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八零章 拳套

更新時間:2019-11-22  作者:潭子
買到了容錚沒買的貔貅,陸靈蹊正要轉身,眼角余光卻在不遠的攤位上,又看到了一個熟人。

加入天龍鏢局,四處走鏢的葉湛秋怎么也出現在這里?

看到這人,陸靈蹊尤其的復雜。

現在的好多事,好像都被他和她玩脫了,跟他上世的事一點也對不上了。

陸靈蹊暗暗嘆了一口氣,就要轉身時,葉湛秋似有所感,轉頭朝她望了過來。

沒有找到什么特別的目光和熟人,葉湛秋也沒意外,放下手中的東西,接著往前。

現世早與他記憶中的一點也不一樣了。

化神鬼修,從哪來的呀?

上輩子,他聽過神水宮,聽過神水宮的兩位化神期宮主,卻從不知道,神水宮還有一位半途加入的化神級鬼修。

葉湛秋最近很迷茫,雙盟坊市的那場大禍,把無相界最厲害的一輩人全都帶走了,雖然也把各界好多天才帶走了,可是……他真的不想相信。

無相界有今天不容易!

好不容易把宋在野按下去了,何以又會把所有人都搭進去?

這一切,如果是因為他而改變,那到底是好還是壞?

葉湛秋無法回答自己。

當一切都往好的方向發展時,他心情極好,但現在……

雖然林蹊他們的魂火都還好,可是,未來能不能回來,誰也不知道。

所有一切,完全脫離了上世的軌跡!

至少上世,七殺盟還是七殺盟,修真聯盟從不曾改過組,沒有化神級別的鬼修,宋在野雖然厲害,卻還在七殺盟積蓄他的力量。

現在因為七殺盟改組,魔門相互傾扎,死了多少人啊?

在天龍鏢局當鏢師,葉湛秋常轉各方,可是知道,七界現在就昆山界和無相界,相對穩定一些。

無相界的前輩們,把可能鬧事的斷煌星君活活按殺在西狄草原,這里……

正是因為不放心這里,葉湛秋才接了任務,往這里一行。

他想見見那位化神級別的鬼修,想知道,那位前輩是怎么冒出來的。

這里有黃泉禁地不假,可……,這些年他小心做人,又不曾踏入過昆山界,怎么就冒出了一個化神級別的鬼修呢?

葉湛秋想不通這一點,也害怕他給七界帶來的這份改變。

重生回來,他沒得到他以為的一切,反而丟了爺爺的性命。

如果說好,可能就是因為提早出手,讓狼盜周康丟了性命,因為這份改變,讓上世不曾出現的林蹊活下來,并且按下了宋在野。

林蹊的崛起,出乎他的想象之外,可她是朋友,她的心性和武力,也配得上天道的那份厚愛。

但現在……,真的全都完了。

魔門彼此傾扎鬧事殺人,可以收魂煉尸,要不了多久,他們一樣可以壯大,道門卻又該怎么辦?

葉湛秋在人群中回頭看了一眼遠去的容錚。

這個人當年應該死在道魔大比上,死在宋在野的手中,但現在,宋在野死了,所有人都被擄去了天渡境,他——反而因禍得福,活得比誰都好了。

就像狼盜周康那個天運之子死了,林蹊成了天道的親閨女一樣,這人也要因為雙盟坊市事件,而否極泰來了嗎?

周康可以成就林蹊,可是這人卻是魔門修士,更有各方忌憚的魔劍……

葉湛秋在容錚回頭前,先轉頭佯裝打量路邊的攤子。

他的修為太低,真要被容錚注意上,可能就是死路一條了。

葉湛秋不敢觸碰人家的眼睛,相比于人家,他就是小人物一個,不管斗智斗勇……都不行。

半天后,陸靈蹊在海云閣買好厚薄數件不等的法衣,回到無極客棧的時候,卻發現,容錚和葉湛秋一前一后地比她還先進門。

只是不同于她和容錚住甲號房,葉湛秋有些焉頭耷腦地往后樓去,那里之前聽掌柜的介紹說,都是丙、丁稍次的客房。

陸靈蹊只瞄了一眼,就跟著上了樓。

容錚已經關了他的房門,看他輕松的樣子,今天的收獲應該不錯。

陸靈蹊回到自己的十五號房,關了所有禁制后,還打出了幾道結界,這才把貔貅拿出來。

掂掂貔貅,再掂掂其他木雕神獸,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感覺貔貅另有一種特別的重量,只是,這種重量,你真要細心去感應的時候,卻又好像變成了無。

