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六五章 ‘摳門’

更新時間:2019-11-07  作者:潭子
摳門師兄有錢嗎?

陸靈蹊嚴重懷疑他沒有錢,現在一下拿出百萬懸賞,是不是要當東西呀?

“虞道友,”陸靈蹊朝虞靜拱手,“沈容的識海風暴可能與神魂有關,這鬼魚頭我能否借花獻佛送予閔道友?請他看著給她用?”

“……自然!”

虞靜微微一愣,“送給道友了,就是道友的。道友想怎么處理,那是道友的事。”

能在不認識沈繼的情況下,如此相助,殊為難得,“君子劍沈繼只是過他自己想過的日子,并未對不起任何人。”在這件事上,飄渺閣的修士倒是頗為同情,畢竟宗內有一個當年被長輩、被責任逼瘋了的無想師叔。

追求個人幸福,有錯嗎?

大家固然有責任要擔,可是,為了責任放棄自己的所有,那修煉的意義又何在?

飄渺閣當年是勢弱的快要解散,才沒辦法讓無想師叔走,師叔也明白這一點,無法走,才逼瘋了她自己,但玄天宗不一樣。

虞靜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對閔浩道:“回頭我也給宗門去信,幫忙問問。”

當年西狄遮遮掩掩地問,又在玄天宗不原諒沈繼的情況下,哪怕知道的,只怕都會裝聾作啞。

“多謝!”

閔浩拱手,他沒為難好友孫垚,直接抱著沈容就朝天劍宗去,只有那里有傳送陣,救人這種事,當然是致遠師伯和采薇有經驗。

“此間事了,我亦告辭!”

朝虞靜一拱手,陸靈蹊轉身亦朝天劍宗的方向飚去。

被關天渡境這么久,出來又忙著趕路,她一直沒打聽外面的事呢。

師父他們追殺七殺盟斷煌老魔,她總感覺,與他們被擄有些關聯。

陸靈蹊急追閔浩,奈何這位師兄跑得賊快,在不能動用重影的情況下,她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駕著輕云帳始終在前。

直到半個時辰后,閔浩才在無意中回頭看到她,稍停輕云帳,“奚道友是要到天劍宗嗎?一起如何?”

自然一起,陸靈蹊半點也不見外地一腳踏上他的輕云帳,“如此就麻煩了。”

“……我應該感謝道友的。”

他一直想報恩,奈何一直沒機會,哪怕進階結丹后,幾次朝草原問訊,也是石沉大海,沈繼從來沒有回他一句半句。

卻沒想,他是他托孤之人。

閔浩掩去所有情緒,不動聲色地打量這個,給他有些古怪感覺的奚道友,“不知道友是哪里人?”

看著明明是個陌生人,可是莫名的就是給他一種熟悉、親近感。

“我不是無相修士。”

陸靈蹊避開他的問題,亦避開他的眼睛,拱手道:“暫時有些不便,還望諒解,待他日有緣,我定知無不言。”

“呵!既然如此,閔某就不問了,”閔浩一笑,“不過通天傳送陣未開,這個時候,道友只怕是離不開無相界的。”

“是因為那位斷煌老魔嗎?”

“不錯!”

“唉!因為他,我把無意中得來的保命符箓都用了。”

陸靈蹊似真似假地嘆氣,把與山娜三人一同遭遇斷煌的事,在師兄面前說全盤道出,“這半年,特別的倒霉,在那什么寒漠的時候,還遇到了流沙,差點把命丟了。”

她看向他的儲物戒指,“除了應付絕地用的納物珠,我的所有儲物用具都丟了。”

閔浩的眼睛迅速在她手上瞟了一下,“有什么需要閔某幫忙的嗎?”

“確實要麻煩道友!”

陸靈蹊從來沒跟他客氣過,她師父就收了她一個人,但甫入修仙界的時候,就遇到知袖師叔和他,多年相伴下來,她是真心把他們當自家人,“我現在沒錢。”

她眼含笑意,“通天傳送陣就是開著,我也沒本事走。”

閔浩呆了呆。

他也沒錢啊,絕對不借錢,“咳!為沈容弄的百萬靈石懸賞,我都要當些東西了……”

“不不不,我沒有朝道友借錢的意思。”

知袖師叔超級摳門,師父和宜法師叔說,她從來沒為哪個師侄花過超五百的靈石。

師兄同樣摳門,花他一點靈石,他能天天堵著她,喝她的茶,吃她的點心,好像無論如何,都要給他自己找補回去般。

陸靈蹊笑道:“我也是想當東西,只是……,不知道哪里有穩妥的。”

這樣啊!

