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九六章 攻心為上

更新時間:2019-08-28  作者:潭子
真被宋在野捏碎了。

好好的辟邪珠,這樣毀了,何止是暴斂天物?

滕默心疼的都要喘不過氣來。

他是如此,三樓、四樓一群道門大佬也幾乎人人變色。

這個宋在野太狂了。

辟邪珠礙著他什么了?今天他能毀辟邪珠,明天他有實力了,看誰不順眼,或者說,他們影響到了他,他是不是也會毀?

再不把他壓住,等他成長起來,還有道門的活路嗎?

當年的殺神陸望雖然背了一個殺神之名,可是只要你不做出格事,他輕易是不會動殺心的,但宋在野呢?

他可是真正的魔修。

三生途又是真正的魔寶。

九壤星君的眉頭高高攏起,他徒弟跟林蹊走的那么近,不用說,一定早在宋在野那掛上號了,別等他還沒用上她,臭丫頭就被姓宋的毀了。

九壤摸了摸腮邊,“棠華道友,我們不方便出手,你說千道宗的渲百何以也不出手?”林蹊可是千道弟子,“還有陸家,難不成,他們認為這樣裝聾作啞,七殺盟就真的能忘了當年陸望前輩的壓榨不成?”

辟邪珠抬到一千萬的時候,他就知道,小輩們已經在相互拆借靈石了,他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這樣……”

“噓!”棠華擺手,“你看!”

二樓二十五號房的禁制也撤開了,陸靈蹊在窗前看過來,“真捏碎了?”她的聲音里,沒有憤怒,沒有氣恨,沒有痛惜,反而有種好奇和譏諷,“用一千七百萬靈石買個珠子敷臉,宋道友,天上地下,古往今來,大概都沒人有你的這張臉皮貴重了。”

什么?

宋在野心下一咯噔,這人的態度不對吧?

“可惜!”陸靈蹊搖搖頭,“你長相雖然偏陰柔,但男人就是男人,哪怕自宮,想要變成女人,在修仙界也不可能被人叫成仙子的。”

正在痛惜那枚辟邪珠的嚴西嶺,從包廂的透明禁制看到宋在野那一下子黑了的臉,‘噗’的一聲,忍不住肩膀直抖。

想偷著笑的不是一個兩個,只是礙于宋在野當面,一樓大廳好多人,都努力板住臉。

“咦?難道我說錯了,你不是想變成女人,那……”陸靈蹊嘖嘖而嘆,“只聽過女為悅己者容,宋道友已經如此優秀,那讓你傾心……”

“林蹊!”宋在野暴喝一聲,“你是想早點死嗎?”

他的眼睛里,映染了無數風暴,整個人好像要被一層黑霧所隱,“你心心念念的辟邪珠被我毀了,擂臺上,你以為你還能拖延時間?”

“什么叫我心心念念?”

陸靈蹊在窗前伸了個懶腰,“本仙子逗你玩呢,不過,你真挺好玩的。”

宋在野:“……”

若不是伽藍拍賣會的兩個化神老家伙已經若有若無的鎖定他了,他一定現在就出手,把死丫頭活活撕了。

“不相信啊?”

陸靈蹊呵呵一笑,“連肆那條狗當得真不合格,他沒告訴你,在我們無相界,我還有個外號,叫老天的親閨女嗎?”

什么?

拍賣會無數人的目光集中到她那里。

宋在野有一段時間,被人說成是老天的親兒子,他越是被人這樣說,運氣就越好,道門好不容易才禁住了。

現在又出來個老天的親閨女,那是不是說,她身上就有辟邪珠?

剛剛緊張抬價,真的只是哄宋在野玩的?

九壤星君又吸了一口氣。

一旁的棠華星君本來也想吸氣的,聽到他先吸氣,擯住的時候,忍不住好笑,這小丫頭,跟他原先想的不一樣啊!

“瞅瞅!”

陸靈蹊笑咪咪地把自己的辟邪珠亮了出來,“我的這顆珠子,橘色明顯比你那顆要深些。哎呀,一千七百萬,搞得我都心動了,想要把它賣一賣。”

宋在野:“……”

他一把甩回自己的那團粉,由著它砸的包廂滿地都是。

“呦,真生氣了。”

陸靈蹊當然也看到那兩個浮起身體,一個看她,一個看宋在野的前輩,有他們在,她肆無忌憚的笑,“看到你這樣,我心情不錯!”

