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六二章 他姓葉

更新時間:2020-02-12  作者:潭子
在祖宗堂被陸信的后人一頓打,不僅陸岱山沒脾氣,陸岱崍和陸岱嶺一樣的不敢有脾氣。

當年的錯,不是一個人的錯!

是整個家族的錯,是——他們的錯。

身為家族長老,天生負有護持家族,護持子孫的責任,可是,他們干了什么?

兩個自小就有天才之稱的兄弟,喊他們為父親、叔叔的孩子,在他們或有或無的無視和縱容下,相爭相殺,最終一死一廢。

現在,連早就死了的老族長靈位,都被小丫頭單獨拎在一旁,他們……能怎么著?

三人雖然沒了靈力,神識還在,又身體力行的被她的拳腳照顧了,哪能不知道小丫頭的修為?

這孩子是個好苗子啊!

素暤山表露的修為根本就是假的,不管是靈力還是煉體的勁力,都在從夏之上,腦子更不缺,瞧她把他們一個個地吊來打……

七叔祖閉死關不見人,四叔祖陸東卻在,可是小丫頭卻沒有打他的意思,顯然做事還是有分寸的,知道老人家的壽數快到了,禁不得打。

族中一輩不如一輩,這孩子要是能回來……

不要說一向親近陸岱山的陸岱崍,就是常跟陸岱峭身后混的陸岱嶺也在努力想著,怎么把這拾兒留下來。

現在的陸家有六個元嬰,葉家再不能跟他們打擂臺,她要是能回陸家,他們應該能護住她了。

實在不行,花點代價,求山隱師兄收她為徒。

山隱師兄是化神,再加上陸家,肯定萬無一失了。

陸靈蹊不是傻子,面對三個臉上青紫,交流目光后眼含熱切的老頭,哪能不知道他們想什么?

她真是被他們氣得肝疼。

都被她打成這樣了,居然還想把她引回陸家,不怕她把陸家弄得人仰馬翻嗎?

一個蠢,三個還是蠢。

如果這三個老混蛋真的跟陸岱峭一樣,她今天一定在這陸家的祖宗堂,大開一次殺戒。

可是,他們不是。

他們認了拾兒的這張臉,除了陸岱峭,誰都沒反抗。

陸岱山不反抗,陸靈蹊能理解,可是,陸岱崍瞄到了她的臉,瞄到了陸岱山的倒霉樣子,也沒反抗,連問都沒問,就那么以元嬰之力縮著肚腑讓她打。

還有陸岱嶺,這個被陸岱峭常常利用的家伙,雖然被砸臉的時候氣憤地問了兩個族兄,卻也一點沒反抗地讓她打……

“看什么看?”

陸靈蹊怒喝,“再看挖了你們的眼睛。”

陸繼是老糊涂蛋,一天三卦,算他娘的毛。

陸岱山是老蠢蛋,被家里的人耍得團團轉,他爹耍他,寧老祖耍他,儀芬肯定也耍過他,不對,儀芬早就甩了他,住到了蓮花峰。

陸傳跟他一樣,連他自己的兒子都看不起他。

陸靈蹊氣得手抖,“給陸從雷發信,我今天就幫你教一教子孫。”陸從雷也是個蠢的,哪點能跟誠老祖比?

陸岱山瑟縮了一下,很想說,你也是我子孫,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在小丫頭冒火的眼睛下,這句在嗓子眼里冒了無數遍的話,一個音都不敢冒,只能乖乖地以神識印到傳音符中,讓那孫子到祖宗堂來。

“給你放!”

他小心翼翼地把傳音符舉著,“我沒靈力了,放不了。”

陸靈蹊一把奪過來,抬手就放了出去,“再拿張傳音符,給陸東和陸從夏,讓他們隨便抓一個葉家人到祖宗堂來,今天我讓你們看一場大戲。”

什么?

三個老的互看一眼后,都有些呆。

抓葉家人來干什么?

讓人家看他們的笑話嗎?

他們現在臉上都帶了點傷,要是讓葉家人瞧見了……

“發什么愣?”

