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六七章 家族

更新時間:2020-02-14  作者:潭子
煉氣化神,以身為宙,用天地規則,集天地之力,引為己用。

玉簡的頭一句話,就讓陸靈蹊心潮澎湃,果然,這就是她一直想找,一直沒找到的煉氣決啊!

原來信老祖一直把它藏在這里,要不是遇到葵葵,可能就要錯過了。

陸靈蹊雖然懷疑清醒的無想老祖是知道煉氣決的,奈何那年老祖的一口血,對她的沖擊力太大了。

三千大道,道道通天,無想老祖能夠化神,那么她的修煉,定有她自己的一套方法。

不到萬不得已,陸靈蹊舍不得,也不想再去打擾她。

現在好了。

陸靈蹊被完整版的煉氣決深深吸引,她沒想到,這個在陸家不被重視的功法,修煉到最后,居然連星辰之力都可引為己用。

“葵葵,你的爪子是不是還能射好多好多?”

青主兒感覺她還要很長時間,干脆跟葵葵聊起天來,“它們的品質,以后還能一樣嗎?”

啃老又啃小的陸爹似乎挺喜歡吃瓜子,上上次,他還說,等林蹊再進鴻蒙珠境的時候,帶點瓜子種進去,讓陸爺爺種幾顆。

“當然!”

說話的時候,葵葵的花盤好像都變大了些,它感覺比青主兒有用,最起碼,它能吃。

林蹊都能養著青主兒,肯定更能養它。

而且,它非常好養活,只要讓它偶爾沾沾地就行。

在陸家這么多年,它就是靠東躲西藏活下來的。

“林蹊喜歡吃瓜子嗎?不論多少,我都能供應上。”

這家伙驕傲的樣子太明顯,不能結果也不能開花的青主兒,突然不想跟它說話了。

鴻蒙珠境里,已經有了一個傻狼裝狗搶陸爺爺的疼愛,要是再把這家伙引進去……

“瓜子有什么好吃的。”

想了想,青主兒很漫不經心地道:“你在陸家這么久,難道沒聽說,連天渡境里的巨龍,都是她姨了嗎?

別人不能藏好吃的帶回來,我們還不能藏嗎?”

葵葵:“……”

陸從夏從天渡境回來,它特意貓到她家,聽了半個月的重復故事。

尤其是聽說他們站在超級超級大的巨龍背上。

雖然每天都要聽兩三遍,可是每次聽的時候,它都羨慕壞了。

陸從夏也只有在說這件事的時候,才聲音高昂,不是那么有氣無力。

“我的瓜子很好吃的,五香的、原味的、椒鹽的……,反正所有味道的,我都能炒到正正好。”

葵葵努力推銷它自己,“聽說林蹊也一直沒辟谷,我還可以榨油,到時候,用我的瓜子油做飯做菜,肯定比其他的油美味。”

神識剛從玉簡中退出來的林蹊正好聽到這句話,當場呆了。

“林蹊!”葵葵不知道自己現在有多蠢,雙眼亮晶晶的轉向她,“我的瓜子還可以做各種各樣的點心,到時候,我都幫你試試好不好?”

陸靈蹊和青主兒望著它,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

祖宗靈寵的威嚴呢?

木靈應該有的高潔呢?

哪能這樣?

“你先等一下。”

青主兒的小藤藤一蕩,就站到了陸靈蹊的肩頭,居高臨下,“葵葵,你有沒有覺得,你跟陸家人有些像啊!”

葵葵眨巴眨巴眼睛,“我怎么和他們一樣,他們多笨啊!這么多年都沒找到過我。林蹊,我不用你嗑瓜子殼,我能自己脫殼,你可以把它當菜,也可以把它當飯,保證比那些靈米香多了。”

“……我相信!”

本來就說好,帶它走的。

不過,陸靈蹊現在忍不住懷疑當年陸笑老祖不讓它當陸家的護族神獸,除了想保護它外,就是……,這家伙沒她的青主兒聰明。

堂堂木靈,瞧它對它自己的定位。

陸笑老祖應該是怕弱化血脈后,本就變蠢的子孫,在它的幫助下,更被人惦記。

陸靈蹊的聯想愉悅了青主兒,她終于開恩了,“你的本事我們已經知道了,別廢話了,快點回藏吧!

