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四三章 天渡秘境

更新時間:2019-10-16  作者:潭子
無相界最優秀的一群弟子損失一半,各宗各世家盡皆黯然。

沒有通天傳送陣的時候,他們天天想著,這有了通天傳送陣,唉……

得林蹊贈送碧心果,一舉沖進結丹的柳酒兒出關的時候驚聞噩耗,也只能低聲嘆息。

“你師父的意思是,他們不在的這段時間,由你暫替你師伯和師姐處理金風谷事務。”

宜法這些天心情極度不好,不過,人活著也不能總頹廢下去,做為千道宗長老,她也有她的責任,“林蹊的幻樂塔在我這里,以后……,你每個月進去修煉二十天。”

她知道,林蹊在宗內,走得近的同門除了徒弟南佳人,除了采薇,就是知袖的幾個弟子了,“金風谷林家那里,他們師徒都甚關照,不過份的……,你也多關照一二。”

“是!”柳酒兒低頭稱是,“師伯,您臉色不好,也要多注意休息!”

宜法有些糟心。

同樣是師侄,若是林蹊,肯定早跑過來,一邊給她按摩頭部,一邊給她弄份美食,叨叨她不會照顧身體的同時,順便再給她點上一份夢甜香,強勢讓她吃飽去睡一覺。

就是徒弟南佳人,看到她這樣,不敢給她安排生活,肯定也會給她按摩按摩頭部的。

“酒兒,你怨你師父不顧你在進階結丹的當口,跑去關心林蹊嗎?”

柳酒兒有些瞠目。

好好的,師伯說這個干什么?

說不怨,她又不是圣人。

可是說怨,她又實在怪不起來。

師姐師兄丟了,她也擔心呢。

“尚師兄、南師姐和林師姐的魂火都好好的,但是,他們現在的處境肯定很危險。”

柳酒兒真心實意,“我在宗門進階,就算失敗肯定也無性命之憂,師父先緊著他們,也是應該的。”

宜法:“……”

她的心有些堵。

也總算知道,知袖對她這個徒弟一邊關心,一邊嫌棄的原因了。

“金風谷的事,是你師父在你隨慶師伯那里爭取的。”宜法只能點點頭道:“她一直很關心你。”

“……我知道,師父對我很好。”

柳酒兒眼中忍不住帶了一絲笑意,“師伯,您不必太憂心,林師姐的運氣一向好,有她在,尚師兄和南師姐肯定都不會有事。就算他們一時回不來,憑他們身上的靈石,哪怕在絕靈之地,肯定也能修至元嬰,到時元嬰天劫一下,也許就可以打破那什么天渡境的規則,一起回來呢。”

難得,也會安慰人。

不過化神中期的修士在那里都頂不住,一群小結丹……

宜法揉了揉眉心,“希望借你吉言!”

從有氣無力的師伯那里退出,柳酒兒拿著金風谷的陣牌,第一次走進大門鼎鼎的金風谷。

被隨慶師伯潛心改造的金風谷,雖然有一半處于外門,可是靈氣比內門很多地方感覺都足些。

柳酒兒輕輕嘆了一口氣。

布置的再好,沒人也不行啊!

她嚴重懷疑林蹊若在外面出事,永遠回不來,隨慶師伯能一直不收徒弟。要不然,師父好好的,怎么會讓她來管金風谷事務?

柳酒兒慶幸林蹊師姐也是個怕麻煩的,為了避免麻煩,才會在敲了林家一頓后,接著讓林家管著金風谷的外圍產業。

所謂打一棒子給枚甜棗。

這些年,林家一直很老實,現在由她管……

柳酒兒揉了揉額,希望他們能一直老實。

雖說接管金風谷,可是金風谷內所有要管的,都在各種陣法的籠罩下,長得非常好。

柳酒兒懷疑當年某人發現靈石礦后財大氣粗,在陣眼里填的都是上品靈石。

她巡視一圈,感覺沒什么事,非常利落地重回云蕩峰住處。

進階結丹了,總要告訴父親一聲。

“爹!女兒進階結丹了。”

她望著父親的靈牌,眼中水風乍現,“從現在開始,我就是結丹真人了。您一直心心念念想要打開的古玉簡,女兒也可以打開了。”

父親一生最遺憾的就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古玉簡,卻因為修為不足神識不夠,而打不開。

