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九二章 劍心隊

更新時間:2020-03-14  作者:潭子
吳訓現在累的很,抓住林蹊的希望好像一直都有,可是,從早到晚,他們用盡渾身解數,每次感覺要抓住,可以虐她千百遍的時候,都會冒出一群星獸搗亂。

希望與失望,回回都只有數息之隔,調動他們滿腔怒火,卻又帶給他們無法排解的無力感。

連著兩次佯裝在星獸搗亂中顧此失彼,奈何林蹊一點也不上當。

現在……

身體和心理上的累一齊壓來,停下手中劍時,吳訓都有些飛不動了。

外域戰場上,他們和修士以修為劃分彼此獵殺的區域,自化神中期后,他就一直在幾個區域轉,大家也斗智斗勇,可是,從來沒像這樣……

吳訓清楚,這是因為,他們從一開始小看了林蹊的緣故。

當然,他們也還沒有完全適應現在的修為(身份),總是以螻蟻的眼光看亂星海的修士,總以為,他們只能被動等著宰殺。

現在失敗,吳訓低低嘆了一口氣,“張儼,我們回吧!”

從今天的情況看,他們是不可能在重陰林海抓到林蹊了。

抓不到她還是小事,就怕她再利用種種,反殺回來。

至少他現在的心境和身體都不對,很容易被狡猾如狐的林蹊鉆空子。

“……回去?”

張儼不傻,當然明白吳訓的意思,不過,明白歸明白,這口氣如何咽得下去?

“我不同意。”他一口拒絕,“從現在開始,我們輪換著休息,我不相信姓林的能這樣一直跑到天涯海角去。”

他們固然累,可是,林蹊難道就不累嗎?

“她往這重陰林海跑,說到底還是怕了我們。”

他們這么多人就是優勢,只要吸取今天的教訓,星獸過來,不與它們過多糾纏,慢慢的必能再拉近他們之間的距離。

等到越來越近,就是他要她好看的時候。

“吳訓!”張儼眼神不善地盯著他,“我們死了那么多兄弟,難道你想等她得了洗眼靈水,再帶大股人,來反殺我們嗎?”

吳訓心頭一跳,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聽到山林震顫,數股子星獸,從深林處奔來,目標正是他們。

沒時間說話,一旦被圍后果不堪設想。

叮……

收起的長劍再出犁出一道長長劍氣的時候,吳訓一不小心就看到了拿著一塊大骨頭,一邊啃肉,一邊看戲的某人。

吳訓一個踉蹌,被沖到面前的星獸一爪子啪得渾身氣血翻涌。

叮叮!叮叮叮……

吳訓再不敢分心,連忙應對源源不斷撲來的星獸。

也不知是他們倒霉,還是重陰林海深處的星獸修為就是最一些,動起手來,遠沒有外面的輕松。

星獸無聲,喝酒吃肉順帶看他們拼命的某人也是無聲。

可是,沒一會,任誰都感覺到了莫大壓力。

林蹊這個混蛋,是想把他們累得差不多,然后親自上場吧?

這想法一出,哪怕原來還嘴硬的張儼,都生出了點退意。

再不走,等她休息好,他們還有活路嗎?

畢竟連成康都……

“退!”

吳訓喊出這話的時候,就想脫離星獸的糾纏,迅速退走。

“現在想走?遲了吧?”

陸靈蹊扔下啃干凈的大棒骨,“本仙子的大陣已成,你們除了殺過來,沒有其他路嘍!”

什么?

雖然并不覺得身后的路與前有什么不同,可是,他們之前有被困過。

“林蹊,你還要點臉嗎?”

張儼大怒,“就你這樣的,還配稱仙子?”

比無賴還他娘的無賴。

叮……

一片好像被星獸帶過來的淡青花瓣,突然在他脖子上劃過。

陸靈蹊臉上一冷,“我配不配稱仙子,你們應該問問它。”

張儼驚恐捂住脖子的時候,發現大家的身邊,都飄渺著幾片花瓣,而那些花瓣也好像有眼一般,避過撲來的星獸,盡往他們身上招呼,只一息之間,他們所有人都被那花瓣刀劃過深可見骨的一道或者幾道傷口。

“別管,分散退避!”

