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八六章 辟邪珠

更新時間:2019-08-18  作者:潭子
天遍六界的天龍鏢局正打算在無相界也開個分號,沒想到,還沒商量好,就來了一個到無相的生意。

雖然只是個送信的活,可是有一就有二,就有無數機會。

畢竟無相界還沒完全溶于這方宇宙,唯一接觸過的上泰界,又曾是敵對。

從天龍鏢局出來,嚴西嶺明朗的笑容似乎又多了些,只是余呦呦因為掛念林蹊,沒有在意。

“奇怪島半年的時間,你們上泰界修士跟無相修士不是應該爭得不得了嗎?怎么還有時間處朋友?”

怕師父怕的像鵓鴣,明明不喜歡跟他呆一處,卻因為九壤星君不停地忍忍忍,現在為了一個曾經的敵對,跟九壤努力半天,結果卻只爭取到一個送信的機會,他真是敗了。

“奇怪島也有很多危險的地方。”

能相交,自然是因為惺惺相惜,值得相交!

余呦呦嘆口氣,“你奇怪我跟無相修士交朋友,可無相界一下子上來四位化神星君,你們就沒有奇怪嗎?”

何止是奇怪,還有吃驚呢。

嚴西嶺笑了,“這樣說,你的那位朋友很厲害?”

“很厲害!”在師父面前,把嚴道友說成嚴大哥,余呦呦也是用了心機的,“最開始時是她照顧我,后來……,好像也是她照顧我。”

這么厲害?

嚴西嶺目中暗光一閃,撫向自己的腿,“她的戰力比你強?”

“是!”余呦呦點頭,與他半浮起來的椅子走在并排,“那時候,我是筑基中期接近后期,早就認主紅綾,被人稱為紅綾仙子,可她才是筑基初期……”

她知道嚴西嶺想報仇,但七殺盟和修真聯盟早就約定,小輩之間的爭斗,只能由小輩們自己動手,那種用暗殺、群攻下三濫的手段,擊殺彼此天才弟子的事,一旦發現,兩方將共同誅之。

余呦呦不敢太夸大,當然更不能貶低,把當年與林蹊共闖奇怪島數個空間的事,在嚴西嶺面前盡數道來。

等到故事聽完,他們已經回到云華仙宗。

“你覺得……她的本命法寶能是什么?”

三生途可是魔寶,沒有極品級的法寶和極品的防御法寶,不用十個回合,就能被宋在野壓到地上打,“不是我看不起刀,相比于劍的靈動,刀——雖然也有幾個有名的,可……”

嚴西嶺好像想到什么,面上有些痛楚,“如果不是成套能組陣的法寶,不論刀、劍,你朋友有天大本事,最好的結果,也只能如我一般。”

余呦呦當然也想到此點,她的手在自己的唇上按了按,輕聲道:“她的本命法寶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她有一件非常厲害,能炫人神魂的法寶。”

如果林蹊沒有,她就把天炫借給她。

只要能在擂臺上,讓宋在野無法全心對付她,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余呦呦眼中閃過一絲狠意,“只要能讓影響宋在野一息時間……”

“沒用的。”

嚴西嶺雖然不想打擊她,奈何,真不行,“當年我上擂臺的時候,家師棠華星君特意為我求了一枚能影響人神魂的輔助法寶,它對我師父都有點用,但對宋在野沒用。

事后,我們才知道三生途亦算空間類魔寶,它的主人,天生免疫那些神魂攻擊。”

余呦呦的心慢慢涼了。

擂臺上不能使用靈符,如果輔助法寶再沒用……

嚴西嶺可以忍受痛苦,因為他還有希望,只要他能沖進元嬰,就可以以重塑身體的方式,擺脫三生途的錐心蝕骨。

可是林蹊身負特殊血脈,若是如他這般受傷,就可能一生止步結丹。

“你朋友……”

嚴西嶺嘆口氣,“最好的辦法,是棄權!”

