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七八章 黃泉禁地

更新時間:2019-11-10  作者:潭子
寧知意回黃泉禁地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她家唯一的娃兒被裹進了天渡境,想找到天渡境,就只能從混沌巨魔人那里想辦法,那是他們的秘地。

寧家老祖與陸望能成朋友,還要從黃泉禁地說起,如果祖宗手扎所書沒錯的話,混沌巨魔人的其中一處休養之所,就隱在這黃泉禁地。

她要找到他們,只有找到他們,才能找到天渡境。

雖然人人都說她家小丫頭是天道的親閨女,雖然她也不否認,小丫頭的運氣不錯,可……那是天渡境啊!

遠古兇獸聚集的地方,結丹小修如何過活?

在風門那里絕了進天渡境的路后,寧知意幾乎就呆在黃泉禁地,查陸望和祖輩沒有查清的事。

此時的她,完全不知道,她辛苦要找的人,正在往黃泉禁地來。

不過,她還沒迎來陸靈蹊,倒是先迎來了曾有過一面之緣的神水宮芙晚宮主。

“你不是黃泉禁地里自生的大陰鬼?”芙晚隱在暗中,已經瞄她好幾天了,“說吧,到這里找什么?”

“我找什么,都跟神水宮無關吧?”

寧知意把手上的幾塊石頭扔出去,“宮主這般盯著我,是不是有些過了?”

“閣下可稱鬼王中的鬼王。”芙晚宮主道:“四個月前的鬼城事件,別跟我說,你一點也不知道。”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寧知意冷哼一聲,“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各自為之,天之道也。鬼城里的鬼,保他們自個的家園,殺那些闖進鬼城,希想他們魂珠的人,閣下覺得有錯?”

芙晚的眉頭一蹙,她感覺這個曾經非常想走上道的鬼修,現在的心情很不美妙。

保自個的家園沒錯,但話不是這樣說的。

世間生靈,人族更為得天獨厚。

大家生來就是天道厚愛的人身,而那些妖族、靈族甚至這里的鬼,修行一輩子,最終的目標可能只是化為人。

他們的起點,是人家的終點。

芙晚沉默一瞬,“閣下是要以鬼王的立場,對待人族嗎?”

“呵呵!”寧知意皮笑肉不笑,“難道道友以為,我應該以人修的視角,看待這里的同類?”

她正在交好鬼城里的那些鬼王,想從他們那里,知道黃泉禁地的某些秘密。

相比于她這個外來的鬼,鬼城那里的那些本地鬼,應該熟知他們所居之地的所有秘密。

如果混沌巨魔人曾在這里出沒過,他們沒道理一點也不知道。

“遠古時,曾經的混沌巨魔人自認是天之子,說什么,天生萬物以養人,結果,天地大變,他們就被淘汰出去了。”

寧知意知道,這里不僅有芙晚,還有兩個擁有特別神通的小鬼,“現在,宮主是不是也要說人族是天之子,天生萬物就應該養人?”

芙晚沒料到,當初那個避她不及的家伙,現在居然如此咄咄逼人。

“人族是不是天之子,你說沒用,我說也沒用。”

她避開這個犀利且無解的問題,“我是神水宮宮主,神水宮負有看守黃泉禁地之責,在這個范圍之內,他們怎么鬧,我們不管,但是,現下正值修真聯盟和七殺盟改組之機,本宮主不能不小心,讓昆山界也跟著亂。”

她盯著寧知意,“惜時道友進階化神殊不易,還望不要自棄的好,這黃泉禁地不論什么東西,都與道友無關。”

她這么恨不能一寸一寸尋的樣子,實在太過古怪。

神水宮立派在此,曾經的祖師,好像也是為了在這里找什么東西,或是防著什么東西。

只是,祖師最后卻一言未發,帶著秘密坐化。

“哈!難道我不是鬼嗎?”

寧知意說這話的時候,身體突然化虛。

她沒有線索的在這里找混沌巨魔族,本就找得心煩意亂,現在還要被這個根本沒得罪的宮主盯著,實在沒耐煩。

既然示弱也不管用,那大家就手底下見真章。

正好也讓黃泉禁地里的鬼王們看看,他們不敢打的架,她是不是敢。

寧知意正要出手,突然若有所感,望向某一方向。

剛懷上陸信的時候,她就在他的血脈神魂之中種下子息護魂術,這不僅僅是為了保護后人,還是為了能更方便的尋到他們。

因為它,她才一直不惜靈力地保著自己的肉身。

但現在她感覺到什么了?

