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六九章 亂星海

更新時間:2020-02-19  作者:潭子
修真聯盟兩儀殿,恒年長老看著陰陽八卦爐上飄飄渺渺顯露的文字,眉頭越皺越緊。

半晌,收到消息的蘇天狼急匆匆地跑進來,“恒年師伯,仙界怎么說?”

他是千道宗弟子,火脈能續,更是因為林蹊林師姐所贈的五異火,要不然,這世上早就沒有他了。

師父回無相界配合圍殺化神境的魅影,蘇天狼幫不了忙,只能有空的時候就往這里查有無消息下傳。

“林蹊是受了阻咒,不過,那詛咒跟她的修煉沒關系?”

“那與什么有關系?”

蘇天狼在這位星君臉上,看不出任何輕松,心頭更懸了。

“四十九天,四十九天之后,魅影一族的巽風咒就會留在她的血脈之中,以后,她走到哪里,八階之上的魅影都能查覺到。”

恒年看著非常想預定的少年,“也就是說,未來,她會是魅影一族必殺的對象。”

這樣啊!

蘇天狼心頭一松。

那位師姐不是怕事的。

無相界又與其他界域不一樣,大不了以后,不出無相界就是。

“這是被動應咒的方法。”

想了想,恒年還是道:“仙界另給了一份解咒的方法,這方法,你要回去馬上告訴她。”

“什么方法?”

“幽古戰場的通道打不開,是因為,缺一把打開通道的鑰匙。”

恒年對仙界的解釋,其實并不滿。

天渡境的混沌巨魔人,仙人們能花力氣接走,輪到他們……

“仙界有一樣法寶,可以鎖定被巽風咒和血咒詛咒的修士,幫忙解咒的同時,還可以把受詛咒的人拉入一個叫亂星海的地方。”

什么意思?

蘇天狼突然感覺仙界在不懷好意。

“看來你也猜到了。”

恒年微有嘆息,“仙界放魅影下界,不告訴我們化神境的魅影可以使用血咒,使用巽風咒,大概就是要拉受咒之人,拉進亂星海,拿他們之前承諾,進幽古戰場的仙令。”

什么?

蘇天狼的臉都白了。

真正能殺化神境魅影的,正常都會是化神修士,最低也是元嬰修士,自家師姐只是不巧碰到受了重傷的……

“恒年師伯,我師姐修為低弱。”

“亂星海,亂星海,就是靈力紊亂之地,修為太高的進去,反而可能受不住。”

恒年把他整理好的玉簡拿給蘇天狼,“仙界的意思,幽古戰場的通道,必須打開。七年之后,天淵七界除非沒有受咒之人,否則,有一個,他們必會拉一個。”

蘇天狼的神識很快看完玉簡,退出的時候,面上一片灰白。

看仙界的意思,林師姐這一劫是逃不掉了。

他抖著手,拿出一塊空白玉簡復制了一份,“我這就回去一趟。”

七年,一定要早做準備。

雖然說那亂星海,只會留人一甲子,一甲子之后,師姐就能回來,可是,只憑進那里的各種禁忌,自家師姐若是沒有準備,必是十死無生之局。

蘇天狼急匆匆地沖向通天傳送陣。

拜師之后,他只回過一次千道宗,雖然呆的時間不長,可師父和隨慶師叔當初沒有保留的相助,還有師姐的贈火之德,都讓他對那里,很有歸依感。

半天之后,恒年把仙界消息傳出去的時候,蘇天狼已經輾轉趕到了宗門。

“仙界的消息?”

陸靈蹊在金風谷招待兩個蹭吃蹭喝的家伙,突然聽說蘇師弟給她帶來仙界的消息,心頭不知怎的,感覺有些不好。

拿著尚師兄的傳音符,她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你們兩個要不要跟我一塊去看看?”

“肯定的呀!”

柳酒兒沾了小師侄沈容的光,賴在金風谷兩天了,知道這位師姐對她們的耐心,已經快要告盡,“不過師姐,我看你能吃能喝,應該沒什么吧!”

“師叔,肯定不會有什么事的。”

沈容用的是肯定的語氣,“蘇師叔回來,也許只是單純地想家了呢。”

“看看,看看。”陸靈蹊嫌棄柳酒兒,“不會說話,就跟沈容多學學。”

她拉住未來能解她痛苦的寶貝蛋,“等你師祖回來,我不在的時候,你可以使勁往跟前湊,我若是在,沈容,你吃了我這么多好東西,可得給我滾遠點。”

“噗!好!”