閔浩大松一口氣,“閔某倒是知道兩家,到了天劍宗可以代為介紹。”

“是嗎?”

陸靈蹊反應淡淡,“我的東西,可不是一般的人家能受的。”

走小傳送陣要錢,儲物戒指要錢,干什么都要錢,山娜他們借給她的根本不夠用,“倒是道友……”她大家深意地看向蠢師兄,“道友出自千道宗,千道宗現在在七界好像很有名氣。”

“名氣?”閔浩苦笑,“道友是說道魔的擂臺大比吧?”

無相界的名氣和千道宗的名氣,是師妹和申甫、燕離等一齊掙下來的,“如果可以換,我們情愿什么都不要。”

想想師兄師姐和余呦呦、四蛋哥他們,陸靈蹊也在心里悠悠地嘆了一口氣,“聽說,他們很多人的魂火安然無恙。”她也留有魂火,她好好的活著,魂火自然無恙,“也許只是暫時回不來呢。”

天渡境不是修士能呆的地方,她一定會把大家都帶出來的。

“當事情壞無可壞的時候,我們要往好處想。”

這是宜法師叔說的,陸靈蹊真想她,“說來,貴宗是無相界六大道門之一,我想對我的東西,可能更感興趣。”

什么?

閔浩看向她。

陸靈蹊朝他笑了一下,“沈繼能向道友托孤,道友能為沈容不惜許下百萬懸賞,我相信道友的為人。”

“不敢當,不知道友的東西……”

“大椿!”

大椿?

閔浩當然聽過此等極品靈木,可是,她連儲物戒指都丟了,難不成,還把大椿放在納物珠中不成?

“也是運氣。”

陸靈蹊只能苦笑著往下編,“我本人木靈根不錯。得到大椿后,一直愛不釋手,恨不得每個地方都放一點,隨時看到。”

閔浩無語的同時又有些想笑,因為他也干過這樣的蠢事。

“所以,納物珠里的兩截大椿就保了下來。”

陸靈蹊望向他,“不知道友可有興趣?”

“當然有!”

這樣的好事,如何能錯過?

把沈容帶回去請師長們救治,閔浩原本就怕師長們盡完力后,氣他給他們找麻煩,“道友現在方便拿出來給我一觀嗎?”

“這里?”

陸靈蹊望望四周,實在沒法放心,“我們還是到安全一點的地方看吧!”

雖然混沌巨魔人毫不在意它,但極品靈木就是極品靈木。

混沌巨魔人可以用它遮陽、燒火,于他們,卻是極品的木系法寶,甚至靈寶乃至仙寶。

在這樣的地方露出來,萬一被某些人看到要強買,他們兩個小結丹,可沒本事阻止。

“……道友說的是!”

閔浩對她的大椿更期待起來,“前面就是坊市,我們先到五味齋定個最好的包廂。”

五味齋啊!

陸靈蹊當然不會反對,“這半個月我一直趕路,不知那位斷煌老魔是否被抓了?”

“那邊沒有傳送陣,很多消息,一時都傳之不及。”

閔浩沒擔心過,“不過道友放心,有風門前輩在,斷煌老魔再厲害,也跑不掉。”紫衫前輩也不敢讓他跑了,“通天傳送陣那里,最遲不會超過三個月,一定會再次開通往來。”

“三個月啊?”

陸靈蹊好生無奈,“真希望好消息已經在路上了。”

只要宰了斷煌老魔,他的朋友,他的故舊,就不可能再為他奔走了。

相反,無相界會成為他們避之不及的地方。

半天后,在宗門等消息,等得甚為急躁的宜法,沒想到,本應該在邊境的閔浩會突然回來。

“出了什么事?”她盯著他抱著的東西,“你抱的是什么?”看著不像人,可是他抱的姿勢卻又像抱著一個人。

“師伯!”閔浩在宜法面前特別老實,當然,他現在也有些心虛,忙跪下道:“師伯,這是沈繼之女沈容,”他把沈容的小臉露出來,“沈繼當年于我有救命之恩,他……”

他把人家父女卑微之極的愿望說了出來,把自己的懸賞也說了出來,“師伯,弟子想救她一救!”