他相信這里面記載的不是非常厲害的功法,就是古仙洞府的地圖,或者什么古宗門的藏寶庫地址。

柳酒兒從儲物戒指里,摸出父親親手封下的玉盒,小心地撕開上面的禁制符。

玉盒里是一枚有著深深血沁的古樸玉簡。

柳酒兒目光微閃,她不知父親具體從哪得到這枚玉簡,但是只憑這玉簡的樣子,就知道,它曾經的主人,一直到死,都是抱著它的。

甚至,可能還不止一個主人帶著它死。

柳酒兒輕吁一口氣,才用神識凝刺小心地探觸玉簡。

好像‘咔’的一聲,玉簡的禁制就被破開了。

可柳酒兒的面色卻一變再變,等到完全退出玉簡的時候,想也沒想地直撲神道峰。當然了,她也忘給宜法師伯發個信。

“什么事?”宜法姍姍來遲,“一定要到這里說?”

她好不容易決定愛護自己一把,點個夢甜香,要忘了一切好好睡一覺,都叫柳酒兒攪和了。

“你看看吧!”

重平把玉簡甩給宜法,“酒兒,這枚玉簡,你是如何得到的?”

“玉簡是我爹留下的,至于他從哪得到,我也不是很清楚。”

柳酒兒知無不言,“他是散修,活著的時候,為了生活為了修煉,跑過很多地方,得了這枚玉簡后,一直以為玉簡記載的是非常厲害的功法,或者藏寶地圖什么的,可是一直沒本事打開,因此常常陷入自苦之中,以酒為伴。”

也因為給她起名酒兒。

“師伯,您要想找這枚玉簡的出處,就只能查我爹從什么時候開始酗酒,然后再查他半年前都到過哪些地方。”

確實!

重平微微點了頭,“宜法,玉簡你也看完了,它既然完整記載了天渡境的情況,說不得,我們無相界就有能聯通它的地方。這一點,要靠你們暗門去查了。”

“……好!”

宜法手上微抖,她怎么能想到,天渡境居然是古時混沌巨魔人的秘境?

混沌巨魔人有多大?

而且當時的世界,人族還未崛起,到處都是橫行的兇獸。

林蹊他們落到那樣的地方……

宜法長吸一口氣,“師兄,如果無相界真能聯通天渡境,那我們是不是找找風門?”

風門更是空間之寶。

“當初在玄天宗相遇,風門因為破障丹要還林蹊因果,讓她選一個秘地之門進去尋寶,曾經說過,其中有一道門,他感覺非常危險,自己也不敢進去。”

宜法越想越覺得不對,“師兄,風門一直坐鎮山海宗吧?”

她想馬上過去問一問。

“……我與你一起。”

重平默了默后,到底也站了起來,“酒兒,你去玄天宗走通天傳送陣,到雙盟坊市找你師父和隨慶師伯,把這枚玉簡給他們看。”

還是元嬰的風門會怕另一道門后的危險,化神后的風門還怕不怕,這都是不敢肯定的。

而且如果真要冒險,重平也法讓宜法去。

師妹因為南佳人和林蹊,現在的狀態極其不好。

當年的風門覺得危險的地方,對師妹而言,肯定也是危險的地方,所以,只能隨慶師兄跟靈界的那些化神修士們商量著,看是不是能組團。

重平拿過宜法手中的玉簡,很快復制一份,又把他的顧慮,全都用傳音玉簡記好,一齊遞給柳酒兒,“拿我手令,到外事堂領一百萬靈石,記著,一定要親手交給你師父和隨慶師伯。”

“是!”

柳酒兒接過兩樣東西后,又接過師伯以靈力特別弄出來的手令,急步往外事堂去。

通天傳送陣,據說走一次就要八十萬靈石,師伯要是不拔給她靈石,她還真沒本事到靈界去。

巨龍啊!

葉湛岳看著天上的巨龍,何止是羨慕嫉妒?

這樣的巨龍,絕不可能認林蹊為主,那她又憑什么能御使它?

葉湛岳忍不住懷疑是她的引龍決在做怪。

當初她在飄渺閣,訛了葉家一千五百萬靈石,又逼得老祖發下毒誓,雖然事后老祖礙于毒誓,不敢說什么,但是,老祖卻隱晦地希望,葉家子也把引龍決修煉起來。

他修了,修了呀!

“咳!”