棄權不僅僅代表認輸。

七殺盟和修真聯盟在一起的獎懲讓人不敢輕易開口說棄權,它還涉及到七界的頂尖靈物分配,涉及問道閣某些寶物的購買。

千道宗做為無相道門大宗,會被剝奪未來兩百年進任何秘地的資格,就是無相界內(包括千道宗自家)的也不行。

這也是當年他抽到宋在野,師尊再疼他也無法棄權的主因。

當然了,這次的抽簽會,第一戰就排上宋在野,其實說白了,就是各方要一齊打壓無相界。

不論是棄權,還是認輸,還是死戰,此三者,對應擂的林蹊而言都是惡夢。

甚至不獨是她一個人的惡夢,如果她不能用嘴巴叫出認輸二字,憑宋在野的手段,擂臺上的三個時辰,還會是無相后來修士的惡夢,所有觀擂者的惡夢。

嚴西嶺牙齒咬得咯咯響,他記起了他當初認輸的艱難,若不是聽過前輩經驗,他也會被宋在野在擂臺上,敲斷每一根骨頭,牙齒、舌骨俱都不存,成為一攤能喘氣的肉泥。

“……她不會棄權的。”

余呦呦聲音苦澀,“沒人能棄權!”

表面上,他們是長輩們疼愛的弟子,是無數普通修士羨慕嫉妒的天才,可誰知道,天才也有少時,在未強大起來前,他們的命運,從來都由不得自己做主。

嚴西嶺是這樣,她是這樣,林蹊……亦是這樣。

修仙界從來不缺天才,不論今天他們有多風光,當世界棄你的時候,連個準備的時間都不會給你。

“是啊!”

嚴西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飲下時笑了,“沒人能棄權。不過,你不是給你朋友送信了嗎?她到靈界會來找你吧?我可以以過來人的身份,教她一個,稍為體面的認輸之法。”

千道宗神道大殿里,宜法拿著渲百帶回的宋在野資料,半晌無言。

“把林蹊叫回來吧!”

渲百嘆口氣,雖然對自家弟子有信心,可是宋在野不一樣,不僅修了輪回功,實力強橫,三生途還是魔寶,“歷練什么時候都可以,時間無多,接下來,宜法你們要訓練她在源源不斷的攻擊中,偶爾還擊,一直頂上三個時辰。”

擂戰有時間限制,憑林蹊的十面埋伏,只要頂上三個時辰,就算平手。

“師兄,這宋在野若不是修了輪回功,其實早就可以算元嬰修士了是嗎?”

“是!”渲百點頭,“林蹊抽到他,應該是各方運作的結果!七殺盟那邊,連肆大概說了不少話。”

要不然,不可能那么巧的。

“宜法,你若以元嬰初期的修為,全力出手,林蹊能走上多少招?”

宜法轉了轉手上的玉簡,“沒有完全試過,不過,思過洞的梁通,應該最有經驗。”她迅速放出一枚傳音符,叫梁通馬上過來。

“師兄,擂臺上可以帶靈獸吧?”

這宋在野如此可惡,宜法覺得,可以透露給瑛娘,只要她跟在林蹊身邊,萬事大吉。

“你以為別人都是傻子?”渲百對起了殺心的師妹很無奈,“林蹊沒有自小契約的厲害靈獸,現在突然有了,修真聯盟的人能讓她帶嗎?”

都不用七殺盟出手。

“想殺宋在野的多著了,可他到現在還是活蹦亂跳,所以,僥幸心理我們不能有。”渲百可舍不得自家的寶貝蛋,“重平,別等著了,通知林蹊,讓她馬上回來。”

“別別別,我知道她大概在哪!”

宜法一把搶過重平手中的子母佩,“用傳送寶盒就能聯系到。”

“百禁山?”重平掌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該吹個胡子,“你看著她去的?”這還算什么試練?臭丫頭完全是去享福了。

“我沒看著她去。”

宜法給師兄倒杯茶,消消他的火氣,“本來我是想跟著看看的,結果……呵呵,她把甩我。”

渲百和重平一齊看向她。

“真的,我一點都沒放水。”

宜法表示無辜,“那臭丫頭大概有特別的隱身之法,幾乎是當著我的面,騙了我。”說這話時,她要是不笑就好了,可是忍不住啊!

“你們忘了,她在樂機門做客的時候,就在元嬰魔修的眼皮子底下藏著逃過一劫。”

對噢!

重平想起來了,“當時樂機門的守懷真人,還送了她一輛壓驚的六角飛車。”

“看看,我就說不能怪我吧?”

宜法把給師兄倒的茶,又拿過來自己喝,“算時間,她可能才到百禁山,小丫頭挺努力了,去飄渺閣看無想,還陪著一起修煉了一個月,這好不容易有個放松的時間,就讓她松快半個月,怎么啦?”

