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四二二章 骨煉

更新時間:2020-01-03  作者:潭子
無想早就等急了,奈何她好像被天道盯住了,一旦心浮氣躁,天上就風起云涌。

她不怕天劫,甚至期待跟老天斗一斗,可自家娃兒說要再煉重影那個本命寶呢,萬一她這邊開始,她還沒來可怎么辦?

無想一再壓著自己的所有情緒,控制丹田靈力的波動,不讓老天馬上把雷劫傾下。

等到遠遠看見師兄帶著陸靈蹊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忍得丹田筋脈都有些疼了。

“林蹊,你怎么才來呀?”

無想還記著有人的時候,一定要叫她林蹊,“我都等急了。”

天上的云氣因為她松的這口氣,迅速動了起來。

陸靈蹊經歷過師伯和自己的天劫,更看著玄華姨進階,一看天上的風云動,就知道老祖的天劫馬上就要來了,“我把我師叔他們喜歡的極品仙霧茶,都給您搶來了。”

到了這種時候,她也顧不得祖宗到底愛不愛茶,忙編個理由,表示對祖宗她絕對絕對上心,不讓她跟老天斗的時候,還在想她的事。

“前輩,您趕快到陣中應對天劫,我在外面陪您,等您沖過天劫,那些茶我都給您。”

“嗯嗯!”無想一邊點頭,一邊戒備地盯她師兄秋宇,“那你快找地方藏好,對了,師兄,把你的陣牌給林蹊。”

“……”秋宇突然懷疑有一天,如果林蹊要拐師妹,師妹能高高興興地跟她翹家。

“咳!”他輕咳一聲,“你的天劫非同小可,林蹊跟我們在外圍就好。”

“您別管我了,趕快進去吧!我會照顧好自己。”

劫云已凝,陸靈蹊怕再她婆媽下去,那個清明的祖宗就要跳出來罵人了。

值此緊張時刻,她可不想她們吵架。

但是,她雖然催她進去,卻還是把她的手死死拉著,“等一下等一下,我想起來了,我還有一樣東西要送給您。”

陸靈蹊塞了一個儲物戒指給無想,迅速傳音道:“這里面十幾個兇獸皮、殼和鱗片,要是實在頂不住,您就把它們一樣樣扔出去。”

天道契機下,遠在西狄草原的隨慶等很快便感應到了不對。

當他們把目光投到飄渺閣方向時,四象谷所有的劫云已經壓得好像要把天地變成末日般。

飄渺閣所有在宗不在宗的弟子,在有感的剎那,驚喜驚慌的同時,幾乎都在心里替無想祈禱,希冀她能平安沖進化神。

只有沖進化神,她才能為她自己張目,飄渺閣弟子行走在外的時候,才能把腰板挺得更直。

“真是無想師叔?”

匆匆趕回宗的燕離沖到師姐虞靜身邊,“什么時候回來的?她一個人嗎?”

“噓!鎮靜!”虞靜一派大師姐樣,“我師父說,師叔半個月前就回來了。”至于真假,那就不是她能管的了。

反正,昨天她師父還愁眉不展,操心師叔在哪,化神之路走斷了,能不能續上。

“半個月前就回了?”

那怎么還瞞著他們?

燕離正要朝師姐問個究境,被頗有眼色的蕭瀟一拉,“你還不知道吧?林蹊也來了。”

在哪呢?

燕離迅速在人群中找她。

“她是替重平掌門送東西過來的,正好恰逢其會,跟師父請求,借無想師叔的天劫雷煉重影。”

虞靜把兩個師弟的動作表情盡收眼底,“師父答應了,她現在應該跟師父他們在四神獸處。”

化神天劫非同小可,飄渺閣一直飽受海上獸潮困擾,這一次,師父師叔他們想在外圍大量收集雷力,以制天雷子。

“那……我們也往里面去去,行不行?”

雷煉呢!

燕離也想進去見識見識。

他的劍加了極品大椿也重新煉制了,若是可以,學一學林蹊,或許也行。

“不行!”虞靜搖頭,看向越壓越低的劫云,“師父師叔他們有事,宗門的安全,暫歸我們管。”

上一次在素暭山,可把太霄宮得罪慘了。

虞靜轉向兩個師弟,“我要坐鎮宗內,以防意外事件,你們兩個還得馬上把刑堂弟子帶著,看顧坊市,不論……不論這邊的結果如何,膽敢在飄渺閣鬧事者,一律殺無赦!”

