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二八章 半靈階法衣

更新時間:2020-01-09  作者:潭子
七界各方大陣加入無想參悟出的靈符時,陸靈蹊在千道宗的演功堂拎著重影大刀,已經干翻了二十八個同門。

不是她想打擊大家,是知袖師叔說,她要是敢讓劉成師兄和柳酒兒師妹從她手上賺一個貢獻點,她就親自按下修為上擂臺。

到時候,她要是不把她打趴下,她是不會下去的。

陸靈蹊覺得私底下把按下修為的師叔打趴下沒問題,但是,眾目睽睽之下,要是把知袖師叔的一世英名弄成笑話,她會愧疚的。

為了不愧疚,她就只能來一個踢一個,來兩個踢一雙。

當然了,只要一直沒人能從她手上過,她每天酉時到卯時,都會有七個時辰的休閑時間。

這時間,夠她回家陪爹娘修煉,陪爺爺犁田種藥了。

陸靈蹊很高興在大戰之前,有這么一個溫馨的歲月靜好。

天天在金風谷和演功堂之間來回跑,也跑得一身是勁。

“我回來了。”

才入珠境,就見爺爺在迷你小火山處朝她朝手,陸靈蹊忙幾個閃身過去,“爺爺,您怎么到這里來了,咦?火云藤活了?”

從天涯界帶回的火云藤一直半死不活的,她總覺得,它挺不了十年,就得被她養死,卻沒想現在的葉子又回復滿是生機的碧綠色,“爺爺,您用了紫蝴粉嗎?”

“不錯!”

陸永芳很滿意紫蝴粉的效用,“火云果是火系靈果,你當多吃一點。”

孫女身上的寒毒他沒辦法,只能努力給她多找些火系靈物,“等它結了果,釀進黃金酒中,于你肯定更好。”

“好呀!”

爺爺有事干,眉目盡皆舒展開來,陸靈蹊看著就高興,“不過,爺爺,這酒您是自己想喝吧?”

“哈哈!同喝同喝。”

孫女大了,終于知道酒比那什么甜露好喝了,陸永芳終于不用可憐巴巴偷著求她弄酒喝,“我們不給你爹娘,就咱們爺孫喝。”

能怪他疼孫女嗎?

兒子還想逼他一把老骨頭修煉,希想什么五百年的壽元,那壽元是那么好奪的嗎?

陸永芳一輩子自在慣了,可不想再自困石室做牢。

幸好他家修為最高的孫女尊重他自己的意愿,“到時候饞死他們。”

“饞不死,到時候他不是偷您的,就是訛我的。”

陸靈蹊還不知道她爹?

當然,她也懷疑爺爺到這里是另有懷念,摸出跟采薇師姐換的璇光爐,“爺爺,您看這是什么?”

什么?

丹爐唄!

陸永芳接過璇光爐,異常感慨,“煉丹太麻煩!”

他修為不足,煉丹術連基礎都沒完全打好,又歇了這些年,再煉丹,孫女肯定還要幫忙種那些低階靈草,那可虧大了。

鴻蒙珠境就這么大,種黃金稻還來不及,怎么能瞎種低階靈草?

“不過,這丹爐挺漂亮,用來熬些外傷靈藥倒是不錯。”

陸永芳學了一輩子醫,雖然現在不能再到外面當醫者,卻天生地喜歡制藥,“靈蹊啊,你要是能在采薇真人那里弄點如百步膏之類的外傷藥藥方,就給爺爺弄點。”

他配藥還是不錯的。

“爺爺試驗試驗那些藥方。”

“行!”

陸靈蹊哪能不答應?

爹有娘親帶著,努力一把,可以往結丹上想一想,但爺爺……

在時間上,因為暢靈之脈爺爺早無一點優勢。

想要再進一步,除非寧老祖再以禁術幫他提升。

可是,那樣的提升,對寧老祖負擔肯定不會小,爺爺也未必就安樂。

從小跟著爺爺到處跑的陸靈蹊,知道老人家一輩子喜歡縱情山水,喜歡偶爾的熱鬧。

這些寧老祖無法給他,她——同樣無法給他。

陸靈蹊現在只希望天外惡客的事能盡早解決,然后陪爺爺找個凡城,按心愿再開個藥館,忙中有閑,閑中有樂。

“爺爺,我爹娘呢?他們今天吃飯了嗎?”

