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九八章 幻樂塔

更新時間:2019-08-30  作者:潭子
二合賭檔的生意,這幾天更好了。

“掌柜的,押林蹊贏的靈石,今天已近三千萬了。”

七殺盟和修真聯盟兩家合力開的賭檔,從來不怕人鬧事,他們也公平公正地,賠率怎么出,就怎么給。

不過,其他人的擂臺賠率,賭檔都心中有數,賠多少,賺多少,他們這些伙計心有有底,可是林蹊與宋在野的,他們現在真沒底了。

原以為,林蹊是宋在野給無相界下馬威的靶子,若不是傳出她是殺神陸望的傳人,賭檔怎么也不會加設‘平手’和‘贏’這兩種賠率。

憑宋在野一直以來的威名,誰也不會白送靈石給賭檔。

但伽藍拍賣會剛結束,就有那么多人來買她贏和平手,怎么看,怎么也不太對啊!

“壓平手的呢?有多少靈石?”

“回掌柜!”

又沖進來一個伙計,“剛剛統計出來,壓她平手的有三千五百二十七萬靈石了。”

什么?

黃掌柜一下子站了起來,“那押林蹊贏的,具體有多少靈石?”

“兩千八百九十六萬。”

這么多?

看到兩個伙計都要流汗的樣子,黃掌柜的心中一緊,“快,調整賠率,從現在開始,宋在野與林蹊若是平手……一比二。”

拍賣會那里,兩個人若沒較量,就是林蹊在眾人面前,顯露了部分實力。

她讓大家覺得,她有可能在擂臺上撐過三個時辰。

至于贏……

真不是黃掌柜看不起她,若她年紀大點,若她也修過輪回功法,他也押她一押,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宋在野五十年前,就能沖擊元嬰境界。

她卻是才結丹的新人,靈力方面,不可能跟他斗。

“那贏……”

“還是一比六!”代表七殺盟的陳掌柜走了進來,“老黃,你看看吧!”

他把新收到的消息遞到黃掌柜手上,“林蹊的神識強大,跟宋在野有的一拼,但是上了擂臺,他們最終比的是法寶,是靈力。平手的賠率,可以壓一壓,但是贏的賠率,老夫覺得就不必再下調了。”

黃掌柜迅速把拍賣會上兩人的兩次交鋒看完了,微一沉吟,問向伙計,“買她贏的人,是散戶,還是大戶?”

是人都會有一二親朋。

千道宗在無相界據說是六大道門之一呢。

如果是千道宗壓自家弟子贏,他們完全可以不管,只安心接下這筆白送的靈石就是。

“差不多……一半一半。”

伙計拿不準的地方,就在這里。

千道宗想給林蹊信心,押她大筆靈石很正常,“掌柜的,伽藍拍賣會之前,就有人花兩千萬買林蹊贏了。那時候,屬下覺著對方可能是千道宗的修士,就沒有上報。

但今天,大筆買她贏的,是嚴西嶺、木歸巢、陳司敗好些靈界有名的人物,無相界也有不少人,在買她贏,他們最差的,投入都在十萬靈石,最高的兩百多萬。”

“哼!”

陳掌柜在旁冷哼一聲道:“嚴西嶺他們還在拍賣會上,跟宋在野競爭辟邪珠,現在買林蹊贏,給她打氣,也很正常。”

倒也有可能。

想是這樣想的,但謹慎的黃掌柜拿著手上的玉簡,還是沒有馬上應下,“老陳,你對宋在野這么有信心,我卻不能。”

他是道門修士。

“這樣吧,二合賭檔可以同意你剛說的賠率,但是,如果最后,你讓賭檔輸了,七殺盟那邊,你得押上今年半成的分成。”

“哈哈哈!”

陳掌柜大笑,“黃裳啊黃裳,你說你可笑不可笑?為了一點面子,你就要替修真聯盟白送七殺盟半成分成嗎?”

他不相信林蹊會贏。

所有押她贏的人,最終的結果,就是白送靈石給賭檔。

所以,代表七殺盟賭上今年半成的分成根本沒壓力,他也有這個權限。

反而是他這樣賭了,黃裳也同樣了,若是林蹊最終輸了,或者平手,七殺盟就可以從修真聯盟的分成中,多搶半成分成。

這也是黃裳能給的最大權限。

“成!拿金契來,我代表七殺盟賭了,黃裳,你也要簽字噢!”

