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四五章 我錯了,別打臉

更新時間:2020-01-25  作者:潭子
宜法沒想到,她猜了無數遍的高人,會是面前兩師侄。

好嘛!

兩個小結丹,居然敢朝化神境的魅影動手。

她和重平瞬間都沉下了臉,化神境啊,就是他們遇到,也只有逃的份,這兩丫頭偷著過去看也就罷了,居然敢打人家伏擊?

萬一……

兩人都不敢想那萬一,因為結果只想想,都有些承受不住。

尤其林蹊,無想可能就靠她吊命呢。

宜法和重平都是長長的吸氣,長長的呼氣,免得一怒之下,干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來。

但今天這事要是不讓她們長點記性,以后還得了?

無相界的魅影還在大家的控制之中,再怎么也用不著她們去拼這個命。

相比于重平,更熟悉兩師侄的宜法到底先按不住火,“柳酒兒,你是不是覺得,你現在很難干了?”

“沒有!”

柳酒兒連忙搖頭,宜法師伯雖然平時很嚴肅,可是從來沒對她黑過臉,“師伯,我……我一直到現在都好害怕,越回想越害怕。”

真是難得,還知道害怕!

兩個人一齊盯上也低著頭的陸靈蹊,這丫頭除了對柳酒兒一幅無語的樣子外,其他一切都正常的很。

“林蹊,你是師姐,帶師妹干這種可以說十死無生的事,你就一點也不心愧嗎?”

“……弟子心愧!”

陸靈蹊很想說,她不想帶的,可是……

老的她不敢反駁,小的……也就威脅她的時候厲害,其實笨死了。

但此時她只能努力挽回,誠懇道:“師叔,我知道現在說什么你們可能都不信,但是我……我可以發誓,從頭到尾,我都沒有想過,要跟那個叫鄂旬的化神境魅影死磕。”

“沒想過?那他是怎么死的?”

宜法大怒,她親去了那片石灘呢,“你給我睜大眼睛,好好瞧瞧這是什么。”

她扔出一只裝滿碎石粉和魅影碎爪的玉盒,“你當我沒去那里是吧?方圓二十里盡皆成粉,林蹊,我該怎么說你好?你知道,你的任何一點算計失誤,都會賠上你的命,賠上柳酒兒的命嗎?”

“知道。”

陸靈蹊在一言不發的重平師叔那里,感受到強烈的危機感,害怕之下,慢慢往宜法身邊捱,“師叔,哎呀……”

宜法一腳把她踢回去,“別給我裝可憐,也別想跟我撒嬌。”她現在絕不吃她這一套,“明明能循序漸進的事,你非要拿命去冒險,做那樣事的時候,你想過我們嗎?”

別人做那樣的事,她會佩服,可是自家弟子做那樣的事,她就只有后怕。

“我看是我們平時太縱著你了。”

真是不打不成材。

越想越怒的宜法手心一動,靈光忽閃,一條鞭子馬上就要成形。

“師叔,您別打。”

讓柳酒兒沒想到的是,師姐居然跑到了黑臉更重的重平師伯身后藏著了,“你們不相信我的話,總得相信柳師妹的話,能把鄂旬殺了,完全是我們用靈石砸的。”

重平眼波流轉,瞅了某人一眼,“宜法,這件事林蹊一個人做不來,先打酒兒。”

柳酒兒還沒反應過來,就生受了一鞭。

啪啪!

身上火辣辣的疼,可柳酒兒不敢躲,忙跪伏到地上,做出自己誠懇受教的態度。

當然了,現在也只有這大地,能保住她的臉了。

師叔的鞭子太長,一鞭都能在她身上繞幾圈,萬一不小心繞到臉上,可就沒臉見人了。

“林蹊,”重平斜睨她一眼,“你確定要在這里躲著?”

陸靈蹊:“……”

她已經確定兩位師叔一定要打她的心了。

柳酒兒都被打過了,她要是逃……肯定不行。

她老老實實從掌門師叔身后轉出來,跪到柳酒兒身旁,“重平師叔,宜法師叔,我知道我們錯了,”她們干的事確實太危險,“所以我們回來了,你們現在打我們是為了我們好,我都知道,你們打吧,打完了,讓我把話說完行不行?”

啪!啪啪!

