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三百零四章 韓旭

更新時間:2019-09-05  作者:潭子
長街上幾乎沒有行人。

就是店鋪也沒幾家是開著的,好像整個坊市的人,都集中在西門廣場那邊。

一邊說笑,一邊就要到東交巷的陸靈蹊四人,突然聽到身后傳來遁聲,一齊回頭的時候,卻發現,是九壤星君追來了。

“師父……”余呦呦詫異的時候,連忙細想這一路上,她有沒說什么讓師父不樂意的話,“您是找我嗎?”

不是讓她再跟林蹊把交情套好嘛?怎么又追來了?

余呦呦真是無奈極了。

“老夫送你們回去。”

九壤星君沒說其他的話,但他的表情,讓四人覺得心里毛毛的。

不是說,道魔高層都不能管小輩們的事嗎?

“你們走后沒多久,韓旭被不知從哪來的噬靈蟲王咬了。”

噬靈蟲王?

陸靈蹊四人的臉色一齊變了。

普通的噬靈蟲,比小螞蟻還小十倍,不仔細一點,肉眼幾乎就看不到了。修仙界的藥田和靈田,最怕遇到這東西,因為一只噬靈蟲,能毀一片田。

噬靈蟲王,說是王,其實是變異種,據說它比普通的噬靈蟲更小,但食量卻大上百倍不止,靈植的靈氣已經不能讓它滿足,所以,它正常瞄的都是修士的丹田。

只是這種蟲,向來百萬難得其一,怎么好好的,就在這個時間咬了韓旭?

陸靈蹊懷疑,她若沒有走,可能也會如韓旭一般。

“前輩,韓旭韓道友現在如何了?”

“不太好!”九壤星君嘆口氣道:“那蟲兒從他傷了的腰骨進入,因為腰骨常年疼痛,他也沒在意,等到他感覺不對,那東西已經從筋脈順入丹田。”

這等變異蟲,有天生的隱藏技能,又能吞噬靈氣,即入丹田,想把它逼出來,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韓旭哪怕是結丹后期修士,最終也只能被那蟲兒吸盡一生修為。

“神道宗原還沒放棄他,但現在……”

嚴西嶺廢了,有他師父棠華星君護著。

韓旭廢了,原本韓家也有些人的,可惜有點能力的,不是保他性命保他修為,用禁忌之法死了,就是為他報仇,死在外面了,沒能力的,自己都指著別人活,又如何能護他?

所以,這一次,他是真的廢了。

“好在,他可能早就想自我解脫了。”

那樣沖進擂臺,不惜一死也要讓宋在野神魂俱滅,在九壤星君看來,應該是他受夠了自己身上的痛苦。

只是,他的命是他爹娘用禁忌之法,二次給的,他不能自我了結。

“林蹊,這段時間,你們都要注意著。”

陸靈蹊停下了腳步。

她突然想起,在葉湛秋的記憶里,有一個叫韓旭的元嬰真人,那人常到無相界來,與當時他可望而不可及的無相天才們相交不錯。

“前輩,神道宗有第二個跟韓旭同輩,又同名的人嗎?”

這怎么能問他?

九壤瞟了一眼自己的徒弟。

“沒有!”余呦呦忙道:“我沒聽說過。韓旭在六十多年前,就是結丹后期接近圓滿的修士了,他被宋在野盯上,是因為,他在神道宗很有天才之名。”

說到這里,她的眉頭皺了皺,“林蹊,你好好問這個干什么?”

干什么?

當然是因為……因為韓旭如果沒沖進擂臺讓宋在野神魂俱滅,以后,他會是元嬰修士。

但如果,他今天沒沖進擂臺,被噬靈蟲王盯上的,只能是她了。

陸靈蹊無法安心的逃,“前輩,七殺盟的報復如此明顯,道門……就不能拿出一點應對手段嗎?”

“……道門之所以叫道門,是因為大家從不用這些旁門左道甚至邪性的東西。”

九壤星君目光幽幽,做為道門大佬他其實也有些憋屈,但奈何,他真的拿噬靈蟲王沒辦法。

之所以追過來,是因為徒弟余喲喲在這里。

他一會禁著喲喲跟林蹊親近,一會又讓她跟她親近。

若是老反復,就真的沒臉見人了。

“走吧!你師伯渲百關你禁閉,是為你好。”

“我不走!我要回去看看韓旭。”

“林蹊,你別鬧!”尚仙如何能讓她再回去冒險,“師伯的話,你忘了嗎?更何況,駐地里還有師叔等我們呢。”他也看到宜法師叔先走一步了,“前輩,我師伯他們沒回來,是不是就在查驗此事?”

