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三五章 天渡境

更新時間:2019-10-07  作者:潭子
宋在野的留言讓一群化神大佬的面色齊變。

“快!先封印!”

閑風可不相信,驕傲、狠毒又自負的宋在野會給他們留什么美好的東西,他第一個出手,想要封了這個所謂的天渡境,可是印決還未打上鏡子,那東西居然在斷煌星君的手中,化為一團黃霧‘轟’地炸開。

沒人知道天渡境是什么東西,也沒人知道,這黃霧是什么東西。

萬一……

一群人下意識地外呼吸轉內呼吸,一邊往外逃,一邊出手想要封印將要擴散的黃霧,可是他們的結界,七殺盟的大陣,對那東西根本無用,人家該怎么擴散還是怎么擴散。

不過數息,整個七殺盟便伸手不見五指,大家的神識全都縮在體內。

“出事了……,退!快退出坊市!”

閑風到底是道門修士,無法像枯魔他們一樣只顧自己逃命,他一邊努力跟進,一邊在聲音里加持了靈力,焦急地給外面的人示警,“我是聯盟長老閑風,快,所有人退出坊市,快快退出坊市。”

正值道魔大比,七界各宗各派都有長老在此。

除了他們,各派最有希望的弟子,也幾乎全在西門廣場。

這要是出事……

閑風不能不以最大的惡意去估算宋在野。

他要世人永遠記住他,要讓他們永遠記住他,那讓整個坊市陷落……

閑風的心都是抖的,如果真讓宋在野成事了,他們這些人陷落在雙盟坊市,七界馬上就能大亂。

到時候不僅現在的人記住了他,以后的修真史上,也會把他死死記住。

“快退出坊市!”

他嘶聲喊出這話的時候,已順著七殺盟修士避開坊市從正門退出。可是,他們逃了,整個雙盟坊市卻在短短時間里,好像全被黃霧籠罩了。

時間太短,黃霧來得太快太突然,快要到東交巷的陸靈蹊和宜法聽到閑風警示的時候,那黃霧已經纏了上來,二人的反應超快,都一齊撐起沒什么用的靈力護罩,不顧坊市禁飛的禁令,急沖駐地。

西門那邊的師兄師姐顧不上了,但千道宗只有兩個化神修士,那是她們的師兄(師伯師父),別人自求多福就算了,但渲百和隨慶不能出事。

兩人生怕他們還在禁制中,聽不到閑風長老的示警,趕到才要劈門,渲百抱著狗兒和隨慶已經沖出。

原來,他們的禁制里,也被黃霧滲透了。

“快走!”

擴散的黃霧沒有稀釋,反而越發濃厚起來,隨慶以靈力卷起師妹和徒弟,就與渲百一起往最近的東門沖去。

與此同時,坊市所有發現不對的修士都在著急退避,西門廣場人最多,好在,他們離西門也最近,發現靈力護罩擋不住黃霧,一個個的全都急飛了出去。

“師父,這是怎么回事啊?”

被師父一路卷著奔出老遠,陸靈蹊身上還纏著一縷黃霧,她幾次用靈力用法術想要把它震開,都不管用。

隨慶和宜法眉頭深皺,他們五個人,包括被渲百師兄抱在懷里的狗兒身上都沒有沾霧了,怎么林蹊的……

兩個人也一齊出手,想要把纏在她身上的那縷黃霧震散抹開,可是,幾番出手,人家就是不散。

“別忙了,快脫衣服!”

黃霧雖然不像是毒,可是只憑它能把大家的神識逼于識海,就不能不防。

渲百抱著狗兒不能幫忙,又見隨慶和宜法不能幫林蹊把那縷黃霧趕走,直接下令脫衣。

陸靈蹊心中本就毛毛,聽師伯這樣說,忙在師叔的幫忙下,迅速脫了外面的法衣。

可是,那黃霧好像就認準了她,哪怕師父和師叔用法衣包了它,它也迅速滲了出來,又圍上了她。

“你的五避珠呢?”隨慶著急冒火,“快拿出來。”

陸靈蹊連忙把五避珠拿了出來,可是,連避邪珠都對這黃霧不管用。

“師父”

