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四七章 請君入甕

更新時間:2020-01-27  作者:潭子
陸靈蹊沒想到,她吃了大師父十多年的單獨手藝居然是假的。

不說大雜燴各種食材完美契合的美妙,只說最最普通的靈米餅,揉捏的軟糯韌性都恰到好處,咬一口,感受到靈米固有的香甜時,細細品味有如置身于金黃的稻田中,沉沉的稻穗,讓人不由自主地感受到那種特別滿足的豐收喜悅。

這感覺……

陸靈蹊又咬了一口微彈的靈米餅,不能不嘆服,三千大道,果然道道通天。

當年的古食神如何入道她不知道,但是大師父分明是窺一班而快知全豹了。

“大師父人在食坊,神卻遨游天下,林蹊佩服!”

寧老祖的掘地館藥膳,固然也需要一定的技藝,可是,事實上,味道能那么好,主在仙食符。

陸靈蹊在大師父面前深深躬身,“更受教了。”

匆匆趕來的重平和宜法看到大師父那詫異后大喜的樣,忍不住一齊猜測他的修煉之道。

“哈哈哈……!”

大師父沒想到,他的修煉之路,會被這小丫頭一口道出,對掘地館就更向往了,“客套話就免了,你就說,我這做的可有什么……”

“大師父!”

陸靈蹊一口斷打,“您已尋了您的道,瓊枝在手,又何必去學那撿芝麻棄西爪的猴兒。”

瓊枝在手?

撿芝麻棄西爪?

大師父認真看向陸靈蹊,小丫頭的眼睛仿佛清澈無暇的河水,給人一種很清透,好像能倒影出世間一切美景的感覺。

他的心下不由一頓,“原來是我自誤了嗎?”

可是,知袖帶來的魚……

“我師父說三千大道,道道通天!”陸靈蹊微笑,“古食神之前未有傳承,天下功法,俱是先賢們用天地規則,聚集天地之力演化而來,大師父既然撞開了自己的道,又何必再自誤?”

仙食符也許對他有用,但那是掘地館的不傳之秘,是蕭戰等九位師兄的立身之本。不得寧老祖點頭同意前,她不會外傳。

而且,大師父現在明顯是被掘地館的名頭唬住了,把仙食符告訴他,也許不是幫他,反而是誤了他。

修士修仙,普通人追求的是更多的壽元,但是,像陸望老祖,像寧老祖,像大師父這樣的,他們追求的可能更多的是自己的道。

能尋到自己的道,多么難得啊!

陸靈蹊可不敢把這樣的道打斷。

”我已經吃到了您的道,難道您對自己的道還有猶疑嗎?”

大師父的眉頭慢慢松開,笑彌陀的眼中盡是欣賞,“怪不得隨慶師兄會收你為徒。”他其實更想說,怪不得,你會被人稱為天道的親閨女,“林蹊,以后想吃什么,到食坊來,大師父保證不再缺斤短兩的糊弄你。”

未有師承,靈根不顯,修為卻在食坊一日千里,當年可把宗門師長們嚇壞了。

好在千道宗的立宗之道講究道法自然,師長們不管有沒有摸到,大都有一付豁達、寬容的心態,要不然,他肯定會被人當成什么妖怪或者奸細趕出去。

“如此一言為定。”

陸靈蹊瞟了一眼大雜燴和十籠靈米餅,正要說先把這個給我,就見重平師叔和宜法師叔一個霸鍋,一個霸籠。

“干什么干什么?”

大師父當場就要趕人,誰知道這兩不要臉的,直接把鍋和籠都端出去,“都嘗嘗都嘗嘗。”

聞味堵在食坊的內門外門弟子都不知有多少,“排好隊,尚仙,你過來,分他們一人一口。”

兩人仗著身份,先弄了碗大雜燴,再各拿三個靈米餅,就那么站著吃站著喝,大有大師父今天敢攔,他們敢撒潑的架式。

可憐,為這位師兄服務了這么多年,他們沒嘗過他的一口真手藝。

每次只能聞聞味,然后人家自個收起來。

現在倒好,就因為林蹊的幾句話,他要毫無保留地給她做飯,這讓他們這些當師叔的情何以堪啊?

“大師父!”

