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五零章 蜂后

更新時間:2019-10-23  作者:潭子
山谷盆地就在面前,看到并且聞到了花香,可是陸靈蹊卻無法往前踏上一步。

身前三步有個給她莫大危險,閃著各種符文的透明光罩,她感覺只要自己敢碰它,那些符文會全部傾殺過來,那后果一定是不可想象的。

就是青主兒也頓住了,她也感覺,這東西絕對絕對不能碰。

“進谷和出谷的路,大概只有蜂巢那里了。”

青主兒打量陸靈蹊的小身板,嚴重懷疑巨蜂的長針能把她插個對通過,“現在怎么辦?”

“靠你!”

青主兒愣了。

她如龍寶一般,探出腦袋,跟她面對面,“你……你的意思是說,我一個人進去,一個人找?”

這個方法好像也不錯誒!

她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把所有要找的東西,全都找到,還不用老擔心林蹊的安全,“那好吧!”

想通了的青主兒又以另一種眼光打量某人,“誰讓你是老天的親閨女呢,”她笑著道:“我肯定是老天派到你身邊的神藤。”

連太初之龍都出來為這家伙保駕護航,她這個一早就跟林蹊簽了大德之契的,怎么也不可能是魔藤。

“想的真美。”

陸靈蹊把她捉回來,往面紗下塞塞,就往谷口的方向去,“我的意思是,你在我身上纏滿藤子,然后,我們在天黑的時候,一點點往里面挪。”

“那還不如我一個人呢。”青主兒堅決反對,“你會是我的大累贅。”

“你是人嗎?”陸靈蹊噎她,“混沌巨魔人呆過的地方呢,我千辛萬苦地來了,你不讓我去,以后只要一想起來,我就會像宜法師叔那樣碎碎念,你可想好了。”

青主兒:“……”

她的小葉子都有些萎了。

宜法師叔狠起來,那不叫人。

念叨起來,更能煩死人。

而且,宜法師叔不能天天跟著林蹊,她可不行,她天天都跟林蹊在一起呢。

“要是不小心被巨蜂扎了,可不能怨我。”

“肯定怨你。”

陸靈蹊直接就在山頂往那邊的谷口去,“你不是老天派到我身邊,專門保護我的神藤嗎?”

反正她總說不過她。

青主兒張著嘴巴,在她耳垂那里‘啊嗚’咬了一口。

“哈哈哈!”

耳垂太癢,陸靈蹊要不是怕揉著她,都要揉耳朵了,“神藤不是你自己封的嘛?怎么能又怪我了?”

“哼!”

青主兒不想理她了。

“我們要對自己有信心!”

陸靈蹊穿著成套的冰絲法衣,非常閑適地沿著山頂往通道那里去,“混沌巨魔人弄這些防的是兇獸,它們多大,我多大?小心點,你再配合著點,夜晚過去,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

希望如此吧!

青主兒懷疑,她主要想到里面找混沌巨魔人可能留有的黃金稻種子,“林蹊,混沌巨魔人的黃金稻還有他們種的其他靈種,都需要大量的混沌之氣,沒有混沌之氣,我們就算拿到靈種或者黃金稻的種子,好像都種不出來。”

古往今來,有多少人羨慕混沌巨魔人種出的黃金稻,可是事實上,就算找到靈種,種出來的,也不能叫黃金稻了。

“就算運氣地種出一茬,肯定也是發育不良的,后來想留種根本不可能,要不然,黃金稻這么好的東西,修仙界不可能沒有。”

“我知道。”

陸靈蹊早從典籍上看到過,“主兒,你操的心太多了,小心長老了,不鮮嫩。”

青主兒:“……”

她的牙又癢了,好想真的給她來一口。

“這里的花都好大?”陸靈蹊一邊往巨蜂占據的通道去,一邊看靠近山頂的鮮艷紅花,“別的地方沒有混沌之氣,這里肯定有。”

混沌巨魔人的秘地呢。

“你昨天偷的蜂蜜,絕不僅僅是花蜜。”

花蜜的口感不一樣。

“而且,不管什么花,只要是沒毒的,好像都能制成花茶。”

修仙界的修士都喜歡喝點茶。

陸靈蹊對茶什么的興趣不是很大,可是架不住大家都喜歡。

“你說我要是弄一批干花瓣回去,制成花茶如何?”