陸靈蹊有些驚恐,正要求師父再想法子,發現師父和師叔的臉上同現驚恐,兩人一個用捆仙繩,一個用長綾想要把她拉住的時候,渲百扔下狗兒,也幻化了靈力大手,想要把她按著。

此時,從西門逃出的余呦呦、木歸巢等,雖然不知自己的情況,但別人的身體都在虛與實間閃爍,他們有眼睛,還是能看得到的。

到現在為止,他們都不知道,好好的何來這場無妄之災。

“林蹊……”

陸靈蹊想抓住師父的繩子,想抓住師叔的長綾,想師伯能把她按住,可是,她已經看到兩手在眼前化虛。

師父驚怒痛喊的聲音響在耳邊,她卻回應不了了,眼前的景像從清晰到模糊到好像拉成一條長線,似乎都沒用一息時間。

那種傳送的失控感那般明顯,陸靈蹊顧不得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忙先把重影刀摸了出來。

莫名其妙的黃霧,閑風長老焦急讓他們趕快逃的時候,好像人在七殺盟,那一定是他們那邊出了什么紕漏。

如她所想,在傳送的時候亮出法寶的不是一個兩個。

焦急西門諸多結丹修士的閑風長老趕到坊市西門外的時候,正巧看到,一個又一個修士在面前虛化變沒,他想把他們截住,可是哪怕抓住了,也在眼面前消失。

“閑風,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芙晚星君眼睜睜地看著徒弟莫驚鴻沒了,驚恐驚怒之下,第一個朝閑風發難,“七殺盟那邊在搞什么鬼?”

若不是魔門的結丹修士也全都沒了,若不是周淮和聶安也一樣不明所以,想要搶救人,她早跟他們干起來了。

“是宋在野……”

閑風長老抖著唇,總算知道,人家為什么要說,他們會永遠記得他,七殺盟和修真聯盟這一屆的長老會隨同他宋在野一起被世人記住。

“是天渡境!”

老頭朝圍來的棠華等人大聲道:“有誰知道天渡境?宋在野藏了天渡境,那上面有空間波動,他留了信,斷煌撕開了天渡境的禁制符,符上有他的字,他說很高興,你們幫我撕開了天渡境……”

閑風把宋在野的信當著所有人的面復述了一遍,“只要找到天渡境,或許我們就能救回大家。”

這么長時間,被黃霧帶走的都只是結丹修士,元嬰、化神、筑基、煉氣沒一個被卷。

這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對修仙界而言,也絕對是傷筋動骨了。

結丹修士才是各宗各派的中豎力量,而且,能出現在雙盟坊市的結丹修士都是各宗著力培養之人,將來都有很大的可能,進階元嬰,甚至化神。

一定是宋在野不甘心,所以要他們去給他陪葬啊!

“誰知道天渡境?”

“……天渡境?”

大家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全都沒聽說過。

“棠華,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閑風盯著大家,看出別人是真不知道,只有棠華星君的神色有些不確定。

“天渡境我好像在一殘卷上見到過。不過……一時想不起來具體在哪看到了。”

棠華星君努力地想,但就是不知道為什么,平時非常清楚的記憶在天渡境這三個字面前卡了殼,“你們等等,你們等等!”

可是,這時候誰有耐心等啊?

悠關千多結丹修士性命的大事,他們這里耽誤點時間,也許好些人就要丟命呢。

大家一齊圍向他。

要知道,修士的記憶都是非常厲害的,正常看過或者聽過的,不太可能記不住。

“棠華,你家嚴西嶺也被卷走了,這時候你跟我們掉什么鏈子?”

想要好處,回頭再談,他們又不是一點也不講理的人。

花城的梁長老擔心陳司敗,急得額上青筋都蹦了起來,“老夫答應你,花城今年的仙靈露分你一半。”

“不是掉鏈子。”

徒弟是親的,棠華怎么可能不急?

“我想到了。”他灰白著臉,急急地在自己的儲物戒指里找東西,沒一會,捧出一只玉盒,從玉盒里拿出一張破爛的殘畫,“你們看,就是它。”

殘畫上,群山隱隱,看著很是飄渺,可是,近處的一只兇鱷居然頭上有角,它似乎已是九階。

這樣的兇鱷,正常來說,早就可以化成人形了。

天道雖然飄渺,但人身絕對是更契合天道,所以,現在的妖族,進階八階都會有一場化形之劫。

而這兇鱷,明明入入了九階,卻嘶吼著像要去咬什么。

殘畫太破,他們看不清它要咬什么,只能看到一只白蹄子。

“你們看,這三個字,是不是天渡境?”

