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九九章 不同命

更新時間:2019-12-11  作者:潭子
直到房里只剩宜法一人,她還是坐在那里半天沒動。

空間!

只要有點能力的修仙之人,都會有一個裝東西的空間,不管它是儲物戒指還是納寶囊,反正修仙之初,為之奮斗的就是它。

有了它,才能把自己的寶貝隨身帶著。

只是青主兒的空間,跟他們所有人的都不一樣。

看著面前的幾個玉盒,宜法小心地各貼了一張禁制符。

空間、空間,能種植的空間啊!

她伸手把玉盒都摟住的時候,連腦袋都貼到了冰涼的玉盒面上,體會那份冰涼后,感覺腦子里的暈乎都少了很多。

這真不是夢!

林蹊和青主兒在那片小空間里,偷種了很多修仙界難得一見的靈植。

不過,宜法只要一想到,青主兒說,因為空間不夠,儲物戒指也不夠,只能白白放過天渡境好些寶貝的時候,就忍不住想捂胸口。

這倆倒霉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未雨綢繆呢?

什么貪心?

那能叫貪心嗎?

老天既然賜了她們空間,當然就是讓她們能收別人不能收的更多寶物?

要不是怕把因為暴露秘密,心中忐忑的兩個小笨蛋嚇著,宜法差點就兜不住,要在她們面前捶胸頓足了。

現在沒別人了,她捶著自個的胸口,真想把她自己罵得狗血淋頭。

林蹊不是別人教的,是她教的啊!

她怎么就教了一個傻子出來?儲物戒指都不知道多備幾個,又不是沒錢。

要是知袖知道,不管打不打得過,肯定要拎著拳頭,往她臉上捶兩拳。

還有隨慶那個不要臉的師兄,說不得,還會拎著鞭子,鞭她三鞭。

啊啊啊!

宜法氣恨恨地拿美人果安慰她受傷的心靈。

隔壁的隔壁,陸靈蹊和青主兒也是好半天沒說話。

她們都在反省自己。

宜法師叔心疼她們丟了的東西,那好像要哆嗦的樣子,她們都看在眼里。

所以,‘貪心’應該像師叔說的,是每個修士必備的技能。

她們兩個笨蛋,從一開始就被季鞅那個老狐貍牽著鼻子走了。

那老壞蛋欺負她們小,欺負她們見識少。

“……算了!”

青主兒回復的稍為快一點,“那老壞蛋也在沒在我手上找到便宜,他想要兇獸肉,就搜了我好幾個儲物戒指,結果,看到我裝的都是腸啊肚啊和那些臭哄哄的糞便,氣得臉都歪了。”

“那你當時把我裝肉的儲物戒指藏哪了?”

能保住那些東西,陸靈蹊也很驚訝。

當時季鞅要她幫忙外出找人,才會略過她的珠鏈,可是青主兒在他身邊,原以為,她的肉一點也保不住了呢。

“全都埋在碧心果樹下面,”青主兒得意,“聽到他還要你將來打兇獸給他的族人吃,我就偷著埋你的儲物戒指了,那碧心果是增長神魂的,碧心果樹天生可以屏蔽些別人的神識探查。”

真聰明!

怪不得宜法師叔會說青主兒比她聰明。

陸靈蹊笑了,“你把你的空間亮出來,讓我把珠境藏好,是不是也算準了現在沒人能進得了你的空間?”

沒人能進得了她的空間,為了她空間里的東西,哪怕再貪婪的人,都只能好好養著她。

“不是啊!”

青主兒可不承認,她笑嘻嘻地道:“我喜歡千道宗,喜歡你靠近的所有師父師伯師叔們,可是,千道宗又不是只有他們。”

還有好幾個不親近的師叔呢。

“我這樣做,不是宜法師叔常告誡你的,防小人,不防君子嗎?”

把空間暴露出來,就是想讓宗門更多的人得利,但是也因此,她們的危險會更甚些,難保不會被某些私欲更大的人盯上。

“我又沒做錯!”

“對對對,你沒做錯,你最棒了。”

陸靈蹊大笑,“我要去接我爹娘、爺爺了,你這次是跟著我,還是跟宜法師叔啊!”知道了青主兒的空間,師叔現在一定更緊張她。

“當然跟你。”

青主兒迅速爬到她手腕,在印記那里消失,“宜法師叔現在要忙千道宗的一成靈木呢,我要是在這,她不得分心啊!”

