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八五章 鴻蒙珠境

更新時間:2019-11-27  作者:潭子
天涯界,陸靈蹊先顧不得藍蝸秘地,連轉了兩個小傳送陣,在一個靠近凡城,不太可能有修士的的地界,尋了個不起眼的小山包,布下九方機樞陣,挖了個臨時洞府貓了下來。

鴻蒙珠境就要開啟,這不僅是她的寶貝,還可能是她和天渡境所有人離開的最佳途徑,真是一點閃失也不能有。

季鞅的話,三分信中,得還因為混沌巨魔人現在都虛弱著。

他的實力到底如何,她完全不清楚,但祖宗以鬼道化神,人家……存在這么久,到底留了多少手,有多少手段,誰能知道?

在生死存亡面前,什么誓言都不可信。

地丘已成一片花谷,沒吃的,那么多混沌巨魔人從封印中醒過來,能吃什么?

花?還是巨蜂?

他們那么大,也許不用半個月,就能把那些全都吃完,到時候,又能吃什么?

兇獸他們惹不起,那……

大家借道的時候,是不是就要變成人家的口糧了?

見識了印顏吃東西的樣子后,陸靈蹊不能不多想想。

因為這個問題,她衷心希望藍蝸秘地的混沌巨魔人沒有出任何意外,哪怕沒有天渡境里的兇獸做肉食,家家種田種地,都能有點余糧。

只有這樣,他們的秘地,合于地丘花谷時,才算得到真正的修養生息。

陸靈蹊往口中倒了一杯濁世酒,靜等珠境開啟的時候,卻不知道,神秘女修用一雙拳套法寶與容錚的魔劍對轟,結果把他打成重傷的消息,經過一天的發酵,已經風傳整個昆山界。

“……藏一手?”

文遙星君面對百曉山長老南宮顯問詢的時候,忍不住笑了,“怎么?你們百曉山連我神水宮的事務,也要插手了?”

震山宗那里的事,她一早就收到消息了。

“哼!我神水宮若有如此弟子,現在就不是你南宮顯來問我,而是我神水宮找到你家,要你們給個交待了。”

她家好好的弟子,等個傳送陣,差點被容錚一劍斬了,這口氣,如何能咽下?

這也就是寧師妹還不知道,要是知道……

文遙真愁,她要以什么身份,為小丫頭找場子,“我沒去問你,你倒先來問我,看來今天,你們百曉山在我們昆山界忙得很啊!”

大概把撿拾在神水宮坊市的幾天,全都查清了。

“這樣說,那丫頭果然不是貴宗弟子嘍?”

百曉山在神水宮也插有暗子,確實沒發現這種可能。

南宮顯打量文遙,“那你總知道她是誰吧?”

如果不知道,怎么也不至于送那樣的玉牌給人。

“哈哈哈!”文遙大樂,“本宮主生平就干過這一件糊涂事,不知道人家的名姓,不知道人家的出身,可是呢,本宮主就是把代表身份的玉牌給了她,怎么著吧?你要是再問我,那我還真就把她當我神水宮的晚輩,問問你們百曉山,憑什么這么欺負人。”

南宮顯跟文遙打過不少交道,知道這家伙,從來都是說一是一,說二是二。

從暗線那里收到的消息來看,能讓她干這樣的糊涂事,八成跟那新入神水宮的鬼王惜時有關。

那惜時很是古怪,加入神水宮,也加入的古怪,可惜神水宮之前還要去查她的出身,等文遙從靈界回來,跟芙晚碰個頭,反而一切都歇了,就這么不管不問地,把她吸進了神水宮。

“罷了,我惹不起你,躲得起你。”

“嗨嗨嗨!”文遙堵住站起來就要跑的南宮顯,“問完了?問完了,也該輪到我了。”她的臉色冷下來,“你們這么大力的想查人家,是當道門無人嗎?”

“豈敢!”

百曉山再怎么也為至于如此不智,“就是好奇是誰家秘密養了這么厲害的弟子,好奇她的那雙拳套。”

容錚戰力智力都不錯,要不然,也不能在百曉山殺出他自己的路后,又讓百曉山把他當做對付宋在野的暗子。

可是那小丫頭呢?