宋在野胸口堵了一團氣,吐不出來,也咽不下去。

出道以來,他還從沒受過這樣的氣。

陸靈蹊轉著自己手上的珠子,“唉!本來我想讓你得意得意,一直高興到上擂臺的時候才亮出它。可是你炫耀的樣子太討人厭了,我這人從小到大都沒受過氣,沒辦法,這氣——就只有你自個受了。不過,可千萬別氣吐血,大家玩玩而已。”

玩玩?

還而已?

四樓七殺盟宋墨存宋長老早在磨牙!

他的兒子,自視太高了。

這一跟頭栽不得冤!

他盯著那個讓他兒子栽跟頭的女孩,把她死死的記在心里。

在野一直在明,這臭丫頭卻一直在暗,她到底有多少底牌,他們全然不知。

十面埋伏若被她全盤掌握……

嘶!不可能的,她才多大?

“……好!玩玩。”

宋在野到底不想再丟人,“一千七百萬,宋某還能玩得起。”

“啪啪!”

陸靈蹊翻手收了辟邪珠,為他這話鼓掌,“七殺盟真有錢。”她轉向過來保護她的伽南拍賣會長老牧樵,“前輩,他這么厲害,我現在可以去修真聯盟,求聯盟的長老,看在陸望老前輩的面上,申請一些靈石嗎?”

牧樵長老愣了一下,小姑娘挺有本事,想讓她跟宋在野斗,靈石方面確實要跟上。

伽南商會是修真聯盟的,他其實也是聯盟的長老,剛剛看她拍不過宋在野,他也急得慌。

但是真要大喇喇的給她批靈石,七殺盟方面,一定也會跟上,到時候,兩個小輩這樣互砸靈石……

“咳!拍賣會期間,暫不開門。”

“一點也不能變通嗎?”陸靈蹊睜著一雙大眼睛,好像已經委屈上了,“下面我還有東西要拍呢,萬一他再跟我這樣砸靈石,我肯定會輸的,前輩,你們這樣做,不是滅我們自己人的威風嘛?”

目瞪口呆的不止牧樵一個。

這般打蛇隨棍上的本事,真是服了。

“哼哼!林蹊,你不要臉,你們千道宗也不要臉嗎?”宋在野真心覺得她不要臉,“還是你跟連肆一樣,要反出千道宗,加入了修真聯盟?”

“狗現在不叫了,當主人的親自上陣,學狗叫了?”

陸靈蹊表示不屑,“你也說聯盟了,修真聯盟是我們道門的聯盟,宋在野,就算你是七殺盟的少主,也管不到我們聯盟頭上,還是你真的害怕,我反用靈石,把你砸死?”

“你……”

“好了!”

宋墨存已經發現,亂了方寸的兒子,根本不是牙尖嘴利的林蹊對手,“牧樵、北望,你們是打算停下拍賣會,讓我們這一大群人,看兩個小輩斗嘴嗎?”

牧樵和北望對視一眼,“兩位小友破壞拍賣規則,從現在開始,你二人不得再參與下面的拍賣。”

說話間,兩人同時出手,推回他們時,強行封住了他們所在的包廂。

哎呀呀!

陸靈蹊坐回椅子的時候,忍不住笑了,“呦呦姐,你沒什么要拍的吧?”

墻邊拐角,幾道波紋一閃,余呦呦現出身形來,“放心,沒有!”這丫頭還是一點也不吃虧的性子,她忍不住笑,“老天的親閨女,把你的辟邪珠,借我看看吧!”

“看吧看吧!”

陸靈蹊大方地把辟邪珠遞給她,“好好巴結巴結我,老天可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讓你的運氣也好點兒。”

本來,余呦呦要陪她亮相的,可是,九壤星君也在這呢。

這段時間,她已經為她做過不少,再因為她,直面宋在野得罪宋在野,回頭九壤星君萬一找她麻煩就不好了。

所以,陸靈蹊才非逼著她以結界藏身墻角,“再瞅瞅,我這是什么?”臨走的時候,玄華姨把她的珠子都湊齊了。

“四……四避珠?”

余呦呦驚了,在火世界臭哄哄后,她也給自己尋了一顆避塵珠,可是避風、避水、避火三珠,想要尋齊,就有些難了。

“你還真是老天的親閨女啊?”