陸永芳和陸懔是出不來的,只能是林蹊。

可是她不是在天渡境嗎?

難不成,她耽擱在這里尋她的時候,天渡境里的人已經回來了?

芙晚已經做好某人出手的準備,可是,她準備好了,人家卻又不動了,算怎么回事?

她的神識隨寧知意的一起,向黃泉禁地外延伸出去,卻發現一個結丹期的女修,正在禁地外,點燃特制的長明燈。

黃泉禁地永遠屬于極夜,所有進來的修士,基本都會在神水宮坊市買一個不會被陰鬼吹滅的長明燈。

這女修……

芙晚宮主的眉頭蹙了蹙,沒有主動出手。

神水宮守在黃泉禁地外,不讓某些以吞噬同類進階的大陰鬼出去害人,是祖師對門人的要求。

這惜時不曾害過人命,身上并無死怨之氣,雖有諸多古怪之處,但人家因為可能要闖進來的修士停了手,她當然也要珍惜。

“看樣子道友是認識來人了?”

芙晚試探一句,“還是她是因道友之約而來?”

“……宮主今天的話太多了。”

寧知意的身體重新凝聚,“本人大好資質,力求上道,可不想因為跟你打架,在波及無辜后,害人害己。”

這世界對鬼確實更苛刻。

想要靠自己,不沾因果,力求上道的鬼修,輕易是不能沾上人命的。

寧知意很高興,她能借這個正當理掩飾剛才的一切,“咦?不對,宮主如此盯著我,是想把我引入下道嗎?”

芙晚輕輕吐了一口氣,“我要做什么,全在道友,道友想以言語激怒于我,是沒用的。”

“也是啊!”

林蹊回來了,她就不用再找那該死的天渡境了。

寧知意其實更高興能甩下這里,“那好吧,宮主既然不放心我在這里,那我們就一起走吧!”

小丫頭裝神弄鬼的跑這里來,肯定是有事。

她和芙晚在這里,太不方便了。

寧知意轉過來,要拉著芙晚走了,“聽說你們神水宮的澤泉每年三月,都會噴出一點神孚水,怎么樣,看在我也算你鄰居的份上,用你的神孚水,泡一點茶請我喝一杯,不為過吧?”

真是……不要臉!

芙晚拂袖,“神孚水乃煉丹制藥之神水,你要用它喝茶?”

她都沒那般暴斂天物過呢。

“你想力求上道,暴斂天物也算罪吧?”

“這也算罪嗎?”

寧知意瞠目,“舍不得就是舍不得,別裝了,神孚水喝不成,那我到你家,喝一杯你隨意待客的茶總行吧?”

“你……?”

“你什么你?我就是突然想通了,不想跟你打架。”

寧知意知道神水宮的人雖然喜歡裝,可是相比于修仙界的某些人,底線還要高些,“你老擔心我在這里干壞事,放棄我自己的大好資質,那我就給你了解我的機會,怎么?又不想要?”

什么話都讓她說了,芙晚宮主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了。

“那就請吧!”

她無奈做了個請的手式。

相比于外面那個好奇四處觀望的結丹小修,當然是惜時這個化神鬼修更重要。

套套話,也許她們能彼此印證這里的秘密呢。

“神水宮歡迎一切走上道,以己身修煉的鬼修。”