回了藏,我就讓你看看我的本事。”

鴻蒙珠境雖然不是她的,可是她也是個有空間的木靈呢。

她種滿極品靈草的空間,比葵葵的瓜子,不知厲害多少倍。

青主兒決定在木靈伙伴面前,炫炫她的空間。

“你的本事?”

葵葵不知道它將迎來多大的打擊,此時真是好奇死了,“那我們快走!”

在陸家,它想往哪里去就能往哪里去,誰讓陸笑當年布陣的時候,從來沒瞞過它呢。

葵葵其實很高興,它再跟的人,跟陸笑還有關系。

更高興,林蹊是那個臭殺神陸望的傳人。

嫌棄它的瓜子不好吃,吃的時候太麻煩?

你再嫌棄又如何?

你的后人兼傳人喜歡。

葵葵好高興,它自學了脫殼的本事,林蹊不能嫌棄嗑瓜子麻煩。

好高興,跟了林蹊后,還有一個跟它差不多的木靈伙伴。

哪怕吵個架呢,也比它一朵花,躲在沒人的地方,身演數角,嬉笑怒罵假裝熱鬧的好。

葵葵一切往好的地方想,畢竟有青主兒這個伙伴在,她能起這個名字跟林蹊締結契約,并且讓林蹊沒一點芥蒂,明顯小姑娘是遺傳了當年的陸笑品質。

陸靈蹊跟著它,好像傳送,又好像只是一閃,就出現在了藏。

她不知道它的秘道具體是怎么走的,不過,陸笑老祖和陸望老祖既然沒給后人留下只言片語,她也沒必要去探詢。

陸家……

她以后躲著走。

“你們兩個先玩,我再在這里呆一天。”

馬上出去,太容易讓陸岱山聯想了。

陸靈蹊怕了陸家人,生怕以后粘上她甩不掉,破天荒地決定在這里,多看看也算她家的頂級藏書。

當然了,最主要的是,她還要研究煉氣決。

這功法才是超級大寶藏啊!

可惜,被這‘特殊血脈’連累的扔在大路上也沒人看。

寧老祖為了逃開特殊血脈,連身體都不要了,陸家……

身為陸家第四代的陸望老祖,之所以一開始就成就殺神之名,是因為他一早就知道父祖三代,神魂、身都要獻祭吧?

陸靈蹊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如果她知道家人會落那樣的下場,只怕也想跟天較個明白。

陸岱峭的密室里,不僅有他中飽私囊從陸家弄來的好些寶物,還有與葉家,與宗門的特殊傳訊工具。

做為南方第一世家,陸岱山幾個,不是不知道,宗門一直想打壓他們。

但是沒想到……

陸從雷忍著身體的痛苦,跟長輩小心地收拾里面的東西,三觀感覺都被顛覆了。

“當年的陸信,就跟這小拾兒一樣聰明。”陸岱崍嘆氣,“你們說,這孩子藏在陸家多久了?”

還有一句話,看了看陸從雷,他沒說。

小丫頭能幫他們把陸岱峭挖出來,肯定不止藏在陸家,還藏在宗門,藏在葉家,這三處,她也許比他們都熟。

“沒有他們說,沒有你們說。”

陸東對這群不省心的,一點也不放心,“陸岱峭是閉關了,拾兒……,從來沒回來過,你們……”

看他們一個個鼻青臉腫的樣,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拾兒還是打輕了啊!

尤其是陸從雷。

當然了,還有陸從夏。

拾兒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沒打陸從夏。

“你們沒見過她,今天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哪怕是做夢說夢話,你們也給我把嘴巴閉嚴實了,聽見沒有?”

“聽見了。”

“大聲點。”

“聽見了。”

一群倒霉蛋乖乖大聲。

收拾好一切,他們如來時一樣,以幻影術隱藏身形,沒有驚動任何人。

當然了,想驚動也驚動不了,陸家修為最高的,就是他們,他們合伙立意想瞞著什么,不要太容易。

神識中,看到四個被打的倒霉蛋乖乖回自己的房間,陸東深深嘆了一口氣,“從夏,你跟我來。”

他們兩個沒被打,可以在族中晃蕩。

陸從夏跟著他直入千秋荷井。

“聽到拾兒教訓從雷,教訓你三位叔祖的過程,你感覺如何?”

感覺如何?