沈容被她一逗笑了。

“我會跟我師父說的。”柳酒兒急追在她們屁股后面,直奔神道峰。

三人吵吵鬧鬧,不過,一進神道大殿,看到尚仙和陌生少年那凝重的表情,心頭都是一沉。

“林師姐!柳師姐!”

蘇天狼先行拱手:“這是聯盟恒年星君整理的仙界留言。”

陸靈蹊一把攝過,“多謝你了。”連筑基后期都沒到的蘇師弟,哪怕有護神符,走通天傳送陣,負擔也挺大,更何況,又從玄天宗傳送回宗門,“看你的樣子不是什么好消息,我現在只問你,以后,我是不是就不能修煉了。”

“不是不是!”蘇天狼連忙搖頭,“仙界沒有把魅影血咒和巽風咒的消息告訴我們,就是想借魅影的手,完成他們早前的承諾?”

早前的承諾?

幽古戰場?

陸靈蹊一呆。

連忙把神識透了進去。

她年紀還小,可沒有進幽古戰場的打算。

半晌,把神識退出來的時候,陸靈蹊忍不住有種砸人的沖動。

亂星海,拿仙令,這些仙人也真能想。

她把玉簡扔給急切想看的柳酒兒,“是恒年讓你馬上回來,告訴我的?”

“是!”

“你來的時候,可聽說,他要把消息告訴給別人?”

“兩儀殿一直有七界輪值的四方執事,仙界的消息,不是聯盟的任何一個長老能按下的。”蘇天狼也很難受,“現在,消息肯定已經向四方傳送了。”

“林蹊,現在不是追究這事的時候,你要早做打算。”

師父不在家,尚仙只能努力想著師父若在,會怎么處理這件事,“亂星海靈氣紊亂,極晝極夜,甚至幾個太陽,幾個月亮,連用靈符都只能用自己畫的,這些年,你一直沒畫過符,一旦遇到那骷髏蝗……”

師妹的十面埋伏雖然厲害,可是,尚仙也知道,她習慣了拿長輩的靈符砸人。

他迅速以靈力凝出一片靈牌,“酒兒,拿此牌到外事堂,馬上幫林蹊領了所有畫符工具,沈容,你去外門找講符課的李青,讓他馬上過來,單獨給你林師叔講制符之術。”

法寶方面,他不擔心,重影是異形法寶,可攻可守,散聚由心。

儲物……

做為未來宗主,尚仙知道師妹有一個據說生了空間的契約木靈。

那木靈的空間,師妹能不能真身進入,師父一直好奇,但現在的問題是,空間在亂星海是無用的。

不管遇到多大危險,師妹都只能自己扛。

“林蹊,七年的時間,也許我們能想到辦法。”

尚仙看著柳酒兒和沈容急匆匆跑出去,親自給她端茶,“修煉無影響,從今天開始,你把幻樂塔也帶回去吧!”現在是能提高一點修為,就是一點修為。

“……我知道了。”

師兄給她想的辦法目前來說,還算全面。

陸靈蹊自己也只能想到這幾點。

“蘇師弟,你好生休息,我先回金風谷。”

她要先到采薇師姐那里,拿了幻樂塔。

亂星海除了各域爭搶仙令的修士,還有那什么談之色變,咬一口就變骷髏的骷髏蝗。

那骷髏蝗到底長什么樣,只憑仙界丟下來的三個字,陸靈蹊完全無法想象。

果然,她沒江雪狠啊!

她要是像江雪那樣,反應奇事,當機立斷……

陸靈蹊萬分無奈地找采薇的時候,昆山界的寧知意,終于從芙晚星君手中拿到了靈界才傳來的消息。

“千道宗林蹊,倒霉遇到一個重傷的化神境魅影,受了巽風咒,將要在七年后,被仙界仙人用特別法寶帶到亂星海?”

看到最后一句,寧知意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想去就去吧!”

芙晚星君暗嘆一口氣,“不過,做為天道的親閨女,我相信林蹊一定會遇難成祥!”

什么天道的親閨女?

有誰會把自己的親閨女送到危險的地方去?

寧知意胸中一股子郁氣,來回亂竄,卻也無能反駁。

“借師姐吉言。”

林蹊的機緣,一直都是她自己拿命拼來的。

寧知意現在只希望,未來的六十七年,林蹊真的能遇難成祥,“宗里的濁世酒,我想全部帶上。”

“行!”

