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五八章 沒錢

更新時間:2019-10-31  作者:潭子
在陸靈蹊看來,將近三百斤的巨蜂蜜省著點吃,可以吃個幾十甚至上百年,卻沒想喂給混沌巨魔人,居然只是讓人家嘗個味。

哪怕早有心理準備,可是真正見到的時候,她也失語在當場。

“甜……”

從小到大,還沒吃過這么甜的東西呢。

昏迷中,原本奄奄一息的印顏一邊砸吧嘴巴,一邊居然掙扎著想要睜開眼睛。

“就這么點嗎?”

印徵欣喜的時候,又萬分不足,“把你手上的東西,全都交出來。”

交出去?

陸靈蹊雙目一凝,心中原本的一點不堅定,瞬間甩了。

“胡說什么?”印戟到底更聰明,連忙道歉,“小友勿怪,我家兄弟是太擔心印顏了。”

通道還沒搭起來,河還沒過,怎么能把建橋的人先得罪了?

“小友若是還有巨蜂蜜……”

“你們覺得,天渡境里,你們的季鞅長老為什么會相信我?他不怕我拿了東西跑路嗎?”

陸靈蹊冷聲打斷他的話,“她既然能醒,自然就死不了,弄點水,熬點粥,總能活下去。”

印戟拉了一把又想開口的印徵,“林小友說的對,印徵,快去做。”

人家的面色已變,他也不敢再求人族的丹藥了,“小友你看,我們是不是能把通道建下,讓我們小境的人,先轉移進天渡境?”

“可以!”

陸靈蹊一口答應。

建下連接天渡境的通道,又怎么會沒有一點空間波動?

要是引來誰……

就不歸她管了。

“那小友還能幫我們到陰山秘地和藍蝸秘地找人嗎?”

人家答應得太痛快,印戟總覺得有些不妥。

十一伯神魂消散前,曾經跟他說過,百族消亡后,人族代替他們成了天道的寵兒,別看人家小,人家的身體更加契合天道,修煉的速度是他們不可想象的。

如果遇到,能不得罪盡量不要得罪,如果得罪了,一定要一巴掌按死。

剛剛印徵那個笨蛋,太心急了。

印戟總感覺,因為印徵的心急,她的神色冷了太多太多。

可是現在,他們按不死人家,不僅按不死,人家還能隨時按死他們。

“找啊!”

陸靈蹊一個閃身,落到一旁的巨箱上,施施然地坐下,“答應季前輩的事,我總會做到的。”

她按下了心里的那點怒氣,反而給了個笑臉,“不過,通道只在這里。”

陸靈蹊似乎遲疑了一下,“你們這小境,可以無憂先帶進天渡境,可是陰山秘地和藍蝸秘地怎么辦?他們有小境轉移人嗎?還有,轉移過后,兩處秘地難道都扔了不要了嗎?”

她好想問,沒有混沌巨魔人,那兩處秘地會崩嗎?

可惜,為防人家警覺,只能徐徐途之。

印戟低頭想了想,突然明白,季鞅長老為何要請這個人族的小姑娘幫忙了。

“秘地是我們賴以生存的地方,自然不能不要。”

他很能下得去腰,“到時要麻煩小友,以小境幫我們轉移來回人手。”

“這樣啊……”

陸靈蹊試探著問道:“你們一直沒法出現在外面的世界嗎?”

“能出現是能出現,不過……”

印戟嘆了一口氣,“我族修為弱小。”這么多年,他們當然潛人出去過,可惜,只有出去的人,沒有回來的人,他們的命牌,全都在出去的一年之內裂開了。

“秘地所處方位,都有很多危險。”當年長輩們把他們移居小境,遷到這里都遭遇了重重磨難,更何況現在了,“而且,現在的天道法則,對我族天生的壓制。”

混沌之晶,是人族、妖族、靈族都喜歡的東西。

印戟看著面前的人族,按下了大部分能說的話,轉而裝可憐,“出去一趟,哪怕有兇獸肉養著,至少也要虛弱百年。”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季檜長老的留言里說過,人族雖然有我族的部分血脈,可是,早就不是我族,他們更合大變后的天道,其修道之士,在逆天與順天中,也更加的能夠審時度勢,做出最好的選擇。