“有道理!”

陸靈蹊稍為沉吟,“那你說,我現在趁著大家的眼睛都盯著靈木的時候,去接我爹娘、爺爺如何?”

“不如何!”

青主兒覺得她在異想天開,“隨慶師父不是要來了嗎?還有靈界其他人,天渡境這么大的事,極品靈木這么大的事,各界前輩們不會一句都不問你吧?”

現在不問,是因為,極品靈木更吸引人。

大家交上一半所得,聯盟總部分兩成,無相界修真聯盟分兩成,千道宗分一成,這分配方案在她們看來是最好的,可是,在別人看來就未必了。

等統計好了極品靈木,說不得就會有人跳出來了。

“現在走,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懷疑你心虛了,藏了無數無數寶貝呢。”

哪怕林蹊身上的儲物戒指什么的,早在最開始的時候,就被大家看過一遍又一遍,后來又被觸空法鏡照過,但想找事的人,總能找到各種理由。

陸靈蹊一下子就泄了氣,她何嘗不知道這一點,但是真的好想好想爺爺和爹娘啊!

半天之后,收到消息的隨慶和通遠等各方人等,果然從傳送陣趕到了草原邊境。

尋不到的弟子們自己回來了,還帶回了想象不到的寶物,這是何等的好消息?

棠華星君看到愛徒的時候,眼睛都紅了,他是如此,文遙和隨慶當然更是如此。

莫驚鴻和林蹊可都受了傷,一個勉強能站,一個身中寒毒。

“……從現在開始,外面的事,為師幫你擔下了。”

試過陸靈蹊身上的寒毒后,隨慶這樣說,“一會兒,聯盟總部的恒年長老還會給你拿些火系靈物來,你也不必再等在這里,拿上靈物,隨你宜法師叔回去。

她會幫你找厚來用火系靈物布陣,這寒毒,一定要盡早處理。”

徒弟的寒毒很奇怪,他甚為憂慮,生怕再拖下去要陪她一生。

“嗯!”

陸靈蹊在師父面前甚為乖巧,不過,寧祖宗是師父特意帶到她面前的,師父定然早就知道她的身份,以前裝傻可以,現在卻不能了,“師父,惜時前輩那里,我……”

“她暫時只是與為師有些交情,因為為師,對你甚為照顧的長輩。”

隨慶止住徒弟還要說的話,大有深意地道:“林蹊,現在的時機還不成熟!”寧知意進階化神,都沒暴出身份呢,“等你進階元嬰了,想怎么做師父都支持你,但現在不行。”

仙界開始插手這方世界了,那幽古戰場和仙令,最終會引發出多少事,現在還不知道呢。

“有道是事緩則圓,陸岱山看樣子還很能活,你暫時不用太急。”

這也是她想的。

陸靈蹊眉眼一彎,“我聽師父的。不過宜法師叔那里,是不是也知道我……我不姓林啊?”

“你宜法師叔是聰明人。”

隨慶從自己的儲物戒指中摸出一件厚毛斗篷給她,“上泰界魔門那邊,最近鬧出不少事,有些地方很有古怪,姓林——于你更好,暫時還像以前那樣模糊著處理,她會更高興。”

徒弟幾乎是宜法幫忙帶的,真要一點心機沒有,她才會愁呢。

“至于青主兒……”

他才剛到,師妹就塞了他一枚玉簡,該說的,師妹都在玉簡上說過了,“還像以前一樣,有什么需要,你宜法師叔會找你,其他人……不必再說了。

尤其是現在,你明白嗎?”

“明白!”

陸靈蹊點頭,“師父,我……我想把我爹娘和爺爺,都接回宗門了。”

“那你找到理由了嗎?”

隨慶看她呆了之后,有些黯然的小臉,在心里嘆了一口氣,“你覺得,你家祖宗會虧待他們嗎?”

肯定不能。

陸靈蹊搖頭。

“因為天渡境,因為混沌巨魔人,因為那些靈木,現在都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明里暗里的關注你。你爺爺和爹娘在秘處修煉,為師倒是覺得更安全些,你要實在想他們,回宗之后,尋個時間,去看看,去陪陪不是更好嗎?”