陸靈蹊把貔貅翻過來覆過去的檢查,在木紋和陣紋中,尋找可以有的破綻,半晌,才在淺淺的木紋中,發現了一點不對。

相比于麒麟等神獸,貔貅在寓意上,倒是更好些。

其又名天祿、辟邪和百解,可不僅僅會給人帶來歡樂和好運。

指甲輕彈,木雕帶了一點金石之音。

咚咚咚……

每一次的彈動,陸靈蹊都感覺聲音有絲不一樣,等彈到了它的屁股后面,她終于聽到了一點空洞的回聲。

果然另有乾坤。

雖然神識探不進,靈力探不出,她反而更期待了。

到底什么樣的寶貝,能這樣深深藏著呢?

半晌之后,她終于靠著聽音辯位,查知了機關的所在,等到‘咔’的一聲響,貔貅輕輕分開兩瓣,露出來的,卻是一個微帶重量,不過寸大的小球球。

這是什么東西?

陸靈蹊打量這小球球,發現這東西居然還有個不注意就錯過去的小結,她輕輕一拉小結,小球瞬間化大,看著卻是一層薄薄的細紗,里面包裹著……

看著面里兩個好像很有力道的東西,陸靈蹊感覺很像拳套。

她拉開也化大了的結,掏出里面的東西,一陣無語,果然就是拳套。

黑紅二色,外面硬硬,里面軟軟的拳套,可能戴著會很舒服。

不過,陸靈蹊強抑了那種戴上拳套的沖動,她一心一意想當仙子,這拳套一戴,以后可能就要在女漢子的道路上一去不回了。

真是的,怎么就是一幅拳套呢?

陸靈蹊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郁悶,因為這拳套看樣子不像是一般的法寶,要不然也不會藏得這么深,這么隱蔽。

撿漏也是機緣的一種呢。

它在容錚手上因為四千來塊靈石溜走,被她主動撿了來,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陸靈蹊想撓頭。

仙子和女漢子的形象,在眼前不停地晃動。

一直都想當仙子,可是一打架,沒人認為她是仙子。

莫不是老天也覺得,她當不了仙子,干脆就打了她的這份糾結,送她一幅拳套?

哎呀呀!

陸靈蹊齜著牙,萬般無奈地慢慢地把手伸進去,原本有些大的拳套在靈力剛剛一動的時候,迅速與手協和,好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般。

算了。

陸靈蹊活動活動手指,感覺挺暖和的。

喝了忘川河的水,骨頭縫里常常感覺冷,現在這樣,倒也還好。

她朝一旁的百年鐵木桌一捶!

甚是結實的鐵木桌好像被什么大力擊中了一般,當場破開散架的同時,還觸發了房間的禁制!

一道道波紋閃了數閃,對抗拳勁,彼此抵消了,才消停下來。

哎呀呀!真厲害!

陸靈蹊忍不住飛揚了眉眼,她自己使的力,自己知道。

雖然因為鍛體,她的力氣很大,可是,剛剛只用了一分力,完全在鐵木桌能承受的范圍之內。

這拳套真是太厲害了。

好像能把擊出的力道無形中,再化大三到五分。

就是為她量身定做的吧?

陸靈蹊高高興興地打量拳套,這才在掌心處,發現兩個同樣的古字,“戰?戰戰?不好聽,我以后就叫你戰拳吧!”

正好,現在的重影不太方便拿出來,有這戰拳,就是對上已經進階結丹中期的容錚,也能把他捶個半死。

陸靈蹊好可惜,現在不能出坊市,要不然,找個沒人的地方,拎著拳頭,使勁地捶幾下,一定更帶勁。

此時,隔壁的容錚還不知道,有人不要臉,從他手上撿了漏,還想把他打一頓。

今天他的收獲不錯。

因為面對黃泉禁地,神水宮的坊市賣有更多的鎮邪之物。

無極客棧的交換會,可以更期待期待了。

要是能拿神水宮特別的鎮神水,配合買到手上的兩株異火,抓魔劍魔靈就更有把握了。

容錚喜滋滋地打量他手中的兩顆爐石,這石頭可不是真正的石頭,而是千年懸蘆藤自然蘊育的爐石,天生的克邪。

說來,自雙盟坊市出事后,他的運氣就一直不錯!

