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二五章 九位一體

更新時間:2019-09-27  作者:潭子
“你覺得宋在野在跟著我?”

陸靈蹊拿著滿是裂紋,都不確定是不是三生途的棱形水晶在手上轉過來轉過去,非常無奈,“主兒,我們別鬧了行嗎?”

小家伙一心一意想要出去找那什么息土,當她不知道嗎?

“他沒膽子跟我的,擂臺大比的時候,你知道有多少化神修士在盯著我?”

更何況,還有她師父呢。

“他或許離你很遠!要不然,我不會回來才想清楚,那若隱若現吸引我的就是息土。”青主兒不知道怎么才能讓她相信她,“林蹊,你是不是還不相信這是三生途啊?”

陸靈蹊瞅瞅她家的小家伙,不由笑了,“那你告訴我,它真的是三生途嗎?”

“我發誓,它真的是三生途。”青主兒解釋不了,她怎么把三生途弄成這個樣子的,急得都想哭。

“好吧!”陸靈蹊拿著三生途,“你大概不想跟我說,它怎么變成這個樣子的。那我也不問了,我們就把這事翻篇了行吧?”

青主兒連忙點她的小嫩葉腦袋。

她可能是魔藤的事,在自己還沒確定之前,林蹊還是不知道的好。

青主兒心中恐懼她是要人命的魔藤,恐懼將來有一天,她可能把林蹊害了。

當然,更恐懼,林蹊跟隨慶坦白,然后被千道宗的師伯師叔們一道,把她逮出來燒成灰。

雖然常呆空間長個子,可是青主兒還是知道,林蹊的師叔們,大都挺兇殘的。

“宋在野的事,我師父會查!七殺盟和修真聯盟更想查,他活著的時候,吆五喝六的,我都不怕,現在死了,只能跟一個地老鼠一樣,躲躲藏藏的,你說我至于要怕他嗎?”

青主兒居然覺得林蹊這話很有道理。

不過,她現在不理宋在野,不就是說,她不會出門?她不出門,宋在野就不會出現,人家不出現,那息土也不就不會出現嗎?

繞不過林蹊啊!

青主兒覺得人族就是招人恨的,明明剛開始,她們締結大德之契的時候,她比林蹊聰明,可是現在,林蹊居然把她繞住了。

“那好吧!”

青主兒垂頭喪氣地爬到她手上,“這三生途你還是給我吧!”

明顯,林蹊并不是很相信,這塊破水晶就是三生途。

她這么不在意它,這般隨意地拿著,萬一再被宋在野奪了去,可就不好了。

“我把它藏好,不讓宋在野奪去。”

“他奪不去的。”

“我藏著,他更奪不去。”說話間,青主兒直接就動手了,小藤藤在陸手蹊手上一挑,就把三生途搶到了手中。

陸靈蹊稍為懵了懵,本來,她只有三成相信這破水晶是三生途,但現在,她百分百相信了。

“那你先收著吧!”

她無奈,“十天后是爭霸賽,到時候,我還是打第一擂!”

如果宋在野真的不死心,想找她麻煩,如果他那里真有息土,那正好,殺人奪寶。

她的想法,宋在野當然不知道。

他自顯名以來,從來不曾受過挫折,可是這一次,不僅把性命丟了,他們父子也全盤盡輸。

不過,他輸了,有一大半的原因出在他自己身上,可父親那么識實務,又怎么會輸得比他還徹底?

宋在野始終想不通,那老頭連他的尸身都不管了,只為自保,又怎么會偷七殺盟的庫房?

不要說他們父子手中有錢有貨,就是沒有,只憑父親愛重權利,也不至于自毀前程,被七殺盟連下追殺令。

這里面一定有很多不對的地方。

天下何其大?就算真的偷了,老頭何處不可去?怎么也不至于,魂火就那樣熄了,連死在哪都不知道。

哼哼!

連他想給他報個仇,都不知道仇人在哪?

這莫不是報應?

