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四三章 磨死化神境

更新時間:2020-01-24  作者:潭子
什么叫不聰明,多打打就行了?

這話不僅把鄂旬氣得蹦,就是柳酒兒都跟著心塞。

師父一直說他們師兄妹笨,嘴上嫌棄臉上也嫌棄,可是對這位臭師姐卻一句大話都沒說過,從來都只有夸。

好像她多聰明……

柳酒兒很想找到某人不聰明的證據,奈何等她真正找的時候,卻只能在心里悄悄嘆口氣。

不說九方機樞陣如何,只說臭師姐能運用種種讓這化神境的魅影自斷一爪,她就只有五體投地的份。

“死而無憾?”鄂旬磨著牙,努力把嗓子中的腥甜咽下去,“臭丫頭,你真以為,你能殺得了我?”

找不到她,就打不著她,被她當猴似的耍到現在,要是還把自己氣死了,那才是真正的蠢。

“那我們現在就看看,你要怎么殺?”

援軍不知道在哪?

再這么打下去,他又傷又氣又累,靈氣大損下,可能真要著了她的道。

鄂旬決定保養自己,“化神修士的劍符,你還能用幾下?”

不把化神修士的劍符消耗掉,休息都不安心。

鄂旬干脆坐了下來,“來吧,讓我看看,你能破我幾道護體靈光。”

撐起護罩的時候,他看到臭丫頭的幻影露出一絲郁悶、后悔時,心中亦是郁悶后悔不已。

他大概真是蠢的,在人家的大陣中,這樣拼過來拼過去,有什么用?

她是結丹小修,他是十一階的化神境魅影,只要他自己不急,亂了陣腳,她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只能拿化神修士的劍符對付他。

可是化神修士的劍符是那么好得的嗎?

越是高階的靈符,所需的載體越是難。

她能有一張兩張,絕不可能有三張四張。

要不然,也不會一直小心地試探他了。

“……你這樣坐下來,我是不是可以認為,你已到了檣櫓之末的時候?”

陸靈蹊一連打出四個幻影圍到他身邊,光明正大地近距離觀察他,“呀!瞅瞅你身上的傷,真可憐。”

鄂旬:“……”

他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強自按下再揮爪的沖動。

但是不揮爪,他又老擔心在這么近的距離下,會被她用化神修士的劍符劈了。

“咦?你流汗了噢!”

“……”鄂旬的嘴角抽了抽。

“我告訴你啊,能殺你的劍符,我還有兩張。”陸靈蹊好像跟他話家常般,“不過呢,我覺得用在你身上太可惜了。”

什么?

是說他不配嗎?

鄂旬額角的青筋都蹦了蹦。

“你也別不服氣。”陸靈蹊的四個幻影干脆學他坐了下來,“被一個結丹小修弄成這樣,在你們魅影族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吧?”

“……”鄂旬真想把耳朵堵上。

可惜不行,這臭丫頭詭計多端,堵了‘聽’識,她要再干什么事,他反應的速度可能就會慢上十分之一息。

這時間,于現在的他而言,可能就是性命。

“你看看那是什么?”

坐下的四個幻影齊指再次圍來的八個幻影,“你看她們的手上,其中一個拿的是真正的留影玉,留影玉你知道嗎?就是可以把我們現在的情況,永遠的留下來,可以給別人看的。”

什么?

鄂旬的爪子終于控制不住,再次揮起。

柳酒兒如他所感,迅速截取他的勁力,回攻于他。

“哈哈!哈哈哈……”

陸靈蹊大笑的聲音,響在九方機樞陣的幻道里,“我又騙了你噢!”

靈氣護罩被自己的攻擊破開,鄂旬還能有什么辦法?

“原來你都到了這種程度,還要臉啊!”

陸靈蹊的兩個幻影一前一后,笑著再次靠近他,“早說啊,早說我就不用留影玉了。可惜現在已經遲了,你看這個。”

前后兩個幻影手心一動,他缺條腿,渾身血痕的可憐樣子,就露了出來。

這怎么能是他?

鄂旬再次出爪。

咻咻!