陸從夏不知道該怎么說。

要不是已經用千秋荷印證過林蹊就是那個拾兒,她都要懷疑,那丫頭是假的,不是今天打人的拾兒。

明明她昨天晚上才到陸家的。

她哪有時間藏陸家,還查那么多事?

“老祖,她在眼界方面,遠盛我們。”至少她就沒想過,陸家做為南方第一世家,這樣躲著魅影任務的后果。

“不錯!”

陸東點頭,“回頭等林蹊下樓了,你跟她說,我想見見她。”

“老祖,藏的出入情況……”

“如果有痕跡,老夫幫她抹。”

陸東懷疑沒痕跡。

身為千秋荷的守護者,他對族中出現的某些奇怪事更了解,可不像陸從夏,修為還低,就算偶有疑慮,也抓不著那小東西的任何一點尾巴。

“你要記住,她以后只是你的朋友,不是陸家人。你也不可以向她提任何條件,哭訴除外。”

陸從夏的臉忍不住抽了一下。

“眼界決定境界,格局決定結局。”

陸東嘆了一口氣,“我能教你的時間不多了,以后,你要多親近你師父,常到成禹掌門面前晃晃。”

有陸岱峭這個吃里爬外的東西在,成禹掌門要是心狠一點聯合葉家,陸家會比現在慘十倍百倍,所以,他的格局,再怎么著,也比陸岱山他們的好。

“不要對宗門懷恨,陸家四房嫡支,二十二房旁支,尚有內斗,更何況宗門了。”

陸東今天受的打擊有些大,面色有些灰,不過,他還是振作了精神,教導家族最有潛力的孩子,“宗門對陸家的很多事,都只是順勢而為,說到底,還是我們家的人,太蠢了。

不過,這個蠢……,也很有講究。”

他這樣道:“陸家人雖然都有些蠢,可也算忠厚傳家,我們沒有主動害人的心,別人動手我們還擊,哪怕還的慘不忍睹,至少在大部分人的眼中,是可信,可掌控的。”

所以陸家一直傳承至今。

“千秋荷的守護者,不到滅族之危,不到族中掌權人非要帶著大家去作死,你——輕易不要干涉。”

陸從夏認真地聽著。

“好生修煉,你的修為高了,就是陸家立在世人面前的一棵大樹。”

這大樹也是宗門的大樹,不管是成禹掌門還是將來的繼任者,都不會輕易砍了。

“千道宗渲百進階化神的時候,是隨慶和林蹊還有重平掌門求著他,服下那唯一的一顆破障丹。”

陸東從林蹊處理事情的格局上,認識到兩宗之間的差距,“千道宗能成無相大陸最強,與他們宗內的環境,以及各個真人的性情,都有很大關系。

你以后,常常琢磨琢磨就知道了。”

他想了又想,到底沒把那個遠遠看到的向日葵,跟陸從夏說出來。

林蹊封著陸岱峭的喉骨,至死不讓他說一句話,想來也跟那向日葵有關。

小東西從來沒害過陸家人,陸笑老祖當年在陸家各處遍植向日葵……

陸東嚴重懷疑那小東西跟林蹊碰面了,并且站在了她那一邊。

這世上,也只有那個小東西,才能對陸家那么了解。

“魅影之事,在我們無相界,大概要入尾聲了。”

再不出手,以后再出手,就要被別人以為是摘桃子了,“葉家人不是在安全的地方巡邏嗎?你可以跟從雷商量商量,由陸家出一部分人,去邊境或是魅影肆虐嚴重的地方,配合各方主動圍殺。

還有飄渺閣處,那里的風波正盛,陸傳雖然帶了一部分人過去,可是,多一部分人,就多一部分力量。”

陸東直視陸從夏的眼睛,“不要覺得老祖我偏心,讓你什么都跟從雷商量。他雖然不甚聰明,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但是,與你的族長爺爺般,也是個耳根子軟的。

你凡事多跟他商量,尊重他一些,引導著他些,以后,等他上道了,你就可以很省心了。”

陸從夏第一次聽四太叔祖說了這么多話。

最終總結在兩個方向,一個是引導陸從雷管好陸家,偶爾可以讓他犯犯蠢,一個是……堅決保證林蹊的安全,她的身份,她自己不透露,哪怕陸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她陸從夏也不能說一個‘不’字。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