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八七章 破陣

更新時間:2020-03-09  作者:潭子
懷里的玉牌又是一聲響,安畫摸出來的時候,看到上面多的一個凹點,眉頭緊緊攏在了一處。

能被圣者選定,做為星衛進來奪運的隊友,自然都不是草包,那林蹊的修為不高,就算瞎貓撞死耗子一次,也決不可能撞兩次。

更何況,成康他們那么多人呢。

是他們追殺林蹊,又不是林蹊領著好些修士追殺他們。

除非……

安畫忍不住懷疑仙界的洗眼靈水下來了,只是因為太少,被徐冬山、老妖那些人給暗暗掩著。

可是,好像又不對,如果他們真的有洗眼靈水,今天的計策就不會成功。

張著七人不可能從海城出來,被他們拿住。

安畫慢慢把玉牌又放到了懷里。

對手越是厲害,身上所承的氣運,就越是不可想象,怪不得叫天道的親閨女。

她突然有些后悔半途離開。

亂星海之行,于他們而言,不僅是奪運,還有試煉。

與無頭蒼蠅一般只知道拼命跑的陶甘、陶單比,那個叫林蹊的,腦子足的很,成康那些人,若還是以一幅高高在上的心態看她,肯定還會有傷亡。

她剛這樣想,懷里的玉牌又輕輕地‘咔’了一聲。

沒有意外,真的又凹下了一個點。

安畫嘆了一口氣,沒有回頭,堅持方向尋找逃了的陶甘和陶單。

十面埋伏里的一切,哪能瞞得過陸靈蹊?

發現成康和成蛟想要匯合,她給他們準備了更強的花雨風暴。

有十面埋伏在,陸望老祖是不可能被人活著抓住的。

哪怕那個人修為高出他很多很多。

老祖的心性,可能注定了,要么不打,一旦開打……就是你死我活。

若不是別人死,他老人家……想來是不會愿意被人活捉的。

叮叮叮!

花雨風暴有如滔天巨浪般,把成康和成蛟越砸越遠。

陸靈蹊把對老祖的擔心,全都發泄到二人身上。

成蛟最先堅持不住,靈光護罩破開的時候,急風暴雨般的花刀,幾乎當場把他卸開。

有過幾次經驗,陸靈蹊抓住機會,在他的自愈之體還沒把卸開的身體粘回去,靈氣護罩也未撐開的十分之一息內,彈出一個火球。

成蛟只來得及把搶回自己的一條胳膊,整個下半身便化成了飛灰。

他的死點在胸口處,靈氣護罩再撐的時候,先護了胸口、腦袋和雙手。

只差一點點……

成蛟睚眥欲裂,恨不能把馬上把害他若此的某人也這般卸一次。

“林蹊,星衛一百零八人,不會放過你的。”成康在旁感同深受,大聲喝罵,“你等著,我……”

“你錯了,星衛現在是一百零六人。”

陸靈蹊冷靜開口,“再有一會,就是一百零五人。”

話音未落,她再次重點照顧了還沒長出腳,躺在地上的成蛟。

叮叮叮……

成康眼睜睜地看著成蛟的靈氣護罩在恐怖的花雨中明明滅滅,心頭大急。

成蛟一死,下一個就是他了。

十面埋伏同輩中無敵手,他現在跟這臭丫頭是他媽的同輩。

怎么辦?

應該在這一片的援軍,到現在為止還一個未見,大家……

大家他顧不了,只能顧自己。

成康不再看成蛟,努力撐住護罩的時候,在自己眉心一點,扯出一條血線后,雙手印決不斷。

青主兒在鏡光陣中看到他面色一下子變得煞白,卻還沒中斷那一個又一個玄奧的手印,知道不好,連忙喊陸靈蹊。

“靈蹊,成康要逃!”

叮叮叮……

嘭嘭嘭……

轟轟轟……

陸靈蹊當然不敢讓他逃,一把靈符扔出,金劍、水箭、土刺……一起配合著花雨朝成康砸去。

無數靈光下,成康拼命撐下的靈氣護罩當場破開。

身體在瞬間被打成篩子,殘肢被各種[第八區]勁力沖擊著撞開。

陶甘和陶單能在必死之局下逃出,并且把佐蒙人的消息透露給大家,自有他們的過人之處。

“姐,有警報了。”

一直沒有那些星衛的消息,陶單反而不安,現在這樣,他終于松了一口氣,“是最遠的警報。”

也就是說,他們今天能逃的時間還充裕的很。

“我們接下來,真的不再布置了嗎?”