兩人修為高絕,走得無聲無息,持著長明燈的陸靈蹊,壓根就沒感覺到。

神水宮不支持大家再入黃泉禁地,正好方便她找混沌巨魔人的所謂崎山秘地呢。

那地方,可不能讓人知道了。

陸靈蹊希望,大家能在各自的世界,各自安好,誰也不打攪誰。

她一邊點著燈,一邊慢慢往里面探去。

按季鞅的玉簡所說,崎山秘地是以石頭的形式,埋在黃泉禁地的望川河某處。

那里都是缺魂少魄的小鬼,渾渾噩噩的一日又一日地在望川河中隨著陰氣流淌。

每年的七月七,被陰氣滋養稍有所成的小鬼,都會隨著地府大門重入輪回。

而不甘心入輪回的鬼們,要么自己爬出來,要么在里面兇性大發吞噬別的殘魂殘魄,但那樣做的后果,基本都會被望川河甩出去。

至于望川河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功能,自古至今,無人能知。

所以,在陸靈蹊看來,崎山秘地如果當年沒被發現的話,現在應該是安好的。

她是在正午的時候進來的,照那位茶知事所說,只要在午夜前不亂闖,不大開殺戒,提前布下烈陽陣,一般的小鬼,是不敢找她麻煩的。

她不怕一般的小鬼。

正常是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只有那些靠吞噬成就鬼王的大陰鬼,才會天生的把修士血肉神魂,當成晉階的靈丹妙藥。

那種鬼,才會有魂丹。

到底誰是誰的靈丹妙藥,只看誰的手段更高了。

長明燈能照到十丈以內的所有鬼魂,他們虛虛的身體,飄飄忽忽,都在盡量躲著光明。

陸靈蹊看到一個避之不及,缺了一條腿,單腿蹦的老鬼,他努力蹦離的樣子,顯得極為可憐。

她嚴重懷疑,她若是走快點,他一個不小心,就會在這里狠狠摔上一跤。

這黃泉禁地,可不同于外面,鬼在這里摔了,一樣會感覺疼的。

陸靈蹊放慢了腳步,讓害怕光明的普通鬼們有時間避開。

代表崎山秘地的那塊石頭,埋在望川河最西端,偏她進來的是東面。

陸靈蹊沒打算跟這里的大陰鬼斗法,對他們的魂珠也不感興趣,只是……

別的鬼都在避著她,有多遠跑多遠,長明燈所及的地方,卻始終有兩個青面鬼,在跟著她。

那幽幽的眼睛,好像始終在盯著她,帶著一種說不得的畏懼和渴望。

陸靈蹊回頭看了他們一眼,兩個小鬼的身體雖然比其他鬼魂看著凝實一些,但觀其行動的樣子,明顯還處于煉氣期。

“滾!”

別人沒動手前,她不想動手。

結丹修士的威壓,隨著聲音瞬息而下。

如果只是普通的怨鬼,肯定要被她嚇住,滾開些。

但如果是某一大陰鬼的小卒……

兩個青面小鬼確實被她嚇了一大跳,急急忙忙隱入長明燈不及的地方后,卻哭了出來。

“啊啊啊……”

“嗚嗚嗚……”

“我死的好慘啊!好慘啊……”

變了調的鬼哭之聲,幾乎在兩個小鬼叫出后,從四面八方傳來無數,“陪我頭,陪我身,陪我心,陪我眼……”

一聲聲的哭叫,到最后已經變成了惡狠狠。

陸靈蹊知道,是某一大陰鬼出現了。

能御使這么多小鬼的大陰鬼,一定是等階不低的鬼王。

陸靈蹊不想驚動神水宮,砍了無數陰煞的厚背大刀,非常干脆地拎在手上。

眾鬼哭聲為之一停。

厚背大刀上的殺氣對他們來說有如實質。

“……啊啊啊,我死的好慘,好慘啊!”

這一次的變調鬼哭,明顯只是一個鬼的了。

陸靈蹊一手拎著刀,一手把長明燈掛在了腰上,加快速度往望川河去。

只要到了望川河,鬼王再厲害,也得受制于望川河,在岸上干瞪眼。

此時,普通的小鬼,早在鬼王出洞的時候,有多遠跑多遠了,周圍盡是走下道的怨鬼。

相比于吞噬普通的小鬼,當然還是修士的身肉神魂更香,更容易讓他們進階。

“好慘,好慘……”

好像帶著鐵鏈拖拽的聲音,隨著‘好慘’兩個字,越來越近了。

“鬼有鬼道,人有人路。”

身材魁梧的鬼王終于到了跟前,他有一雙狹長的鳳眼,披散著頭發,雖然身體只是影子,可陸靈蹊卻好像看到他身前的狼狽,隱隱的血跡在眼前,似乎真要化紅了。

“你入了我的鬼道。”他擋在前面,聲調忽高忽低,“那就來陪我吧!”

“陪我陪我……”

四方鬼聲隨同附合。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