在這一點上,他們混沌巨魔人拍馬也不及。

至少在身體的塊頭上,他們想轉身,就沒有人家快。

而且,混沌巨魔人自認是人族的始祖,人族卻未必認同此點。

人家能溶百族之血,雖然身體孱弱,可一旦修煉有成,卻能爆發出不可想象的力量。

那力量與他們混沌巨魔人一樣,可移山可倒海。不僅如此,人家的修煉比他們混沌巨魔人也更快更容易。

“你說,我們能輕易的出去嗎?”印戟好像很難過,“我們只求在我們自己的世界,活我們的。”

他其實真的這樣想。

外面的世界不喜歡他們,他們其實也不喜歡外面的世界。

百族消亡,混沌巨魔族仗著曾經的族藏秘境和秘地,茍延殘喘而活,這到底是對還是錯,他其實很懷疑。

那種不時在希望與絕望中交替的感覺,誰活誰知道。

尤其現在,希望已經不在,天渡境里的族人明顯跟他們一樣,身體并不好了。

那就是說,哪怕他們把小境溶于地丘花谷,想要吃祖輩們圈養,給他們試煉的兇獸,也不可能了。

不惜一切,跑外面吃外面的東西?

那更不可能,就好像這個人族,只能塞個牙縫罷了。

就是妖族,他們也不是沒在外面看到妖,同樣,它們也是好小好小的,一樣只能塞個牙縫。

這是指他們能吃人家的時候,但事實上,他們早無力吃人家,反而是人家合起伙來,吃他們。

二十九叔跑出去了,卻連個示警的星陣都沒跑出去,就被活在外面的各種小妖們,一齊吃了。

甚至他的骨頭,都被人族撿回去,聽說是煉成了靈器、法器。

“戟叔,我死了嗎?”

印顏終于虛弱地睜開了眼睛,她看到了印戟魂魄的難過,“原來死了的感覺也挺好,甜甜的。”

“沒死,誰說你死了?”

印徵跑進來,“我給你熬了粥,燒了水。”

雖然混沌巨魔人得天獨厚,但做這些,對他這個早就死了,只以魂體存在的人來說,其實并不容易,“你起來,把粥喝了。”

他耗費自己的神魂之力,端來了在陸靈蹊看來很大很大的鍋。

濃濃的黃金稻米香味,很快滿溢屋中。

“還有嗎?”

印戟看了某人一眼,問缺心眼的印徵,“要是還有,給林小友弄一些,多虧她了,要不然小顏還醒不過來。

林小友,對不住,現在我們只能以粥代茶,回頭等印顏身體好些,讓她去給你采茶泡一壺。”

“啊……有!”

“不必了。”

陸靈蹊跟印徵相看兩厭,“我們人族修煉到筑基境后,便可以辟谷不食了。”

要是他們也能辟谷不食,該多好啊!

陸靈蹊心下嘆氣,“通道你們準備什么時候建?”這印戟精明的很,他的話,十句里,她只能聽三句。

“你們若是急,現在我們就可以動身了。”

把他們甩開,然后她自己一個人走更方便。

“通道?”

本來還非常虛弱的印顏一下子就直起了腰,“小叔,戟叔,是去……去天渡境的通道嗎?”

“是!”印徵大力點頭,“我們很急,現在就……,干嘛?別拉我。”

他又被印戟扯了。

“再急也不能急這一會兒。”

不同于做鬼沒多少年的印徵,被老鬼十一伯教導,自己又當了老鬼很多年的印戟,不知穩重了多少倍,“這里是無相界,陰山秘地和藍蝸秘地,一個在昆山界,一個在天崖界,且不說,它們原本便處絕地,只說這路途有多遠你知道嗎?”

他們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地占據絕地,反而要用自家族人的骨頭秘布指引之陣,不就是想提醒從天渡境回來的人嗎?

“通道一旦建起,一時必不能撤下,萬一有人誤入絕地發現怎么辦?”

印戟想通了,“林小友,你看能不能這樣,我們在這里等你一年,一年之后,不管能不能找到他們,你都回來,然后,我們再開通道。”

這樣啊?

陸靈蹊眼波一閃,“你們不跟我一起了嗎?不是說小境可以很好帶嗎?”

