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二八章 宋隕

更新時間:2019-09-30  作者:潭子
寧知意早在四天前就辭了工作,能在山海宗內擊殺顯武掌門,她對陣法禁制方面,當然多有涉獵。

那抹從七殺盟游離出來,借著坊市大陣盯上千道宗的神識,實在讓她放不下心。

千道宗沒什么可讓人盯的?

只有林蹊能入某些人的眼。

有心算無心下,哪怕有隨慶和渲百在,林蹊也可能會吃上大虧。

寧知意不敢賭,也賭不起!

辭了工,她就把自己變年輕許多,整日守在七殺盟外圍,想知道,對林蹊打主意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這一守,果然讓她守來了。

只是,寧知意完全沒想到會是宋在野。

這小混蛋居然還敢藏住七殺盟?

她好像跟其他人一樣樣毫無所覺地靠近,只是,不靠近還,這一靠近,她的面色瞬間凝重起來。

此時的宋在野明明弱得緊,可是那弱中卻另帶一股好像來自地獄的磅礴力量。

寧知意迅速在宋在野若有所感的時候,退到安全地帶。

宋在野站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不太明白剛剛那種被人偷窺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八極鬼術哪怕化神修士都不可能查覺,若不然,他根本不能在七殺盟弄那樣的后手。

那剛剛被人偷窺的感覺是怎么回事?

是有鬼宗的修士,或者養鬼的修士發現了他嗎?

似乎也不太可能。

八極鬼術高明封印比,就算一般的元嬰期鬼修,也別想發現他,除非這里有化神期的鬼修。

可是化神期……

宋在野嘴角扯了一下。

鬼修修行艱難無比,為了強大,幾乎都會不自覺地走向被天地所忌的下道。

他們殺人后會自染邪怨之氣,哪怕隱藏得再好,也瞞不過化神修士。

至于修了上道,從不曾殺人,只以道門正宗功法,以靈氣滋養神魂,一點點修至化神的鬼修,那是不可能存在這世間的,因為天地有酬,只要他們愿意,完全可以在化神的時候,重塑回原來的肉身。

那樣的修煉,才是暢快!

宋在野其實非常懷念自己有身體的時候,可惜,現在只能懷念而已。再次感應四方,確定這周圍沒人注意他,他才循著連肆要走的方位追去。

寧知意慢慢跟進,直到此時,她才再次正視此人為何被稱魔門巨子。

對方明顯是用了什么特別的方法,以魂養魂,并且把自己的惡業轉到了其他鬼身。

這就很不簡單了呀!

寧家因為暢靈之體,數代修為無法寸進的先輩,一直在努力尋找轉為鬼修后不被天地所忌的修煉之法,可惜都不曾成功過。

只有她,在數代先祖的研究下,才能封印身體,提早當鬼修煉。

可是哪怕如此,哪怕她自認殺的人,全是該殺之輩,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了天地惡業,這一次若不是陸望前輩幫忙,都要被天劫狠狠地多劈幾道呢。

寧知意很想知道,這宋在野是以什么方法修煉的,如果可以,是不是能讓……

想到還在努力修煉的陸永芳和陸懔,她微不可查地嘆了一口氣。

他們生在凡世,對修煉好像不是很熱情,若不是有林蹊勾著,得筑基的兩百壽后,陸永芳只怕就要高興地出門游山玩水了。

寧知意緩緩跟上,只是讓她怎么也沒想到的是,林蹊和隨慶居然出現在長街的另一頭。

自家小丫頭,挽著她師父的胳膊,一路走一路笑著好像還在說著什么,那簡單的開心快樂,讓她忍不住露出會心的一笑。

不過,她很快就斂了笑容,隨慶看似跟他徒弟笑呵呵的,可事實上,正監查四方呢,她只看了那么一小會,就被注意到了。

她注意到了隨慶和林蹊,宋在野又如何沒注意到?

他不僅注意到了,還更強烈地感受到了三生途。

可是,隨慶在這里,他要如何奪回三生途?