燕離和蕭瀟一齊鄭重起來。

師叔的腦子不正常,但是,她沒沖化神前,能一直是元后大修士,有她坐鎮,某些宵小就算想鬧事,也只能想想。

但,她若是沖不過去,飄渺閣就再無后修士。

“是!”

二人一齊拱手,迅速退出時帶走一隊修士。

虞靜一百個不放心這里,但她守在這里真的幫不上忙,離開的時候,又帶走了幾隊修士。

很快,飄渺閣坊市上的人就發現巡衛變多,他們一臉肅殺的表情,幾乎走哪就能讓哪里息聲。

看他們的樣子,依附飄渺閣做生意的,一個個都忍不住心里直打鼓。

瘋了的無想在沖擊化神,她真的能沖過嗎?

若是沖不過……

陸靈蹊也在擔心這個,祖宗的腦子不正常,定心丸吃得再多,在越聚越多的劫云下,心跳也忍不住一會兒慢,一會兒快。

這種在外面等著的感覺,真比她當初自己面對天劫,還要緊張還要累人。

咔擦!

一道電柱拉開無想化神天劫正式序幕的時候,幾乎把整個飄渺閣都照亮了。

依托大陣,分布在外圍的十面埋伏接收細小雷絲的時候,陸發蹊的身體如身旁巨石雕就的青龍神獸一般,擺了個臥龍的姿勢。

她沒在玄武那里呆,以引龍決為說頭,一個人跑到了這里。

老祖若是扛不下這里的天劫,那……那就只能動用那只巨龜龜殼了。

龍姨說那個叫虎坤龜的兇獸,殼特別特別厲害!

人家不僅比她殺的所有兇獸都厲害,天賦還主在殼的防御上。

別的兇獸,皮啊殼啊鱗啊的,龍姨能幫她分的,都分成了不引人注意的一塊塊,只有那個大龜殼,她拿它沒辦法。

那么大,她一時也拿它沒辦法。

當初若不是有空冥石,可以現煉更大的儲物戒指,她就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它飄在海上了。

陸靈蹊一邊由著逸散過來的雷絲在身上刺啦刺啦,一邊從青主兒的空間里,把裝著虎坤龜殼的儲物戒指拿出來以備不需。

這東西,她連師父都沒告訴。

真要扔出來了,不知道有多少人還會盯著她。

陸靈蹊輕輕嘆了一口氣,隨著一聲又一聲更為刺耳的咔擦晃動身體,盡量把雷力從身上晃出去。

咔擦!

雷柱與劍氣相撞,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個特別巨大的光影,飄渺閣坊市那里的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第一波天劫時,無想沒一點動靜,他們還以為是飄渺閣的四象谷厲害,這第二波怎么就動起手來了?

兩年前素暭山的事雖然鬧得沸沸揚揚,可是他們好多人真不信瘋了的無想,真能那么輕松地把葉琮殺了。

大家只以為她是出其不意,現在看來……

燕離瞅的是熱血沸騰,可惜兩邊離得太遠,又隔了數重陣法禁法,只能看個大概。

早知道師皮這么厲害,這些年他就不舍近求遠,跟一堆不會玩劍的人打架。

眼見雷力越積越多,形成了特別巨大的雷球,陸靈蹊都為祖宗捏了一把汗。

叮!叮叮叮……

轟轟轟……

無想沒讓大家擔心太久,劍氣縱橫間,切割雷球,直接就以劍氣幫忙,讓它們在半空中炸了。

一片雷絲電雨,好像煙花一樣落幕。

游離出來的雷絲太多,分散在四象谷的重影吸入的當然就多,陸靈蹊控制不住地一陣顫抖。

咔嚓嚓!

雷劫大概被激怒了,在墨色的劫云中咔擦響的時候,迅速由小變大,從天空一把打出。

這一次,人家可能吸取了教訓,在打出的瞬間居然兵分三路,以不同的角度擊向應劫之人。

秋宇和踏雪幾個面色齊齊發白。

他們雖然還在努力收取雷力,可是,心抖手抖,若不是強力控制著,身都要跟著抖。

化神天劫的厲害,他們早就知道,但……

秋宇頭一次后悔他把師妹逼得太狠,以至于年齡最小的她,先他們這么早地面對這恐怖雷劫。

叮叮叮!