“那是!”

陸靈蹊得意揚頭,“拍賣會完,我們一起去押我贏。”

余呦呦一直想給她信心,但現在這丫頭的信心爆棚,她心里又忍不住有些打鼓,“這枚辟邪珠如果在打擂的時候亮出來,還能亂一亂宋在野的心態,現在……你真的亮早了。”

要她說,忍一時之氣也沒什么。

“怎么會亮早呢?”

陸靈蹊高高興興地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宋在野是什么人?說梟雄一點也不為過吧?擂臺那么重要的地方,你覺得,他就控制不住情緒嗎?”

余呦呦一手拿著辟邪珠,一手拿著四避珠,有些明白,她這樣做的意思了。

“看來,大家一直敗在他手上,跟大家自己的謹慎也有些關系。”

忍一個人的氣,在心理上,可能就先敗了。

余呦呦認清此點后,兩眼一齊亮了,“宋在野這個人極其自負,他在你身上接二連三地受氣,又被禁錮包廂,現在一定不好受。”

想想,他要忍著這口氣,一直到十一個月后的擂臺戰,她就心情愉快。

“果然,你的策略更好。”

這家伙,比她還會算計人心。

余呦呦把寶貝珠子還給她,“林蹊,你師父不是閉關了嘛?誰教你啊?”

“我數數啊!”

陸靈蹊伸出手指頭,搞怪道:“哎呀不夠,要把腳指頭也算上。”

“你……,哈哈!哈哈哈!”

余呦呦指頭她,撐不住笑倒在她身上,“不行不行了。”她好長時間,沒有這樣大笑了,“老天的親閨女,要不然,你讓老天也收我當個干女兒吧!”

“你?哈哈,不行,長得沒我漂亮。”

相比于這邊嘻笑到一處的兩個人,被關在包廂里的宋在野和連肆,都沉靜的可怕!

連肆縮在一邊,只恨不能把自己縮到禁制里。

半晌,宋在野才按下所有情緒,重新歪倒在他鋪的軟塌上,“當初林蹊也是這樣對付你的嗎?”

“……是!”

連肆垂著頭,“林蹊此人,看似單純魯莽,可事實上非常有心計,她能利用種種,讓人有苦說不出。告狀的本事,無出其右。千道宗內,她的一些同門,都想合起伙來,背著長輩,偷著把她修理一頓。

她朋友挺多,仇人卻也不少。

此次參加擂臺戰的葉家……”

說到了葉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少主,葉家是太霄宮第二大世家,曾經一度,差點把陸望的陸家打了下去。葉家未來家長葉湛岳,也在這次打擂的名單上,他在林蹊手上,接連吃過數次大虧,若我們運作得當,不僅能打壓陸家,還能給林蹊找點事做。”

宋在野微抬眼皮,看向這個把頭低到塵埃里的人,“還有十一個月才到擂戰開始的時間,這段時間,你好好利用,需要什么,只管跟我說。”

他的脖子‘咔咔’兩響,“這口氣,我咽不下。”

想讓他咽著這口氣,等十一個月,太難為他了。

“所有給她找堵的事,你都只管去做。”

“是!”連肆連忙答應,“屬下一定竭盡全力。”終于,這位高高在上的少主,也體會到他一直以來的心,真是不容易。

“江湖傳言她是天道的親閨女,那都是狗屁,她就是比別人會拍馬屁,所有修為高,對她有一點善意的前輩,她都有本事打蛇隨棍上,剛剛拍賣會的化神長老,就是被她忽悠住了。”

這一點,宋在野自然也看見了。

在修仙界混了這么久,他還從沒遇到這樣的人。

跟自己的師長,或者親近長輩撒嬌的女修多,可是跟才第一次見面,一句話都沒說過的前輩高人,林蹊能擺出那樣一幅嘴臉……

宋在野呼呼喘了兩口大氣,“修真聯盟那些人,恐怕要用她,來跟我打真正的擂臺了。”

連肆偷看他一眼,懷疑宋在野現在已把林蹊當真正的對手,并且忌憚她了,“少主,您是隨時可以進階元嬰的人,林蹊離結丹中期還早著呢。

她今天的所做所為,也許都是要亂您的心緒!”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