宋在野是厲害,但十面埋伏也不是吃干飯的。

“三生途是魔寶,林蹊的重影卻也不差。”

可聚可散,可攻可守的重影才一出爐就是極品法寶,又被雷煉過,宜法的信心還是有的,“容她半個月,半個月后,我一定把她叫回來。”

百禁山,隔絕了外面的所有消息。

把自己當驚喜送給妖王們的陸靈蹊,更不知道她只能再在這里呆半個月。

胡一八、山鳳等這些年被瑛娘看得嚴,難得有個有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機會,愣是借機胡鬧了兩天,現在一個個的全都頂不住,醉倒在割了麥的靈田里。

“喛”

不知道是誰打了個大大的酒嗝,那味道熏死個人。

瑛娘嫌棄地踢了一腳擋路的胡一八,把也喝得迷迷糊糊的陸靈蹊拎出來。

“你不好好修煉,怎么還當了仙廚了?”

她不是沒吃過修仙界的大餐,林蹊這手藝絕對可以稱仙廚了。

瑛娘帶她站到星湖邊,一邊問話,一邊靈力在她肩頭一拍,生生地幫她把所有酒氣全都逼了出去。

“啊?”

陸靈蹊酒氣才去,還有些迷糊,打了個大大的哈氣道:“我有好好修煉啊!”要不然,也不能這么快進階結丹,“瑛姨!”她抱住她胳膊,把腦袋放在她肩上,“我可想你們了。這次,我除了給大家帶了好吃的,還給您帶了特別的禮物。”

還有什么禮物啊?

瑛娘摸摸她的臉,語帶寵溺,“你不是已經把你自己當盤菜,送給我們了嗎?”還有什么禮物能比這個更好?

“哈哈!”陸靈蹊笑了,“保證是您特別特別喜歡的禮物。”

“那現在給我吧!”

她朝她伸出手。

“現在沒有。”陸靈蹊把頭往她脖子處蹭蹭,“修煉的時候,我才能給。”

這丫頭!

“瑛姨,我們一起到鷹叔的洞府處修煉,我的禮物,你們兩個就都能感覺到了。”

大家都在,只可憐鷹王叔叔居然在閉關,陸靈蹊沒見著他,可想可想了。

“是五行聚靈陣還是什么東西啊?”

瑛娘可不是胡一八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妖,“那東西,對你們修士有用,對我們的作用其實不大。”

妖族厲害的是身體,妖丹吞吐的是日月精華。

“嗯!比五行聚靈陣還厲害!”

“是嗎?”

瑛娘笑了,她養大的小姑娘,雖然在修仙界那個大染缸轉了一圈,卻沒什么變化,一雙明眸流轉時,一如往昔,靈動如星。

“肯定的呀!”

陸靈蹊膩著她,“您要是不相信,現在就帶我去找鷹叔,保證我馬上就能讓你們看到。”

狐貍叔他們不能再進一步,修煉也沒什么大用。

但瑛姨和鷹叔,卻還有機會。

陸靈蹊希望能用自己的修煉,帶動他們沖破瓶頸。

“……行!那就去轉轉!”

瑛娘知道,她最主要是想鷹王了。

好不容易回來了,不讓她去見鷹王,那是不可能的。

她拉著陸靈蹊正要轉身,星湖嘩啦一聲響,卻是從來不打不出來的蚌精出來了。

“瑛娘,我要沖擊八階了。”

什么?

瑛娘腳下一頓,看向被水霧模糊了身體的蚌精,“需要我做什么?”

“我不想在星湖應劫。”

不管失敗還是成功,天劫對星湖的水族而言,都是一場大劫難。

瑛娘看了眼陸靈蹊,“蛟王洞府旁,有個特別深的水潭,你可以到那里應劫。而且,我還可以讓林蹊,幫你起個能擋部分天劫的大陣。”

什么?

陸靈蹊的眼睛和蚌精的眼睛,似乎看到了一起。

“如此多謝了。”

水霧中,一個模糊的倩影遙遙朝陸靈蹊拱手,“我有一顆辟邪珠……”

被搶了避塵珠,她就只能把其他幾個珠子再養養,沒想到,不僅養出了避塵珠,還養了一顆不錯的辟邪珠。

柔柔帶點橘色的辟邪珠朝陸靈蹊飛去,“它做你出手的報酬,你看可以嗎?”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