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八零章 老饕

更新時間:2019-08-12  作者:潭子
好一個毒誓!

宜法知道,這姓葉的,是把她家的小丫頭給惹了。

太霄宮陸、葉兩家相爭不絕,當年陸信的事,葉家定然推波助瀾過,林蹊這么聰明,定然早就猜到,想為祖宗出口氣,很正常。

當然了,就是林蹊不說這話,她修煉時讓天地靈氣活躍的本事,宜法也會讓葉老兒做出該有的承諾,逼著他不朝外面說一個字。

不過……現在倒是正好了。

承諾這東西,只對君子有用,對小人和梟雄的約束力,實沒那么大。

“你好大的膽子!”

居然敢讓他發那樣的毒誓?

葉琛的月白法袍無風自動,“如此咒我葉家……”

他滿帶殺意,憤怒的表情,因為一張泄出恐怖氣息的靈符突然滯住。

“林蹊!有話好好說。”

秋宇掌門也被陸靈蹊手上的靈符嚇住。

那恐怖氣息遠甚他見過的所有靈符,肯定是化神修士的手筆。

“前輩!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

陸靈蹊就知道葉老兒不會輕易應下。

宜法師叔雖然在這里,但她是暗門中人,若是再出手,身份肯定會暴露。

這是她的事,她自己解決,“葉琛,說別人之前,你想過自己嗎?是你……先辱及我祖。你說我這是咒你葉家?哼!你自己的毒誓,只要你自己不違背,又如何會應驗?除非……”

陸靈蹊半瞇了眼,“除非你一直就是偽君子,表面岸然,背里齷蹉。”

葉琛:“……”

他認出她手上的靈符,那可是九壤星君給他徒弟紅綾的保命符箓,紅綾因為那什么仙丹,在樂機門臨時的開辟的超大廣場上,自呈對這臭丫頭有欠,轉贈給她了。

沒想到啊!

她居然敢如此隨便地動這靈符。

葉琛的牙齒咯咯響了一會,“好!我葉琛發誓,若林蹊讓靈氣活躍的法寶,不是葉家的天昊鼎,我葉琛絕不向任何人,透露她法寶的一星半點,否則……否則葉家定然血流成河,斷子絕孫!”

除了宜法和儀芬二人,秋宇等誰都沒想到,這兩人會鬧成這樣。

陸靈蹊不在意某人那好像要吃人的目光,翻手又收了靈符,“很好,現在就欠你家的一千五百萬靈石了,只要它到場,只要成禹掌門手令來,我就給你看。”

對了,還有一千五百萬靈石。

要到場嗎?

葉琛喘了兩下粗氣,終于轉向秋宇掌門,“來的匆忙,葉某能向貴宗暫時拆借一千萬靈石嗎?”現在她如休打他的臉,一會他就如何打回去。

秋宇掌門有眼角余光,瞄了始終淡笑的宜法真人一下。

千道宗諸元嬰真人,他對宜法不太了解。

或者說,以前,他以為了解,但看過她和葉琛的出手后,秋宇掌門感覺,他一點也不了解了。

但不管怎么樣,宜法站隊林蹊,她由著林蹊把葉琛逼到死角,那個活躍靈氣法寶,應該跟太昊鼎有根本的不同。

秋宇掌門心念思轉,只一息便點頭道:“踏雪,你去拿一千萬靈石來。”

“稍等!”

踏雪真人急步匆匆出去,甲七號房轉瞬安靜的只聞葉琛和葉湛岳有些粗重的呼吸聲。

凌霧和陸從夏縮在一邊,盡量當自己空氣。

讓葉琛葉師伯發如此毒誓,林蹊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要知道,這世上的秘密,傳到第三人耳朵的時候,基本就不算是秘密了。

除非,她壓根就不打算在她們面前公開。只是……什么樣的法寶,能讓早就心中起念的葉師伯自家打臉不敢碰呢?

兩人忍不住再次回想,沖進來時,林蹊的某些表現。

半晌,相視苦笑,她們都搞不清林蹊到底有沒有如天昊鼎一樣的法寶。

如果有,她藏的那么快……

凌霧的眉頭,忍不住蹙在了一起。

林蹊有九成九的可能,是陸信的后人,師父這么急急地趕過來,不過是想護上一二。

可是……

她對葉家如此強硬,是不是懷疑,當年葉家在陸信的事上推波助瀾了?