黃金稻固然可以助她修煉引龍決,但是,兇獸肉同樣,同理,這里的茶啊、果啊,也全都可以。

“外面可找不到這樣成片的花海。”

外面的蜂巢哪能像這里一樣,形成巨蜂的建筑群?

“我們好生轉一轉,要是那些巨蜂的蜂蜜真的有很多,就多弄點。”

陸靈蹊其實也想去偷點蜜。

不僅是蜜,還有蜂王漿。

這里的蜂王漿吃起來,那感覺……

真是不能想,一想嘴巴里的口水就多了。

陸靈蹊拿出裝著靈露的乾坤葫蘆往嘴巴里灌了一口,“龍姨和龍寶肯定也會喜歡的。”就算龍姨不喜歡,龍寶肯定會喜歡。

除了他們,百禁山里的瑛姨鷹叔他們肯定也喜歡。

“而且錯過此機,我們以后想再入天渡境,只怕比登天都難了。”

“……怪不得南師姐說,你叫林有理。”

青主兒有種和她在這里大干一場的沖動,“不要再費口舌了,只要我們能進去,你想怎么干,我們就怎么干。”

就算被巨蜂追殺,有她護著,有換天陣,想藏一藏,應該都不會太難。

“我需要跟你費口舌嗎?”

陸靈蹊好笑,“主兒,你變笨了噢!我的意思是,你用己土珠把空間再變大一點,我們入了寶山,總要移幾株進去。”

這樣啊?

青主兒把腦袋從面紗中伸出來,看向美輪美奐的山谷盆地。

她到底心動了,“那你到了蜂巢那,先不要下去,我進空間看看。”

宋在野的息土她弄到手了,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她明明能感覺到它強大的生機,卻不能溶于空間。

青主兒很快在陸靈蹊脫掉手套時,真身回到她種滿靈草的空間。

這里,早不是剛開始的半分地,自跟林蹊以來,她求著懇著,林蹊又大方地給著,其實三十三枚己土珠已經被她用了十五枚。

現在的空間接近十五畝大小了呢。

青主兒把封在玉盒中的己土珠拿了三枚出來。

一枚己土珠在她這里,可以護下差不多一畝地,三畝應該夠林蹊種那些大花了。

她想了想,又把玉盒中的息土拿了出來。

這一次,三枚己土珠一起用于空間,它們要是能帶動息土……

陸靈蹊一邊從山頂往前走,一邊抽空看青主兒的空間變化。

果然,這一次,空間連續幾次震動,從邊緣擴出不少地盤,可被主兒非常看重的息土還是沒變化。

她早就懷疑,這息土不是完全的息土,“將來回去,讓師父幫我們看看,這息土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吧!”

寶貝在手,不能用是最坑的。

青主兒把灰突突的息土扔回玉架那一邊。

既然不能用,那就不用玉盒裝了,浪費。

咚的一聲,息土砸在最上面一層,一枚沒有花紋的儲物戒指,從上面‘嗖’地落下,滾了好幾圈。

“哎呀林蹊,我們忘了這個?”

青主兒高興壞了,“西狄元嗔的儲物戒指。”

咦?確實是忘了呢。

陸靈蹊大喜,忙把它攝了出來。

她現在缺少儲物用具,來多少儲物用具,都不會嫌多。

當初過寒漠荒園的時候,師父把元嗔的儲物戒指給她,說是到了結丹中期,可以把它磨開。

但那是基于她神識不強大的估算。

元嗔死了好些年了,神識印記每年都有散逸。

陸靈蹊的神識凝成一束,‘嘭’地一聲撞上儲物戒指里的空間之門。

儲物戒指上閃過一道微弱的靈光波動,元嗔的神識印記還在保護著儲物戒指。

不過,她覺得有門。

儲物戒指舊主的神識印記再也得不到補充,她撞一次,它就要消耗點,那多來十次百次呢。

神識再次凝成束,把束的前面弄成刺,再次狠狠撞過去。

啵!啵啵啵……

到了通道的上方,陸靈蹊干脆就停了下來,不停地磨這個西狄元嬰修士的儲物戒指。

只要能磨得出來,儲物戒指可以裝兇獸肉,乾坤玉箱之類的,可以裝花瓣,乾坤瓶之類的,可以裝蜂蜜和蜂王漿。

里面肯定還有不少五行秘地的靈草和材料,要是能再找幾顆空冥石,哎呀,那可發了大財。

陸靈蹊加把勁弄這個儲物戒指,青主兒伸著腦袋,查符文光罩在通道上的盡頭。

半晌,她才完全看清楚。

啵啵!啵啵啵……

陸靈蹊把儲物戒指貼著額頭,用神識不停地磨,青主兒看清楚能從哪入的時候,她也分心看了一下。

符文光罩不僅在通道的上空相連,還往通道下移了三丈有余。

而四丈多一點,就有一個巨大的蜂巢,來來往往的巨蜂,很有經驗地沒有碰那符文光罩。

“離天黑還有一會,你就在這里弄吧!”

