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九二章 仙令

更新時間:2019-12-04  作者:潭子
長留堂內,掛在中正的一幅畫像突然無風自燃,守在這里,渾身被塵土所覆的混沌巨魔族長老季昌被驚,一下子跳起來的時候,身上的塵土紛紛而落。

“終于聯系上了嗎?”

季昌悲痛的同時,又滿含了希望,他看著季肖的畫像慢慢化灰,明白,季肖是徹底的魂飛魄散了。

當初說好,他徹底魂飛魄散的那一刻,就是聯系上季鞅、季恒等部的那一刻。

多少年了,他等的都要絕望,現在終于來了。

畫像燃盡,獨留一地余灰,季昌跪下高大的身軀,把余灰一點一點地放入小小的琉璃玉棺之中。

半個月后,身體化小,與普通人族差不多身高的季昌第一次出現在仙庭。

沒過一個時辰,連常年閉關不出的幾位仙庭長老,都被驚動,齊在大殿接見季昌。

此時,陸靈蹊正目送火猴兒母子十步一回頭,它們舍不得她,她其實也舍不得的很。

可是沒辦法,她也歸心似箭,爺爺和爹娘的下落有了,只要她把天渡境里的師兄師姐們帶回來,一家人就能團圓,師父師叔他們也就不用時時惦記著了。

只是看著別人走的感覺果然不舒服,奈何她不看著還不行,萬一它們再偷偷地跟著她呢?

這里已經是十萬大山的外圍,再送,就要碰到修士了。

高階修士看到高階妖獸,正常都只有一個打招呼的方式,就是殺!

為了它們的安全,她必須逼它們回去。

陸靈蹊看著小猴在那邊山頭的樹稍再次回頭揮手,也跟著揮了手。

她其實挺喜歡它們的,真想把它們拐到百禁山,奈何瑛姨能管的地界,沒有適合它們生存的火山。

它們的生在火云山,長在火云山,火云山有七界獨有的火云藤,小猴兒還小,只吃火云藤上的火云果,沒果子,怎么養它啊?

陸靈蹊把身體又飛高了些,畢竟站得高,才能看得遠。

她其實也挺喜歡火云山的,那里除了火云果,還有好些外界難得一見的火系靈草,在那里歇著的幾天,感覺骨縫里的寒氣,都沒那么折磨人了。

陸靈蹊摸了摸手腕上的珠紋,很遺憾鴻蒙珠境太小,只有萬多傾,唯一的小火山更是小得可憐,稍山都抬舉它了,稱火井倒是更像些。

也不知道移進去的三株火云藤能不能養活。

要是能養活就好了,火云果對她身上的寒氣很有用。

直到用神識也再也看不到火猴兒母子,陸靈蹊才轉頭,以極快的速度,按著天涯界地圖,往最近的萬獸宗去。

那里也有一個傳送陣。

這一次,慈云寺恐怕要空手而回了,也不知道,那位通遠大師,會不會后悔,告訴她南、北兩方安全的路徑。

對火猴把安全方向通知出去的行為,陸靈蹊很是支持。

不管慈云寺表現得多么光明正大,都不能否認他們辦的事,很不地道。

千島湖本就與十萬大山有隙了,他們還在背地里,加深兩方的仇怨,偏還落得了佛門慈悲的假象。

陸靈蹊討厭一切假模假樣的假慈悲。

那個知道暢靈之脈只能一脈單傳,卻修著閉口功,始終不發一言的大昭寺和尚,最先讓她對佛宗壞了印象。

她站到傳送陣的時候,不知道,不僅千島湖的修士在四處尋她,就是慈云寺,也在若有若無地查帶走火猴的人。

六十年一次的祭祖盛典和暗中的抓獸盛宴,大概沒有比這次更寒酸的了。

大半天后,陸靈蹊才終于揉著頭,從通天傳送陣下來,站到無相界玄天宗的坊市。

兩次長距離的傳送,對她是個不小的負擔。

今天實在不能再趕路了,陸靈蹊歇在客棧的時候,一夜無聲。

靈界,修真聯盟總部,看著傳界香慢慢顯化的文字,閑風、恒年、棠華等個個無言。

“諸位!你們的意思是……承召,還是不承召?”

閑風長老望著大家的時候,其實很有些心熱。

仙令!

