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七二章 安排

更新時間:2020-02-22  作者:潭子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天之道也,如迎浮云,若視深淵,視深淵尚可測,迎浮云莫知其極也。”

“日月眾星,自然浮生虛空之中,其行其止皆須氣焉。是以七曜或逝或住,或順或逆,伏見無常,進退不同,由乎無所根系,故各異也……”

一連多天,陸靈蹊被師父拉著在內門的小課堂上狂補‘道’。

畫不好符,成功率低,在隨慶看來,是因為徒弟的理論知識,匱乏的天怒人怨,是因為宜法他們沒教到位。

一個個的,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因為一個‘十面埋伏’,他們把宗門的根本都忘了,把他大好資質的徒兒,愣是教成了小殺神,教成了暴力女。

宜法不怎么會畫符,重平就更不用說了,其他致遠、知袖、厚來……,各有側重,在符術上,都被隨慶甩了幾條街,所以,被噴的時候,也只能憋屈地受著。

陸靈蹊特別的老實。

畫符的成功率,在各方壓力下,短短半個月內,從三十成一,到二十成一,再到十成二三,那日子……

所有聽說隨慶長老講課,跑來聽課的弟子,都如鵓鴣,把同情的小眼神,給了伏案在最前的某人。

“畫水系道符,首先,你要想到,‘水’是什么?”

隨慶把多年積存下來的長老之責,在教徒弟的時候,放在這小課堂,一塊兒完成,“上善若水,水性至善至柔、綿綿密密,微則無聲,巨則洶涌;與人無爭且又容納萬物。

水有滋養萬物的德行,它使萬物得到它的利益,而不與萬物發生矛盾、沖突,人生之道,莫過于此,所以才有,水善利而萬物不爭的說頭。

林蹊,你明白了嗎?”

“明白了。”

陸靈蹊一天都不知道會被點多少次名,額頭的紅印就不曾消過。

好在,被師父這番惡補,收獲遠比她跟任何一種符單獨較勁來的快。

原來她以為,畫完金鐘符,將來再畫其他符的時候,還會從無數失敗開始,但現在,至少三十成一。

她很滿意了。

師父不滿意,她也沒法子。

畢竟,晚上的時候,她還要回幻樂塔修煉。

陸靈蹊把無想安置在幻樂塔,每天晚上,陪祖宗一起進步,哪怕那塔對祖宗來說,已經沒有用。

“好!今天的課,就上到這里。”

隨慶的下課時間,完全隨著他徒弟領悟的程度來。

徒弟領悟了,他管其他人呢。

隨慶不負責任地拍拍屁股走人,可把煉丹之余,好不容易抽到時間跑來蹭課的采薇驚呆了。

“師伯就是這樣上課的?”

看到林蹊在隨慶師伯剛走的時候,就以結界隔了一方小天地認真畫符,她問一旁的師弟尚仙。

尚仙很認真地點頭,“這里第一天的時候,我師父都被擠的沒地方站,恨不能把這小課堂的墻上,全畫上空間法陣。”

能跟師父師叔一塊上隨慶師伯的課,大家都興奮著呢。

“第二天的時候,我們這里還人擠人,今天是第十六天,你沒見,就三十人的小課堂都坐不滿嗎?”

可憐走后門,死活要進來的沈容,現在怎么也退不了課了。

尚仙覺得,這小姑娘還不算太虧,至少她從沒接觸這些,哪怕先囫圇吞個棗,以后到外門上課,也更能領悟。

“……噢!”采薇有些明白了,“那你怎么還在這里?”

“我師父被隨慶師伯氣著了。”

尚仙只能道:“他老人家連林蹊都不如。”當然了,也包括他自己,他費了幾百張符紙,也只畫出了三張下品符。

“南佳人也是。”