宜法公平對待,也在她身上甩了三鞭,“好,現在說,你們是怎么用靈石砸死人家的。”

其實這一會,她已經冷靜下來了,猜到林蹊可能是有了什么厲害的陣盤。畢竟當初為了學十面埋伏,厚來師兄跟在她屁股后面也忙了二十多年呢。

小一輩中,林蹊在陣道上的造詣,絕對在前三的排名中,只是燈下黑,大家都忽略了她在陣道上的成就。

“弟子早前得了一個厲害的陣盤,叫九方機樞陣……”

她們其實是瞎貓撞著死耗子。

最開始在石灘布陣只是為了等逃亡四散的魅影。

陸靈蹊慢慢把鄂旬和一百八十幾的魅影誤入,后來她們在陣中的所為,全都跟兩位師叔說一遍,越說,她就越想給身邊的柳酒兒一腳。

這人真是太笨了。

著急忙慌把她的布袋拿出來干嘛?

兩個八階魅影呢,用腳指頭想,也不是她們能活捉的。

哼哼!現在好了吧?

沒獻成寶,她們反而被打了一頓。

真是坑死人了。

陸靈蹊身上火辣辣的疼,委屈死掉了,“師叔,真算起來,我花了差不多一千萬。我的靈石都沒了。”

重平和宜法沒想到,她們是這樣打的。

怪不得石灘那一片,會被染上那么強的怨念。

那叫鄂旬的化神境魅影,分明是被她們一系列的操作憋屈死外加活活氣死。

兩人對視一眼,都忍不住帶了點笑意。

“什么叫你的靈石都沒了。”重平努力板著臉,“你平時花錢都只用上品靈石嗎?”幸好這丫頭有錢,要不然想砸也不成。

“……”陸靈蹊在兩位師叔都瞟她儲物戒指的時候,干脆地伸出手,“我下品靈石和中品靈石加起來都不到一百萬。”

經過石攤一戰,沒錢——太沒安全感了。

陸靈蹊想要上品靈石,“師叔,我們干了這么大的事,做為長輩,不是應該給點獎勵嗎?”

可憐,她們先挨打。

“兩個活的八階魅影呢,要是搜魂的時候,能知道他們在無相界或者七界的布置,我們可以省多少事?”

確實!

不過,這不是他們獎勵她的理由。

林蹊的機緣盛不假,可是,每次的機緣,都與火中取栗沒什么分別。

她的任何一點算計失誤,都是無可挽回的恐怖后果。

尤其鄂旬用死對她們做出的后兩個殺手,那血向上飄,肯定真有什么他們不天道的天外詛咒。

還有后來以魂伏擊……

重平換位思考,覺得,他要在林蹊和柳酒兒這個年齡,干下如此大事,很可能尾巴一翹,就會失了那份謹慎,被鄂旬暗算成功。

“確實,兩個活的八階魅影呢,不過,林蹊,你確定要宗門以此獎勵你們嗎?”

柳酒兒在師姐看過來的時候,拼命搖頭。

宗門的獎勵一旦被別人知道,那些魅影肯定也會知道,到時候,她們可能就永無寧日了。

而且,這樣做,那些活著的魅影,還可能放棄他地,全都殺入千道宗。

這樣的后果,她們兩個都承受不住。

“師叔,您明明知道我們沒跑修真聯盟的本意,還拿這話嚇我們。”陸靈蹊向宜法師叔求援,“宜法師叔,您說,重平師叔這樣,算不算欺負我們?”

當然算!

不過……

宜法喝了一口茶,“你還沒說,那十一個八階魅影的尾巴在誰手上吧?”

陸靈蹊瞅瞅這位師叔,再瞅瞅那位師叔,“我手上有十二個八階魅影的尾巴。”

對噢,這丫頭在百歲鎮那里還弄了一條尾巴。

重平和宜法對視一眼后,眉頭不自覺地一起皺起。

自魅影入七界以來,只怕林蹊殺的八階最多。

至少到目前為止,還沒聽說,誰集夠了十條尾巴,可以煉制瞬移的法寶。

就是萬元大陣那里,雖然也收集了好些尾巴,卻幾乎沒有一個完整的。

林蹊……

“你手上的尾巴可以煉一個瞬移法寶。”重平這樣說,“我也可以讓你和笙師叔秘密給你煉制,但是,林蹊,在其他人沒使出那樣的法寶之前,你能不用,盡量不要用。”

“嗯!”