宋在野看著被釘在八極柱上,流盡鮮血的抬轎金剛,眸中戾氣深深。

老頭拿了他那么多東西,原以為,這最后的后手,他可以幫他完善完善,但現在……

八極柱下,早就干涸變黑的鮮血,在他翻飛的手印中,又慢慢地鮮活起來,它們緩緩地,緩緩地從地面流入曾經的身體。

抬轎金剛干癟的尸身,又慢慢變得飽滿起來。

宋在野張口一吐,一道無形的線,在八極柱的正中,如蛛網一般,迅速延伸到八個抬轎金剛的頭部。

一瞬間,八個抬轎金剛齊露痛苦之色,好像他們還活著般,因為神魂被禁,痛苦不堪。

“少主!為什么?”

離得最近的一個抬轎金剛蠕動著嘴巴,拼盡力氣,想要知道為什么?

他們忠心耿耿,連老主人都不管他的尸身了,他們還把他帶了回來,還給他安了靈堂,還做了所有下屬應該做的。

“因為,沒有我,你們什么都不是。”

宋在野聲音冷漠,“現在我們九位一體,我活著一天,你們就會活著一天。我天地同壽,你們跟著沾光。”

沾光?

抬轎金剛想說呸,可是,早就死了的身體,已經不受控制,他的魂魄深處,被少主種下的神識,好像在發芽,那小芽在借他的神魂長大,好痛好痛,痛得好想嘶叫,奈何,卻什么都做不了。

宋在野在虛實里有些轉換的身體,慢慢跨進八極柱的中央,那里是個陰陽兩極圈,黑色的那一邊,端坐著他斷了頸骨,直不起頭的尸身。

他在白色的那一邊坐下,手中印決不時打出,一道道無形光芒在夜色里,先是溶進‘獨’園的禁制,再是溶進七殺盟的禁制,然后,又緩緩地,緩緩地溶進雙盟坊市的禁制里。

沒人比他更清楚這里的禁制了。

老頭子當七殺盟長老這些年,不是一點本事都沒有的。

明天就是擂臺大比了,連肆有些不安。

老話果然沒說錯,靠山山倒,靠水水流!

他的靠山又倒了。

到哪說理去?

他都不知道,是不是應該鄙視宋在野,若不是他過于自負,現在的七殺盟,還是他們父子的天下。

甚至運作的好,借著林蹊,他還能更容易地掌控七殺盟。

可惜了呀!

一時之氣不忍,他死了,宋墨存也死了,害他現在就算想另投靠山,也沒人理了。

連肆深恨某些人背里,那些霉鬼的話!

他怎么可能是霉鬼?

他只是運氣不好而已。

連肆在不大的房間里轉圈,心里非常明白,想要七殺盟其他長老看上他,最好的辦法,就是打到爭霸賽里,并且在爭霸賽里,拿下好成績。

可是……

凌霧不好惹啊!

太霄宮這一代弟子中,她是頭號不好惹的人物。

明天應該怎么打?

連肆摸出自己的妖刀,一次又一次地擦試著。

只是以前擦刀的時候,心情能平靜,今天……

妖刀突然發聲,連肆一驚,迅速揮開禁制,神識探出的時候,卻沒看到任何人?

他感覺,他在這里里的安全,有些不可保。

宋墨存死了,宋在野死了,宋家把宋在野的機緣(礦山、秘地)全都送給了七殺盟,他們還有活的價值,他……

莫不是,在那些長老的眼中,他只有明天一擂的價值了?

連肆面上狠狠地沉了下來,重新關上禁制的時候,一個又一個結界打出。

百曉山駐地,被自家長老訓了一通的容崢面色同樣不好。

他想要林蹊的五異火壓制魔劍,原以為,她只能把五異火給他,可是,隨慶突然冒出來,就那樣打斷不說,還……

一想到正在弄的化糞池,容崢臉上就忍不住抽抽。

污損魔劍,他不心疼,他心疼的是自己。

魔劍與他休戚與共,它被污損,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待要不愿……

容崢磨了磨牙,心里非常明白,這就跟他以大義逼著林蹊送上五異火一樣,現在的他,也沒了選擇權。

魔劍啊魔劍,他看向它,真是恨不能把它劈成碎渣渣!

魔劍突然在鞘中動了一下,它想要掙脫劍鞘的樣子,把容崢下了一跳,連忙摸出三張禁制符,一齊裹到了劍鞘和劍把的中間。

他真是……惹不起這個祖宗。

算了,就進化糞池吧!

這世上的一切,都沒小命重要,有味就有味吧!

