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五一五章

更新時間:2020-04-06  作者:潭子
水底的大戰,幾乎在數息之間,波及了海城周圍百多里。

裴清始終不明白,他是哪里出了差錯,會讓徐冬山親自下毒。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更深的水下,還有九壤、陶甘和陶單在等著他自投羅網。

發現他們三個各居方位的時候,裴清毫不猶豫地想從空隙穿逃。

陶甘和陶單的中間,他想也未想地就放棄了。

這二人是雙胎姐弟,彼此之間的默契無可想象,要不然,當初也不可能在必死之局下逃脫,并且把他們的消息,傳到整個亂星海。

他們化成灰他都認得。

裴清深知自己不能生氣,哪怕把承了毒酒的肚腹以最快的速度舍棄了,也有一部分滲入了血液之中。

一生氣血液流速就會加快,毒發的也會更快。

可他雖然控制了自己不生氣,卻也沒時間驅毒,為了性命,甚至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不顧身上的毒物漫延,拼死借用水遁遁逃。

此時靈力動的越快,毒物漫延也就越快。

但只要他沖過去,體內拍走的內腑,也自生完全了,到時候,他就可以服下解毒丹。

裴清直沖陶單和九壤的中縫。

一只好像溶在水中的水拳,靜靜等待,直到裴清就要沖到時,才一閃砸來。

緊跟著,‘嘭嘭嘭’水拳使勁砸人的時候,一條在陶甘手中放出的水龍也如風飚來。

裴清一心想逃,硬生生地挨了幾拳,可是,讓他心慌的是,身體自然與拳勁相抗時,血液流速更快,不僅被捶的地方麻了,他連靈力的運轉,都沒之前順暢了。

靈力一旦受阻,水遁速度必打折扣。

現在的情況,這是不敢想的。

解毒丹,必須馬上服下。

裴清連忙加速肚腹里傷口的回復,盡量在服用解毒丹時,讓之前的內腑長全。

所有人都在爭分奪秒。

九壤看到他摸出丹瓶,目中貪婪之色一閃而過。

這都將是他的丹藥,怎么能讓裴清再浪費呢?

他的身體在水中輕輕晃,整個人如刀片一般劃來。

雖說,徐冬山把陶單和陶甘也安排跟他一起行動了,可是,只要他能先把裴清的儲物戒指摘下來,想來,他們也不好意思,跟他三三平分。

計是他出的,裴清中毒之后的反應,也是他推理出來的,所以,這儲物戒指,也必須有大半是他的。

哐……

陶單和九壤一齊攻到,就要到口的解毒丹被后面一股特別強的吸力硬生生地吸走了。

裴清心頭大急,但此時,他也毫無辦法。

冰與水同,若是沒有中毒,水下就是他的天下,所以,下意識里他才毫不猶豫地往下。

早知道……

海城也并不是沒有他的手下。

裴清顧不得后悔,只能拼著再受幾擊,再服解毒丹。

不把毒解了,要不了多久,他就再也動不了了。

水下的大戰,把海城周邊水域的平靜盡皆打破,徐冬山和張著等,一在水上,一在水中,盡皆如風趕去。

叮叮!叮叮叮……

身后殺氣逼人。

是又有佐蒙奸細混進來了吧?

徐冬山咬牙。

到了這時,他哪還能不知道,裴清的身份,可能就是九壤當初猜的身份?

要不然,人家隱藏的好好的,又怎么會自己跳出來?

他正要回頭,神識中,身旁的齊海已經不由分說迎了上去,“兄弟們,拿下他。”

這時候朝徐總管和他們身后動殺招的,百分百是佐蒙人。

水下的情況有人盯,他們毫不猶豫地亂刀朝那個拼死想阻他們的佐蒙人出手。

此時,時間就是生命!

裴清深知這一點。

再抓的丹瓶他連吸出瓶塞的時間都沒用。

九壤的貪婪的目光,始終盯在他的右手上,那里有他的儲物戒指。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把九壤虐殺千百遍,便現在……

丹瓶在裴清手上一捏碎開。

陶單、陶甘和九壤三人攻至的時候,他脖子一伸,硬生生地用舌頭卷了兩枚解毒丹。

“嗷”

陶甘的水龍一口把他叼住。

只是,還沒等到水龍咬斷他的身體,整個水龍就當場化成了冰龍,在陶單和九壤的攻擊中,嘩啦啦地碎開。

“縛!”

