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五四章 道無涯,則心無涯

更新時間:2020-02-04  作者:潭子
金風谷比陸靈蹊一開始想象的好。

原來她以為家是一片廢墟,是一個深洞,卻沒想,比原來更新的金風殿早就建了起來。

她第一時間去的是祖宗堂。

不同于其他峰頭,金風谷的祖宗堂,只有兩個牌位,不過讓陸靈蹊欣喜的是,師祖和師伯的牌位,不是新的。

她的眼睛忍不住染了一點水光,連忙恭恭敬敬地上香,誠心在師祖和師伯面前認錯。

是她連累了師祖師伯,讓他們死了還要經一場火劫。

采薇跟著行了三禮,“林蹊,你還是早點進階,收個徒弟吧!”看著孤零零的,莫名的心都跟著有些悲了。

“那你現在讓我修煉嗎?”

“不行!”雖然自己是師門重點培養的丹師,掌門師叔和宜法師叔都會很看重她,可是,跟師妹的未來比,真要有個什么,兩位師叔絕對會揭她一層皮。

采薇哪敢同意?

“我就是提醒你一下,到了結丹中期,別耽擱,在尋仙大會上,收一個或者幾個看著順眼的徒弟。”

別人可以試著收一個,她覺得,林蹊可以收幾個。

“我師父說,隨慶師伯有了你,都懂事了些。”

陸靈蹊:“……”

采薇笑著看她,“師姐我也希望,你收了徒弟,能懂事些,凡事,不那么冒險。”

陸靈蹊想給她一個白眼,奈何自己當初求她,要當她開山大弟子的畫面居然在腦海中轉了一下,“師姐,你都快沖到結丹后期了,怎么還沒收徒啊?”

“哈哈哈!我的開山大弟子要求可嚴格了。”

有這臭丫頭珠玉在前,她能看上誰啊?

采薇也很無奈,“別給我轉移話題,蟒龍郭府的話你信還是不信?還有那個容錚,與你的關系,具體如何?”

具體如何?

陸靈蹊瞇了瞇眼,“他是個跟宋在野一樣危險的人。”

采薇的面色一變,“那你可要小心些。”

不管有沒有郭府,只憑道、魔二字,這容錚只怕都要與自家師妹對上。

“我不怕他。”陸靈蹊帶自家師妹離開祖宗堂,“只要他沒進階元嬰,暫時我都不會怕他。”

想打她主意的魔修一定有不少,蟒龍郭府頂多只算投石問路的一塊石頭。

這一點,她清楚,師父師叔們肯定更清楚,要不然,殺人不過頭點地,也不會如此虐待只剩元嬰的郭府。

別人把他當石頭,他們把他當做殺雞給猴看的那只雞,最后如何,只看大家誰的手段更高。

“對了,師姐,這幾天飄渺閣那邊有消息嗎?”

“沒!”

飄渺閣那里,不僅林蹊關心,無相界所有知道的修士都關心的很。

為了應對大戰可能掀起的濤天海嘯,不僅聯盟那里派了不少修士進駐飄渺閣,就是太霄宮成禹掌門都親自帶隊過去了。

采薇搖頭,“那兩個化神境的魅影,大概也知道我們要圍殺他們,雖然被趕到了海域,卻總沒給師伯他們時間,據說逃得非常快。”

“風門前輩不是也去了嗎?”

有風門在,居然都沒圍成,陸靈蹊真不知道與她遭遇的兩個化神境魅影算什么了。

“聽說就是因為風門前輩去了,他們才更為警覺。”

采薇也無奈,“這事我們管不了,你打算怎么把炸斷的靈脈接上?”可惜厚來師叔不在家,要不然,應該不會很難的。

“唔,我有靈脈走勢圖。”

師父能把金風谷摸得那么清,當然是有準備的。

陸靈蹊拿出一張不知什么獸皮繪制的靈脈走勢圖,“師姐,雖然說我現在動靈力沒什么,可是,既然宜法師叔連修煉都不讓我干了,那這接緒靈脈要耗費的靈力太大了,我……”

“你的意思是我幫你干?”

采薇又不蠢,當然明白她的意思,“林蹊啊,你知道你這樣干,會招人恨嗎?”

