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一一章 魂滅

更新時間:2019-09-12  作者:潭子
宋墨存跑了。

不僅跑了,跑之前還帶走了七殺盟無數的寶貝。

沒人能想象已經是化神中期的他,卷走那么多寶貝后,再回來能是什么樣?

相比于底層修士的那點害怕,七殺盟和修真聯盟以及各宗各派的大佬們,才是真的驚慌!

距七殺盟的血殺令后,修真聯盟很快也發出了七界通輯令!

只要確切地知道宋墨存在哪,通風報信就有兩百萬靈石的賞金。

兩百萬啊!

底層修士幾乎全都興奮起來。

天下靈氣真正充沛之地,都被各大勢力圈走了,宋墨存未必敢往那些地方跑,那就只能改換形跡往他們靈氣不咋樣的地方跑。

這要是碰到,那還不發了?

市面上的真顏鏡法器一下子身價暴漲,不僅大小坊市的四門豎起了它,一些世家和宗門為防宋墨存,都在爭相購買。

幾天后,嘗到幻樂塔甜頭的宜法先受不住,跑渲百那里跟他鬧著,要在駐地布幾個幻陣,把幻樂塔隱藏起來。

“師兄,那姓宋的真要替宋在野報仇,這東交巷早不在了。”

宜法感覺他們現在搞錯了方向,“人家一個化神中期,我們想防是防不住了,真打進來,你打不過他,我打不過他。

與其這樣天天焦心,還不如好好想一想,怎么在他進階化神后期前,讓我也進階化神,讓林蹊進階元嬰。

我進階化神了,隨慶師兄肯定也早進階過了,到時我們千道宗或許都不止三個化神,還斗不過一個宋墨存嗎?”

好像有些道理。

不過……

渲百瞄著自家師妹,當他不知道,這家伙是對幻樂塔的修煉上癮嗎?

他摸摸胡子,“那幻樂塔還能進人嗎?”

“能啊!”宜法回答得特別響亮,“把尚仙和佳人一起帶著,不成問題。”

別人不能相信,他們兩個還是可以的。

林蹊修煉時帶動的靈氣活躍問題,他們不管是為了宗門,還是為了自己,肯定都不敢外傳。

“……再等兩天吧!”

渲百想了想,“七殺盟和修真聯盟正在坊市排查,只要確定宋墨存不在這坊市了,你和林蹊怎么用幻樂塔我都不管。”

小心起見,暫時還是不去惹那個眼的好。

“那好吧!”

沒過多久,陸靈蹊就迎來了垂頭喪氣的師叔。

“七殺盟和聯盟真是沒用。”

宜法原來挺敬畏這兩處的,但現在,都快發展到看不到的地步了,“散修就是不行啊!”

宋墨存交還庫房的時候,居然都不知道驗一驗,活該他們被偷。

“我要是宋墨存,偷了那么多東西,早跑了,還能呆在這里讓他們抓?”

“師叔,您這兩天是不是上火了?”

跟師叔混了這么長時間,陸靈蹊也知道,師叔對修煉有癮,幫忙沏了一杯下火的花茶,“幻樂塔就在那里,別急嘛!”

宜法覺得這丫頭呆懶了。

這可不是好現象。

“你就一點也不怕?”

怕嗎?

陸靈蹊想了想,搖頭,“我跟師叔的想法一樣,我若是宋墨存偷了那么多東西,肯定不會呆坊市讓別人抓。”

所以,暫時她是不怕的。

至于以后……

“化神后期的境界哪那么好沖?”也許一輩子都沖不過,“他修到化神中期也就百來年,想要沖擊后期,至少還要一、兩百年吧?我們不說兩百年,只說一百年后,我師父怎么也沖進化神境了。”

只是元后的師父,都不怕化神的魔門大佬風門,肯定也不會怕宋墨存。

陸靈蹊底氣足著呢。

更何況,別人進步,她也不會原地踏步。

“師叔,我感覺宋墨存沒有他兒子狠!在有些地方,甚至好矛盾。”

陸靈蹊心中有不少疑惑,“他真要那么心疼他兒子,就算當時沒法殺我,殺韓旭還是可以的。韓旭那般闖進擂臺讓宋在野神魂俱滅,本就破了規則。”

