朋友直直飚過,“星湖很大,星芰多著了,這里沒有,其他地方總會有的。”

緊張正要喊陸靈蹊的青主兒目送她們走遠,才小心地拖著重影蓮,轉移到采過的區域。

簡易的九方機樞陣,哪能跟真正的九方機樞陣比?

剛剛一定是被人家看出來了。

把重影蓮拖出那片區域的時候,青主兒干脆就伏在了重影蓮上。

在這一片星芰中,她比任何陣法都靠譜。

青主兒覺得那兩個女修還是會回來的,因為,她把該采的,差不多都采光了,現在能采的,也就是簡易九方機樞陣的那一片。

“怎么啦?”

陸靈蹊當然能感覺自己被挪了位置,最后一個周天結束,蓮花輕開的第一時間,就問還四處張望的青主兒。

“唔!我把星芰果全都采完了。”

青主兒忙給她獻寶,“兩個儲物戒指都快裝滿了。”

陸靈蹊正要說什么,遠處兩道遁光呼嘯而來。

重影輕輕下沉,青主兒在她身上繞了兩圈。

“和尚?”

自到亂星海以來,青主兒還沒看到過和尚,忍不住多瞅了兩眼。

“阿彌陀佛!”

興沖沖而來,一老一少的兩個和尚,沒想到,這里的星芰果居然提早一步被人采了,“看來我們兩個是來遲了。”

“那里還有不少。”

年輕的和尚眉目如畫,一個閃身就過去了,“不過是試驗湯引,無需那么多的。”

他手上靈光一動,化出無數薄薄小刀一把甩出,左近的星芰果果徑盡都折斷。

和尚抬手吸過,“有點意思。”

他的神識籠罩了這一片,按理說,他應該一擊盡全功的。

可是,撒出去的靈刀卻好像進了一個扭曲的空間,失去了目標。

“師兄知道這是什么陣嗎?”

什么陣?

老和尚的眉頭微鎖,“看不出來,此陣雖然已經被人破開過一角,卻像是自生的,還在運轉,幻實相結,不簡單啊!”

“呵呵!”

年輕和尚手上靈光再動,這一次,盡從青主兒拉重影蓮離開的方位刺進。

星芰果一顆又一顆地折斷,盡數被他吸到手上。

“師兄覺得,布陣之人離開多久了?”

老和尚看向其他星芰果的斷口,才要說話,遠方一道遁光呼嘯而至。

他的速度太快,揚起一陣風來。

陸靈蹊忍不住掩了掩鼻子,這一次來的是老熟人容錚。不過,他身上的味道好像還有點臭。

她微一思量后忍不住笑了。

經過了這么多年,按理說,容錚身上的臭味早該沒了,現在這樣,一定是他帶了不少米田共,不忙的時候,就把魔劍扔那米田共里。

本命法寶太臭,他本人再干凈,也是臭的。

“原來是知方、知道兩位大師!”

容錚早早拱手,“容錚有禮了。”

知方和知道裝著沒聞到他身上的味,“容道友也是來采星芰的嗎?”

“非也,在下是來找晏三春和盛開兩位道友的,不知兩位見過她們嗎?”

晏三春、盛開?

知方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弟,默默閉嘴。

“唔!我們也是剛過,不過……”

知道和尚瞟了眼星芰深處,兩位白衣若仙的女子縮地成寸正往這邊來,“那兩位就是吧?”

容錚自然也看到了,面露欣喜,“晏道友、盛道友,在下劍心隊容錚!”

加入劍心隊,是他干的最聰明的一件事,“聽說兩位道友在此,不知可否榮幸共同組隊探查磁光灘?”

“好臭!”

晏三春嘴巴動了一下,被盛開輕輕一扯,沒再說話,“不好意思,”盛開眉目輕淡,聲音也輕淡,“我們姐妹,并無去磁光灘的打算。”

這樣啊?

容錚嘆了一口氣,“謝善和紅葉在亂星海的時間不多了,劍心隊需要新的領導者,我們大家對兩位都甚為……”

“別!”

晏三春可不想跟他假惺惺,“我們姐妹自由慣了,你們劍心隊想要請人,還是另請高明吧!”

謝善和紅葉,跟她們不是一路人。

接下他們一手組建的劍心隊,說不得還要承下他們的一份人情,這樣的虧本買賣,她們才不干呢。

“也罷……,我會把兩位道友的話,轉告謝善和紅葉的。”

容錚接著拱手,“不過難得遇到兩位道友,敢問兩位,可曾遇到過一個人單獨行動的女修?林蹊做什么,都喜歡一個人干,這么多年沒她的消息,我懷疑,她是換了裝,另隱了下來。”

要不然,就憑她到哪都穿的厚毛法衣,早被人挖了出來。

“那些佐蒙人,因為我們同出一地,都要幾番暗殺于我,九壤前輩更是因她被困海城,兩位若是見過一個人行走的女修,能幫我們問一問嗎?”

倒也不是不可以。

晏三春和盛開交換了一個眼神,正要點頭,那邊知道和尚已經朗笑一聲,“阿彌陀佛!藏著的朋友,是打算要一直藏到底嗎?”

什么?

還有人?

所有人都凝神四望。

陸靈蹊和青主兒很詫異,在人家金剛杵一閃要動手前開口,“先別打噢,是你們驚擾了我,我好生生地停在這里,犯哪門子法了?”

說話間,青主兒迅速藏好,她也忙著在手上涂上千藥液,揭開臉上的冰肌。

這時候,她真是太討厭容錚了,要不是他多話,她哪用冒頭?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