“是!”九壤點頭,“我來的時候,渲百星君托我一定把你們送到千道宗駐地。”

按理說,渲百應該親自護送他們回去,可是噬靈蟲王的事不弄清楚,誰知道,下一個倒霉的是誰?

所以,他留在那里,嚴密盯著不讓人搞鬼,才是對的。

“師兄,我不走。”

陸靈蹊堅持,“我想去看看那個噬靈蟲王,蟲也是妖,師兄師姐,你們知道的,我對妖的感應,比你們都靈敏。”

尚仙和南佳人對望一眼。

師妹當初在百獸宗開出的七個可憐蛋,他們還記憶猶新。

這些年,百禁山里的妖王,也一直在給她送吃送喝。

他們的師長之所以跟著隨慶師伯和知袖師叔一起慣著她,有很大的一部分原因,就是怕她被百禁山里的妖王拐走了。

“除非七殺盟現在就想掀起道魔大戰,否則決不會再對我出手。”

陸靈蹊看出他們的猶豫,“韓旭已經弄成那樣,如果我再傷了,就明顯顯的是他們在做手腳。這個鍋,他們暫時背不起。”

“唔!有些道理!”

九壤星君也想知道,徒兒這個好友,剛剛那對‘妖’的感應,到底是什么意思。

“前輩,那您帶我們再回去吧!”

陸靈蹊不怕求人,“韓旭現在這個樣子,可能是在替我擋災,我總要去看看。”

“前輩!”在九壤看過來的時候,尚仙很知機的拱手道:“那就麻煩您了。”

半晌,他們又轉回大半個坊市,趕到了西門廣場邊的茶樓。

韓旭已經移到這邊來了。

被噬靈蟲王鉆到丹田,他這輩子,不要說,進階元嬰,可能連十年的壽命都不會再有了。

他一時不知道是遺憾還是痛苦。

自受傷以來,他日日夜夜受惡業火的蝕骨之燒,無數無數次,感覺撐不下去了。

可是仇人還活著。

爹娘和兩位叔叔,為他而死,他們要他活著,要他努把力,修到元嬰,重塑身體。

他一直撐著,不敢放棄!

聽說殺神陸望前輩的傳人出現,聽說林蹊要跟宋在野打道魔的第一擂時,韓旭只覺得,又有一個可憐人要出現了。

可是,一天天的,原本名不見經傳,又不在靈界露面的林蹊,卻因為嚴西嶺,因為余紅綾,因為宋在野的狗連肆,漸漸傳名。

然后又在拍賣會上,讓宋在野連續吃癟,韓旭忍不住升起一點希望。

因為那點希望,他和李伯康十八人,才一齊趕過來。

果然,殺神陸望的傳人就是不一樣,他們第一次在宋在野的臉上,看到凝重的表情,第一次看到他也有狼狽的時候。

韓旭不后悔沖進擂臺,讓宋在野神魂俱滅。

能擋林蹊擋下噬靈蟲王,他也算歪打正著。

他唯一有些難受的是,他終是讓爹娘傷心了,九泉之下,他們看到他也那么快去的時候,該是如何的難過啊!

韓旭閉著眼睛,由著身邊的人來來去去。

做為宗門曾大力培養的核心弟子,他知道,這一次,師父不能不放棄他了。

才崛起的韓家,也終將因他走向沒落。

他在心里輕輕嘆了一口氣。

“韓大哥,你相信我嗎?”

耳邊傳來,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聲音。

韓旭把眼睛睜開,看到林蹊那雙干凈又靈動的明眸,嘴角不由自主地露了個苦笑,“林道友,你不該回來。”他止住她想打斷的話,“你也不必愧疚,殺宋在野是我的心愿,我心愿得償,沒什么可遺憾的。”

真讓宋在野的魔寶煉成,這輩子,就算他再努力,也只能追著他的腳步走,根本報不了仇。

如果那樣,活著只是更大的煎熬!