她那么不恥宋在野,為了宗門,為了自己,為了道魔之間的大和平,也沒想過滅人神魂呢。

“七殺盟是魔門聯盟,煉制魔寶,雖然在表面上禁止,可是暗地里,大概人人都想煉,只是沒本事煉。宋在野煉了出來,他當老子真的一點也不知道嗎?就算不知道,打到最后都已經明朗了,他就算被禁了修為,當人父親的,也可借著宋在野神魂俱滅的由著,把韓旭毀了。

但他只用噬靈蟲王在背地里出手,顯然,在他兒子和他自己之間,他非常自私冷血地,選擇了他自己,他對他自己的安危非常看重,一點險都不想冒。”

宜法放下靈茶,看向師侄,“你接著說。”

“師叔,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就是感覺,宋墨存那么看重他自己,以后進階,肯定還想飛升,真有時間,來朝我報仇嗎?”

無相界天地圓滿,無相修士可以共享無數先輩研究出的丹方,以前求之不得的破障丹,現在千道宗都能煉出來。

一兩百年后,千道宗也許都不止兩化神,陸靈蹊深切懷疑自私的宋墨存敢跟宗門拼命。

“還有七殺盟的庫房……”

陸靈蹊的眉頭緊緊蹙著,“我沒查過他的資料,不是很了解他,但是按正常思路,既然偷庫房,既然已經是被人家上天入地的追殺了,至于只偷一部分嗎?”

反正如果是她,絕對把那庫房搬得空空的,一點也不留。

“他是七殺盟的長老,有長老令在手,又掌管庫房,想搬空庫房,真是太容易了,至于還要有選擇的偷嗎?”

知袖五個徒弟,結果居然把貔貅的本質傳給了林蹊,讓她說什么好?

宜法感覺降火的茶是假的,肚里的火正一股股地頂著她,“當然至于。”

她一把扔下茶杯,“人家是化神中期的魔修,其果斷程度,自然也遠盛一般人。有選擇的偷一部分,輕易不會被發現。你瞅瞅,七殺盟多長時間才發現庫房不對的?”

宜法都想敲人了。

死要錢,有時候可行,但有時候絕對要不得。

性命關頭,當然是性命更重要。

“你給我長點腦子吧!”

利用師侄死要錢的本質,逼她打贏那場擂,固然可喜,可這絕對是林蹊最要命的短板啊!

“你媖姨他們沒缺你吃,沒缺你穿,宗門也沒缺你供給,金風谷的收益又是你收著,你至于死鉆錢眼不出來嗎?”

宜法說一句,就敲陸靈蹊一下,“現在,馬上,給我面壁去,好好想一想,宋墨存若是把七殺盟的庫房全都搬空了,早幾天被人發現,七殺盟和修真聯盟連手,會找不到他嗎?”

陸靈蹊:“……”

師叔這幾天火氣旺,她惹不起,就受著吧!

她低著頭揉著自己的額頭,慢慢挪到南墻邊。

陸靈蹊反思自己,居然把什么話都跟師叔說,師叔現在不正常呢。

她愛財怎么啦?

又沒礙著什么人,她一向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就算偶爾走走捷徑,也是在能走的時候。

宋墨存……

陸靈蹊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就是沒在他那里,感覺到一丁點的危機。

反而是死了的宋在野,總給她一種毛毛的感覺,老是害怕,那個狠人還有什么后手。

她在這里面壁思過,完全不知道,七殺盟又鬧翻了天。

天上堂里,屬于宋墨存的魂火,不知道怎么回事,正一閃又一閃,好像要滅了。

收到消息,趕回去的周淮幾個人,各出魔功,想要趁他神魂不穩,探出他現在具體在哪個方向,都沒成功。

魂火一閃又一閃,真的要滅了。

怎么辦?

他偷了盟里那么多寶物,結果全便宜別人了嗎?

“不對,”周淮神情凝重,“以我們的本事,只要宋墨存還在靈界,以他神魂不穩的樣子,總能探出他大概的方向。”

但他們就是探不出來。

這說明什么?

說明人家早不在靈界了。

但是,據他們和修真聯盟方面所查,通天傳送陣這幾天只有來的人,還沒有離開的人。

“他是化神中期,你們說,誰能把他打是神魂不穩?”

靈界雖大,化神修士你死我活的打斗,他們還是會感應到的,但他們到現在為止,還啥都感應不到。

“他已經不在靈界,現在正遇危險!”