殘畫的邊上,三個朦朧不清的古字,勉強能看清天和境,中間的渡字,只有一半。

閑風手上靈力一點,殘畫在大家的眼前晃了晃,中間的渡字,一點一點地清晰,果然就是天渡境。

“沒用的,現在弄清楚了,回頭,要不了三十天,你們也會與我一樣,對這殘畫的記憶模糊起來。”

棠華星君面色始終未復,“此物是我師父遺物,他老人家對這東西,一直諱莫至深,直到快要坐化,才交于我。”

“那賈前輩說過什么嗎?”

棠華搖頭,“家師只讓我好好傳下去。但是……”他咽了一口吐沫,“當時他老人家眼帶悲哀,后來經我多方查驗,此物應該是我師祖遺物,他……他是在化神中期的時候,突然失蹤百年,百年后再回時,好像經過了無數血戰,身體破敗神魂不穩,一句話都未曾留下,就坐化在我師父面前。”

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位老前輩若真的曾經到過天渡境,若天渡境里,都是如這九階兇鱷一樣的兇獸,那……

這很合宋在野的心態。

他不好過,天下人都別想好過。

“快看,黃霧散了。”

籠罩坊市的濃濃黃霧,確實不在了,街道清朗,好像之前的一切,全都不存在一般。

“有誰看到它從哪散的?”

這話無人能答!

因為上一息,坊市好像還啥都看不清。

大家本來龜縮不出的神識,現在也能如意放出了。

那……

閑風與棠華等人對視一眼,心下都忍不住一寒。

他們是化神修士,是這方世界最頂尖的存在了,他們都沒發覺什么異常,那這個天渡境又是何等的存在?

進去的弟子們,他們只怕是救不了了。

陸靈蹊落在一片好像靜止的水域。

四望一眼,哪都看不到邊。

偏偏天上烏云密集,想借日月之光,尋點方向都不能。

好在神識在這里不在龜縮,能放出十丈左右,雖然不如以前,但不安之地,有它比沒它好。

她迅速從儲物戒指里拿了一件法衣穿上,踩到化為一片花瓣船的重影上,隨意選了個方向,急飚過去。

雖然有避水珠,水上,她應該不用怕的,但心里不知怎么回事,總覺得,這水下有什么恐怖的存在。

她在人家的地盤上,要是人家一個不樂意……

陸靈蹊的避水珠中是下品珠,在安樂之地,它能叫水,但打起來可就不行了。

她把速度加快,半晌之后,感覺最起碼飚出百里了,可水還是這水,四周還是看不到邊。

轟隆!

天上越集越深的烏云,終于變成了雷云,一道閃電打下來的時候,傾盆大雨亦嘩啦啦地下起來。

黃霧波及整個坊市,雖然師伯師父師叔,甚至狗兒都沒事,但陸靈蹊相信,絕不止她一個人倒霉。

老天一直以來,對她還算好的。

沒道理,她這個天道的親閨女,轉瞬就變成后娘養的。

肯定有跟她一樣,被卷進來的修士。

只是,人家都在哪呢?

花瓣船在腳下輕變,很快就成了一蓮花。

陸靈蹊正要坐下,閉合頭頂的花瓣擋雨,就聽地動山海的一聲‘吼’叫。

還算平靜的水面瞬間波濤洶涌起來,遠方的浪頭掀了數十丈,帶著巨大的水聲,滾滾而來。

哎呀!

陸靈蹊一跺腳,忙調轉方向逃跑。

浪頭出現的地方,就是那聲‘吼’叫的地方,聽著實在不像是善岔。

為了讓速度更快,重影再變一片花瓣,她踩在上面,在傾盆大雨中不要命地跑。

“昂……”

正前方突然冒出一個像龍又像牛的東西,那巨大的藍眼睛冷冷瞥過來的時候,水面瞬起一層冰凌。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