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二三章 送寶

更新時間:2019-09-25  作者:潭子
哎呀!真是一個都惹不起!

陸靈蹊垂頭喪氣地從幻樂塔出來。

“林蹊,我師父她怎么樣了?”南佳人的額頭和鼻子都被塔門撞了,到現在都有些紅,不過,塔門關得那么狠,一定是師伯干的。

“師叔很好啊!”

好的都能跟她師父告狀!

陸靈蹊鄙視縮著腦袋也過來的尚師兄,“她和我師父談事情,談得不知有多好。”

沒打架?

也沒吵架?

南佳人和尚仙互視一眼,真是不敢相信!

“你仔細看了嗎?我師父的臉色……”

“師叔很好!”陸靈蹊翻了個白眼,“她還在我師父面前,告了我的狀呢。”

噢!轉移師伯視線了。

真不錯!

尚仙和南佳人對視一眼,心情瞬間晴朗,兩人有致一同地拍拍師妹的肩膀,“師伯罰你了吧?”

她怎么感覺師兄師姐好希望師父罰她?

“我要告訴你們一個不幸的消息,”陸靈蹊在他們期待的時候,語氣涼涼,“就是以后,我再從你們那里買高階妖獸肉,要分期付款了,師父不準我花一次超過百萬的靈石。”

說完這句話,她才不管師兄師姐的臉色呢,直接轉身回自個的房。

有錢不能花,跟沒錢差不多,總感覺缺了點膽。

陸靈蹊現在特別希望,陸從夏能早點過來找她,今天鬧成那個樣子,按理說,正是她渾水摸魚的好機會。

她不知道,被她惦記的陸從夏,確實在西門廣場亂了后,找到點機會,擺脫所有可能的監視,換個樣子迅速從窮巷穿過。

她是結丹修士,想在沒兩個筑基修士的窮巷拿東西,不要太簡單,很快得手,只是想避開監視天衣無縫地再以自己的身份出來,很有些難,以至于到現在才找到機會。

“哎呀!你可來了。”

看到送錢的財神爺,陸靈蹊雙眼亮亮的,發誓絕不把這次的‘財’露出去。

“這么想我?”

陸從夏笑嘻嘻地進門,禁制一關,就見某人一個又一個結界地打,“原來不是想我,是想寶貝啊!”

老祖的這個儲物戒指更讓人欣喜,她不能在別的地方表露高興,在林蹊這里,卻可以盡樂的樂呵!

“對對對,我就是想寶貝了。”陸靈蹊伸手,“快,全拿出來,讓我看看。”

“別急!”

陸從夏得意洋洋地捂住儲物戒指,“你先猜猜七殺盟有多少上品靈石,要是猜對了呢,我給你兩成,若是猜錯了,就只有一成。”

一成和兩成是倍的差別啊!

陸靈蹊看這家伙高興的樣,自然不敢少猜。

畢竟是七殺盟呢。

那一次聽尚仙師兄隨便說了一嗓子,好像無相界新成立的修真聯盟,因為運轉,以及給聯盟成員發放供給,每年都從千道宗弄走五十萬靈石,那五十萬靈石,上品靈石和中品靈石各占五成。

無相界可不止千道宗一家,道魔所有宗門的費用,再加上專門劃拔到那里的幾處礦山和他們自己還做的各種生意,一年的運轉不算下、中品靈石,上品的怎么也得有上千塊的進賬。

這還是少算的,畢竟無相界的聯盟不是散修當家。

那么七殺盟至少要翻百倍,畢竟人家要養化神修士。

陸靈蹊在心里飛快算計完后,又結合七殺盟成立的時間,總感覺人家會有些存貨,畢竟像她打的道魔大比,七殺盟也要掏不少獎勵的。

“七殺盟不是宗門,他們能存的錢有限,不過,能舉辦道魔大比,能收七界魔門供奉,他們怎么著也得有維持正常運轉十年的上品靈石。”

陸靈蹊算定,朝陸從夏笑道:“看你這么高興,怎么著也得有一百萬顆上品靈石吧?”

還真敢想!

陸從夏咽了一口吐沫,“那你是不是忘了,人家在舉辦道魔大比的時候,就把獎勵什么的封存在西門的積寶樓里?”

陸靈蹊撓撓頭,“那你就別讓我猜了,直接說吧!”