一旁的凌霧,真是看不了他的蠢樣子,“林蹊不愧是天道的親閨女,不過,她好像與妖族,也特別的有緣些。”

葉湛岳神色一頓。

“她能可憐蛋,開出我們想象不到的厲害靈獸,現在在這里撿條龍,好像也正常的很。”

凌霧其實也羨慕死了。

不過機緣這東西,是強求不來的。

凌霧笑咪咪地轉向葉湛岳,“恭喜葉師兄,有林蹊和這巨龍在,以后不用跟我們一樣輪換著擋危險的虱子了。”

葉湛岳的神色再頓。

昨晚凌霧提議,他們每個人都要輪換著當虱子去陰殺兇獸,他就一直想反對。

兇獸啊!

能成功一次,卻不代表,能次次成功。

以虱子的形態,去獵殺兇獸,就跟螞蟻去咬大象差不多。

“只要能建起讓兇獸自動繞道的大型迷蹤陣,大家愿不愿意冒險去獵殺兇獸,我想就可以全憑自己了。”

凌霧有那個提議,最主要還是因為,她想適應這里,想更好地活下去。

“林蹊叫巨龍姨呢。”

凌霧不想這個蠢蛋干蠢事,“我想……你是叫不出姨的吧?”

葉湛岳:“……”

他想說,他能叫出來,哪怕叫祖宗都行。

可是,他不是天道的親兒子。

宋在野倒是天道的親兒子,可是在親閨女面前,還是個屎。

林蹊還在煉氣期的時候,就修了引龍決,為了引龍決,一直未曾辟谷,老祖還懷疑,她修的是千道宗一直不曾示人的未刪除版。

葉湛岳在心里偷偷地嘆了一口氣,他修引龍決的時間太短太短了啊!

正在看信的陸靈蹊不知道,一場無形的麻煩還沒開始,就被凌霧連削帶敲地按下去了。

她高興師兄師姐還活著,高興無相界修士組隊一起,理解大家的顧慮。

龍姨的家在水上,她不能要求她一直陪在這里。

“龍姨!”

陸靈蹊一個閃身,飛到龍姨的眼前,“您想去打那邊山頭的兇獸是吧?”

她看到她瞟那邊好多下了。

那巨大像豬的東西,成群結隊的,不管到哪里,破壞力肯定都都恐怖。

“那就去吧!只要您能把它們打盡,或者遠遠趕走,我就再給您一枚儲物戒指。”

“嗷”

瞧瞧,她家的小東西多么可人疼!

她打獵還給獎賞。

龍姨高興壞了,龍須一甩,就要卷住她,帶她一道往那邊跑。

“龍姨龍姨,您自己往那里去,我要見我師兄師姐,回頭,您再到這里來接我。”

“嗷”

師兄師姐是什么東西,龍姨完全不知道。

她歪著大腦袋,一邊看陸靈蹊,一邊用眼角余光一直瞟這周圍。

雖然沒看到什么厲害的龍,可她害怕小東西被拐走了。

“您要相信我!”陸靈蹊無奈,只能朝下面喊一個,“喂!有誰方便飛上來給我龍姨看看?”

眾人無語的同時,又躍躍欲試,想要飛上去,給巨龍看看。

葉湛岳剛想提力,肩膀就被凌霧按了下去,“看看,南佳人上去了。”方便的人太多了,不過,輪誰也輪不到跟林蹊有過不愉快的葉湛岳上去。

不僅南佳人上去了,余呦呦和另一邊,同樣沒什么臉的連肆也急急飛出。

“您看!”

陸靈蹊指給龍姨看,“現在放心了吧!”她笑道,“我不會被拐走的。”

離得最近,趕上來最快的余呦呦正好聽到,在巨龍的注視下,差點靈力紊亂摔下去。

“嗷”

龍姨的尾巴一伸,就把她接住了,然后又把她舉到了面前。

這就是師兄師姐?

跟小東西一樣小,不過,沒有他們龍族的氣息。

她好生奇怪地打量余呦呦。

“別怕,我龍姨性子很好的。”

陸靈蹊見余呦呦面色發白,飛過去的時候拉住她的手,“龍姨,這是我好朋友余呦呦,您看,那是我師姐南佳人。”

她扯著余呦呦迎向南佳人,“她們都對我非常非常好。”

趕來的連肆,在巨龍威嚴看過來的時候嚇得抖了幾抖。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