陸靈蹊真想再踹陸岱山幾下,“我讓你發信,就給我快點。”

把這群混蛋都揍一頓,把陸岱峭宰了,她就光明正大地從藏書樓下來,這輩子一定離陸家遠遠的,躲著走。

看到這群人,她就氣得頭上想冒煙。

陸靈蹊覺得,她幸好不是陸家的什么祖宗,要不然,能氣得從棺材里跳出來,把這群不省心的都打一頓。

屢教不改的,打死算了。

免得活著浪費糧食,浪費靈氣,再生一群小蠢蛋。

陸靈蹊這一會,莫名的懷疑陸望老祖知道家里后輩會成什么樣子,所以,與寧家老祖相交就算計好了,要不然,好端端的,寧老祖怎么會從上泰界跑到無相界給陸家生孩子?

她在這里腹誹她的祖宗,覺得沒一個省心的,陸從雷收了祖父的傳音符,心下卻直打鼓,祖父要教訓他,直接在明月軒就是,怎么跑到了祖宗堂?

感覺祖父這一次要給他來個狠的。

可是當他想跟二、四兩位叔祖走近嗎?沒有他們的支持,以后他要怎么當族長?

陸從雷從來就沒想過指望父親,在他心目中,那個人不拖他后腿就不錯了。

哪怕陸傳現在早是元嬰真人,他也覺得他不靠譜。

當然了,可能從小就跟族人一樣,看不起他,所以,從來就不曾親近過。

因為跟父親不親近,所以,祖母那里,也從來不愿親近他。

陸從雷有時候很委屈,他都不知道自己干了啥,祖母怎么看到他,就把眉頭蹙著?

明明父親才是不爭氣的那個。

可是父親再不爭氣,祖母該護的時候,還是會護,到他……

陸從雷莫名地覺得,祖母超級不喜歡他。

就像對祖父不耐煩一樣,她對自己也超級的不耐煩。

陸從雷磨磨蹭蹭地推開祖宗堂的大門,可是沒想到,里面還不止祖父一個人。

只是……

看到三個老頭臉上都帶了彩,陸從雷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

大門在身后關上,他心下一跳,“祖父,你們……”

陸從雷正要說,你們怎么打架了,就見陸家一直議論想找的某人站在另一邊。

他的面色也唰的一下變白了。

拾兒?

陸拾兒?

那個在素暭山跟無想前輩離開的女孩。

是……是信伯父的后人。

陸從雷張了張嘴,到底沒發出一個音來。

陸家對不起人家。

當年的當事人,都是他最親的人。

在人家冷冰冰的目光下,陸從雷突然感覺,祖父和兩位叔祖臉上的傷,是她干的。

現在也要來打他了吧?

“……看樣子,也不算太蠢!”

陸靈蹊見他目光幾變,最后變為忌憚也未做任何求救的動作,只以另一種防范的目光望著她,其實氣更不打一處來。

葵葵說陸從雷有些像陸岱山,她看也是。

說他壞,他不壞,但耳根子軟得很,盡干些狗屁倒灶,自以為是的事。

“我家祖上的事,雖然與你無關,可是,誰讓你是陸傳的親兒子呢。”

陸從雷臉上抽了一下。

從小到大,他都不知道因為父親受過多少委屈。

“我父親肯定愿意被打你。”陸從雷咬著牙,這樣道:“不過,想打我……,有幾句話我一定要問清楚,陸拾兒,你這樣打我祖父和叔祖他們,是要自絕于陸家,永遠不回來了嗎?”

如果她愿意回來,族長的位置就算還是他的,家族的資源,祖父的收藏,肯定也會盡數朝她傾斜。

陸從雷已經的看出來了,這人的修為,可能比她高,當初在素暭山所露的,根本就是假的。

“嗬!”陸靈蹊的拳頭一下子就癢了起來,“你是擔心,我到陸家會跟你爭什么吧?”

“是我先問你的,你先回答我吧!”

他可以被她打,可是,話——一定要問清楚。

陸從雷發現,祖父和兩位叔祖,也很關心這個問題。

只是,他們擔心的,可能跟他的不一樣。

“想要知道,那我們就看看誰的拳頭更硬!”