現在真不用辟谷。

而且也不能辟谷。

陸靈蹊重拾家人,知道他們一個個的居然習慣了辟谷,只能每天提醒。

“吃了,我看著的。”

對陸永芳來說,最重要的就是兒孫,“天不早了,走,爺爺今天給你蒸海螯。”

陸靈蹊瞬間眉開眼笑。

爺爺的手藝本就不差,再加上寧祖宗的仙食符和五階大海螯,她可太有福了。

陸懔和蔣思惠是聞著香出來的,有省心的一老一小在,他們兩個只要負責吃飯,順便夸夸就行了。

“爹,你有時間多弄點螯黃制醬,回頭我們拌飯吃,肯定也非常好。”

明明吃飽了,陸懔還是吸溜著口水,希想下一頓,“靈蹊要是忙得沒時間進來,有您弄得螯黃醬,也能吃個痛快。”

老爺子喜歡跟他反著來,為了好吃的拌飯,他毫不猶豫地便把女兒拉了進來。

“靈蹊,你喜歡吃拌飯嗎?”

陸永芳白了兒子一眼,只問陸靈蹊。

“喜歡,您弄的,我都喜歡。”

蔣思惠把頭低的低低的,努力忍笑。

他們家一個更比一個會哄人,她這個嘴巴不甜的,還是閉嘴,跟著沾光吧!

“那行,爺爺給你多弄點各式醬料。”

孫女手上的極品食材好,奈何不好見人,弄成醬料拌飯吃,確實更好。

陸永芳一口應下,“阿懔,思惠,你們兩個幫忙給靈蹊多打點黃金稻米,記著,一定要打像點,剩下的碎米,以后我給你們做米餅或者熬粥都行。”

黃金稻谷太大,一顆接近七、八十斤,肯定不能拿出去。

為了孫女的安全,他只能這么糊弄。

也幸好,都不會浪費。

“行!我和思惠一會就去弄。靈蹊,你今天贏了幾個人?”

不讓別人在她手上過十招,這對別人是多大的打擊?

陸懔嚴重懷疑女兒這生意,會越來越沒人。

“今天比昨天又少了一個,只有四個人。”

陸靈蹊也無奈,重平師叔讓她進演功堂是為了練兵,但大家差距太遠,再這樣把她豎在擂臺上,她都要懷疑,會加深大家的灰心失意。

“你這一天更比一天少,再有三天,都要沒人了吧?”

“沒人好啊,我正好研究無想祖宗弄得符陣。”

陸靈蹊希望爹娘和爺爺也一起研究符陣,“娘,您不是學過刺繡嗎?您說我們能不能把符陣以刺繡的方式,繡到法衣上?”

“理論是可以的,不過它具體有多少防御功能,就要看法衣的材質了。”

蔣思惠看著女兒,“你是不是想把這符陣傳到凡世?”

“娘,可以嗎?”陸靈蹊眼巴巴地看著母親,“雖然不一定有用,但是‘試’總比不試的好,娘,您在家試驗的時候,也不用只拘泥于五行陣,試試勾勒防御最好的土盾與它相結。”

這是她今天閑著無事,想了半天,才想到的法子。

師叔他們雖然沒說不管凡世,但是,凡城太多,千道宗要是把弟子全都撒出去,反而可能被天外惡客個個擊破。

所以,他們重點加強防御的還是宗門的一些戰略要地。

陸靈蹊從小生活在凡人地界,哪能忍心無辜的他們被修仙界連累?

“理論上……應該也可以。”

蔣思惠想了想,當場摸出夫君早前的幾件普通布袍,“其他的先放放,我們一齊試試吧!也不必一定用刺繡。”

那東西時間太慢。

“爹,我記得您當初還帶了一錠墨,那東西沒靈氣,我們就用那個試。”

既然女兒想把符陣推廣到凡世,就只能用沒有靈氣的東西。

一家人很快行動起來,連熬醬都顧不得了。

一個時辰后,陸靈蹊拿了父親的兩件布袍,又急匆匆地趕往神道峰。

等到重平掌門試過這兩件勉強算是半靈階的布袍,已過亥時一刻,不過,再晚也不防礙他迅速傳令各方。

要知道千道宗轄下就有十一個凡人國度,能幫忙在城墻上刻上符陣,就不知道要多長時間。

時間越長,出任務的宗門弟子就越危險。

現在有個凡人自己也能制成的半靈階法衣,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法衣能弄,他們的房子、大門、窗戶等等當然也能弄。

“干的不錯!”

