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九六章 頂住

更新時間:2019-12-08  作者:潭子
通道到底沒為大家打開,陸靈蹊防范季鞅的時候,季鞅防范她更甚。

人族早有化神修士,而他卻是一抹將要消散的游魂。族人表現出來的實力再強大,也是假的,他比她更不敢賭。

大家發下替混沌巨魔人保住秘密,以及此生若遇到,只要不違背道義,就絕對相助的心魔誓后,一個又一個地從無盡水潭的空間節點滑下,直到站到實地,喜悅才爬上臉龐。

鍛體稍有所成的一群修士,忙著接下重傷、輕傷的大部人員后,才看到陸靈蹊背著莫驚鴻在節點消失的地方,輕輕松松地躍下來。

“都到齊了嗎?”

“齊了齊了。”嚴西嶺滿臉喜氣,說這話的時候,已經有兩個昆山界修士,迅速把早就準備好的擔架抬了過來,扶住莫驚鴻讓她躺好,“林蹊,你就說,這里是什么地方,我們現在要往哪里去吧!”

回到屬于他們自己的世界,哪怕現在還沒靈氣,他也是渾身舒暢。

“這里是無相界二十萬里寒漠邊境。”

陸靈蹊搬開兩塊碎石,從下面把九方機樞陣的陣盤和掩在更下面的混沌之晶收了起來,“大家都不要亂動,稍等一下,等我把陣盤陣旗,全都拿出來再說。”

當初打開通道時,用的是季鞅給的七顆混沌之晶,而通道他們只走了一次,后來就被季鞅在上面封印,混沌之晶根本就沒什么消耗,不收起來,就太可惜了。

“你是借用石頭和陣盤、陣旗,假布的天然陣法?”

余呦呦很為朋友的聰敏高興,“要我們幫忙嗎?”她腳旁正好有一塊石頭。

“好啊!”

陣旗不像陣盤那么脆弱,陸靈蹊的勁力足,踢石與收旗(收混沌之晶)幾乎一氣呵成,“以三、九、八十一步的倍數為基,輻射五里,所有的石頭下面,都有一桿陣旗。”

布陣是為了保護通道,保護混沌之晶,保護天渡境,保護無意中闖進來的人能安生走出去。

陸靈蹊自己收了暗藏的七枚混沌之晶,其他陣旗,讓大家幫著收,還省勁了。

沒一會,八十一桿陣旗盡數到手。

“嗷嗚”

遠方,一直在等她的頭狼,撇下它的隊伍,歡快地跑過來。

狼群遲疑了片刻,正要一哄而散的時候,頭狼又是一聲嚎,想了想,它們到底乖乖跟著來了。

“停停停!”

陸靈蹊連忙阻住大家拔刀拔劍的動作,“朋友朋友,輕傷能坐的,選一匹狼帶步,這里離有靈氣的地界,還早著呢。”

鍛過體的,自己走肯定沒問題。

問題是這里沒鍛過體的更多,讓他們慢慢走,還不知道要磨蹭到什么程度。

陸靈蹊歸心似箭,只求把這些麻煩趕快甩了,自己回家找爺爺找爹娘,“干得不錯!”她拍拍頭狼的腦袋,“以后,你就跟我混了,我帶你一起走。”

“嗷嗚嗚”

頭狼嘴一咧,露了個有些猙獰的笑容,它正要在她面前伏下身體,讓她坐上去,陸靈蹊又道:“告訴你的手下,讓它們走穩點走慢點,我們一起來的,要一起出去才好。”

話有些多,頭狼沒聽懂,它歪著頭,有些圓的眼睛里,閃著疑惑。

“傻子!走慢點就是這樣……”

一眾人等看她在頭狼面前不緊不慢地走路,不由面露笑容。

“看清楚了嗎?”

“嗷嗚嗚”

頭狼當然看清楚了,巡視自己的老實手下時,踱著步子,學著陸靈蹊般不緊不慢的時候,昂著腦袋,看著很有王者之風。

“好了,不良于行的,選一匹沙狼坐吧!”

重傷的二十二人,不能太過顛簸,只能躺擔架,由鍛過體的修士,輪換著抬著走。

八百多人的隊伍,很快就動了起來,頭狼行在最前,它不愿馱別人,林蹊也不勉強,由著它跑過來跑過去,約束沙狼群。

“哎!”

余呦呦搗搗陸靈蹊,“你是怎么讓它們聽話的?”

“看看這是什么?”