咻咻……

他未出全力的勁氣又打了回來,鄂旬有些勉強地往邊上讓了讓。

可是,就在此時,那道讓他心悸的化神修士劍符再次出現,時間、地點拿捏的都恰到好處。

電光火石間,為了小命,鄂旬只能選擇承受一道自己攻出去的勁力。

后背的傷好像裂開了,但鄂旬不敢停留,他知道,那劍符的劍氣打出去后會拐回來,再打他一次。

他迅速騰挪,一連幾次改變方向,想要避開那道劍氣。

“騙你的呦!”

陸靈蹊的幻影再次出現,手上好像拿著一張符,“我都說了,你不配用它,所以呢,剛剛我只是催動它,嚇嚇你而已。”

什么?

鄂旬氣昏了頭,直直沖向她的幻影。

幻影破開的時候,剛剛讓他心悸的劍氣直直從心臟處穿過。

鄂旬僵硬回頭,尋找一直氣他的幻影,“你……你又騙我?”

“沒辦法,誰讓你修為這么高呢。”

陸靈蹊說這話的時候,柳酒兒生怕那一劍還殺不死他,又把它截了回來,這一次,在鄂旬的肚子過。

大量的鮮血飚出,看樣子,她們應該可以放心了。

她們齊松一口氣時,卻都未真身出現,只冷眼看著他,什么時候摔到地上。

“我……我要死了?”

鄂旬的嘴巴也在流血,他還在尋找陸靈蹊的幻影,“在臨死之前,你得讓我死得瞑目,說,你叫什么?”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我就告訴你,我叫什么。現在我問了,幽古戰場上,修士一般都是什么修為?”

他憑什么要告訴?

鄂旬沒想到,他都流了這么多血,這臭丫頭,還那么謹慎,不僅身體未現,就是名字也不肯告訴。

他的身體慢慢軟下來,‘啪’的一聲,摔到了地上,“不說名字,你以為你就能逃了?”

鄂旬望著星空,喘著氣道:“我詛咒你!”

鏡光陣前,柳酒兒發現他身體的血,有數滴要飛起來了,心頭一懔,連忙截取到不同的幻道,“師姐,快收。”

與其讓他用這些珍貴的血干出什么讓她們后悔的事來,不如馬上收了,交給宗門煉丹制符。

反正十一階的魅影血,就算不能煉丹,制符應該不會有問題的。

陸靈蹊這一次非常聽話,直接以靈力驅動數個玉瓶去收那幾滴不在一起的血。

二人心神全系在鄂旬身上,完全沒看到,頭頂的星空微璇,只是在一息之間又回復了正常。

鄂旬死也沒想到這里還有一個人,更沒想到,她們會這樣干。

他的血……

“咯咯!”他嘴角的血沫大股流出,沒有向下,也沒有飛天,反而被什么吸著,向左邊飛去。

鄂旬努力偏了偏頭,想看一看仇人的面,借魅影一族的天賦,讓鄂午鄂庚他們有所警醒,可是,看到的也只是一個收他的血的玉瓶。

太無恥,太欺負他了。

氣怒之下,努力控制的心臟處傷口,‘卟’的一聲,再也承受不住,大量噴血。

柳酒兒一點也沒浪費,俱用玉瓶收了起來。

半晌,陸靈蹊和她一起站在幻道之外,看著好像再也榨不出一滴血的鄂旬,才輕聲道:“酒兒,你說他現在是真死了嗎?”

化神境的魅影,神魂應該也非常強大。

大家打了這么長時間,也算熟悉了,與其說他是被閑風星君的劍符殺死,不如說,他最后是被氣死,被憋屈死。

臨死前的強大怨氣,說不得馬上就會轉為厲鬼。

“這血我們一人一半。”柳酒兒先分贓,塞她一個小玉瓶,“你不放心,我手上正好有一張雷符。”她其實也不放心,要不然早進去了。

電弧四展。

“啊啊啊,蚊斷腿,我恨你們!”

伺機想把兩個仇人一起了結的鄂旬之魂,被那一張雷符炸得再也凝聚不起來,一陣風來,分裂開,還張牙舞爪的淡影,漸漸消失在幻道的盡頭。

我的媽呀!

陸靈蹊和柳酒兒正要一齊抹汗,突然感覺不對,齊齊抬頭的時候,都顧不得收尸,連忙急跑陣盤處。

鄂午和鄂庚有感鄂旬要用四訓血咒的時候,拼命沖出無相五位化神的圍追堵截,身體未至,爪影齊出。

刺啦!