韓旭不能肯定,在那種煎熬下,他最后還能不能保住本心,能不能不想點子走歪門邪道。

報仇的心,那般強烈,道門的路子走不通,他嚴重懷疑,自己也會轉投魔門。

這世上出了一個宋在野,已經是很多人的不幸了,若他再轉投魔門,就算報了仇,死后,只怕爹娘、叔叔他們,也不想再見他。

“你只要記著我前車之鑒,在沒有真正強大起來前,萬事小心再小心。如果說,宋在野是咬人的狗,宋墨存就是那條不咬人的狗,他活著一天,你行事,就要小心再小心。”

韓旭其實很高興,這人能這么快來看他。

“噬靈蟲王有可能就是他下的手,只是,他有不在場的證據。”

韓旭接著道:“今天道魔兩家前輩,若連個替死鬼都找不出來,是誰朝我下手的,在我看來,就有八成可能是宋墨存。”

“我知道了。”

陸靈蹊點頭,“韓大哥,你現在的情況,已經壞到不能再壞了,既然如此,能不能讓我試一試,讓我試試驅動你體內的噬靈蟲王?”

什么?

韓旭看向她,“你今年多大了?”

修行無捷徑!

二合賭檔之所以給她弄那么高的賠率,是因為,她年紀還很小。

即要修煉,又要把十面埋伏的各種陣法了解透徹,陣陣相套,運用得當,哪那么容易?

更何況,這女孩的眼力似乎也遠甚一般人。若不然,也不可能看破宋在野的魔盾破綻,并且利用那破綻,把他活活捶死在擂臺上。

“我今年啊……”

陸靈蹊想了想,忍不住笑了,“我怕我說出來,太打擊你了。”

“……我也是四十幾歲結丹的,打擊不了我。”

韓旭有眼睛,當然看出小姑娘得意什么。

“我不是四十幾歲結丹的噢!”

陸靈蹊朝他露了八顆牙,“我三十九歲結丹,今年再過年,就是四十一歲了。喊您一聲韓大哥,都占了好多好多便宜。”

韓旭好遺憾,“擂臺上,你若這樣跟宋在野說,他肯定更氣。”

“不用我說,他的狗會跟他說的。”

陸靈蹊發現韓旭確實只為報仇而活,不需要她愧疚,“韓在哥,你就讓我試一試吧!看在我幫你殺了宋在野的份上。”

韓旭還能說什么?

“那你就試吧,不用太失望!回頭請我到最大的仙樂居大醉一場就好。”

“啊?喝酒啊?”

陸靈蹊瞬間苦臉,“我喝茶,你喝酒吧!你不知道,這一年多來,我天天喝酒,天天被我師叔追殺,她就怕我打起來的時候,靈氣跟不上,沒本事喝酒。”

韓旭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扯了扯。

這姑娘大概跟他少時一樣,是被寵著長大的,“隨你!”

有人寵是好事!

跟宋在野打過后,她不用像他們那樣,從云端跌到地底,承受身體和心理上的雙重痛苦,總是一大快事。

“那就不要反抗!”

陸靈蹊的靈力和神識,同時從他的手脈推進,緩緩進他丹田,“放松,再放松!”

韓旭覺得,他很放松,反倒是她有些緊張。

落到這種地步,他已經沒有什么不能失去了,早點死,對他而言反而是解脫,“那小東西,好像一直在丹田壁四處游走,靈力風暴對它沒用。”

丹田是修士最重要的所在,不能動。

換成其他地方,他隨進都可以連骨帶肉地扯了。

“你不要說話!”

陸靈蹊自然知道這東西的難纏,“也別跟我說別人的經驗,他們再厲害,不是都沒把蟲驅走嗎?”

韓旭閉嘴!

陸靈蹊按著他的手,身體卻漸漸浮了起來,姿勢——若不是她的手,按在他的手上,倒像是一躍而起來的樣子。

韓旭正奇怪,突然感覺面前的女孩氣息一變,好像他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個讓人恐怖的荒古神獸。

韓旭的目光一閃,她好像知道她要怎么做了。

果然,她的氣息帶動了他的,無時無刻不在疼的身體,在被她的氣息包裹的時候,突然之間消去了好多。

“滾!”

陸靈蹊已經鎖定那個瑟瑟發抖的小東西,讓它自己從韓旭的丹田中滾出去。

噬靈蟲幾乎嚇死了,忙連滾帶爬地從神龍為它開放的一條細小筋脈爬出來。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