發現人家在水中,更為如魚得水些,陶甘連忙改變自己的策略。

捆仙繩在她手中如水蛇一般,向裴清縛去。

裴清目中殺氣滿溢,只恨現在沒時間收他們的性命。

這兩人是安畫和成康的活,哪怕兩人害得他們從暗轉明,他還不是太在意,畢竟圣者讓大家到亂星海來,都是各有任務的。

打下十五城固然重要,星衛一百零八人,謀奪某些天之驕子的氣運,也一樣重要。

沒有陶甘、陶單,也會有張三、李四。

只是,他從來沒想過,所有一切都盡在掌握的時候,會從天淵七界冒出三個殺千刀的。

他看好沈長,也覺得他會立下亂星海的第一功,把海城拿下,卻沒想,在動手的前夕,會遇到林蹊。

沈長沈原盡皆身隕,十三衛攻打海城的計劃,等于無疾而終。

這也就罷了,這臭丫頭,還透過種種,跟徐冬山一起,提醒了蓮城老妖,以至十二衛準備充足的兩次強攻,都被打了下去。

現在……

裴清一眼瞟到了九壤貪婪的眼神。

當然更注意到,解毒丹丹瓶碎開的時候,這老東西在百忙之中,還以大袖裝了所有。

捆仙繩緊跟在后,眼見九壤和陶單又要殺至,裴清干脆一咬牙,朝后一軍,儲物戒指里三分之一的收藏,盡皆甩落。

仙石?

丹藥?

法寶?

極品仙材?

所有認識的,不認識的,在九壤眼中,都是寶貝。

他是如此,陶單和陶甘雖然萬分的不想被影晌,卻也不由自主地瞄了一眼。

戰場上瞬息萬變。

裴清要的就是那點時間。

解毒丹他已經服下了,仙界出品,哪怕七絕毒,他也有信心在半個時辰里化解。

現在就算沒有完全解毒,至少遏止了身體的麻僵。

體內靈力一動,裴清借著水遁術,朝平靜的水域沖去。

今天的事,他發誓,一定記著。

堂堂玉仙,幾可沖擊金仙的大能,怎么能在幾個小蝦米的手下,差點沒有還手之力?

“嗷”

陶甘眼見他要跑,再次召出一條水龍,借用水龍的遁術,一手扯著弟弟,一手扯著捆仙繩,“裴清,你逃不掉的。”

放她娘的狗臭屁!

裴清不知道,陶甘說這話的時候,水面上亮起了一個又一個直指他逃亡方向的透明箭頭。

徐冬山和張著在外圍自然也布了些海城執事,確定裴清要往他們這邊跑,三個執事,不由分說,合力一劍,斬開水面。

正在御使水遁逃亡的裴清體內靈力不由一滯。

恰在此時,陶甘甩開弟弟,借著水龍,甩出捆仙繩。

裴清體內的毒未解開,身體不可避免地有些遲緩,當場被捆個正著。

“你……”

裴清的眼睛都要鼓了出來,打死他,他也沒想到,有一天,他會被陶甘捆了。

嘭!嘭嘭嘭!

回答他的是陶甘的拳頭。

這個人可能就是那個神秘的佐蒙長老呢。

現在不打,更待何時?

緊緊追來的陶單眼見他姐把人家鼻子臉都捶歪了,嚇的連咽了兩口吐沫。

剛剛,他沒被財物迷花眼吧?

好像迷了十分之三息。

怎么辦?

回頭姐姐肯定要秋后算賬的。

不行,他要找林蹊,現在只有林蹊能救他了。

陸靈蹊不知海城的情況,追出長谷,逃了的安畫早就沒影了。

“靈蹊,別氣,我們也弄了不少好東西。”

青主兒雖然很可惜那些丟了的寶貝,但此時,只能安慰,“尤其那個叫余祥的,他有好多仙石呢。”

“……我沒氣!”

剛開始是很氣,但現在不氣了。

“氣大傷肝呢。”

安畫就等著她生氣呢。

哪怕為了氣她,她也不能生氣了。

而且,就像青主兒說的,她的收獲不錯。

“這世上有幾個能像我這樣,在結丹期的時候,就賺仙石了?”