有冰絲法衣在,無形之炎傷不了她們,巨蜂因為無形之炎,可不敢到她們這里來。

所以,她們在這時,絕對絕對的安全。

啵啵!啵啵啵……

陸靈蹊一邊跟儲物戒指較勁,一邊還拿了一顆碧心果,‘咔擦咔擦’地吃。

自青主兒催熟了碧心果樹,她就沒缺過碧心果吃,神魂力量哪怕不比元嬰修士,結丹后期的絕對能比比了。

神魂與神識相輔相依,她的神識強度也遠在當年師父的想象之上。

“昂”

五帝河對岸,沒有看到劃回來的小船,龍寶很是失望。

他在母親用身體圈起的地盤里,朝河對岸不對的叫。

“她聽不見的。”

龍姨伸過大頭,貼了貼自家的寶貝蛋,“昨天你就沒睡好,今天你還不累嗎?乖,早就睡吧,明天我們往遠些地方走。”

睡不著。

沒有姐姐在旁邊,龍寶感覺真不舒服。

以前,她陪自己的時候,只要挨著她,他就感覺好舒服。

“昂”

龍寶很委屈地朝母親叫了一聲。

“林蹊總要離開我們,你要習慣!”

龍姨嘆了一口氣,“我們屬于這里,她……跟我們不一樣。”

這方世界,以前還沒聽說有像她那樣的人族。

也許有過,不過人家很快就找到回去的路了。

找不到的應該都死了。

“龍寶,你還沒回族地,不家你父親……”

“昂”

“你父親跟我不一樣,跟你……也有些不一樣。”龍姨看著自己寶貝有些藍的龍鱗,在心里輕嘆了一口氣,“他都不知道,有你的存在。”

以后知道了,也許也反抗不了族里。

除非龍寶的實力強過他們最看重的某些龍崽。

“想要見你的父親,你就要好好長大,乖,睡覺吧!不睡你是長不了個子的。”

“昂昂”

龍寶把身體往母親肚子里那里靠了靠,無可奈何地閉上,早就很疲憊的眼睛。

天,終于慢慢黑了。

龍姨望著天空從湛藍到幽藍,眼中閃過某一懷念。

那個有著一身幽藍龍鱗的家伙,曾是她的對手,他們常常從海里打到天上,又從天上打到海里。

她被逐出族里,他知道嗎?

如果他一直沒被放出來,那現在肯定都不知道,他當父親了。

龍姨伸出龍尾,輕輕地蓋住龍寶。

原本,她應該有三個娃的。

別人的寶寶,都有族里帶看著,若當年……

她把頭也貼到龍寶的那里,聞著他身上的氣息,半晌才把翻涌的情緒,安撫下來。

青主兒趁著夜色,又游了下去。

她要給陸靈蹊尋一條最安全的道,要看著巡邏蜂怎么走。

半晌,看到巡邏蜂‘嗡嗡嗡’地飛過去,她才重新游上來。

“快走吧!”

連忙運起斂息決,小心按青主兒所指之路,慢慢下滑的陸靈蹊,在蜂巢和符文光罩的空隙間如魚般滑過。

蜂巢里,閉目休息的蜂后若有所感,突然抬起了頭。

它的耳朵很靈敏,這里離光罩太近,為防小子們撞到光罩,它在光罩下面布了一點東西。

現在那東西響了。

可是……

它的眼睛閃過疑惑,在所趴之地,輕輕敲了兩下。

本來平靜下來的蜂巢,突然‘嗡’的一聲,整齊劃一地飛出一隊巨蜂,它們小心地靠近符文光罩,發現蜂后布下的東西果然被破壞了,不由大怒。

“嗡嗡嗡……”

遠處巡邏的巨蜂一齊被驚動。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