“自然!”

為了殺神陸望的面子,修真聯盟哪怕明知道要輸,也得像嚴西嶺他們一樣,給友情的一押。

黃裳黃掌柜,本來是不打算這樣做的,但是,嚴西嶺、木歸巢、陳司敗三人,代表了靈界最頂尖的三大勢力。

他們都那樣做了,他這個代表聯盟在二合賭檔的掌柜,若是一點也不表示,根本不可能。

二人在里面簽金契,外面,林蹊與宋在野平手的賠率,已經下調到一比二。

宋在野坐在轎中,遠遠看到那大大的一比二,直氣得臉都白了。

他被關了三天,這些混蛋,就把他當病貓了嗎?

想跟他打平手?

那是做夢!

他的腳在轎中狠狠跺了三下,抬轎的八人連忙加快速度,趕往七殺盟在此的分盟駐地。

“父親!”

回去的時候,果然,宋墨存長老已經在等著他了,“您要問問,賭檔的陳懷在干什么了,他居然下調了我和林蹊平手的賠率,那老小子,是想替七殺盟對我不信任了嗎?”

“……喝口茶,稍安勿躁!”

宋墨存老神安在,倒是覺得,有林蹊這樣磨一磨兒子,百利而無一害。

“二合賭檔還有黃裳,陳懷一個人做不了主。”

宋墨存親自給兒子把茶倒上,以靈力送過去,“林蹊表現的越厲害,七殺盟對我們父子的支撐就會越多。”

他的兒子是魔門巨子,是碾壓道門所有同輩天才的存在。

現在突然冒出一個可能跟他兒子的道門巨子,七殺盟上上下下,也都關注的很呢。

三生途是魔寶,惡業火是三大邪火之一。

可是,殺神陸望的十面埋伏,更是七殺盟曾經的惡夢。

就像道門暗搓搓的想他兒子倒霉一般,七殺盟更不想陸望有傳承者。

“她是老天的親閨女,你也不差,你是老天的親兒子。”

宋墨存的眼中閃著莫名的光,“你一個隨時能沖進元嬰的人,難道還怕輸給一個小結丹?”

自然不怕!

宋在野瞇了瞇眼,“七殺盟周老怪他們,是不是怪我拍了個沒用的辟邪珠,白扔了一千七百萬靈石?”

“呵呵!那是我兒的靈石,你怎么花,怎么玩,他們有權利怪嘛?”

宋墨存心里其實有些怪的,但靈石確實是他兒子自個找到的古仙的機緣,他這個當爹的都沒臉要,更何況周老怪他們了。

“連肆那條狗呢?我查了無相的幾個人,讓他去接觸一下,摸摸林蹊的底。”

“他已經去了。”

宋在野輕啜一口靈茶,“林蹊現在在哪,您查過嗎?”

“東交巷,五十七號院。”

宋墨存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他,“這是明面上的,暗里的……修真聯盟那邊應該早就安排好了,我正在查。”

他才從伽藍商會出來,無相界那些人,也還沒有入住東交巷,“明天大概就會有具體的消息了。”

陸靈蹊當然沒到東交巷,余呦呦掩護著,師伯師兄師姐他們帶的是一個蒙頭蒙腦的傀儡人。

“師叔,我們要到哪去啊?”

“跟著走,哪那么多廢話?”

宜法帶著她,朝一個非常非常不起眼的小院揚了揚手中的陣牌,才推門走了進去,“知道這院子是誰讓給我們的嗎?”

陸靈蹊不解,“誰啊?”

“葉湛秋!”

“那……那他現在人呢?”

“他加入天龍鏢局,當小鏢師了。現在……應該出去走鏢了。”

陸靈蹊無語,“師叔,這院子,您給人家靈石了嗎?”

那家伙其實是有錢的,只是,那些錢,他一個小筑基,若是不明不白地拿出來,容易被人打劫。

“還有,他現在的修為怎么樣啊?什么時候能沖擊結丹啊?”

“這院子,是你渲百師伯用一顆中品結金丹換的。”宜法白了自家師侄一眼,“那小子鬼精鬼精的,至于要你給他打抱不平嗎?”

“我哪有打抱不平,我不就是問一問嘛!”