陸靈蹊一拳砸過去。

‘嘭’的一聲,同樣以拳頭迎上去的陸從雷,被砸到了門上的禁制,他的胳膊軟軟地垂于一邊,不停地顫啊顫。

陸從雷沒想到,這叫拾兒的后輩,居然還是個鍛體修士。

他疼的額上冒出密密的汗來,“停!”眼見人家還要往他這里來,他連忙叫停,“我先回答你的問題,我不擔心你回來,我只是擔心,你回來的消息傳出去。”

急痛之下,陸從雷突然想到了一個好法子,“祖宗堂曾經被魔門的人炸過你知道嗎?上泰界的好些魔修一直想找到你。你又在素暭山露了面,拾……陸拾兒,你能活著回來,我也替你高興。”

信伯父的遭遇,無想前輩的遭遇,其實他也點同情。

“你已經打了祖父他們,現在又打了我,但這件事,我們也該到此為止了。”

說到這里,陸從雷其實有些真心,“你不能在陸家出現,但現在我們這么多人都到了祖宗堂來,這里,肯定被族人注意了。

祖父、三叔祖、四叔祖,我們一起給拾兒多弄點靈石、丹藥吧!”

說到這里,他又看向陸靈蹊,“對了,你有本命法寶嗎?若是沒有……,我幫你到秘庫去選一件。”

嘭!嘭嘭嘭!

陸靈蹊連著踹了他四腳,“陸從雷,我告訴你一個乖,不管是做人還是做事,想兩頭討好,那都是不可能的。”

什么?

陸從雷的腿骨被她踹斷了四截。

一滴滴汗珠從額上滾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明明他是為她考慮,為陸家考慮的。

“不!你知道的很清楚。因為最開始時,你的眼睛出賣了你。”

陸從雷死死地抿住嘴巴。

一直以來,他都知道,自己和某些絕頂天才的差距。

某些人,就是能一眼望穿他的想法。

就像葉湛岳。

那混蛋知道他忌憚陸從夏,幾番引誘,想要跟他合作,弄什么雙贏。

“人笨沒關系,但是,笨人動腦子……”

陸靈蹊看了陸岱山一眼,“不是害了你自己,就是害了你親近的人,你祖父——就是明證。”

陸岱山:“……”

陸從雷:“……”

祖孫兩個的面皮在青白之間轉換。

“聽說你和葉湛岳的關系不錯?”

陸從雷的眼角抖了抖。

“葉湛岳是什么人你知道嗎?”

陸靈蹊一腳又踹到他身上,“你爺爺和葉琛斗了這些年,你問問他,有幾次斗贏過?”

陸岱山:“……”他能說啥?他突然發現,這孩子可能真的在幫他教孫子。

他斗不過葉琛,所以,讓葉家一點點地追上陸家,差點反超過去。

孫子從雷……,不是個很聰明的。可葉湛岳很可能葉琛還難纏。

聽說,在宋在野還很厲害的時候,他就眼光超準地大壓特壓了千道宗林蹊,從二合賭檔很賺了一筆。

原來,他感覺孫子跟他相交沒什么,現在……

陸岱山額上忍不住想要冒汗。

“你跟葉湛岳相交,是想被他往溝里帶,還是想當他小弟啊?”

陸靈蹊一腳踏到他身前的時候,又踹了一腳,“你爺爺腦子不清楚,你爹腦子不清楚,你他娘的腦子也不清楚,你們家祖孫三代,腦子里裝的都水吧?”

一旁的陸岱崍和陸岱嶺都不好意思看族兄和陸從雷了。

被這小丫頭這樣一說,他們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有點認同了。

“素暭山時,葉家對你們陸家做了什么,你還看不清楚嗎?那什么有葉、陸兩家血脈的家伙,要是自爆成功,你想過你家的結局嗎?”

陸靈蹊說一句,踹他一腳。

葉家亡陸家的心一直那么明確,她真的不知道,陸家這些人在干什么。

“又蠢又笨,還自以為是,還舍不得面子,舍不得權利……”

陸靈蹊一邊踹陸從雷,一邊看陸岱山,“看看你爺爺,就知道你有多蠢。”

陸從雷:“……”

他不用看爺爺,已經知道,這幾腳,他是替爺爺受的。

“你以為我稀罕你們陸家的東西?我呸!”

陸靈蹊一把把梁上的陸岱峭拽下來,‘嘭’的一聲,眾人只見他的臉先著地,“都知道他是誰吧?”

其實只看臉,已經看不出來了。

陸岱峭沒有靈力護持,過了這么長時間,臉已經腫得不像樣子。

“二兄!”陸岱嶺的神識在他身上一轉,發現他傷得極重,一下子就急了,“拾兒,你怎么……”

“你閉嘴!”

陸靈蹊被這些蠢蛋氣得想殺人,“你們以為他姓陸啊?我告訴你們,他姓葉!”

什么?

所有人都呆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