仙令啊!

不用拼那萬中無一的飛升之劫,只要拿到仙令,就能直接進幽古戰場,為仙界與佐蒙人拼殺百年,只要運氣好,拿到足夠的點數,就能得到問仙丹。

問仙丹啊!

只要有問仙丹,就可以提高三成飛升的可能。

這對他而言,實在是非常大的誘惑!

不僅是對他,對在坐的十人,都是非常大的誘惑。

他們從一個煉氣小修,一步步進階,走到如今,可不容易了。

不管是化神初期,還是化神后期,飛升仙界,對他們而言,都是絕大的奢望。

但現在有了問仙丹。

不不不,不僅有問仙丹,還有化神修士突破瓶頸的太浩丹,還有靈寶、仙寶……

已經在聯盟總部任職的渲百,忍不住眉頭打結。

仙界給出的,是他們不想拒絕,也拒絕不了的條件。

可是這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

不管是太浩丹、靈寶還是仙寶,還是他們人人欲得的問仙丹,想要得到它們,所付的代價,一定是無可想象的。

幽古戰場呢!

仙界如果能夠控制,如果能把入侵的佐蒙人拒之門外,怎么也不可能給他們放出這么大的利。

“現在說承召不承召,還為時過早。”

渲百在某些人急切就要開口的時候,先道:“首先,我們得先配合上面鎖定混沌巨魔人的天渡境,可是那東西在哪呢?我們誰知道?”

是啊!

不知道!

閑風幾人的目光黯淡下來。

他們比仙界的人,更想找到天渡境呢。

“棠華道友,貴祖師在失蹤之前,具體在什么方位?”

已經進入天渡境的只有那位前輩,人家還從那里出來了,雖然出來的時候,一句話都未留下,可到底進去過。

“不知道!”

棠華星君的聲音有些發顫,成仙的誘惑太大,“祖師當年喜歡四處游歷,他出門前,無人知道,他具體到了哪里。”

化神星君的三千壽,看著很多,可是事實上,到了他們這個位置,追求的,從來就是這么一點壽元了。

每一個化神星君都祈望著能有一天飛升仙界,成就無上榮光。

“與其找我祖師的行蹤,不如找找宋在野的。”

徒弟嚴西嶺因為宋在野,現在正在天渡境呢。

“他去的地方,他的機緣,我們不知道,七殺盟難道也不知道嗎?我們一點一點地查,總能抽絲剝繭,把它剝出來。”

倒也是個辦法。

不過,只這樣還不夠。

閑風道:“老夫同意棠華星君的提議,不過,宋在野已死,我們不能光指他這一路。”

他望著大家,“各宗在天渡境還活著的弟子,基本都留有魂火,不如我們把那些魂火全都聚集起來,請天涯界的慈云寺相助。

老夫記得,他們有一種特別的禁忌之術,可以通過魂火,鎖定數萬里之外的人。”

七界很大,這樣做,不僅僅是費時。

想要請動佛宗幫忙,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付出的代價肯定是無可想象的。

甚至,人家也要平等進入幽古戰場的機會。

這機會到底是不是無限制,傳界香可沒有明言。

但是,找不到天渡境,大家誰都沒有機會。

“行!我同意!”

棠華先舉手附議,緊接著,牧樵、北望等全舉起了手。

渲百在大家都看過來的時候,也慢慢把手舉了起來。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我們先去七殺盟!”

閑風長老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幾十歲。

雙盟坊市出事至今,他老了好多好多,現在終于又有希望了。

休息一夜,滿血復活的陸靈蹊在他們沖入七殺盟的時候,也從傳送陣到了西狄草原的邊界。

她把阿菇娜三人的玉符丟了。

幸好兩邊現在沒有真正開戰。

陸靈蹊沒打算麻煩誰,接著從星辰鏈,過落銀河。

等到又半個月,仙界傳下的話,風傳七界的時候,她已經趕到了天池山,翻過天池山,就是絕地戈壁。

這一路,能這么順,陸靈蹊懷疑,還得益于七殺盟那個被陰死在草原的斷煌星君。

往口中再灌一口濁世酒,陸靈蹊在曾經的地方,直直沖過。

“嗷”

遠方,毛色油亮的頭狼,看到她的時候,恨不得跳起來歡迎。

它不太會搖尾巴,急切向沒了靈力,不得不按下遁光的陸靈蹊跑來的時候,嘴巴咧得大大的。

陸靈蹊感覺它在笑,不過,她可笑不起來。

她沒有兇獸肉了。

這家伙這么歡迎她,是因為她有兇獸肉。

“嗷嗚嗚”

它圍著她轉的時候,親熱得不得了。

“別轉了別轉了,頭要被你轉暈了。”

陸靈蹊無奈得很,“我身上沒你要的東西了。”

“嗷嗚!”