宜法:“……”

她默不作聲地盯他好一會,直盯得閔浩后背發毛,才淡淡開口,“救命之恩當涌泉相報,你沒做錯!”

“多謝師叔……”

“謝我做什么?”

宜法雖然同情沈繼一家的遭遇,可是,“第一,我不知道怎么救她,第二,我不會借你靈石。”

一百萬靈石,哼哼,這小子能有五十萬,她就要燒高香了。

“想借,找你師父來。”

知袖那個混蛋,親徒弟過得苦巴巴都不管,她憑什么管?

在靈界押林蹊掙得靈石,她可是分了一半給她。

“師伯,我師父不是不在家嗎?”

閔浩自己站起來,舔著臉學某師妹,討好道:“您先救我個急,回頭我一定還您。”

“……要多少?”

宜法甚沒好氣,只是這么大個人,又是第一次這樣,好歹要給點面子。

她估算他的身家,懷疑自己要借一半兒。

“兩百三十萬。”

兩百三十萬?

宜法大怒,“你借高利貸了?統共一百萬,你朝我借兩百三十萬?”要是她徒弟,早一腳把他踹外面了。

“師伯師伯,您先別急。”

閔浩幾人始終沒搞清楚,為何師父和師伯,對林蹊就那么有耐心,“我得了一件好東西,物超所值。”

真正的極品大椿呢,他真想自個把它吃下來,奈何沒錢,同門之中,誰也拿不出這么一大筆錢,與其把大家借得都苦巴巴,他還不如就師伯耍些心眼,“您先借我兩百三十萬,回頭我分您一半兒。”

好東西?

宜法打量他,“先說是什么?”

真不是她看不起他,實在是跟誰像誰,知袖不怎么會變通,她的徒弟,一個個的,也全都不怎么會變通。

除非機緣落實,要是讓旁人知道,大都雞飛蛋打。

“大椿!”

閔浩摸出一截丈長的大椿木,“您看,真正的極品靈木。”

這截大椿好生粗壯,他抱都抱不過來,“師伯,它絕對值這個錢。”

宜法一呆之后,連忙以靈力探進。

如此粗壯的大椿,她第一時間懷疑它是假的,閔浩被人騙了,可是木靈氣在大椿拿出來的瞬間活躍,實在假不起來,“這是你兩百三十萬拿到的?”

“是!”閔浩也覺得自己運氣好,“靈石還沒付,對方相信我,師伯,您借我靈石吧?”

當然借!

“靈石還沒付,人家就把東西給你了?”

宜法一邊掏靈石,一邊欣慰她家弟子挺能吃得開,“對方還有什么好東西沒?我借你五百萬,能買,全都買下來。”

“……師伯,人家相信我,我怎么也不能干趁人之危的事吧?”

本來人家要一百八十萬,是他自己主動加了五十萬。

云蕩峰的人可以摳門,但是,太占便宜的事,師父說了,不是親近之人,絕對不能干。

大道要直行,那種暗搓搓想人歪點子的,只會讓自己的大道跟著歪掉。

閔浩恪守師父說的話,“得此大椿,已經是弟子莫大福氣。”

人家這么相信他,他怎么能行小人之事?

他沒拿多的靈石,抱起沈容,“師伯,我知道您是暗門虎王,沈容這事,您幫幫我,大椿……大椿我可以全送給您。”

宜法:“……”

她有讓他干趁人之危的事嗎?她又不了解情況。

什么屁都不放,還敢給她扣帽子,真是氣得她胸口疼。

果然,知袖的幾個徒弟,沒一個好家伙,活該她自己也常被氣,“成交!”

宜法豎著眉毛一口應下,決定拿了他的大椿,救活可能還要花他大筆靈石的沈容,讓他嘗嘗什么叫真正的債主,“我這就傳訊各方,替你問問。”

無相界找不到法子,等通天傳送陣開了,正好師兄他們要到靈界了結斷煌一事,讓他們幫著問問,希望還是很大的,“不過,時間可能會長些。”

宜法瞄了一眼他懷里的沈容,“你可要保好她的生機。”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