還有連肆,他留在他身上的印記已經快要消失了,要是出了這雙盟坊市,想要再找到他,可是很難的。

宋在野一時有些猶豫,這一猶豫,就感覺到連肆從偏巷靠近西門,似乎要出坊市了。

對面,大仇人似乎越靠越近,隨慶淡淡的威壓始終鎖著,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什么,應該非常非常難。

宋在野終于不再猶豫,在將要靠近的時候,插入偏巷,準備暫顧連肆那一邊。

讓宋在野完全沒想到的是,他才前行不過十多步,就撞到了一道無形之墻,那墻好像自帶攻擊,硬生生地把他彈出數步。

雖然那響聲,不會驚動旁人,可隨慶和林蹊……

宋在野顧不得其他,連忙貼墻,希冀能蒙混過關。

可正在偏巷路口路過的隨慶何等敏銳?

他一直防著有人對他徒弟不利,剛剛那突然冒出來的結界,明顯彈上了一個人影,可是那人影卻在面前,硬生生地消失了,這怎么可能?

“宋在野就在前面。”

識海里,青主兒的話音剛落,摸不到宋在野具體在哪的陸靈蹊想也未想地就以十面埋伏殺了過去。

叮叮叮……

電光火石間,宋在野無法可想,又連忙飛身,想借著他們看不到他,貼到坊市的禁制上去。

只要讓他成功躍過巷墻,林蹊敢把十面埋伏殺出去,就有坊市的巡衛干涉了。

可惜,他想得太好,巷道上方,又被一道無形結界給蓋住了。

宋在野當機立斷,瞬間召集陰風,借用秘術神魂一分為八,想在隨慶和林蹊,還有暗中對手那里,逃出一分神魂。

只要能逃出一分,借助八極陣,哪怕時間久一點,他一樣還能東山再起。

可是,林蹊在思過洞受訓時,專門跟那些無處不在的‘風’干過,哪能讓他在眼面前逃走?

身旁有師父壓陣,十面埋伏絞動每個角落,淡淡的黑色霧氣都被絞得七零八露。

“啊啊啊……”

宋在野痛苦的慘呼傳了出來,分逃八方的神魂,被接連斬了無數下后,虛弱無比,一個也沒真正逃出去。

他知道,哪怕拼了老命,想要從十面埋伏里突圍,也不可能了。

神魂迅速歸一,“住手!住手!”

他大聲叫著,希冀能引起七殺盟方面的注意。

可是,隨慶能讓別人注意他嗎?

在發現不對的時候,他的身體就自成結域,硬生生地幫徒弟掩蓋了出手的痕跡。

普通修士根本發現不了,除非是化神修士。

更何況,除了他出手,還另有一個暗里的寧知意。

“殺!”

隨慶冷酷出聲,他一邊注意徒弟的安全,一邊看向暗里陰宋在野的女子,防著她對徒弟出手。

寧知意欲言又止,不過到底沒有開口,讓林蹊稍留一點手。這里的動靜必須早點結束,否則引起七殺盟或者修真聯盟兩邊長老的注意,宋在野可能就死不掉了。

修士修仙,求的是與天同壽。

宋在野現在的樣子,會引發他們所有人的注意。

到時候,不要說殺他了,他們或許還會專門保護他,研究他的修煉方式。

“不!不不不……”

宋在野有無數無數的不甘心,可是,所有一切都太遲了。

當他的神魂虛影將要徹底不在的時候,一枚儲物戒指和一團好像灰突突的土塊掉了下來。

可是哪怕如此,陸靈蹊也沒敢放松,在腰間的聚火葫蘆上一拂,五株異火‘轟’的燒了出來。

正出西門坊市的連肆只覺后心一熱,他臉色一變,神識在身上迅速過了一圈又一圈,走出坊市的時候,還不放心地以丹火在身上過了一圈。

陸靈蹊可不知道,她救了連肆一命,確定把這里出現的宋在野燒完了,才以靈力攝回他的儲物戒指和那團灰突突,青主兒萬分想要的息土。

但這息土跟傳說中的息土好像有些不一樣。

“師父!您看。”

她喊的是師父,眼睛卻瞟向有些面熟,卻又看不透修為的女修。

“唔!”

隨慶的神識把兩樣東西包裹了一層又一層,正要問某人何意,突然若有所感,望向七殺盟處。

寧知意也同時抬頭,那里風云正變色。

獨園處,突然刮起陣陣陰風,好像連接了地獄,整個獨園的空間都在陷落。

原來是藏在他原來的住地。

寧知意微嘆一口氣,“正巧碰到!”她朝望過來的林蹊微微一笑,“倒是沒想到,小友出手如此利落。”

利落一點好啊!