只有吳訓一直警惕著四周,眼見好好的林子飄來一片花瓣,他就撐了更厚實的靈氣護罩根本就沒讓它近身。

后路被堵,前路有無數星獸堵著,他就想從兩邊跑。

在他想來,他們這么多人,一齊分散開來,這林蹊再鬼,能拿的也只能是一個人。

“都說遲了,怎么就不信呢?”

陸靈蹊一腳踏前時,花雨已經把他們所有人都籠罩了,“你們星衛都是有來頭的人物,就沒感覺,我的花雨有些熟悉嗎?”

什么?

撐著護罩,被花雨和星獸堵住的吳訓心下一跳。

他確實感覺有些熟悉。

很多年前,他還是化神修士的時候,遠觀過另一片戰斗區域。

殺神陸望所過之處,是一片帶血的花海。

這里?

“十面埋伏?你是殺神陸望的什么人?”

兩人同出天淵七界,難不成是隔代傳人?

吳訓一想到他們可能遇到了殺神陸望的隔代傳人,臉上的顏色就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白了。

“不對,她的法寶……”

張允想給自己一點信心,想反駁她用的是重影大刀,可是,話沒說出口,他就在飄渺的花瓣上感覺到了重影的氣息。

“兄弟們,逃啊!”

聽前輩們說過,殺神陸望同階無敵,所有被他裝進十面埋伏失,都只有隕命一途。

張允不管撲來的星獸,長劍劈向越來越厚的花雨,想要給自己拼出一條生道來。

“一力破萬法!”

張儼急聲大喊,“兄弟們,與我一起同出一劍!”

他的一劍,劈向十面埋伏最邊緣的吳訓身側,“我數三,再來!”

十面埋伏大陣已成,憑個人的力量,想要逃出去,希望幾乎沒有。

但是,他們這么多人。

臭丫頭想要一口全吃下,那是做夢!

有些陣法造詣的張儼撐著靈氣護罩,擋住星獸和花雨的時候,再次大喊,“一二三,出劍!”

叮叮叮……

十五星衛合力的一劍,雖然并沒有完全合到一處,威力也非同凡響。

只是,讓他們所有人驚訝的是,他們的劍氣,好像無有阻礙地一齊斬到了目的地。

“……姓林的,你就這點本事嗎?”

他們盡出全力的一劍,居然什么都沒劈到。

張儼氣得須發皆張,“你也配當殺神陸望的傳人?”

咦?她怎么就不配了?

“我又不傻!”陸靈蹊給自己灌了一口酒,笑咪咪地道:“來來來,快點說,你們下一劍,要往哪里砍?”

想要趁此脫困的吳訓差點被氣炸了肺,臉上都控制不住地扭曲了,“我數三,再來,一、三……”

他舍了二,十五劍同擊一處。

他們一百零八人,能被圣者選進來,當然也共同被訓練過。

吳訓想要在那一劍的剎那,往前擠一擠。

雖然這樣擠,他可能被會大家劈成十數塊,可是,只要保住死點,就可以迅速粘回。

陸靈蹊不知他的算計,在他三字剛出口時,心念一動,迅速讓花雨讓道。

紅葉和謝善能想象的出,各方來的都會是什么人。

太浩丹和問仙丹的獎勵,若是再被后來者拿了,他們在這亂星海可能再無威信!

“海城在這里。”

謝善指著地圖,對圍過來的隊友道:“梁城在這邊。”

他和紅葉不是不想救助陶甘陶單,奈何,佐蒙人無孔不入,一個又一個大隊小隊出意外,他們也是不得已,為了大家的安全,才在梁城外解散了隊伍。

原想著,陶甘、陶單在蓮城發出消息,會往城墻最厚,地理位置最好的梁城來,可是,他們等了這么久,都沒有發現他們一點蹤跡。

二人若早被佐蒙人殺了,也就罷了,反正大家都沒有洗眼靈水,沒有望氣功,已經死了那么多人,再死他們兩個,也沒什么可奇怪的。

但現在,陶甘和陶單居然一直活著。

靠一己之力活著。

這說明什么?