陸靈蹊樣樣自己的拳頭,笑道:“我和這群家伙可是不打不相識!”

“噗!”

余呦呦可以想象她把這群狼打得東倒西歪的情形,“原來它們是被你打怕了呀?”

怪不得有幾只狼看到林蹊的時候,會夾著尾巴,往后縮。

“不過,那頭狼……”

頭狼骨架和毛色,看著很不一般,“我怎么感覺,像是變異獸?”

“答對!”陸靈蹊朝她露了個大大的笑臉,“要不然也不能這么聰明,余姐姐,你說我養它如何?”

如何?

想養就養唄!

變異獸向來難得,這頭狼看著又很有靈性,養著絕對不會虧。

“那它的這群手下,你打算怎么辦?”

“不用怎么辦啊!有理想的狼,都會想當頭頭的。”反正頭狼跟她的那段時間,這群狼也照樣把日子過了下去。

“嗯!回頭我們湊一湊,謝它們點靈獸丹。”

當兇獸虱子,獵殺兇獸沒成,結果反而被壓斷身上多處骨頭的燕離,伏在走得非常平穩的沙狼身上,“林蹊,你這事辦得不錯,回頭哥哥謝你一頭云鯊。”

“一頭云鯊,你就想把我打發了?”

陸靈蹊踢起一塊石頭,砸到他屁股肉多的地方,“至少兩頭。”云鯊是海上諸多妖獸中,最好吃的,宜法師叔也喜歡呢。

“行行行!”

燕離忙捂住屁股,“好好說就是,你至于要動手嗎?”

這次欠她的情多著了,現在她這樣朝他要東西,他反而好過了些,“我現在可是傷員呢。”他笑道:“這里要是打壞了,連坐都坐不穩,你抬我?”

“你就裝吧!再裝,我就真讓你坐不穩了。”

“哈哈哈!快走!”

他在沙狼身上拍了一巴掌,那只沙狼果然跑快了些,很快就鉆到了狼群中間。

飄渺閣,掌門秋宇真人的頭發在雙盟坊市出事后,生生地白了兩縷。

培養弟子不容易,這一次失蹤的燕離、蕭瀟和靜柔,都是他非常看好的弟子,他們也在道魔大比中為宗門爭了光,一下子全丟了,簡直是挖心挖肝之痛。

千道宗的隨慶可以跑到雙盟坊市,逼著聯盟長老問訊仙界,他卻不能。

飄渺閣沒有化神修士,唯一有希望的無想師妹,又是那個樣子。

“師兄,玄幽殿那里我們是不是要派人去看看?”

“隨你!”

才從講經堂回來的秋宇,被踏雪截住的時候,很是無奈,“你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多往講經堂走走。”

飄渺閣命運多舛,主要還是當年斷層太過造成的。

秋宇掌門恨不能,把自己一生所學,全都灌輸給弟子們,“依我說,我們去不去,都無關緊要,倒是無想師妹那里,這兩天可能就要出關了,到時候,你還要陪她到坊市上轉一轉。”

老關著,師妹可能又要偷著跑了。

“這一次,我讓清漓找幾個人,在茶館、酒樓閑話林蹊,不要讓她起疑了才好。”

師妹雖然傻了,可對林蹊卻有種天生的關心,要是老得不到她的消息,就要惦記,自己去打聽了。

那孩子也在天渡境呢。

上一次還傳出魂火不穩的話。

秋宇掌門不敢讓師妹聽那些話,只能提前預備著。

“……那好吧!”

踏雪真人沉默一瞬,終是點了頭。

修真聯盟的萬元大陣,可能非常熱鬧,可是……與他們飄渺閣無關。

她轉身離開的時候,直接去了上云院。

上云院中,緩緩收功的無想,睜開眼時候,眸中有種特別的鎮定從容之態,內視修為,發現離元后大圓滿好像又進了一步,她不由露出了一絲笑容。

不過,那笑容還未在嘴角完全綻開,一雙眼睛就突然被一種清澈無睱取代。

她揉了揉額,好像有些疑惑自己剛剛的狀態,站起來的時候,急不可待地敲響了一旁的扁鐘。

正要走的踏雪神情一震,忙忙轉身用玉牌朝上云院的禁制一揚。

“師妹,出關了?”

從陣門奔進去,發現無想身上的氣息,更為悠遠浩大了些,踏雪真人的眉眼,都被驚喜所代。

“你是誰?”