“看看吧!”

陸從夏摸出一個乾坤玉盒,“這里共有六十二萬顆上品靈石。”

一顆上品靈石等于一萬顆下品靈石,真要算起來,非常非常多了。

只是沒有林蹊想的這么多。

陸從夏不由有些泄氣。

“六十二萬啊?也不錯了。”

陸靈蹊算她自己的,如果只分一成,就是六萬兩千顆上品靈石。

哇哇哇!

好多好多了。

她給師父的靈石,如果換算成上品的,也只有三千多顆呢。

她一下子多了六萬兩千顆,嘶!吃香的,喝辣的,絕對夠花好久好久了。

“我就說,確實不錯嘛!”

陸從夏確定,她說的不是反話,才又高興起來,“你猜錯了數字,所以呢,兩成是別想了。”

“可是一成,你也不好意思給吧?”

陸靈蹊想給自己多爭取一些,“弄個吉利數字,六六六,或者八八八。”

陸從夏無語,“那行吧!我就分你六萬六千六百六十六顆上品靈石。”

她神識一動,手上靈力一展,卷上一堆漂亮的五行上品靈石,“林蹊,我可告訴你,悠著點用,別以為有錢了,就可以大手大腳,這些錢,你要是花不到化神中期,你就是敗字子。”

她不是舍不得錢,她主要怕這人有點錢,就敝著手花,“還有,這錢是秘密的。”

陸從夏在陸靈蹊伸手前,還是不給,又道:“上次分的那些靈材還有一會的靈藥,也都是秘密的,一旦讓七殺盟順藤摸瓜找到我們,誰都活不了。”

“我有那么蠢嗎?顧好你自己得了。”

陸靈蹊手上的靈力大動,把屬于自己的靈石奪過來,“本仙子這幾天早找機會全用丹火煉一遍了了。”

提純過的靈材,用丹火燒斷,或者溶加,還是挺容易的。

“行!你有分寸就好。”

陸從夏把儲物戒指中的靈藥全都拿出來,“陸望老祖大概看不上差的,這里的都是三千年以上年份的,共有四百七十五株各式靈藥,你看著拿……六十八株吧,正好又順又發!”

又順又發?

陸靈蹊看她一眼,連玉盒都不曾打發,就近收了自己的那一份后,摸出一個玉盒來,“給你的……勞務費!”

陸從夏順手接過,“什么勞務費?你應該說孝敬!”

“呸!”

陸靈蹊抬手就要奪回來,卻已經被她非常快地收了起來。

“別鬧,我還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說。”陸從夏把擺出的玉盒又全都收起來,“這東交巷,被人盯上了。”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陸靈蹊一點也不奇怪,她殺了宋在野,七殺盟若是不盯她,那才叫奇怪呢。

“不是,盯這邊的,我懷疑不是一波人。”

陸從夏道:“到窮巷去的時候,我先從東街走,看到好幾個窮巷常接活的修士,他們不是一隊人。”

她在那里發布過任務,比較清楚,“而且,后來的每一條街口,都有不同的窮巷修士在看著。”

要不然,她回來的也不至于那么艱難。

“林蹊,他們盯的可能是你,你以后要小心些。”

東交巷最有名的就是她了。

陸從夏給自己灌了一杯茶,“你師父來了,要不然,讓你師父查一查他們。”

化神修士搜魂一搜一個準,事后還不會留什么后遺癥。

“行!我會跟我師父說的。”

陸靈蹊記著了,又摸出一個靈石袋,“明天凌霧師姐要對上連肆吧?你幫我到二合賭檔押她一把。”

雖然賠率不高,十塊靈石只能賺一塊,可是押上兩百萬,也能賺二十萬呢。

發現錢被師父管控后,她不由自主地就想多弄點私房錢。

陸從夏接過她的靈石袋,瞅瞅里面一水的下品靈石,真是敗的緊,“想押凌師姐,你自己押就是,干嘛還要我幫你押?”

“不行啊!我師父最近在查我的賬。”

要是自己押,肯定要到師父那里報賬。

師父若是知道她敢動用兩百萬靈石到二合賭檔賭錢,不打人也會罵人。

所以,偷偷的來最好了。

“凌霧是你師姐,你押她,她肯定會高興的。”

“……那好吧!”二合賭檔感覺師姐跟連肆的水平差不多,可是陸從夏也覺得,她師姐更厲害些,“我也押她兩百萬,賺點零花錢。”

有錢了,更不能貪心!