容崢下定決心的時候,根本不知道,引發魔劍異動的到底是什么,只以為它要掙脫劍鞘。

宋在野記住了容崢的這把魔劍!

不同于身處七殺盟的連肆,七殺盟的禁制,對他來說,跟沒有差不多,他偷窺連肆,對他心起殺意,妖刀有反應很正常。

可是,百曉山駐地的禁制,他并沒有觸動,只借著雙盟坊市的禁制,它都有所覺……

宋在野臉上有些扭曲。

別人的法寶都這么厲害,只有他的三生途,那個沒用的。

今天,他只在林蹊身上若有若無地感應到它,明明它是他的本命法寶,可是每次想要細究時,它都無影無蹤。

想要以現在的樣子更進一步,有三生途,跟沒有三生途,完全不一樣。

宋在野輕嘶了一聲,借著雙盟坊市的禁制,把目光流轉到千道宗的駐地處。

這里,似乎比其他地方的禁制還要復雜些,安全起見,他根本就沒有靠近,只遠遠地看著那個原本屬于自己,現在屬于林蹊的幻樂塔。

若沒意外,她現在應該就在幻樂塔中。

宋在野眼中射出深刻恨意的時候,正在幻樂塔里修煉的陸靈蹊似有感覺。

有殺氣!

引龍決對殺氣最為明顯。

是誰對她起了殺心?

駐地里都是千道宗人,誰都不會。

別人?

陸靈蹊不可控制地往宋在野身上想。

因為,除了他,沒人會在三更半夜,不受巡衛影響地,把殺氣透過禁制,傳進幻樂塔來。

也許她明天應該跟師父出去轉一圈,讓青主兒好好找一找。

打定主意后,陸靈蹊再次專注自己的修煉。

法體同修,一心二用已經是極限,剛只分的那一點點心,就已經讓順暢流淌的靈力,在某幾個微拐的筋脈處堵了堵。

愛看就看吧!

不遭人妒是庸才!

她這個要在五百歲化神的天才,注定了,會受無數人的眼神殺。

陸靈蹊閉上眼睛的時候,體內的靈力,已經安撫好了。

她的筋脈早就經過千錘百煉,一點點的小堵,早就帶過去了。

宋在野不知道驚動了她,只知道,這個人一旦修煉,基本就不過問外面的事。

至少別人來打擂,都會順勢結交同道,只有林蹊,她似乎跟他一樣,自持了身份,料定別人會主動來結交她一般。

他討厭這么自信,又這么努力的林蹊,因為那樣,代表他想要報仇,想要拿回三生途,會非常非常難。

宋在野萬分痛恨不管他的父親,也早早地隕落了。

若他還是七殺盟的長老,哪怕自困炎室,他的重頭再來,也不會偷偷摸摸。

可是現在……

宋在野收回自己跟坊市禁制的聯系,在自己的尸體上摸了好一會,摸出一個隱藏極深儲物戒指,從儲物戒指里小心地拿出一面被禁制符包裹住的銅鏡來。

幻樂塔的厲害,他早就知道。

活著的時候都打不過林蹊,現在更難。

被天道眷顧的人,天道會下意識地幫她把壞事變好事,把敵手的戰力和本事,若有若無的全都打消。

就像他現在……

宋在野輕輕撫向被禁制符擋了的銅鏡鏡面,眼中閃出一道莫名的光來。

在外面奔波了一夜的隨慶和宜法,踏著微微的晨光回到東交巷的駐地。

“師兄,渲百師兄一直在等你吧?”遠遠看到渲百房里的燈光,宜法看向隨慶,“林蹊的責任,你可不能往師兄身上栽。”

老師兄有缺點,但優點更多。

千道宗正是因為有他,才有了現在了。

“我是會遷怒的人嗎?”隨慶大步走向渲百還亮的房間,“就算要遷怒,我也只遷怒你,你就等著回去挨重平的打吧!”

如果渲百師兄不是這樣的性子,又如何能養出楚師兄那樣的人?又如何能影響大家的性情?

這次的事,林蹊有一半的責任,師妹同樣。

林蹊還小,就算有責任,她也在擂臺上自己擔了,所以,最后倒霉的只能是宜法。

看到師兄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完,宜法氣得一腳踢到旁邊的石柱上。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