“噗!不要說的這么嚴重嗎?”陸靈蹊被她逗笑了,“師姐,你一天到晚的煉丹,難得活動活動筋骨嘛,而且……,聽說古時的煉丹大師,煉制逆天丹藥的時候,也要借地利、天時之便,你知道那‘地利’是什么意思吧?師姐,你得有理想,先學著嘛!”

“……盡會哄人。”

真是敗給她了,采薇接了懶人手中的靈脈走勢圖,“一起吧,不想出力,出腦子總行吧?”

斷了的靈脈想接上,可要布好幾個乾坤山水陣。

而且金風谷的地火峰,這些年收入一直不錯,外門弟子學習煉丹、制器,沒地火也不行,所以,地火峰的地火,還得回復。

這又涉及到火離陣和山地剝、復之陣。

太復雜了。

讓她煉丹,怎么著都行,可是讓她布陣……

采薇覺得,自己比宜法師叔還要抓瞎。

少時雖然跟厚來師叔學了一點點,可是,真的只是皮毛。

“我們當中,厚來師叔說,你在陣法上的天賦其實最好。”

要不然,也不能那么快就把十面埋伏融會貫通。采薇一邊帶陸靈蹊以陷地術入地尋找斷了的靈脈,一邊問,“這對你也不算太難吧?”

“嗯!還行!”

不過,陸靈蹊并不覺得,是她的陣法天賦好。

應該是當初得陸望老祖傳承的時候,如病書生陸安老祖一樣,親歷了他老人家的十面埋伏。

在偶爾代入到他身上的時候,她(他)們等于被陸望老祖手把手教了一遍。否則陣法天賦好的修士,太霄宮和靈界聯盟總部那里,又不是找不到。

“師姐,現在我說,你做!”

有靈脈走勢圖就是方便,兩人很快查到斷層在哪,陸靈蹊拿出從外門領取的材料扔給采采薇,“我們先布山地‘復’陣。”

兩人在地底布陣,完全不知道此時的飄渺閣海域正掀起濤天巨浪,風門以‘風門’故布疑陣,愣是讓兩個拼命逃亡的化神境魅影,自入了至陽、無想、閑風等人做好的口袋陣里。

重平第一時間收到消息的時候,就拋下一切,與宜法各領一隊人,親入飄渺閣,以防大戰,太過波及岸上的凡人城鎮。

石攤之戰,那個鄂旬被箍在九方機樞陣中,少活憋屈死。

秘谷前,已經八成肯定那個叫鄂辰的也是化神境魅影,但他受過重傷,實力下降的厲害,又碰到了江雪,只能說時也命也。

他們二人不能代表化神境魅影的手段。

柳酒兒捉下的兩個活的八階,閑風星君和自家師兄搜魂,都說只看到一片星空,那星空過后,兩個八階魅影愣是成了好像活死人一樣的存在。

宜法和重平一致覺得,這些魅影在極力隱瞞著什么,活死人似的八階魅影,應該早就在識海中弄了禁制之術。

他們瞞的東西,可能就是七界致勝的關鍵。

靈界聯盟總部,棠華星君沒想到會收到千道宗這樣的一份要求上傳天聽的問詢。

“梁道友,化神境魅影的尾巴呢?”

“在這里!”

梁通把裝鄂旬尾巴的玉盒拿出來,“還有,這是他其中的一個爪子,據那位神秘道友說,她們在他說詛咒的時候,就在大量收他的鮮血,所以,詛咒未成。”

交完這兩個玉盒,他又把江雪所殺的鄂辰尾巴拿出來,“前輩請看,這是玄天宗江雪道友所殺之魅影,她是元后修士,到我宗有事,無意中發現了因萬元大陣受傷,潛藏在秘谷……”

梁通把林蹊全都摘了出去。

能說服江雪把鄂辰的尾巴和其中一個爪子當證據,宜法如她所愿,把功勞盡量說成是她的。

林蹊出的風頭已經夠多了,千道宗巴不得江雪能領這份功勞。

“那血線很是奇怪,江雪道友以損一指的代價消除了,可是,我家林蹊卻未曾躲過。”

梁通說到這里的時候,真是不能不憂慮。

不說他和林蹊一起在思過洞幾年的交情,只說小丫頭對千道宗的重要性,他就不能不管。

翻了宗門秘檔,他才真正明白,修仙界的很多人很多事,都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

千道宗多少年來,一直都有當靶子,也豎給別人看的寶貝疙瘩。

渲百師兄是一個,不過,他老人家用他的人格魅力,影響了千道宗幾代人,雖然戰力不強,卻因為靈根資質好,早早進階元后,在沒有化神修士的時代,坐守宗門,成為別人不敢輕易動千道宗的吉祥物。