好像突然掉下來般,修為差容錚一大階,卻憑一雙拳頭,硬生生地反過來吊打他。

“老夫不相信,你就沒好奇過。”

“呵呵!修仙界死在好奇上的修士,每年沒有一百,也有九十。”

文遙星君鄙視他,“本宮主不管你們找她想干什么,她現在是我罩著的,要是讓我聽到,你們再對她做什么,哼!南宮顯,你知道,我會做出什么事。”

會做出什么事?

殺到百曉山唄!

什么時候,這女人也沒干過蝕本的事。

南宮顯年輕的時候,也曾參加過道魔大比,到現在都還記得,被她按在擂臺上吊打的慘樣。

哪怕進階化神了,他也清楚不是這家伙的對手。

“我們這么多年的交情,文遙,你不覺得這話太嚴重了嗎?”

一年以前,他們還彼此聯系,商量共抗七殺盟,按下宋在野呢。

現在宋在野死了,百曉山也終于把勢力伸進了七殺盟,看樣子是更厲害了,可是事實上,修真聯盟和各界道門,對百曉山明里暗里的扶持不僅沒了,反而又轉過頭來,開始打壓百曉山了。

這得與失,南宮顯已經不知道該怎么算。

“嚴重?”文遙星君似笑非笑,“你們百曉山這些年發展的挺好,可是,是不是有些好過頭了?在靈界,你們想把觸手伸到哪我不管,但是,這昆山界……,你以為,本宮主就一點也不知道嗎?”

南宮顯心下巨跳,“文遙你真是想多了。”他就是來問個人而已,“這些年,我們大家合作的不錯,百曉山也從未讓神水宮吃過虧,七界天道圓滿,大家齊心協力才更有再進一步的可能,敝帚自珍,是為大忌,不僅是你們的損失,也是我們的損失,何必呢?”

合作這些年,弄個暗線,倒也不是非要做什么,只是希望消息能更快一些,大家彼此交換東西的時候,不至于太吃虧。

這樣的暗線,他不相信,神水宮沒有百曉山插過。

“我不就是問問那用拳套法寶的丫頭嗎?”

南宮顯跟她打得交道太多,忍不住懷疑她的真正目的,“說起來,那丫頭怎么也不可能剛進階結丹,當初道魔大比,我們大家操心宋在野的時候,按理說,她有那樣的戰力,怎么也該報個名才對。”

什么?

文遙心下一頓。

芙晚師姐不讓她查,也不叫她問,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

真要按理說,那孩子與寧知意有關,她現在加入了神水宮,神水宮實力不弱,把家人帶來,才是更好的選擇。

除非……那孩子的師門在無相界比太霄宮還厲害。

文遙心念電轉,面上卻沒什么波動,“你舍得把你家的弟子給宋在野捶個半死?你家那個南宮彥,若不是倒霉,早就在宋在野那里掛了號,若不是百曉山也要擔起你們的責任,當我不知道,最開始,你是準備打斷他的腿,讓他避過道魔大比?”

自己都這樣,有什么臉說人家?

在這一點上,文遙并不鄙視人家。

徒弟莫驚鴻要去參加道魔大比之前,她就想過好多種讓她受傷不能行的辦法。

可惜,為了神水宮,為了道門,她也只能忍痛讓她去。

想到被關在天渡境的徒弟,文遙突然失了所有興致,“你也別跟我試探,我也不跟你轉圈,老實說吧,那孩子你們敢碰,我就敢把你們百曉山安在昆山界的牛黃狗寶全都掏出來。”

寧師妹現在是神水宮的人,看她照顧那孩子都偷偷摸摸的樣子,顯然,出頭也不好出,“而且,你也別以為,這件事只有我神水宮會關注。”

雙盟坊市出事,這一輩的結丹天才弟子斷層已經無可挽回,偏容錚走了狗屎運,居然逃過一劫,誰看了能順眼啊?