“不必了。”

陶甘搖頭,“那些星衛追我們這么長時間,未必對幻靈蟬毫無所覺,再布置,反而有可能讓他們透過幻靈蟬摸到我們的方向。”

這倒是。

陶單給自己灌了一口靈酒,在姐姐的遁光上注入自己的靈力。

他們是雙胞胎,雖說靈根不同,卻也算同出一源,可以彼此轉換,“接下來,我帶你。”

陶甘一言不發就坐了下來。

還當著她弟弟的面,打了個哈欠。

“姐,你不是想睡覺吧?”

這一次的逃亡,跟以前不一樣了,可是關系到,他們能不能甩脫星衛的最重要時間,他一路緊張的瞅過來瞅過去,姐姐怎么能睡覺呢?

“你就不能想想,那些星衛,為何突然丟下我們,讓我們逃了這么久嗎?”

“這有什么好想的?”

陶甘翻了個白眼,她弟弟表面風流倜儻,溫和知禮的表相下,其實有一顆特別八卦的心,還有一個特別不正常的腦子。

不管聽什么故事,都能在腦子里,幻出無數個故事人物來,讓那些人物打架說話,把故事演一遍。

未結丹之前,她動不動就被這蠢弟弟,一不小心拉到他腦子里演的正嗨的故事里。

好幾次走火入魔,要不是師父護的快,都不知道被他害死過多少次。

“頂多是他們要在仙界洗眼靈水未來之前,先攻哪一城唄!”

陶甘很慶幸,她現在不用去看弟弟弄出來的無聊戲了,“海城,可能在我們逃的時候,已經跟他們打過了。”

“姐,你你……你不擔心海城嗎?”

“我有什么可擔心的?”

陶甘一直不知道,她弟弟神奇的腦子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什么,“我逃都來不及。”

他們都被星衛追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還有閑心關心海城?

哼哼!

看來,還是她做的事情太多,以至于讓他閑著了。

“哎呀!好痛!”

陶甘捂住自己小腹,配合著臉上的血色也更少了些,“給我一粒玉玄丹。”

陶單連忙給她倒了一顆,“姐,你靠著我的腿,多休息一會。”

他原本想讓她躺下來的,可是,躺下來,所占的地方就有點大了,耗費的靈氣就有點多。

這段時間,他們一直是一個跑,另一個盡可能地縮著身體抓緊時間多休息。

值此最重要的逃亡時間,陶單雖然萬分緊張姐姐,卻也知道,姐姐一定不會同意躺下的。

“嗯!”

陶甘吞下玉玄丹,半瞇著眼睛,靠到他的腿上,“我覺得,你的速度還可以再快點。”

雖然被人追得很慘,可是,也不是一點收獲都沒有。

至少他們的遁速,比以前,快的不止是一點半點。

師父一直說,逃跑才是修士最要學的東西,以前她還不認同,但現在……,感覺將來出去,師父說會,她青出于藍了。

陶甘一邊閉目養神,一邊以靈力,搬運玉玄丹的藥力至幾處暗傷處。

“還快啊?”

陶單苦巴巴,只能再次強注靈力。

這樣是能快一線,可是不能持久呀!

他也有點暗傷,雖然喝靈酒可以補充靈力,可是,于傷卻不太好。

“咦,姐,那邊有好多修士。”

陶甘把眼睛睜開一條縫,瞧了瞧后,又瞇上了,“不要停,直接過。”

“我們或許可以請他們幫忙。”

難得遇到這么多修士。

“他們三個大隊加一起,不過百人。”陶甘吐口氣,“星衛也有百多人,一對一,是我們吃虧。”

沒有洗眼靈水,修士對上佐蒙人,只有吃虧的份。

陶甘現在只希望仙界的洗眼靈水,能快點下來,“而且,你還記得,你現在是什么形象嗎?”

形象?

啊啊?