在很多人的心一是,他二人現在肯定遠遠超過他和紅葉了。

做為亂星獸最強戰隊的正副隊長,他們雖然也查各方出事的原因,卻始終沒摸到主因。

反而讓陶甘和陶單在仙界那邊留了名。

“徐冬山既然說陶甘和陶單沒死,那他們定然出現在海城周邊過。”

謝善看著大家,“天淵七界的林蹊道友也是在海城,被那些佐蒙人逼出去的,也就是說,海城周邊,已經聚集了佐蒙人必殺的三人。”

他的手在地圖上慢慢滑動,“各位道友,在下以為,哪怕佐蒙人得到洗眼靈水到位的消息,一時也不會放棄追殺此三人。

林道友其人若何,我們全都不知道,但是陶甘和陶單兩位道友,絕不是那等坐以待斃之人。出事之后,他們沒能靠向任何一城,尋求幫助,除了佐蒙人早在外圍堵截以外,只怕還是不想在洗眼靈水未到之前,連累大家。”

花花轎子人抬人。

大家心里都有一桿稱,他和紅葉現在只能使勁地夸陶甘和陶單了,“那么,各位以為,他們能往什么地方逃?”

謝善的手,若有若無地點到了重陰林海,“謝某若是他們,在無路可逃下,一定會往佐蒙人也忌憚的地方去。

而重陰林海,曾經靈氣紊亂過數次,必有王者星獸。”

他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謝某以為,他們能逃的,只能是重陰林海。此處與梁城也并不遠了,我和紅葉商量過了,決定橫穿落霞平原,到重陰林海,撞一撞他們。”

“可以,同意!”

先舉手同意的是他的好兄弟李劍,“我們已經得了望氣功,得了洗眼靈水,就憑我們三百人的隊伍,哪怕重陰林海,也可以闖一闖。”

確實,他們這么多人,重陰林海有王者星獸又如何?

哪怕靈氣紊亂,他們也一樣能像上一次,彼此互助著開出來。

有一個舉手了,很快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陸靈蹊由著吳訓往外強移的時候,不知道亂星海最強的劍心隊,正連夜往這邊開來。

更不知道,從海城得了望氣功和洗眼靈水的修士,也在就地組成數百人的隊伍,分趕四方,最主要的是往東而來。

海城被百多佐蒙人所騙的教訓猶在,雖然已經確定他們不過百人,可保險起見,大家還是組了好幾個超過百人的隊伍。

裴清和齊海等新組了海龍隊,目標也正是重陰林海。

“那位九壤道友很奇怪啊!”

裴清的娃娃臉上,盡顯疑惑,“按說,他和林道友同出道門,同出一地,我們組隊,他怎么樣也要跟著一起來的,怎么反而以功求職,就呆海城了?”

確實挺奇怪。

不過,這是人家的選擇。

齊海老成持重,“聽說天淵七界以七界劃分,他們并非出于一界。”

道門與道門之間,又不是沒有暗斗。

更何況,界與界了。

“九壤道友被容錚和林道友稱前輩,大概是很有些來頭。”

修仙界,越是老的狐貍,越喜歡后發制于人。

“他呆海城,自然是有他自己的計較。”

“我知道。”

裴清低聲道:“我就是為林蹊林道友不值!那個容錚,那天把林道友的底都掀出去了,他是魔修,那樣做,我還能理解一二。

可是九壤……

那天居然也幫著掀她的底,要不是他們,那些佐蒙人怎么會殺向海城,硬生生地把她逼出去?”

是啊!

齊海嘆了一口氣。

只差一天多一點的時間,洗眼靈水下來,他們就不怕佐蒙人了。

林蹊若是沒離開海城,憑她的功績,太浩丹和問仙丹都不是問題,就等于亂星海的任務做了大半了。

以后當個巡城執事,日子自在死了。

“林道友非是一般人。”

大嘴巴王圭從后道:“我覺得,那些佐蒙人是追不到她的,就算追到,也不是她的對手,那天……”

“閉嘴!”

齊海一個眼風掃過去,“人多口雜你不知道嗎?”

海城的奸細還沒找出來呢。

雖然他們這里的人,都沒問題,可林蹊未得洗眼靈水,底牌多一張,活命的機會就多一分。

“王圭!”

霍三一巴掌拍到他肩頭,“你是不是覺得,前天我們打你打得太輕了?”

王圭連忙搖頭,“我閉嘴我閉嘴,在沒找到林道友之前,我一個屁都不放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