她又不傻。

陸靈蹊點頭,“師叔,另外兩條,我想給柳師妹。”

雖然這家伙嘴巴笨得要死,可是,行動力還不錯,要不是她配合的好,她就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希想鄂旬的命。

頂多借著九方機樞陣,困他一時。

“這是應該的。”

看到一直很老實的柳酒兒,重平心生一絲不忍的時候,又有些牙疼。

她要像林蹊這么會說話,今天的這頓打,絕對不會有。

果然誰的徒弟像誰。

重平都不知道,知袖怎么有臉說她徒弟們笨了。

分明跟她一脈相承。

“……都起來吧!”他輕吐一口氣,以靈力凝出一面靈牌,“酒兒,拿此靈牌去內庫丙號房領三件你能用的東西。”

給她獎勵?

還是去內庫領的?

柳酒兒大喜,接住靈牌,“多謝師伯!”

“師叔,我的呢?”

陸靈蹊齜牙咧嘴地爬起來,“我不僅殺了十一個八階魅影,還把化神境的鄂旬陰死了,我可以拿您的獎勵,換靈石和靈符嗎?”

還……還能討價還價嗎?

柳酒兒被師姐的操作,弄得呆住。

“你想要一千塊上品靈石?”

重平真是嫌棄死了。

他當宗主這么多年,也沒一下子花過這么多錢。

“林蹊啊,你賺錢的速度挺快,可是你不覺得,你花錢的速度更快嗎?”

這是拿刀插她心窩子。

陸靈蹊可憐巴巴的,“師叔,我覺得,您應該給我一千五百塊上品靈石,十五張元嬰修士的靈符和一張閑風星君的劍符。”

從天渡境回來,宜法師叔說,閑風星君除了獎勵她個人一枚親制的劍符外,還獎了宗門一張。

這東西太管用了,陸靈蹊不能不厚著臉皮,把它再拿過來,“您先別急,您把這些東西給了我,以后聯盟總部那邊的獎勵,我就不要了。

這件事,就當不是我們干的,您和宜法師叔怎么操作,我們都不管。”

她們修為弱膽子小,悶聲大發財才是主要的。

“……唔!要求倒也不算太高。”

讓柳酒兒沒想到的是,掌門師伯還真考慮師姐的提議了。

這樣算,師姐在石灘不僅能賺五百塊上品靈石,還賺了十個八階魅影的尾巴和爪子,另外還有一個更厲害的化神境魅影材料……

我的天……

柳酒兒偷偷吸氣,緊緊抓著一會兒就能到庫房選寶貝的靈牌,努力告訴自己,她的湯里也很有肉。

真正的危險,師姐一個人擔了,她就在陣盤前,配合著截幻道而已。

所以,這湯真是值大了。

重平瞟了眼柳酒兒,“宜法,一會兒你去甲庫把林蹊要的全給她。”

林蹊自己去取,難免會引人注意,畢竟甲庫不同他庫。

“既然全都給我們操作了,那十個八階魅影的爪子,宗門也要收你一半,當然,你也可以和柳酒兒一樣,再到內庫丙號房選三樣能用得著的。”

“行!”

陸靈蹊只微微一想就同意了。

爪子太多,她一個人也用不了。

接住師叔扔來的靈牌,“師叔,現在沒事,那我們可以走了吧?”身上太疼了,她要馬上上藥。

“先到西偏殿打理好形象。”

宜法朝二人擺手,“酒兒,你的布袋明天再來領。”

“是!”

柳酒兒現在不想跟師姐一起到西偏殿打理形象。

她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剛進大殿,師姐讓師伯和師叔關殿中禁制的時候,她應該當啞巴的。

可恨太興奮,又想搶師姐一頭,才著急忙慌地把布袋給了宜法師叔。

現在……

她慢慢地在后面挪,裝著被打得太狠。

“滾進來。”

里面的聲音,讓柳酒兒心下一激靈,垂頭喪氣地進去,“我錯了。”

她果然是太蠢。

“別打臉。”

不知道宜法師伯教訓她師父的時候什么樣。

師伯的手挺重的。

柳酒兒努力安慰自己,當師妹的被師姐修理很正常。

“打你不要勁啊!”

陸靈蹊被她氣得沒脾氣,“別愣著了,快給我上藥。”

說是三鞭子,可一鞭子在身上繞了幾圈,真算起來,十鞭都不止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