重平對自家師侄很滿意,“看來你沒浪費在擂臺的時間。”

看到門下在林蹊面前怯戰,他也很無奈,“不過,從明天開始,你要有個心理準備,結丹后期以下,都可以向你發起挑戰了。”

就知道沒好事。

“師叔,您這樣,以后我都不敢到神道峰來了。”

陸靈蹊真是敗給她家師叔了,“我在擂臺上把大家打擊得太狠,不僅起不到練兵的作用,反而影響了大家的信心。要我說,與其把時間浪費在擂臺上,不如您把我們都按小隊放出去,我們幫忙在各城的城墻上布陣畫符。”

他們多出去一個人,可能就能多救一城的人。

“……你想出去?”

“是!”陸靈蹊點頭,“師叔,我從小長在凡世。在有些修仙者看來,凡人的性命如螻蟻,可是,我就是螻蟻的出身。這次的事,說白了,是修仙界的問題。”

是前輩高人們被仙人畫的大餅給騙了。

“我們的問題,應該是我們自己擔。如果擔不下,那就盡最大的努力。”

如果盡了最大的努力,那么不管后果是什么,都不會心有掛礙了。

“……你讓我考慮考慮!”

重平其實撒出去不少弟子,也早就做好那些弟子遭遇天外惡客再也回不來的準備,留在宗里的,都是宗門必要留下的有生力量。

這些力量里,當然少不了關系戶。

天外惡客還沒來他們就怕犧牲,那以后……

重平揉了揉眉心,“這件事關系重大,我要跟你宜法師叔他們商量一下,更要跟你師父通個氣。”

隨慶師兄現在坐鎮在無相界的修真聯盟,他那里必須跟空門商量好,他才能下這個大決心。

空門前輩若是能答應在危險時刻,為各個宗門出手十次,他才能真正無憂,才能把林蹊這樣的弟子放出去。

“你先回去,明天一早我給你消息。”

千道宗的夜晚安靜中,也一樣的仙氣飄飄。

各峰仙霧繚繞中,不時有一二個駕起遁光出入的修士,看著安靜又美好。

陸靈蹊悠悠嘆了一口氣,才往金風谷回。

“林師姐!”

柳酒兒遠遠截住她,“今天你這么晚才回金風谷嗎?”

“有事?”

這位師妹很少主動搭訕人,陸靈蹊有爹娘有爺爺,只想早點回去進鴻蒙珠境。

“我……我想問問,今天打到九招,是你讓我,還是我真的能在你手上走九招?”

十面埋伏盡是殺氣,從這位師姐守擂開始,就沒人能在她手上過十招,可是奇怪的是,大部分的人,都能在她手上走到第九招。

柳酒兒嚴重懷疑她還是放水了。

“你是憑你自己的實力走到第九招的。”

陸靈蹊這樣說,“不過,這是切磋,不是生死關頭,如果是生死關頭,我覺得,我不會給你一點機會。”

切磋顧忌的就多了,十面埋伏盡是殺招,用于切磋,其實是浪費。

如果不是重平師叔只讓她用十面埋伏,陸靈蹊其實更希望能用刀,把他們砍得心中發憷。

柳酒兒隱在袖中的手,抖了幾抖。

師姐這么厲害,還讓她怎么沖過十招?

可是老不打過十招,師父就要對他們體罰了。

“那師姐,我能問問,依我現在的水平,我三個月后,能不能靠熟能生巧的方式,在你手下切磋過十招?”

有這樣問問題的嗎?

陸靈蹊心中一動,忍不住笑道:“知袖師叔給你們限時間了?”

“你別問我這個,就說從明天開始,我天天被你踢,三個月后,能不能靠熟能生巧,切磋過十招吧!”

“理論上……看我心情!”

陸靈蹊真是被她逗笑了,“酒兒,師叔沒你想的那么可怕,你至于要在十面埋伏里找所謂的熟能生巧嗎?”

陸望老祖就憑十面埋伏闖下殺神之名,病書生陸安一幅孱弱樣,卻也是走哪哪老實。

她不是泥捏的,重影更是極品法寶,就是知袖師叔自己按下修為,也不是她的對手。

“行了,別一幅苦樣子,想想殺神陸望,想想病書生,我覺得,你就可以給自己找足打不過的理由。”

陸靈蹊笑,“另外,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明天我的擂臺,可能就要解散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