要不是看著面熟悉,無想都要往她身上扔東西了。

“又不是認識了?我啊!”

踏雪當著師妹的面,在自己的臉上拍了拍,又縮了縮胸脯和腰身,瞬間年輕了十幾歲,“現在認識了嗎?”

“師姐?!”

無想在自家師姐面前,露了個大大的笑容,“你怎么老是變來變去的?把自己變老很有意思嗎?”

當然沒意思。

她是真的老了呀!

想想某人額前白了的兩縷頭發,踏雪真人覺得,想讓師妹認師兄,還得讓他把頭發變黑,“好玩嘛!”

她這樣跟師妹說的時候,悄悄放了一枚傳訊符給秋宇掌門。

“想不想出去玩玩?”

希望師兄能早點把‘托’準備好,“莫愁嶺的玉凌茶好像可以采摘了,我們一起采點茶如何?”

“你這是想帶我玩呢?還是想把我當苦力啊?”

無想在這邊苦著臉不想去的時候,秋宇這邊,卻收了到了神水宮芙晚星君的貼子。

寧知意的出身,她已盡知,師妹的心魔,不在他處,只在曾經的一家三口身上,那陸信和陸誠,芙晚是沒辦法了,對無想,她卻也忍不住的憐惜,想要照顧照顧。

飄渺閣面對的是海中妖獸,多少年來,不管如何起落,一直守御在東南沿海,保一方平安,所以,想讓無想自由,在芙晚星君看來,只能是飄渺閣強大起來。

只有飄渺閣強大了,無想身上的擔子,就會無形中變輕一些。

否則,等她沖擊化神,神智清醒的時候,發現她一沒顧上夫君孩兒,二沒助上宗門,只怕是無力對抗天劫。

莫名其妙收到神水宮化神大能的示好邀貼,秋宇掌門的眉頭深鎖。

雖然聽說這位星君是個不錯的人,可這世上,從來就沒有無緣無故的好。

那位入了神水宮的鬼修大能,來頭如何,到現在,還沒人知道呢?

秋宇掌門的目光閃爍不定,風門前輩把山海宗掌門顯武的死,定性為外界鬼修所為,無相界各方齊聲附和的時候,他卻很有疑慮。

現在突然又收到這貼子……

如果說,先前有五成的懷疑,現在則又加了三成。

秋宇掌門轉著手中的貼子半晌,才輕輕一嘆,起身前往上云院。

連著近七天的跋涉,才看到隱隱的天池山。

翻過了山,就是西狄草原。

陸靈蹊有些牙疼,她現在的臉是真臉,萬一讓阿菇娜看到,自己是跟她打呢,還是不跟她打呢?

那家伙一直想跟她打一架的。

如果只是她自己一個人,為了順利,再把冰肌帶上裝裝慫絕對沒問題。

可是現在……

阿菇娜的身份牌被她弄丟了,她真要跟她打,在這西狄草原……,倒霉的肯定還是她。

“怎么啦?”

靈力恢復的瞬間,所有人都在高興,只有師妹一個人愁眉苦臉,南佳人忍不住輕聲問她。

“師姐,你是不是忘了阿菇娜?”

阿菇娜?

南佳人眨了兩下眼睛,面色也有些不好起來。

“要不然,你把面紗和斗篷都戴好。我們這么多人,她總不能仗著這里是她的地盤,就強留你。”

要她說,反正是逃不掉,那就打吧!

“如果她一心一意,還在為當年的事找你麻煩,那就跟她約戰邊境。”南佳人對自家師妹挺有信心的,“天狼弓雖然厲害,可你的重影卻也不差。”

尤其是加了庚金的重影,真要打起來,到底誰倒霉,還不一定呢。

“我暫時不想跟她打。”

至少現在不是打架的好時機。

小時候被阿菇娜拎著弓,追殺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長大了,在奇怪島,一樣被她追殺得恨不能多長兩條腿。

現在……

陸靈蹊決定哪天把自己重變奚靈的時候,當著阿菇娜的面,把冰肌揭了,讓她看看,她到底是誰。

但奚靈這個人,一旦在大庭廣眾之下冒出來,讓別人知道她是她,很快就能被有心人查知所有行蹤。

到時候,黃泉禁地那里,恐怕就要被某些人翻一翻了。

陸靈蹊只想在阿菇娜面前再當一次奚靈,“有寒毒時不時搗亂,萬一輸在她手上,我多沒面子,師姐,她要是找來了,你可得幫我頂住。”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