三聲劍響,三道雷龍咆哮雖然依舊,可是,真正沖到無想跟前的時候,已經成了稍粗一點的雷蛇。

這樣的雷蛇,對元嬰后期的無想形不成威脅。

轟隆隆!

第四道天劫在第三次剛剛消失的時候,又迅速在劫云中蘊釀。

陸靈蹊喘了一口氣,老祖的狀態比渲百師伯當初可是好太多太多了。

師伯都能闖過去,沒道理祖宗不行。

陸靈蹊慶幸她可能不用擔心虎坤龜用出來,被天下人側目了。

應劫的洞廳中,無想的身體,幾次晃動。

如果有人能看到這里,一定會發現,她身體晃動的時候,空間讓別人眼花,誤看成兩個無想。

“我說了,不用你,這是我跟老天斗的地方。”

無想好像在跟什么人說話,“你想出來,行啊,我們跟老天打完了,你讓我也到你那里看看。”

“我出來瞅瞅都不成嗎?”

一個同樣是她的聲音,幽幽地,又滿是期待地道:“放心,你打架我不參與。”

不參與你還出來?

無想的嘴巴撅了撅,“你讓我分心了。”

“讓你分心了嗎?那是你的定力還不夠。”

放屁!

什么叫她定力還不夠?

無想拿著劍,在雷劫還未下的時候,朝天上的劫去先砍了起來。

還沒有蘊釀成功的天劫,被她幾次打斷,劫云從遠處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好像水燒開了般,翻滾得太厲害了。

一道道雷絲把它們鑲出無數金邊。

陸靈蹊看那一道道金邊在天空彼此連接,要變成一個個金環,嚇了一大跳。

她有種那些金環雷,要打下來把祖宗捆住的感覺。

叮叮叮……

“有點意思!”

無想的身形好像再次晃了晃,出現了另一個她,“不過,你還要再加把勁。”

什么叫有點意思?

“你是來拖我后腿的吧?”

正在跟老天斗的無想氣得想打人,“我告訴你,林蹊在外面雷煉重影呢,一個不好,傷到她,我看你怎么辦?”

“……她都能雷煉重影,我用得著為她擔心嗎?”

另一個聲音,沉默一瞬道:“與其擔心她,你還是擔心你自己吧!”

環形雷劫下來了。

四面八方的環形雷劫,從地面,從上空,從半空,從左邊,從右邊……,一齊向洞廳絞來。

無想腳下一跺,洞廳的地磚突然冒起無數符文,它們共同在組成了一個又一個強力的壁壘,把打來的環形雷劫又給彈了出去。

叮叮叮……

劍氣縱橫,彈出去的環形雷被切割的再也成不了氣候。

一直擔心,一直擔心的陸靈蹊,又一次控制不住地渾身顫抖。

她的發帶已經束不住被電得直起的頭發,一股焦糊味傳來的時候,她一邊哆嗦,一邊努力把身體往后退了一毫毫。

老祖應劫好像沒問題。

現在有問題的是她了。

陸靈蹊覺得,她應該把重影召喚回來,在這里一樣能雷煉。

要不然,等再來天劫的時候,她的肉都能熟一半給老祖就酒了。

陸靈蹊心念一劫,散在外圍的重影正要往她這邊護來,一聲更響的‘咔嚓’震得耳朵疼。

“林蹊!”

青主兒在她的識海瑟瑟發抖,“先別急著叫重影,天劫雷力至剛至烈,要不然,你再忍一波,把沖進身體的雷力引導到骨脈之中。”

什么?

陸靈蹊嚇了一大跳。

青主兒藏著還瑟瑟發抖,怎么敢叫她把雷力引到骨脈之中?

“大不了你再受點傷嘛!”

青主兒道:“有丹藥你怕什么?把至剛至烈的天劫引到骨脈之中,讓它對付就要形成的寒泉,或許有意想不到的功效呢?”

陸靈蹊:“……你太兇殘了。”

“試一試,不行你馬上召喚重影!”

咔嚓嚓!

無數花瓣在雷光大亮的時候,朝陸靈蹊飄來。

它們飛舞在她的身體,遠遠看去,好像盛開了一朵雷花。

陸靈蹊到底聽了青主兒的建議,在雷力沖進身體的時候,運轉引龍決,直把它按在骨脈之中。

真正迎到的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