對葉家都如此,對師父……

凌霧忍不住頭疼,林蹊對師父和陸傳,到目前為止,好像還不曾有過惡意。

難道,她真的想多了,不是她算計葉家,這件事真的只是湊巧?

凌霧忍不住捏眉心的時候,外面的腳步聲再次傳來,卻是踏雪真人和葉家去請太霄宮成禹掌門的手令的人一齊回來了。

“這里是一千五百萬靈石。”

葉琛把他身上的五百萬靈石湊到一起,“林蹊,你現在可以把你的法寶拿出來了吧?”

“呵呵!葉道友你想多了。”

宜法笑著一把吸過那枚儲物戒指,確定無誤后以靈力送到林蹊身邊,“只有你一個人發誓,自然只是你一個人看!踏雪道友,能借燕家一間客房嗎?”

“自然!”

踏雪剛剛應下,燕掌柜就把隔壁甲八號房的門牌拿了出來。

宜法一把接過,“葉道友,請吧!”

葉琛:“……”

沒想到,她們連秋宇掌門都不請,就不怕他因為天昊鼎差不多的材料死賴嗎?

葉琛的心,突然就沒了底!

只是事到如今,他已無路可退!

隔壁房門的開合,這邊聽的真真的。

“師叔……”

心中同樣沒底,臉上發白的葉湛岳向儀芬真人求救,“無相界,跟天昊鼎差不多的法寶,真的有好些嗎?”

儀芬看他一眼,“好些當然不可能,不過,林蹊是隨慶的徒弟,是千道宗這一輩中,最得重平掌門等喜歡的后輩。再加上,她在奇怪島的機緣,有一個像天昊鼎一樣的法寶,也很正常。”

葉湛岳的身體晃了晃,重新站住的時候,面如死灰。

他不傻!

宜法和林蹊敢那樣讓老祖一個人進去,一定是有萬全把握,不怕老祖在天昊鼎的材料上跟她們扯皮。

是他錯了嗎?

一千五百萬靈石啊!

還有老祖的毒誓!

葉湛岳好像感受到了萬千重壓。

經此一事,葉家和千道宗之間,可能再無轉寰的余地。

時間一點點過,房里房外,都安安靜靜,只等甲八號房的消息!

可是,一等,兩等,三等……

哪怕秋宇都在盯著踏雪放出來的沙漏,眼看時間都過去了半個時辰,甲八號房還沒動靜,他們都忍不住懷疑起來。

驗個法寶,好像用不了這么長時間!

除非,林蹊手上的法寶材料,跟天昊鼎差不多。

如果那樣……

葉湛岳感覺又能活過來了,他摸出了感靈牌,死盯著與甲七只一墻之隔的甲八號房。

他好像看到老祖正在跟宜法和林蹊爭吵。

又死撐了半刻鐘,他終于害怕某人再拿化神修士的靈符欺負老祖,轉身就朝儀芬真人跪了下去,“師叔,林蹊有化神修士的靈符,再加上宜法真人,我……”

話音未落,他手上的感靈牌再次動了起來,上面的靈光一閃又一閃。

“你起來!”

儀芬袍袖一揮,托他站起來,“葉師兄沒你想的那么弱,宜法真人和林蹊也沒你想的那么不講理。更何況,這里還有秋宇掌門和踏雪真人,好好站著,再等一等吧!”

甲八號房,葉琛正灰白著臉,看面前女孩擺出的古怪姿勢,感受因為她的法體同修,突然活躍起來的靈氣。

再沒有翻轉的可能了。

根本就沒有任何法寶,他如何往天昊鼎的材料上扯?

他輸了里子面子,還輸了一千五百萬靈石。

被宜法看著,他更無法做任何動作。

太霄宮雖有師兄在閉關沖擊化神境,可隨慶亦然!

敢讓修煉中的林蹊有任何一點事,葉家真會血流成河,太霄宮想護也護不了。

只是……

葉琛的眼睛,在林蹊剛剛吃飯的地方掃過。

無相大陸,千道宗修士對引龍決最有研究。

原來有如此效用嘛?

葉家也收有一部分引龍決!

葉琛把腰上的酒葫蘆打開,給自己灌了滿滿的一口靈酒!

引龍決,修習者眾。

但修習它的,大都是底層修士,他們誰也沒辦法,如林蹊般財大氣粗借用靈食輔助!

也許,他可以讓葉家的孩子試一試!