周淮瞄向陸續回來的幾人,“現在,馬上,我們各從通天傳送陣分往六界,找他……”

話音未落,盯著宋墨存魂火的斷煌星君突然‘啊’了一下,“不好,宋墨存死了。”

死了?

周淮迅速回頭,可不是,宋在野的魂燈已經滅了。

他們是魔修,很有些邪術,可以假死騙過別人,但天上堂的魂燈,是以特殊的禁法點頭,無人能破,滅了就是真死了,不曾在假死。

“快!分往六界!”

聶安舍不得屬于七殺盟的諸多寶物,就那么變成別人的,瘋了一般沖出去,“我去上泰界!”

緊隨其后的是斷煌星君,“我去昆山界!”

然后,坊市上的修士就發現,七殺盟的幾位長老,瘋了一般,各沖六界。

聯盟的一鶴星君連忙問訊,可是人家根本沒時間理他。

坊市上人人都在奇怪,看守天上堂的七殺盟執事,呆呆守著宋墨存已經滅了的魂火,一時也不知道怎么辦?

按理說盟里長老去世,他應該敲響喪鐘,可是宋墨存自絕于七殺盟,現在他是敲,還是不敲呢?

盟里九位長老,這幾天的火氣都大,動不動就罰人,萬一敲了他們不高興……

想了又想,這位七殺盟執事,到底沒敢敲喪鐘。

昆山界,斷煌星君從通天傳送陣下來的第一時間,就通出坊市護陣,感應四方。

化神修士的生死大戰,天地靈氣肯定會有些紊亂。

半晌,他都感應到了黃泉禁地方向讓人心頭悸動的天劫,卻沒感應到一丁點,宋墨存可能出手的痕跡。

不在這里,那定在其他地方。

斷煌星君毫不猶豫地轉身,從通天傳送陣接著回靈界。

然后,修真聯盟的一鶴等就看到,七殺盟剛剛沖出去的那些人又全都沖了回來。他們面面相覷,好像都沒找到要找的。

“周道友,你們是怎么回事?是有宋墨存的消息了嗎?”

周淮九人面色極其難看,六界俱無化神修士打斗的痕跡,難不成,宋墨存是被人陰死的?

他那么謹慎的一個人。

“宋墨存怎么了?”

閑風長老也趕了過來,他是化神后期修士,聲音威嚴,“諸位——還請開誠布公。”

“他的魂火,剛剛滅了。”

什么?

閑風一愕,腦子轉得極快,“你們剛剛探查六界,什么都沒查到?”靈界這邊,絕對沒有化神以上的修士打架,他絕對可以保證,所以,若有問題,只能是其他六界。

“沒有!”

周淮九人互看一眼,一齊搖頭。

閑風一個眼色使出去,聯盟六位星君也一齊沖向通天傳送陣,“宋在野活著的時候,機緣甚為不錯,你們有沒有查過,他可能得了什么特別的秘地或者空間?”

如果六界俱無打斗痕跡,那就只能往那地方想。

大家相爭這些年,閑風長老可是知道宋墨存有多謹慎,他不相信,惶惶如喪家之犬的他,還會相信什么人,又能這么快地被人活活陰死。

化神中期修士幾乎是七界最頂尖的存在了,什么樣的人,能把他活活陰死?

“你們七殺盟的庫房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墨存自囚炎室,不是有看守之人嗎?他到底是什么時候不在的,你們……”

“閑風道友是要管到我七殺盟嗎?”

再讓他這么問下去,七殺盟就要成天下人的笑料了,一直不怎么說話的枯魔說話了,“宋墨存是我七殺盟的事,你們愛發通輯令,與我七殺盟無關。”

他轉身走的時候,周淮八人,也一言不發地跟上。

他們走的慢,快到街頭拐角的時候,一鶴、姜成六人已經陸續回來,看他們的衰樣,就知道他們六個也無收獲。

枯魔九人縮地成寸,身形幾乎在瞬間,就到北門七殺盟處。

“什么動靜都沒有?”

閑風不死心。

“無相界有兩個人在沖擊化神,天地間還殘留一絲天劫和靈氣流轉的痕跡。”姜成道:“我問過了,是千道宗的隨慶和太霄宮的山隱,兩人一齊沖過了化神境。”

“這么巧?昆山界也有化神天劫,”一鶴嘆息道:“不過,沒法問,是黃泉禁地那邊的鬼修應劫。”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