芙晚知道她為什么要帶上濁世酒。

林蹊喝了黃泉禁地忘川河的水,神水宮的濁世酒能幫忙多解些痛苦。

“不過,宗門所配的濁世酒大都是下品酒,建議拿你的令牌,換一塊濁世酒泥。”

芙晚相信,只憑林蹊未來可能帶回的仙令,聯盟也會主動給她配上最好的靈酒。

“多謝師姐。”寧知意匆匆回宗。

不過一天的工夫,仙界傳下的話,便風傳了整個千道宗。

不管是同情,還是幸災樂禍的,陸靈蹊俱都不知道。

她拿回了幻樂塔,一時卻不想進去。

亂星海六十年,能不能平平安安回來,她不知道,但是,既然不能進鴻蒙空間,她把家人帶去就沒有意義。

手心在右手腕上輕輕一抹,鴻蒙珠境便浮了出來。

這方小世界,不在混沌巨魔人眼中,可是在她……

“林蹊,你不跟爺爺和爹娘說嗎?”

青主兒小心地探了回來,“他們……”

“說了,他們只會急!”

陸靈蹊嘆了一口氣,“仙界的那些仙人,既然一早就算計好了,想來是逃不掉的,爺爺幫我急沒用,爹娘幫我急也沒用。”

既然沒用,還讓他們日夜憂急,那就不是幫忙,反而讓她也跟著不安心。

陸靈蹊只希望,爺爺能老有所養,爹娘能突破血脈桎梏,早一日進階結丹。

“那什么亂星海也不是一無事處,不是說,仙界的仙人,也在那里投了部分的仙丹,讓進入的修士憑機緣找嗎?”

仙令要找,仙丹,她也要找。

萬一能夠找到仙界的壽丹,爺爺的壽元問題,就解決了。

“七年!”

陸靈蹊轉著手上的玉簡,“聯盟那里,恐怕會有人主動圍殺化神境的魅影,尋求詛咒。”

要不然,誰能肯定,她就真的能活著回來?

活著回來了,誰又能肯定,她能帶回他們夢想中的高數量仙令?

“肯定不會是我一個人的。”

陸靈蹊捧著鴻蒙珠境到院中,一個閃身把它放到紫云果樹上面一顆小樹洞里,“你可以進去玩玩,我到幻樂塔修煉七個周天。”

幻樂塔的時間禁制,對爺爺和爹娘都不好,只能是她一個人進。

以后的每天,除了繪符,她還會固定修煉七個周天。

“你跟我爺爺他們說,我爭取早點進階結丹中期。”

“噢!”

青主兒看著幻樂塔的門在面前關上,終于不撐著,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她都不知道,林蹊到底是倒霉,還是氣運真的無雙了。

亂星海,對某些壽元將盡,或者無能靠自己沖入天仙境的修士而言,是個非常好的試煉之地。

可是林蹊不用啊!

她有大把機緣,只要不自己亂來,又有她的幫助,肯定能平平安安地一路進階。

當初看上林蹊,跟她出來,是因為感覺到林蹊的氣運非常好的。

她慢慢地爬到紫云果樹上,進入鴻蒙珠境。

以前只種黃金稻的珠境,現在已經被葵葵房前屋后,種上好些顆向日葵。

幾個小小的靈蜂,從這顆向日葵,又飛到那顆向日葵上。

“主兒,你這么快就回來了?林蹊呢?”

葵葵在這里如魚得水,遠遠發現她的時候,就蹦跳著迎了上去,“她把我丟進來,就一點也不管了嗎?”

“她有事!”

“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她呢。”葵葵異常興奮,“這野的混沌之氣非常濃郁,我可能要進一階了。”

在陸家那么多年,它都不能進階。

沒想到,才跟個新主人,機緣就來了。

她慢慢地爬到紫云果樹上,進入鴻蒙珠境。以前只種黃金稻的珠境,現在已經被葵葵房前屋后,種上好些顆向日葵。

幾個小小的靈蜂,從這顆向日葵,又飛到那顆向日葵上。

“主兒,你這么快就回來了?林蹊呢?”

葵葵在這里如魚得水,遠遠發現她的時候,就蹦跳著迎了上云,“

青主兒目送她

青主兒目送她

她慢慢地爬到紫云果樹上,進入鴻蒙珠境。以前只種黃金稻的珠境,現在已經被葵葵房前屋后,種上好些顆向日葵。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