這樣小押小賺,再怎么都不會傷筋動骨。

陸從夏支持,“大后天是我上,凌師姐這里若是賺了,我再幫你全押我一次?”

“成啊!”

看在她也姓陸的份上,這家伙再怎么都不會主動坑她。

陸靈蹊很放心,“回頭你看到誰有把握贏,也幫我押一把,本金就是這兩百萬。”

以后賭錢,就賭這兩百萬。

若是本金全輸了,就再也不賭了。

“二合賭檔好精的。”

陸從夏小小地嘆了一口氣,“除了對我們無相界不熟,其他人的賠率都不高。”他們還能有一成的賺頭,可是像余紅綾、木歸巢、陳司敗就只有零點二,零點五的賺頭了。

賺頭太少,想要贏大的,風險太大,押他們根本不劃算。

“我們能押的,會越來越少了。”

能進入第二輪淘汰賽的,都是有些實力的。

等到后面的爭霸賽,陸從夏懷疑自己壓根就不能再押了。

“林蹊,你努把力,到時候我全押你。”

還是押她最安全,最劃算。

“那這一次,你押了嗎?”

“押了呀!”

陸從夏笑,“不過,剛開始的時候,我不知道容崢是誰?”完全是稀里糊涂押的,好在林蹊贏了,“今天我其實也去看你打擂了,你的五異火甩出去,我就知道,肯定能贏了。”

最危險的時候,就是那時候。

“我是那時候退出西門廣場,偷著去窮巷的。”

陸從夏朝她打聽,“聽說,隨慶前輩幫你要了不少好處,是真的嗎?”

“真的!”

陸靈蹊點頭,“你要不要改變計劃,借我師父的名聲,把陸望老祖還有的四個乾坤玉盒拿回來?”

陸從夏有一時的心動,不過還是搖了頭,“等我們兩個有一個沖進化神再說吧!”

陸家暫時還是隱在幕后,悶聲大發財的好。

“你現在也不缺錢,缺東西了,好好修煉,別想那些讓人惦記的東西吧!”

她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咕嘟咕嘟喝了,“容崢這樣的意外,能出現一次,就有可能出現第二次,你可不能掉以輕心。”

百曉山都能秘密訓練一個跟宋在野打擂臺的,焉知其他勢力沒有?

陸從夏站起來,“我去給你賺小錢錢,你去幻樂塔努力吧!”

“我送你!”

她一直把她送出千道宗駐地,目送她消失在東路口。

那里有一個看上去有些面熟的老嫗,好像是在窮巷見過。

陸靈蹊正要收回目光,突然聽到一聲驚叫。

一個修士在老嫗的攤子前,摔了個大馬趴。

“哎哎哎,你這個死老婆子,故意的吧?”

那修士灰頭土臉地爬起來,一腳就把從攤子上滾過來,跘他的東西,有多遠踢多遠。

“對不住,對不住!是手滑了。”

寧知意在巡邏隊過來的時候,一邊道歉,一邊顫巍巍地去撿那塊帶點金屬色澤的石頭。

她知道林蹊在看她,拿起的時候,迅速一翻,換成庚金,朝林蹊那里一揚。

林蹊不由自主地就走了過去。

“晦氣!”

倒了霉的修士,被巡邏隊盯著,不能拿好像走路都不穩當的人怎么樣,只能啐上一口,大步走人。

陸靈蹊很快轉到她的攤子前,庚金她太熟了,這幾天,天天把玩呢。

隨著修為越來越高,殺傷力最大的必將是十面埋伏,所以,重影所需的庚金著實不少,手上的那一塊,看著大,但真用起來,實在緊巴的很。

但陸從夏手上的那一塊,她不能再要了。

“這東西怎么賣?”

陸靈蹊拿起她剛放到攤子上好像銀金石的東西。

她都不知道,好好的庚金,怎么會被銀金石包裹著,也幸好,這老嫗拿起來的時候,是下面的一面對著她,要不然,她也要錯過去了。

寧知意裝作老眼昏花地道:“這是銀金石,這么大,要一百五十塊靈石。”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