陶單連忙抹了一把臉,在一些人就要看過來時,遁速又硬生生地快了一分。

陶甘當然能感覺到,要不是沒力氣跟他打架,要不是時間不夠,要不是她還指著他跑路,真想咬他一口。

安畫收到隊友消息,發現幻靈蟬,知道他們所追的方向沒問題后,忍不住又把玉牌摸了出來。

這上面,又多了兩個凹點。

也就是說,成康那里,已經連隕四人了。

這傷亡的速度,遠遠超過了她的心理預期。

超過了她的,只怕也超過了成康的。

安畫現在真有些擔心,他們一怒之下,要不顧圣者的安排,把那個林蹊打死了。

要是打死了,就太可惜了。

“安畫,你老拿那玉牌干什么?”

“唔!”安畫看了一眼同行的高地,心念一動,“臨行前,圣者給我的。”

高地一臉羨慕,“這玉牌有什么講究嗎?”

“我們星衛有一百零八人,它代表了我們。”

好厲害,怪不得連成康在她面前都老實的很。

“這么久了,我們一百零八人始終都是好好的,可是,剛剛,死了四人。”

什么?

高地的速度有些快,心下大驚后,連晃了幾晃才穩住身形,“你弄錯了吧?”神識延展,他們這邊的人可都在。

“我也希望是我弄錯了。”安畫這樣道:“高地,要不然這樣,你再回頭去看看成康他們,若是他們沒事……,應該就是我這玉牌出了問題。”

“我馬上去。”

“慢!”安畫在他調頭時,一閃堵住他,“現在你聽我說,若是成康他們那邊出事了,那林蹊……暫時你們就不要碰了。”

那小丫頭一定有古怪。

“告訴成康,圣者的布置不容有失,那林蹊,該放的時候,還得放!不能意氣用事。”

“……我知道了。”

高地避開安畫,又往來路急急趕去。

此時,陸靈蹊已經撿了成康和成蛟的儲物戒指,還從早死的成泰身上,找到了兩個納物佩。

“好多星沙,靈蹊,你要不要歇一會再打啊!”

青主兒發現她面色不好,“成康說陸望老祖消息的時候,眼神閃爍,也許就是要亂你心緒的。”

“我知道!”

陸靈蹊給自己灌了幾口酒,“不過,知道歸知道,擔心歸擔心。”

老祖也是個可憐人。

眼睜睜地看著父祖三代為了把困擾家族的特殊血脈弱化,連神魂都搭進去,那份痛苦,才讓他最終成為一代殺神吧!

他最想殺的最想問的,大概是老天。

“接下來……”

鏡光陣突然一晃,緊跟著陣眼中的靈石‘咔’的一聲,碎成兩半。

陸靈蹊顧不得說話,連忙穩住陣盤的時候,青主兒也找到了破陣的始作俑者。

那個面色有些蒼白,看著很是病弱的佐蒙人似乎知道他們在看他,露了個不屑的表情后,以七色小旗,準確地破開了她的一片陣眼。

九方機樞陣瞬間少了一方。

陸靈蹊知道他接下來要干什么,連忙跳起來,“主兒,看好這里,我去多宰幾個。”

幸好九方機樞陣,當初設計的時候,是可以簡易布置的。

只要沒破到陣盤這里,她就占著主動權。

“這陣有些古怪!”

發現破了一桿陣旗,卻只有他們三人走出的余祥眉頭攏了攏,“我們的人大概被姓林的圍了不少,你們幫我護法,我接著破。”

“余祥,看到你們真好,成康呢?”

還沒被箍進陣中的十幾個佐蒙人發現他們,一齊沖了過來。

“大家都不要亂行,這里被姓林的布了陣。”

看到這么多族人,余祥面上微松,“成康應該也在陣中,你們分散守御四方,防止陣破后,姓林的再逃了。”

“那就交給你了。”

對余祥的陣法造詣,他們明顯非常有信心。

一行人迅速分散開來。

陣中的青主兒只能看到這些人遙遙的圍著這里,之前那個破陣的人,又以七色彩旗開路,尋到了一處陣眼。

“林蹊,你要快點,那人的七色彩旗好古怪,好像一下子就尋到了陣眼。”

九方機樞陣為她們立下過好些大功。

可是,現在陣旗都被人家收走了。

鏡光陣前,青主兒眼睜睜地看著人家破開幻境,收了她們的陣旗,急得不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