雖然沒到七殺盟看獨園現在的樣子,但憑那里正刮的陰風,她也知道,宋在野在他的住地,弄了自毀的禁制。

他死了,他曾經的一切,全都毀了。

現在就算被七殺盟的大佬搶出一點痕跡,也沒什么用了。

“不敢!倒要多謝前輩!”

陸靈蹊把宋在野的儲物戒指和息土另外收起來,看這位的眼睛,越來越覺得,她就是住在窮巷,前些天假賣庚金給她的老婆婆,“前輩,我們是不是見過好幾次?”

隨慶拍拍徒弟的肩頭,正要說什么的時候,寧知意已經笑了,“隨慶道友不認識我了?”

為了林蹊的修煉,也為了陸永芳、陸懔夫妻的修煉,她暫時并不打算跟她相認,“當年在易水靈境,惜時……”

“哈哈!原來是惜時道友。”

隨慶知道那位惜時,就是后來的寧知意。

只是,人家現在還是以惜時為名,顯然是不想跟林蹊相認。

她不愿意,他當然也不能拆穿了,“那日的銀金石……”

“還道友當日之情!”

寧知意笑笑,“聽說,你就收了林蹊這一個徒弟,我想過來想過去,感覺還到她身上,你可能更高興。”

“哈哈哈!確實確實!”

隨慶大笑,“多年未見,道友還是如此干脆。林蹊,快謝謝惜時道友。”

不相認對徒弟更好。

陸家的事是一團亂麻,一旦相認,林蹊就必須面對陸岱山那個糊涂人。在徒弟未真正成長起來前,隨慶真心不想她跟陸家搭上關系。

“林蹊多謝前輩!”

陸靈蹊真誠拱手。

雖然她覺得這位前輩跟師父之間,并不是很熟,可他們既然這樣說了,她還是做個老實晚輩的好。

“免禮!”

寧知意笑笑,“說來,我欠令師一個大情,在窮巷的時候,又受了你一個小情。”

她真心實意想謝謝隨慶,幫她把林蹊養的這般好,給了她不能給的一切,“前面有茶樓,我們一起坐坐如何?”

“當然!”

隨慶笑著做了個請的手式,“這里看樣子是沒驚動什么人啊!”她明顯從一開始就算計好了,以各種結界,干擾了路人的視線。

“那是!”寧知意朝陸靈蹊眨眨眼,“聽說宋在野的機緣不錯!若是驚動了旁人,他的東西可就不好說了。”

確實如此。

七殺盟一群不要臉的,真要發現宋在野,說不得他的東西,要分大半走。

可是……

陸靈蹊捏著宋在野的東西,一時又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分這位前輩一點。

畢竟是息土呢。

雖然她不覺得那完全是息土,可青主兒認定了,師父和這位前輩肯定也有所查。

“放心,人是你打的,就是你的。”寧知意好像讀到了她心里,“隨慶道友,那兩樣東西沒問題了吧?”

“沒問題了。”隨慶摸摸徒弟的頭發,“是你的你就拿著,若是不過意,就送幾顆碧心果吧!惜時道友也有后輩弟子。”

他已經確定人家把林蹊的爺爺和爹娘全都帶走了。

他們三人的靈根資質還不錯,若是有助長神魂的碧心果,修煉也能更順暢些。

“哈哈!確實!”

寧知意順著隨慶的話說。

雖然她并不缺家中三個后輩的碧心果,但隨慶一番好意,又是林蹊的,怎么樣也得拿著,“我家里還有三個后輩,“她跟隨慶大有深意地道:”都急等沖擊結丹境界。”

“是嗎?”

陸靈蹊連忙讓青主兒給她現摘,多摘點,“我曾經好運遇到一顆碧心果樹,前輩,我多給您一點。”

她佯裝從懷里掏藏著的儲物戒指,其實是要青主兒快點把乾坤玉盒封好。

“這東西很能助長神魂。”

陸靈蹊終于把青主兒弄好的乾坤玉盒拿了出來,“多吃幾顆,好處多多。”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