沒了宋在野,又沒了林蹊和那些可以跟他一較長短的家伙,他都要變成天道的親兒子了。

容錚高興地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又摸了兩道小菜出來,一口菜一口酒,日子過得都不知有多愜意。

他現在只要一想到,某些人在天渡境里,過著朝不保夕,偷偷摸摸地茍延殘喘在一群恐怖兇獸中,那心情就要飛揚起來。

連化神中期的修士,都沒能在天渡境活下來,更何況一群小結丹了。

仙界傳下的話,別人不知道,他卻是知道的,什么‘緣!妙不可言!’,嘿嘿,對他來說,這‘緣’還真就妙不可言。

壓在心頭,怎么也搬不過去的宋在野死了,把林蹊、木歸巢、南宮彥那些人也一同帶走了,就留了他一個,哪怕百曉山那位長老再看不上他,想給他孫兒拉一個陪葬的,現在也不能動他了。

容錚滋溜一口小酒,回想宗門最近對他的態度,心情再度飛揚。

百曉山的郡伯長老要進七殺盟了,以后的百曉山定能更進一步,而偏偏這一代弟子中,最天才的只有他一個了。

想想就是美啊!

原來,他還處處要讓著南宮長老的孫子南宮彥,現在……嘿嘿嘿……

他的房間禁制并沒有關上,正要再喝一口時,突然若有所感,忙忙揮開房門,望向長街上熙攘的人群中。

魔劍劍靈果然又出現了。

容錚放下酒杯,并沒有馬上出去。

那東西很有靈智,跑到昆山界,卻沒有去黃泉禁地吞魂,只在神水宮周圍晃,那這神水宮定然有非常吸引它的東西。

容錚雖然不知道,什么東西會比黃泉禁地的諸多殘鬼更吸引魔劍,卻不防礙他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一個化神期的鬼修,正常是不會在這種修為的時候,還自套枷鎖加入神水宮,那……說不得與魔劍劍靈的目標也是一致的。

這神水宮以一群女人守御黃泉禁地,還代代都有人才出,這里面怎么可能沒蹊蹺?

容錚抬頭,半瞇著眼睛望向坊市護罩外的層層山欒,突然希望時間能過得更快些。

只要神水宮大開宮門,迎接四方來客,魔劍劍靈就定能掩人耳目地進去。

神水宮的兩位宮主不好糊弄,那叫惜時的化神鬼修,雖然加入了神水宮,現在就想觸到她們的秘密,根本不可能。

倒是魔劍劍靈有特別的隱身之效,若是小心點……

等它拿了寶貝,自己再追上它。

葉湛秋不由自主地想要注意容錚,他的房間禁制也沒有全關上,透過窗前縫隙,正好看到容錚那帶有必得之間的一笑。

他忍不住蹙住了眉頭。

好好的,這人怎么敢盯上神水宮?

若不是文遙宮主退出靈界,修真聯盟那里,定有人家的一席之位呢。

更何況,人家現在又多了一個化神極別的鬼修。

遠處人聲漸沸,葉湛秋突然聽到了幾個熟悉的聲音,忙把神識小地探過去。

飄渺閣秋宇掌門?

葉湛秋忙關了禁制,打出水鏡,對著水鏡在下巴處安了一把胡子,把自己變得特別蒼老。

飄渺閣都來人了,太霄宮又怎么會沒人來?

萬一葉家老祖來了,可就糟了。

打量水鏡,確定自己都不太認識自己的時候,才如一些好奇的修士般,站在走廊上朝這邊打量。

果然!

葉家老祖葉琛和陸家老祖陸岱山都來了,不僅如此,樂機門、玄天宗、千道宗都來人了。

知袖拿了房牌,四瞄一眼,徑直往四樓去。

因為宜法和葉湛秋的某些合作,她其實一眼就看到化過妝的他了,感慨這小子真是運氣,走鏢都走到這,還能遇到他家的老祖葉琛。

“嗨嗨嗨!”一身大紅法衣,扮嫩的風門一把拉住她,“知袖,不出去逛逛嗎?”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