“不了。”

印戟用眼色,把想要開口的印徵和印顏按下去,“我相信小友既然答應了我們季鞅長老,就一定會信守諾言。”

他們發誓有契約之眼,人修發誓,亦會有天道監管賜下心魔。

任何修行之人,只要還有一點上進之心,發下的誓言都不能不管。

印戟相信,季鞅長老不會一點防范都沒有的,就把族中秘地告訴她。

“那萬一一年之后,她一時趕不及,或者我們的人又有誰出現異常呢?”印徵總算聰明地一點,在兄長鼓勵的目光下又道:“林小友,可否告訴我們,你從何方下來?”

印戟的手一揮,木屋地板上突然‘咔咔’升起一個木臺,木臺又在大家的注視下靈光閃耀,緩緩聚起一顆透明水球,那水球把沙漠把戈壁好像都顯露了出來。

可惜,他們沒有始終盯著這東西,要不然,都不用問了。

“……這里。”

陸靈蹊手上泄出一點靈光,打進球中,她落下的大概地方,“離戈壁很近。”透明水球迅速攤開,她所指之地在大家面前放大,“往左邊移一個沙丘。”

確定了位置,印戟的魂體都激動的有些抖了,更何況印徵、印顏?

“多謝!”

這一次,他們三個幾乎同時朝陸靈蹊彎了一次腰。

“謝就不必了。”

陸靈蹊沒有避開,直接道:“你們答應我一件將來能做到的事吧!”

雖然,他們有兩個不用百年,就會消散,一個看上去,怎么也不能沖出地丘花谷的通道到外面獵殺兇獸,可小心無大錯。

“好!我答應你。”

印顏雖然還是很虛弱,可是看上去也比印徵穩重,“但是我現在還不能發誓,契約之眼會從小境中波散出去。

你算我族的救命恩人,我保證,只要不是太過份的,只要是我們能做到的,到了天渡境,我們都會盡量為你做到。”

她嚴肅的樣子,好像是認真的。

陸靈蹊估且信著,“行!”她點頭道:“你們說這里是無相界?無相界哪里?”怎么感覺像是二十萬里寒漠呢?

“無相界哪里,我們不知道,不過很多年前,偷聽進到戈壁的人說,這里叫二十萬里寒漠。”

果然?

陸靈蹊的眉頭緊緊攏在也一起,“進來的人,穿著跟我一樣嘛?”

“不一樣,”印戟搖頭,“他們大都披著頭發,扎很多小辮。”

西狄人?

陸靈蹊揉了揉額。

道魔大比的時候,西狄也有幾位元嬰修士上去了,他們好像買了很多聯盟用留影玉留錄的擂臺戰。

那時候,宜法師叔就讓她小心,以后碰到阿菇娜,要小心再小心。

她也確實要到西狄查查當年,是誰攔截兩位祖宗私奔,又是從哪聽到的消息。

只是,現在的時機不對。

“怎么?有什么為難之處嗎?”

印顏緊張地盯著她。

“有點為難的地方。”

本來儲物戒指里面有一套西狄人的衣報,奈何落在青主兒那里,“不過,跟你們說也沒用。”

陸靈蹊站起來,“我會盡量早去早回。”

她要把青主兒移到納物珠里的冰肌帶上,把臉調一調,“送我出去吧!”

“你的安全對我們很重要。”

印戟正色道,“能方便說一下嗎?”

“那里有我的仇家,不過暫時我又不打算找他們。”

陸靈蹊不想跟不能出去的人廢話,“帶路……,咦,不對。”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我沒錢。”

完蛋了,納物珠里連金銀都有點,就是沒有靈石。

可是走傳送陣要靈石呢。

尤其是通天傳送陣,一次就要八十萬,還只能從靈界轉道。

我的天,從這里跑陰山秘地和藍蝸秘地所在的兩界,來來回回從靈界轉道,光通天傳送陣就要走六次,六次就要四百多萬靈石。

陸靈蹊眼睛都瞪大了,“你們有靈石嗎?”

“靈石是什么?”

印顏弱地問她。

“靈石……”陸靈蹊氣得都想打人,“就是蘊含大量靈氣的石頭,簡言之,就是靈脈中的石頭。”

她從人家的窗戶一掠而出,望著這個有山有水還算大的小境,“你們這里有靈脈吧?”

“我們的靈脈從始至終都是被封的,不能動。”

印戟道:“不過,你可以用東西換靈石吧?”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