宜法師叔被隨慶師伯批的一文不值。

其實要尚仙說,如果不是亂星海有規矩,只能自己畫的符能用,林蹊肯定也是沒時間,現在學符。

像他們這樣的人,現在的時間,可是極其寶貴的。

正常只有進階元嬰之后,對道法對靈力的掌控更有心得的時候,才會抽時間研究符術,弄幾張靈符,送門下,送宗門攢貢獻點。

可憐師父和宜法師叔俗務纏身,一直以來,都沒時間研究符術。

“是嗎?”采薇拍拍師弟的肩頭,“那我就不打擾你們了。”理論知識她不缺,有這時間,她還不如回去多煉點旭陽丹。

師妹將要在亂星海六十年,她的旭陽丹,必須是基本沒丹毒的上品丹。

宗門給她的任務是,未來六年,要幫林蹊把所有可能用到的丹藥都給集齊了,盡可能的給她用上品丹。

幸好,她有了好丹爐,要再像以前那樣缺九,這壓力都不知道有多大。

陸靈蹊管不了師兄師姐們怎么說怎么想,她天天忙得腳打后腦勺。

上課、畫符、修煉,一時一刻,都不能分心。

哪怕在課堂上,下課的第一時間,也是用結界隔絕所有,畫她的符。

現在的努力,只為將來更好的活著,光明正大地走在人世間。

待她一身靈力用盡,外面的天色已經又暗了。

“千雪!”送完沈容,又跑回來,等了好一會的鶴兒千雪,翩翩而來,陸靈蹊一躍而上,“回金風谷。”

師父已經跟她說過了,或明日,或后日就要去靈界。

靈界已經傳下消息,各界域要集中人手,拿下幾個化神境的魅影,逼他們用出血咒或者巽風咒,以保進亂星海的人能多些。

人多,拿仙令的機會就多。

現在別人怎么爭,她都不管,反正她的名額是不可能更改了。

陸靈蹊嚴重懷疑江雪后悔斷的那一指了。

她不僅要用寶貴的斷肢復生丹復原手指,還把亂星海的機緣給錯過了。

果然是有福之人不用忙,無福之人跑斷腸啊!

陸靈蹊借著趕路的時間,趕快吃爺爺做的米餃。

黃金稻米微微彈牙的軟糯中,混和著彩麋鮮嫩的肉糜和甘脆的天芹,哎呀,吃一個想吃第二個。

她快速地吃完一盤米餃,等千雪在幻樂塔前落下時,已經把肚子糊弄完了。

“謝了。”陸靈蹊往鶴兒千雪口中塞上一粒下品靈獸丹,它輕叫一聲,高高興興地回轉。

無想早就在等著她了。

幻樂塔的門根本沒關,“林蹊,今天順利嗎?”

她每天最高興的事,就是等陸靈蹊散學回家。

“順利!”

陸靈蹊走向幻樂塔,“您吃過了嗎?要不要在外面散會步?”

“吃過了,今天不散步了!”無想很喜歡跟她在一起修煉的感覺,“你可以馬上開始修煉嗎?”

“可以!”

陸靈蹊拉住祖宗一起走進幻樂塔,塔門在她們身后無聲合上,“現在我們就開始吧!”

她能幫祖宗,祖宗也能幫她,畢竟化神修士修煉的時候,能引動的天地靈氣會更多。

陸靈蹊有時候想想,怪不得無想祖宗的修煉能比別人更快。

師伯師父,都有化神修士必要擔的責任,祖宗這里,不到萬不得己,都不會有。

宜法師叔他們一樣有好多,怎么樣也推脫不了的事。

陸靈蹊擺好引龍決姿勢,運轉煉氣決功法的時候,發現祖宗已經入定,連忙沉回自己的所有心緒。

夜色下,天地靈氣緩緩流淌,很快院中的靈樹果木,都伸展了枝葉。

隨慶回來的時候,抬手抓住兩顆青色靈光,嘴角微揚。

幻樂塔雖對化神修士無用,可是徒弟的修煉帶動靈氣的活躍度,于他和無想的修煉,就太好了。

他沒打擾,袍袖一甩,徑直坐于紫云果樹下打坐修煉。

說到修煉,隨慶就不能不羨慕無想。

仗著瘋,她啥事都不要干。

有時候,隨慶都不能不懷疑,這是她當初清醒的時候,就算計好的。

奈何,沒人敢問,也沒人敢去跟她計較。

一夜無話,待到天色將明的時候,隨慶只留了一枚傳音符,交待徒弟,白日畫符,夜晚修煉,不可懈怠幾語后,就奔向了戰事緊張的靈界。

無相界有萬元大陣,又有無想這個化神修士在,零散的魅影,根本不足為慮。

沒發現大規模的魅影之前,不會有人驚動無想。

她在千道宗做客,一做就是六年多。

六年,快到七年的時間,陸靈蹊積累了四大箱的上中下各系靈符。

師父離開的那天后,她再也沒出金風谷,每日就是,畫符、修煉,在兩者之間,來回地忙。

畫符需要大量靈氣,靈氣用盡了就進幻樂塔修煉,三個周天靈力滿滿,就出來再拿符筆。

日子一天天地過,不知不覺,就積累了這么多靈符。

今天,金風谷終于飛入了一張傳音符,陸靈蹊知道,時間可能快到了。

好在,她早前設定的目標全都達到了,兩個月前,就順利進階結丹中期。

“老祖,“聽到宜法師叔讓她準備三日后,去靈界的消息,陸靈蹊只能跟無想道:“我要走了,您……”

“我回飄渺閣!”