陸靈蹊迅速在小院轉了兩圈,“師叔,這里雖然不錯,可是不能跟我們家的思過洞比吧?”

她心里其實慶幸,不用受罪了。

只是,宋在野現在恨毒了她,在擂臺上,她真的只有贏這一條路了。

沒地方訓練,陸靈蹊總有些不安。

“嗯!確實不能跟思過洞比。”

宜法朝她露了個大大的笑臉,“不過呢,你厚來師叔早給你準備好了。”

陸靈蹊:“……”

心上冷颼颼,身上也冷颼颼了。

師叔們都是狠人。

而且狠勁全往她一個人身上使了。

陸靈蹊低著頭,不管師叔這里插一個陣旗,那里插一個陣旗,自己跑到房里,先來了一碗用黃金菇熬出的大補湯。

就像余呦呦說的,既然那么累,就更不能虧了自己。

別人花大筆靈石買黃金菇,她有,干嘛還死摳舍不得用?

喝了大補湯,又吃了一大把肉干,她等得都要睡著了,宜法師叔的大陣還沒布好。

陸靈蹊感覺要糟。

厚來師叔的這個大陣,說不得比思過洞還要危險。

“還早!”

宜法跟她齜了齜牙,“今天再放你一天假,先睡個飽吧!”

恩開得有點大。

陸靈蹊抿著嘴,默不作聲地,把自己的軟榻和被子從儲物袋里摸了出來。

這可能是十一個月里,最后的假期了,得抓緊啊!

恐怖師叔就在身邊,陸靈蹊為了給自己一個好覺,愣是點了一支夢甜香。

大半天后,宜法終于把三個復合大陣布好了。

輕不可聞的‘嗡嗡嗡’三聲響后,哪所她們在里面,把這院子全拆了,外面也不會有一點感應。

哎呀!

累死她了。

宜法一指點向其中一個陣盤,院中本來看不見的天地靈氣,化為道道虛芒如風般,朝已經有些醒的陸靈蹊扎下。

沒人知道,應該在東交巷的林蹊跑哪去了。

反正千道宗對外的意思就是她在閉關。

修真聯盟幾位大佬好心相請,要給她一個最好的閉關地,才無意中發現,那所謂的閉關,不過是哄人的。

“住進去東交巷的,就是一個傀儡。”

宋墨存收到消息的時候,忍不住嘆氣,“看來千道宗那邊,從一開始,就防著修真聯盟了。”

“那位繁空長老,真的看清楚了嗎?”宋在野不死心,“其他房間,他全都看過了?”

“那是人家的地盤,總控在人家手中,再說,什么人能瞞過化神修士的神識?”

宋墨存把才收的新消息,全都告訴兒子,讓他有個心理準備,“修真聯盟的目的,是想讓她在擂臺上撐過三個時辰。聽說,他們已經為她準備了好些能快速回復靈氣的極品靈酒。”

這對他們不是一個好消息。

輪回功輪回功,宋在野現有的修為,確實只有結丹初期。

要不然也不能參加擂臺戰。

他有大把靈力,想要一下子全吐出來,除非解封修為。

但那樣做根本不可能。

“在野……”

“不用說了,我知道怎么做。”

宋在野打斷父親的話,“十面埋伏可攻可守,她的重影如果真的雷煉過,天生自避三生途的魔氣,魔氣近不了身,觸不上她的神魂,惡業火就燒不出來。

只要她有大量靈氣支撐,三個時辰,可能真能守住。”

這些天,連肆那條狗和他都沒閑著。

“她必須死!”

宋墨存可不想聽什么守住不守住的話,“她現在不死,以后……就是你死。”

兒子現在占據絕對優勢,若在這種情況下,都不能把林蹊殺了,那等她完全掌握了十面埋伏,就是整個七殺盟的災難了。

“陸望當年,盟里是沒辦法。”

人家是飛升上來的化神修士,化神修士本就是這方世界最頂尖的存在。

盟里沒人是他的對手。

連隕四位長老后,才不能不俯首。

“林蹊絕不能任由她成長。”

“這話您不應該跟我說。”

父子兩相視一眼,一齊笑了。

宋墨存翻手間,一個似木非木的三層寶塔就露了出來,“幻樂塔已經給你拿來了。外間一日,塔中三日,有了它,你元嬰期的修煉,就再也無憂了。”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