頭狼歪著腦袋看她的時候,還是咧著嘴巴,一嘴的獠牙都露了出來。

陸靈蹊甚是無語,“你看!”她伸出手,“我的珠鏈丟了,現在的儲物戒指,也不是原來的儲物戒指了。所以,也沒有你喜歡的肉了。”

“嗷嗚!”

頭狼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雖然有些失望,卻還是在她面前蹲了下來,示意她上去。

“這么乖?”

陸靈蹊揉揉它勁間的毛發,“那好吧!看你這么乖決的份上,等我再弄到肉,一定多給你一些。”

這家伙的氣息,好像又高了些。

看樣子有些變異。

變異靈獸,只要舍得供養,聽說都潛力無限。

“我現在有個不錯的地盤,以后……你要舍不得我,就跟著我吧!”

她這樣跟奔跑起來的頭狼說,“我養你。”

“嗷嗚嗚”

蒼茫大地上,頭狼的叫聲,聲傳四野。

“玄幽殿?”

靈界,渲百面對從天涯界趕來的通遠、通敏兩位大師,眉頭微擰,“數十年前,我無相界,確實有個玄幽殿,不過,它后來倒塌了。”

玄幽殿里的東西,可是陰冥化骨水,“不知幾位大師,從何聽說玄幽殿?”

要知道,玄幽殿倒塌的挺早,無相界雖然有不少人知道它,可是,誰會沒事說起它?

與閑風等交往這么長時間,渲百敢說,他們都不知道,無相界曾有個玄幽殿。

“具體的,我等也不知。”

通遠大師與師弟對視一眼,道:“只是從祖師的手扎上,看到過。玄幽殿據說與無相界的鎖龍印有些關系。當年的混沌巨魔人,曾遍布七界,那鎖龍印到底鎖的是誰,可能也與混沌巨魔人有關。我們的兄弟的意思是,若要尋找,先從無相界始。”

先從無相界始?

渲百垂了垂眼,“通天傳送陣未開時,宋在野沒有可能到過我們無相界,道魔大比在靈界舉行,各方弟子被擄的地點,也在靈界,兩位舍靈界,而就無相界,是不是有些想當然了?”

為了請動他們,進幽古戰場的機會,也許給了佛宗。

渲百原本覺得,配合他們沒問題,但人家一來就盯玄幽殿,就盯鎖龍印,他總覺這里有什么不對。

“阿彌陀佛!”

通遠大師雙手合十,“還請道友不要誤會,祖師手扎上說,無相界的玄幽殿從上古傳下,里面據說封印著萬千魔鬼。

無相界的通天傳送陣開,老衲曾打聽過,那玄幽殿倒塌時,卻只余陰冥化骨水。

而它塌了未久,無相界的鎖龍印就破開,靈氣恢復,再加上,它與幽古戰場般,同有一個幽字,老衲與我師弟,覺得到無相界尋找天渡境,可能機會更大些。”

好牽強的理由!

“玄幽殿確實曾經封印著萬千魔鬼。”

渲百聲音淡淡,“無相界所有超過三萬年傳承的宗門,都會有記載,玄幽殿破開時,無相界生靈涂炭的情形。

鎖龍印與無相界天道圓滿的聯系,之前,我等并不知曉。

而且,想要封印玄幽殿,就必須加強鎖龍印的封印,這是無可解的問題。”

渲百瞟了一眼,想要勸他的閑風等人,接著道:“很多年前,殺神陸望前輩在元嬰后期,還曾親入玄幽殿,陰冥化骨水傷不了他,但是,他傷在里面的魔鬼爪下,那是他生平唯一的一敗。

兩位好奇玄幽殿就直說,不必扯著虎皮當大旗!”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