他們想要撕開這個害了鄂旬的鬼地方,搶回他的身體。

四訓血咒沒有完成,鄂旬的血一定出了問題。

九個拱衛陣盤的靈石洞再次傳來‘嘭嘭嘭’的炸響,好在為防意外,柳酒兒填了不少,再在兩個人一齊往里面塞靈石,愣是沒讓他們撕開九方機樞陣。

“下方何人,鬼鬼崇崇算什么本事?”

無想、紫衫他們追來了,鄂午和鄂庚恨得無以復加,連連揮爪。

叮!叮叮叮……

無想劍至的時候,山隱和至陽、渲百的劍也全到了。

發現他們怎么也沒時間搶人,再留下去,很可能也會有極大危險的鄂午、鄂庚,只能在他們圍來之前,再次沖出。

“追!”

大好機會,至陽不想就這么放過,在無想微要停頓的時候,一把拉住。

又花了大把靈石的陸靈蹊和柳酒兒只能看到師長、前輩們,就那么走了。

“這里不能再呆下去了。”

陸靈蹊懷疑,她和柳酒兒伏殺鄂旬的事一旦傳出去,這世間的魅影,都會過來追殺她們,連忙道:“快!收陣旗。”

為防再出意外,她也不敢先收陣盤,與柳酒兒一左一右奔出,收她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布下的八十一面陣旗。

半晌,趕到石灘的宜法三人,只能見到一地好像也要碎成粉的魅影爪子,方圓二十多里,就沒有一塊,大過小指甲的東西。

“好厲害!”

天地間,散逸著一種特別強大,卻又特別虛弱的神魂波動。那種英雄沒路,痛苦不甘好像還停留其身隕的那一刻。

守懷和宜法、起東三人對視一眼,一齊出手,‘轟’的一聲,嬰火燎原,很快蕩盡這片土地。

今日若不管此處,說不得,過個十幾、二十年,其散魂就會吞噬其他游魂,成為鬼王的存在。

化神境的魅影啊!

還是帶著兵的。

“我們無相界什么人能有此手段?”

干下此事的,不是大陣師,至少也是個陣師。

守懷真人問宜法和起東,“我們六大宗門大概可以剔除,山海宗和鬼宗……若真有人出手,剛剛的怨鬼氣息,也不會那么濃。”

那兩宗修士,都不會放過那強的怨鬼氣息,畢竟打散了的怨鬼成不了氣候,收集起來,就算自己用不到,也可以賣給同門或者換宗門的貢獻點。

“你們說,散修中,會有這么厲害的人物嗎?”

“不太可能。”

宜法搖頭,“從殘留的靈氣波動上還可以看出,這里有九道差不多的,我們無相有五位化神,魅影那邊出來了兩位,這里死了一位,還有一位……”

“無根無萍!”

守懷閉上眼睛又感受了一會,“用的應該是符。”

能用得起化神修士符箓的,不可能是散修。

“這樣說,是很有來頭的外界修士所為嘍?”

那六界魅影漸成氣候,確實有些人轉到了他們無相界。

玄天宗起東看向他們二人,“要查嗎?”通天傳送陣在玄天宗坊市,查起來并不會太難。

“……算了。”

宜法想了想,先搖頭,“查出來,反而可能置人家于險地。”

人家幫了他們無相一把呢。

“不錯!”守懷真人點頭,“化神境的魅影,到目前為止,我們七界還未曾打下過一個,布陣之人干了如此大事,卻悄沒聲息地退走,想來,也是怕報復。”

他們如何能干那種害人性命的事。

“走吧!”

“慢!”

宜法喊住要走的守懷,“這里的石灘,曾是聚風之地。”她望向四周,“我們打了那么久,按理說,化神境的魅影,早該去馳援他們的族人。”

可事實上,他們援手萬元大陣時,這里的一切,好像還風平浪靜。

“守懷,起東,敢不敢向前探一探?”

守懷和起東兩人心中都有些躊躇,“只我們三個不行。”

他搖頭,“這里能出一個化神境魅影,難保再前面就沒有。”他明白宜法的意思,但,樂機門除了掌門程希敏,就他的修為最高,其他各宗都有化神修士了,樂機門不能沒有。

(本章完)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