一旁的宜法,見葉琛在打擊中又重新振作,緊盯林蹊的動作,嘴角忍不住泄出一絲笑意!

她家的小丫頭,原來算計起人來,也這般厲害啊!

葉琛明顯對她法體同修的好處心動了,只是她手中的是一般的引龍決嗎?

葉家……

想到小丫頭才賺的一千五百萬靈石,宜法真人的嘴角又翹了翹。

原本她還有些擔心,林蹊的靈石不夠買整個結丹期的高階靈食,現在她感覺,她可以訛她一兩個六、七階的妖獸肉。

一千五百萬,可以敝開收購了。

陸靈蹊在修煉中還偶爾分心看向葉琛,有這么一個危險人物在,哪怕有宜法師叔的保證,她修煉的也并不順!

好在捱過來了。

這老頭,終于對引龍決感起興趣了。

感興趣好啊!

就讓葉家人試吧!

她加速靈力的運行,一個周天在預定的時間里結束。

“葉前輩,您現在看明白了嗎?”

葉琛:“……”

他深深看了眼陸靈蹊,一言不發地站起來,推開甲八號房!

“今日之事,麻煩秋宇掌門,麻煩踏雪道友,麻煩儀芬師妹了。”

他朝甲七號房等的三人拱手,“林蹊的……法寶,非我葉家的天昊鼎,湛岳,道歉!”

葉湛岳好好看了看老祖,發現老祖面色如常,沒有爭論失敗后的氣急敗壞,也沒有任何灰心失意……

“林道友,對不住,打擾了。”

他朝回來的林蹊深深一個躬身,“今日之事,是葉某莽撞!”

“閣下不用在我面前,做如此樣子,我林蹊受不起。”

陸靈蹊不接受他的所謂道歉。

這個人越是如此,她越是忌憚!

“今日因為是‘我’,所以,你能道歉!”

換其他任何人,法寶、財物全交出去,小命能保住,就算不錯了。

“葉湛岳,從此以后,我麻煩你,離我遠點!”

她不想再跟他扯上,轉身向秋宇掌門三人拱手,“今日之事,林蹊麻煩三位前輩了。”

儀芬真人雖是太霄宮的,可是好像也如陸岱山般,到這里來,只為扯葉琛的后腿。

“小友客氣!”

踏雪真人笑笑,“是福緣客棧沒有盡到保護客人的責任!”她朝燕洵一示意,燕掌柜忙拿出才準備沒多久的儲物袋,以靈力送到她面前,“聽說你在收六階七階的妖獸肉,正好客棧新收了一只六階螯蝦,它就作小友的壓驚之物如何?”

“少了點吧!”

宜法在旁笑了,“你們飄渺閣別的不多,就這東西最多,踏雪,我聽說,你徒弟燕離,前兩天贏了玄天宗李杰一只六階云鯊,讓他把那個也給林蹊壓個驚吧!”

陸靈蹊:“……”

她眼巴巴地瞅向踏雪真人。

早就聽說,海上諸多妖獸中,最好吃的,要數體型最小的云鯊。

“瞅瞅,我家林蹊是個吃貨!”

宜法覺得,就憑林蹊和無想的關系,飄渺閣也應該為她出點血。

現在多出血,以后……萬一無想神智回復,也不至于太遺憾。

“哈哈哈!”

秋宇掌門何等人也?

雖然他一直不太敢想林蹊和師妹無想的關系,卻不代表,他就真是糊涂的,“我看不是林蹊想吃云鯊,是你宜法自己想吧!”

“儀芬道友,你看秋宇道友這樣說明,多沒意思!”

宜法攤攤手,嘻笑道:“你就說給不給吧?你給了,我馬上請掘地館的仙廚,到這里做一桌云鯊宴席。

到時候,這里的有一位算一位,我們都一起,做一次老饕。”

“這個可以有!”

儀芬湊趣,“秋宇、踏雪,做人可不能太小氣。”

“我又沒說不答應!”

秋宇笑道:“云鯊我出了,不過,掘地館的仙廚不是那么好請吧!只要你能請來,林蹊這里,我就再送一只。”

“這可是你說的!”

宜法真人搓手,“林蹊,幫我招待好他們,師叔給你請仙廚,回頭,你那些個六階、七階妖獸肉,全都拿出來,我們就是不做極品藥膳,有他們處理,也不會浪費了好材料。”

妙書屋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