隨慶溫聲,“畢竟回宗,你也并沒有多少時間陪他們。當然了,如果因為幻樂塔,你倒是可以把那塔拿過去,陪他們一起修煉一段時間。”

“幻樂塔宗門一直沒用嗎?”

“用了,但那是你的東西。”

隨慶道:“你不能因為宗門用了,就模糊了它的所屬,它是你的,你想怎么用,那都是你的權利,無須顧忌他人。”

徒弟給宗門的已經夠多,如果還有人貪心不足,那就不止是人品的問題了。

隨慶覺得,借此看看大家的反應,可能更好。

“林蹊,你要記住,人心向上,人性向下,乃千古不破的道理。在任何事上,你都要拿出自己的態度,不要為他人左右。

有時候,太過姑息別人,不是為別人好,反而是滋養他們的私欲。要知道,人心向上,那‘心’是永遠也得不到滿足的。”

隨慶很鄭重,“委屈自己的事,無須做!”

徒弟已經為別人做得夠多的了。

做為師父,有時候,他更希望徒弟能自私一些。

“要知道,這世上的道理,從來都不是嘴上說出來的,”他樣了樣自己的拳頭,“是打出來的。”

“嗯!”

陸靈蹊看著自己的師父,眼角眉稍,忍不住帶了絲笑意,“我都聽您的。”

宜法師叔修為還不足,就算想教她這些,也沒那底氣。

渲百師伯倒是化神修士,奈何,他是謙謙君子,俗話說的好,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就算有宜法師叔在他身邊,別人拿大義,拿大局說話的時候,很多地方,他也只能妥協。

此時此刻,七界各宗因為天渡境中活著出來的弟子,都有來人。

混沌巨魔人的事,弟子們不能說,但天渡境里兇獸的事,他們全都聽了個遍。

“林蹊喊巨龍龍姨?”

九壤星君聽徒弟余呦呦稟告所有后,眼神中帶著探詢,“她既然能跟巨龍說上話,在那里就沒有特別照顧你些嗎?”

他知道徒弟還有一個掩息布囊,那里以前放著一個儲物袋,現在……

若不是徒弟一來就獻上了幾件可稱仙木的寶貝,九壤都想馬上看看徒弟那掩息布囊里,還藏了什么東西。

“照……照顧了。”

余呦呦當然藏了東西,但她沒想到,師父這一次會這么迫不及待,“弟子……弟子另外藏了一部分東西。”

掩息布囊早在師父面前露了面,不說,根本不可能。

“噢?”

九壤大為振奮,“可有兇獸內丹?可有天渡境特別好的仙草?”

要不是顧及著徒弟現在也算有些身份,顧忌她那朋友,他真想馬上把她袖中的掩息布囊拿出來。

“她既然跟巨龍交好,這些東西,應該都能弄一點吧?”

如果徒弟這里都有,沒道理林蹊自己沒有。

“師父……”

師父太貪心了,余呦呦心下直發顫,面上卻不敢有點異動,“師父,您當巨龍是什么?它又不傻,兇獸內丹怎么可能給我們?”

她把藏在袖中的東西拿出來,捧到九壤面前,“弟子這里藏了一些兇獸肉,都是巨龍吃剩下的,兇獸肉中,也蘊含了大量的靈氣。”

在回來的路上,她就想好怎么應對師父了。

“本來,我應該還能帶更多的兇獸肉回來,大家也都跟我一樣,只是……只是……因為某些原因,我們不敢帶,也不能帶,才在林蹊的提議下,又拿我們做好的兇獸肉干喂了巨龍,請巨龍在有上好靈木的地方停一停,然后我們才能帶回這么多靈木。”

余呦呦把裝滿一儲物袋的兇獸肉捧給師父看,“弟子想著,靈木拿出一半,剩下的也已經夠多了,就留了這一袋兇獸肉,想要孝敬師父。”

九壤沒想到,徒弟藏一場,居然只是兇獸肉。

他非常遺憾地拿了一塊肉干,輕嚼感受肉中靈氣之后,真是恨鐵不成鋼。

這肉再好,有靈木貴重嗎?

她還不如就把肉全換成靈木呢。

早多少年就戒了口腹之欲的九壤,對兇獸肉很不感冒,“那什么東西連靈草什么的,都要沒收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