無想陪她修煉這么久,已經很心滿意足。

當然,她也有些牽掛飄渺閣是真的。

“我等你回來,送我最好的寶貝。”

她都不知道,聽她嘮叨過多少次仙界的仙令,不知不覺間,就期待起來。

“肯定的。”

陸靈蹊朝她揚了個大大的笑臉,“不過,老祖,我還有件事,要您幫忙。”

要她幫忙?

無想一下子就感起興趣,“要我幫什么?”

陸靈蹊摸出兩枚同心佩,其中一枚塞給她,“要是有一天,這枚同心佩斷了,你要馬上借著這一枚,找到持佩之人,不讓任何人欺負他們。”

這樣啊?

無想疑惑,“持佩之人,對你很重要嗎?”

“很重要很重要,他們的安全,跟我的命一樣。”

陸靈蹊賣了一個小關子。

爺爺和爹娘的修為、壽元,是她的心結。

要是被祖宗知道了,可能也會成為她的心結。

在沒拿到延壽丹前,陸靈蹊暫時不想把他們介紹給祖宗。

“我記住了。”

無想哪敢不記住?

“那走吧!我送您到傳送陣。”

今天,她也要送爹娘和爺爺離開了。

爹娘應劫的地方,她已經想好,就放在當初老祖帶她藏身的差不多地方。

拿回鴻蒙珠,戴著面紗,目送祖宗傳送走后,陸靈蹊要了清風茶樓的一個包廂。

進了鴻蒙珠境,一直不曾出來的陸永芳,第一次從珠境踏出。

“嗯?爺爺,爹和娘呢?”

“他們忙著壓制丹田呢,你找到他們應劫的地方了?”

聽孫女說,想要一下子沖過結丹,就要把丹田的靈力壓縮再壓縮。

兒子兒媳現在真要壓不住了。

“找到了。”

陸靈蹊沒廢話,連忙摸出無相地圖,“爺爺,我給你們選的地方在素暭山這里,”她指著曾經的地方,“這里離太霄宮不遠不近,爹娘的天劫,就算被太霄宮的人查覺,想要過去探查,元嬰修士也要趕個七天路。”

太霄宮啊?

陸永芳真不想去,“我們千道宗就沒有適合的地方嗎?”

“那里離飄渺閣也近。”

陸靈蹊把同心圓佩拿出來,“這同心佩,其中一枚我送了無想老祖,她能呆的只有兩個地方,一個是飄渺閣,一個是萬元大陣,這里離兩方都還算近,要是遇到危險,您就捏斷這枚同心佩。”

無想老祖啊!

陸永芳默不作聲地接了下來。

孫女當年到樂機門遇到老祖,用留影玉跟她弄了好些個留影,他們都看過。

老祖的情況特殊,尤其聽孫女說她聽到只有他們一家四口回來,傷心的吐了一口血,他們就做好決定,不到萬不得己,絕不去刺激她。

有靈蹊幫他們盡孝,不讓老祖看到他一大把胡子,肯定更好些。

“兩個月前,你進階結丹中期,不是讓青主兒送了我們六張元嬰修士的劍符嗎?更何況還有隨慶前輩的金鐘符。”

有了那些東西,陸永芳要不覺得,還能遇到什么危險。

“可是這里往南行五千里,就有兩宗都不掛連的小坊市,那里還有幾個凡城。”

陸靈蹊跟爺爺露出淺笑,“您把葵葵帶著,也能出來散散心,就算在坊市里賣點符啊、丹啊,都是可以的,我查過,坊主的為人還不錯。”

她為家人的安全也是操碎了心,“爺爺,這枚玉簡您拿著,等爹娘進階結丹,就可以用神識沖開禁制看到里面的內容了,里面還有一個信老祖和無想老祖曾經藏身的安全之地噢!”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