陸靈蹊的眼睛轉了轉,“我聽說,謊話說多了,有時候連自己都分不出真假。

正所謂,三人行,必有我師焉。

更何況千人萬人?

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食神前輩當年若是只做給他自己吃,肯定也不能名傳天下。

您以后……”

大師父盯向她吧啦吧啦會說的小嘴。

陸靈蹊笑道:“要么不做,做了——就不要缺斤短兩的糊弄我們吧!”

大師父抬手敲她一下,“酒兒,現在知道你師父為什么更疼她了吧?”

柳酒兒:“……”

她早就知道了。

可是有些東西是天生的,真學不來。

“大師父,您是同意了是吧?”陸靈蹊一點沒被敲的自覺,笑嘻嘻地道:“那先給我來五年的份例。”

有了大師父的好手藝,以后不管她拿出什么吃的來,大概都不會引人懷疑了。

“我也要!”

“還有我。”宜法緊跟重平之后,“大師父,順便我幫知袖再領五年。”不趁這個機會讓他多動動,以后想讓他動手,只怕很難了。

“……行!”

大師父笑彌陀的臉板起來,嚇得一眾想開口的人閉嘴,“我要做飯了,你們現在可以滾了吧?”

從食坊擠出來,陸靈蹊在黑著臉的柳酒兒身邊,幾次都忍不住笑意。

“得意什么?”

“咦?我得意了嗎?”陸靈蹊失笑,“我分明是笑某人太笨,你在陣中動手的速度不是挺快的嗎?還能舉一反三,怎么說個話,就跟吃屎似的,要在腦子里過上一圈又一圈?”

這算什么話?

柳酒兒大怒。

“朝我生氣沒用。”

陸靈蹊淡定地笑,“你應該朝你自個生氣,瞅瞅宜法師叔,她連知袖師叔的那一份都預定了。”

不就是彌陀臉變閻王臉了嗎?

她還被敲了呢。

可是,不照樣把該說的話說出來了。

大師父不也沒拿她怎么著。

“被長輩拒絕又不是多丟臉的事,我要是你,現在就殺回去,大聲地跟大師父說,是我帶林蹊來的,我也要一份五年的份例。”

柳酒兒沉沉瞅她一眼,一腳把她踹出自己的遁光,如風沖回食坊。

“……哈哈!哈哈哈!”

陸靈蹊在空中穩住身形,忍不住大笑。

該教的她都教過了,這笨蛋要是還爭取不了自己的權益,只能說命也運也,強求不了。

她慢悠悠地回金風谷,可是,入陣不過十來丈,突然后撤。

正在倚翠峰查看藥田的林鐸感覺不對,急急飛高查看的時候,只見金風谷的大陣與以前的再不相同,好像染上了血色紅光,里面的林蹊身形一閃,就再也看不見了。

出事了。

他急忙捏碎掌門給的特別玉符,沖向陣門處。

林鐸的身體被狠狠地彈出,此時,所有在金風谷外三峰做任務的外門弟子,俱都發現不對,可是,他們沒人知道怎么回事,更無法進入對他們來說,異常神秘的金風谷。

陸靈蹊不知外面的情況,她出不去了,眼角余光只見原來能見的外三峰,被大陣掩去,整個金風谷,現大只有她和殿前不遠站著的黑衣蒙面修士。

“閣下——是來找我的嗎?”

說這話的時候,她摸了一下腰間的陣牌,確定這人還沒侵進主陣,沒進過金風殿,“千道宗和金風谷在閣下的眼中是什么?”

沒意外的話,他就是上一次侵入宗門,宜法師叔和厚來師叔要找的人。

“呵呵!”

蒙面修士的聲音低沉,“老夫既然到了這里,你說能是什么?”

他也很郁悶,之前明明打聽清楚了,隨慶和這丫頭一年半載都不會回來。

金風谷的庫房,除了隨慶的收藏,肯定也有她的。

天渡境帶回的那么多極品靈木,還有這些年,她的機緣,應該都有一些。

他算計的那么清楚,獨獨沒算到,她會這么快回來。

不過,現在被發現了,想發大財,想要安全離開,說不得還得指靠她。

“是,老夫是沒有侵入金風谷主陣,”他沒錯過她最開始的試探,光棍地道:“可是,你想進去,有老夫堵著也做不到,而這外陣已被改動。”

蒙面修士直視陸靈蹊,“現在有兩條路,一條是,交出你的儲物戒指,保著老夫離開千道宗,一條是……你死,我逃。”

說到后來的逃字,他笑了,“老夫在千道宗呆的時間挺長,真逃起來,沒有渲百和隨慶,你的師叔們,都是抓不住我的。”

這樣說,她只能選前面的一條路嘍?