當初的宋在野有林蹊按下去,現在林蹊出不來,容錚簡直都快成同輩無敵手了,這對道門絕對不是好消息。

現在好不容易出了一個,不管人家用什么法寶,反正能牽制容錚就是了。

“聯盟總部的牧樵長老那邊,已經收到震山宗派人送來的消息。”文遙一個旋身,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南宮顯,不要以為你們百曉山現在有多厲害,小輩弟子們的爭斗……,我們老的不能插手,你可給我記住了。”

陸靈蹊不知道因為祖宗,神水宮的文遙星君已經幫她出了一次頭。

手臂上原本淡淡的珠紋,越來越明顯,感覺都要跑出來般。

陸靈蹊懷疑它演化完全的時候,會有大動靜,不能不一個又一個結界地打出去。

臨時挖出來的洞府,已經被她加固再加固,可是心里還是毛毛的,只怕珠境開啟的時候,空間波動會影響這周邊。

這里沒有修士,不用擔心被人殺人奪寶,可是離凡城好像太近了點。

這種感覺基于她和珠境之間那種玄而又玄的聯系上,不太可能出錯。

只是,這個時候,再去變換地點,時間上也來不及了。

陸靈蹊摸著手腕上的珠紋,在不大的空間轉了幾圈后,終于受不住,以最快的速度沖出,在山包之外,打出一個又一個結界。

如果真的會有很大的動靜,這些結界也能幫她擋一擋,爭取點時間。

在她的各種忐忑中,珠境終于從手腕上緩緩地飛了出來,慢慢旋轉,它的每一次轉動,都帶有種特別的空間波紋,引動她的心神,引動腳下的大地,從山包震動出去。

這個時候,陸靈蹊已經顧不得慶幸她離開神水宮離開的及時,顧不得慶幸她現在遠離的修仙界。

不管是小境還是大境,真實說起來,都算一個小世界,怎么看都不會只轉幾圈的。

數過了九后,陸靈蹊額上就冒汗了,九為數之極,過了小九,后面還有二九、三九乃到九九。

珠境開啟,萬一要轉足九九……

陸靈蹊十指翻飛,一道又一道結界地打出去,想要把它空間的震動,盡可能地按在這個臨時洞府。

她小心地數過了二九、數過了三九,可是,鴻蒙珠境在面前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她打出的結界,越來越跟不上空間波紋震開的速度。

到了這個時候,陸靈蹊真希望這個小境,真的只是非常小的小境,最好停在四九,要不然,空間波紋就要震出山包,影響到外面了。

四九在心中數過,為了省時省力,翻飛的十指,已經把結界縮小,包裹著鴻蒙珠境了,可是,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過珠境的轉動。

數到五九的時候,陸靈蹊已經感覺它的空間波紋沖到了山包外的結界,九方機樞陣已經自然運氣。

可是,這個陣對迷敵很有一套,對它就顯得很沒用了。

要不了六九,山包外的結界就要全破,到時候……

被道法加持過,應該堅固無比的臨時洞府,在珠境一次次的轉動中,已經有些松散,感覺好像要塌了。

它再塌也壓不死她,可是,要不了多久,這空間波紋影響到外面,那個凡城有很大的可能會被震塌了呀!

怎么辦?

陸靈蹊數過了六九,確定外面的結界已經破開,神識中,見到那幾只彼此追逐嬉戲的鳥兒,因為空間波動,踉蹌摔下的時候,再也顧不了,從儲物戒指中,摸出品質最好的一件斗篷,兜著珠境,就破土沖出了山包,飛到天上。

山包在地底,再呆下去,一定會影響凡城的地脈,倒是天上,飛高些,就算影響飛鳥,影響得也有限。

陸靈蹊盡可能地往天上沖,很快,便越過了一層又一層的云層。

當然了,她在跑的時候,珠境該轉還得會轉,原本閑閑飄在天上的白云山,卻好像被特別的天地之音碾過,一下子震得碎碎的。

沒有修士是目前唯一最值得安慰的地方,陸靈蹊提著珠境,也沒時間再弄結界,不停地往上再往上,直到修士都不能進的罡風層。

罡風層后,就是無盡宇宙,陸靈蹊無法沖進罡風層,只能盡量高舉著它,讓它在這里,把圈圈轉完,把影響降到最低。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