她還把余祥破陣的七色彩旗拿下了。

陸靈蹊深吐一口氣后,朝青主兒露了個笑臉,“現在生氣、心痛若狂的是安畫,是那些佐蒙人。

未來……

等破船還有三千釘的話傳出去,他們得更氣。”

氣死了才好。

陸靈蹊避開無傷沼澤,轉向萬圣巖方向,“我們得了一注大財,未來……,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只要露面,就會有無數小財自個往我們手上送。”

腳下靈光一閃,重影的花瓣重重疊疊,最終化成了一個大圓盤,帶著她緩緩往前。

“還有一種,就是從此以后,那些佐蒙人,一個都不往我跟前湊了。”

陸靈蹊神識四展,發現這周圍確實沒人,打出一個結界,隔絕路過的探查,迅速把冰肌往臉上一按。

“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叫陸拾兒。”

兩手輕輕劃出一個圓,一面水鏡就顯了出來,她對著水鏡,左捏捏,右捏捏,很快就變成當年在素暭山陪同無想老祖的拾兒。

青主兒無語。

不過,她可以想象的到,靈蹊這樣再于玩失蹤,會把安畫憋成什么樣。

不管她是讓族人避著靈蹊,還是再次想轍,要跟林蹊拼命,這找不著人……

陸靈蹊處理好臉,又迅速換身上的法衣。

“但亂星海這么多修士,風頭不能由我一個人出。”

她要打星獸,集星牌點數,賺仙令,還要兼顧修煉呢。

“怎么樣?現在只要不把重影大刀和十面埋伏亮出來,別人就不能認出我吧?”

“嗯!”

安畫那女人挺狠的,暫時避開,確實是個好辦法。

“你現在要往哪去?萬圣巖嗎?”

“是!雖說現在到哪去都一樣,可是萬圣巖不是說會偶有石生花現世嗎?”

蓮城老妖就從梁城那邊,幫她弄了一株能解丹毒的石生花。

“為方便進階,我以后,可能還要常常服丹。”

“可是……,穿的這么薄,你就不怕冷了嗎?”

“還在可以忍受的范圍!”

陸靈蹊往嘴巴里丟了一顆旭陽丹,朝她青主兒露了個大大的笑臉,“從現在開始,我們接著前些天的生活。”

沒有一直跟著的隊伍,法體同修時,若真的能吸引星獸,她就不缺星牌點數了。

“對了,那些星衛收集的星沙都有不少吧?”

如果星沙夠多了,她也就不用再一顆一顆地撿了。

“嗯!重陰林海的星獸最多了。我們以后不用撿星沙。”

重影化成的圓盤帶著她們,就那么不露一點痕跡地往萬圣巖方向去了。

裴清好多手段都沒使出來,就被陶甘、陶單好像撈魚一般,從水里拉到了海城的甲板上。

“……我自認沒有破綻!”

甲板上,能救他的人,已經死了。

裴清好不甘心,“你們……怎么就能肯定,我是佐蒙人?”

他盯著徐冬山,“這十年,我為海城,也立過不少汗馬功勞,你憑什么懷疑我?”

還給他下毒?

若不是中了毒,就憑他們,怎么可能抓到他?

裴清不想死,海城大戰的情況,十三衛肯定有人關注,他在這拖的時間越久,被救的可能性就越大。

“徐冬山,你也是道門中人,怎么就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那般下毒?”

裴清悲憤嘶聲,娃娃臉上,再無大家熟悉的笑意,只有猙獰。

這十年,為了得了到海城和大家的信任,他可是連著犧牲了兩個族人。

徐冬山:“……”

他本來對九壤在最后關頭,只顧撈財,不顧追殺裴清的事很不滿,現在倒也釋然了些。

“因為,你是冰靈根!”

什么?

九壤本來有些不好意思,現在倒又滿血復活,“冰靈根的修士,大都受靈根影響,有些冷情,可是你太熱情了。”

他很高興,賭對了。

更高興,這個人最終被陶甘拿了下來。

“一個天才修士,連最起碼的矜持都沒有,跟所有人都熟,跟每個人都打成一片,你不覺得,你的行為,性情,都太好了嗎?”

裴清的嘴巴抖了又抖,打死他也沒想到,這混蛋就憑這個,懷疑了他。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