宜法師姐算第二個,人人都說,她是宗門的寶貝疙瘩,他也以為她是宗門的寶貝疙瘩,修煉到元嬰中期,出門做任務的事,三根手指都能數得清。

可事實上……

在知道那位他曾經萬分看不起,萬分嫉妒的師姐居然就是他每次交任務的神秘虎王,梁通就感覺世界太玄妙,他是井底之蛙。

等到熟悉了宗門第三個寶貝蛋,梁通的心已經麻了。

天才的世界,他不懂。

這世上最絕望的事,他這個普通人在拼命努力的時候,原來天才比他還努力。

只憑林蹊的那份心性,梁通就不能不關心,那可能被她吸回大半的血線血霧。

“證據都在這里,還請前輩幫忙用傳界香!”

棠華星君一一查看了證據,親試了兩個化神境魅影的爪子,半晌點頭,“我這就一字不改,問訊仙人。”

化神境的魅影啊!

他跟靈界那位叫鄂寅的化神境魅影斗過一場,手段盡出,最終也因為顧忌著大戰引發的天地浩劫,不得不先行退避。

人家的爪子……

棠華星君輕輕一彈,發出了特別的錚錚之音。

他一邊請動傳界香,把這邊的情況通告上去,一邊非常想馬上到無相界走一趟。

自魅影下界以來,各方束手,只有無相界把人家當材料打。

“聽說閑風星君是去幫忙圍殺你們無相界的另外兩個化神境魅影?此事當真嗎?”

“是!”梁通點頭,“我方諸位星君,已經把那兩個化神境的魅影圍逼于飄渺閣海域,只要拿下他們,無相界再無憂矣,以后,便可以盡全力相助于六界。”

他在靈界,更能深刻的感受這些天外惡客有多可惡。

修仙界的事,多少年來,從不涉凡世,可是這一次,六界死傷的凡人,何止億萬?

如果可以,他其實更想入前線。

外面的一切,林蹊和采薇俱都不知。

兩人在地底一點一點地利用種種靈材和陣法接緒地脈,合作的廢寢忘食。

“這里……,接近于地炎處,師姐你應該用火炎石當陣基的。”

陸靈蹊有青主兒幫忙,對地脈的流向,靈氣的微動,捕捉的更為靈敏。

“知道了。”

采薇調換火炎石,“林蹊,你很會因地制宜噢!”

按她吩咐布陣補漏到如今,一切順利,斷開的靈脈靈氣被自然傳導,沒出一點問題,“宜法師叔讓我過來陪你,就是怕你接緒地脈的時候,會引發地脈靈氣的暴動。”

要不然,她的時間多寶貴?

何至于要她來陪?

師叔一是擔心林蹊的身體再有問題,自己能第一時間幫忙,第二就是,讓她過來給師妹當苦力,順便在地脈靈氣暴動的時候,幫她擋擋災。

“我覺得吧,這些年你光玩十面埋伏都可惜了,當初隨慶師伯看中你,可是因為你對道法的自然親近。”

可惜師妹盡忙陣了。

“陣是什么?”

陸靈蹊不覺得可惜,“把天地法則箍于一處。師姐,這就跟你的丹藥一樣,集各種靈草精華揉于一丹之中,它們可以說,都是一方小天地。

這一方小天地是我們可控的地方。

道法亦算如此,我師父說,一法通,百法通,等我再進一步,能把我的天地隨意翻轉的時候,我對道法的理解,一定跟現在不一樣。”

她信心十足,“你嘗了大師父的靈米餅,靜心細品的時候,也能吃到那靈米從一棵小芽,慢慢生長的過程吧?

我覺得,道——無處不在!

絕不存在,你說的什么可惜不可惜之說。”

采薇:“……”

她愣愣地轉頭看向自家笑意盈盈的師妹。

師父說,道無涯,則心無涯,師妹原來悟的比她更透嗎?

“原來隨慶師伯真的教你不少啊?”

瞧這話說的……

陸靈蹊笑著昂頭,“你們真以為,我師父就是吃干飯的呀?”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