陸靈蹊轉了轉手上的儲物戒指,“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閣下……什么修為?”

她沒看透他的修為,至少是元嬰修士。

但八階的魅影,她都殺了十幾個,元嬰修士……,雖然難動,卻不代表她一點機會都沒有。

陸靈蹊現在真心希望,這人只是元嬰初期。

至少不能是元嬰后期。

若是元嬰后期,現在,她一點機會恐怕都不會有。

“要叫小友失望了。”蒙面人好像看透了她所想,“老夫元嬰中期后階。”

中期后階?

陸靈蹊覺得他的話可能有假,“交出儲物戒指,保你離開千道宗,我的性命就真有保障嗎?”

“呵呵!小友對你自己的認識很不足啊!”

蒙面人笑了,“天道的親閨女,隨慶星君的唯一愛徒,重平為了你,可以舍了整個九如峰,你信嗎?”

九如峰,久誠師叔?

陸靈蹊不能不懷疑,這么長時間,他一直藏在九如峰。

“前輩這樣說話,我怎么感覺很有挑拔之嫌呢。”

陸靈蹊的身體半浮在空中,“你不經主人同意,入了我的金風谷,又當著我的面,說我師叔們的不好,不過是因為,我渲百師伯和師父隨慶俱不在家,因為最懂陣的厚來師叔也不在家,我說的沒錯吧?”

“哈哈!沒錯!”

蒙面修士知道,現在的千道宗在家的大佬,大概都趕來此處了,可是,他真的不怕他們攻進來,“你既然知道這些,還想受活罪嗎?”

一片小小的花瓣飛在陸靈蹊的指尖,“是人都會有一點僥幸心理!”花瓣在她輕輕一揮間,變成了花雨,把她護在最中間,“前輩想讓我乖乖聽話,只您表現出來的,還不夠。”

十面埋伏?

蒙面修士的眼神微微一縮。

一個結丹小修的十面埋伏,倒還不在他眼里,他現在唯一擔心的是她手上的諸多保命靈符。

聽說閑風星君就曾親賜她一張劍符,再加上千道示諸大佬對她的愛護……

“我們打一個賭如何?”

陸靈蹊猜測他在忌憚什么,微微一笑道:“我把儲物戒指扔一邊,其他外力俱都不用,前輩也把儲物戒指扔一邊,當然,為了公平起見,您的本命寶,也得暫封儲物戒指之內,我們文斗一場。

只要前輩能在我的十面埋伏中拿下我,我們就按您的第一個提議來。

要不然……

憑我手上的諸多靈符,您想讓我束手就擒……,絕不可能。”

很好的提議呢。

“哈哈哈!”

蒙面修士哈哈一笑,“小友果然是聰明人。”知道靈符再好,不是本人使用,在他的陣中,戒備之下,能起的作用不大。

“就聽小友的。”

他放出自己的飛劍,直接封進儲物戒指,“小友袖中暗袋的儲物袋,也當封印起來吧?”

陸靈蹊大大方方地把儲物袋和儲物戒指一起封印,“我都有兩個儲物用具,前輩……”

“呵呵!”蒙面修士笑了,“到老夫這個修為,你覺得,不要藏一個嗎?”

藏……

是對自己不自信的表現。

“現在,我數三,我們各扔身后。”他拿著儲物戒指,“一二三,扔。”

陸靈蹊和他的動作一致。

但事實上,借著拿袖中儲物袋的機會,她早叫青主兒幫忙轉了兩個沒裝什么貨的出來。

自從宜法師叔知道,她們有好多東西因為儲物用具不夠,不得不放棄后,就從宗門特意給她批了各個等階的五個儲物用具。

所以,這東西,她能替換的多著了。

“前輩!請進陣!”

做了個邀請動作時,飛舞在陸靈蹊身邊的花雨,瞬間暴漲百倍。

“哈哈哈!那就讓老夫看看,名傳天下的十面埋伏,到底有多厲害吧!”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