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七八章 天昊鼎

更新時間:2019-08-10  作者:潭子
活著又如何?

目標人物就算不是老天的親閨女,卻也不差什么了。

發布任務的濟世堂灰飛煙滅,他們再去做任務,從哪領錢?更何況,千道宗現在肯定都盯過來了。

想到人家不動聲色,先殺的兩個山海宗元嬰長老,一群人不約而同,飛奔四方。

收到蒙山七雄都棄了蒙山,逃之夭夭的消息,宜法冷哼一聲,在傳送寶盒上,連發指令。

敢對千道宗核心弟子出手,當千道宗是什么?

宜法決定讓天下人知道,林蹊是千道宗的寶貝蛋。

敢朝她動手,就要做好老窩被絞,逃亡天下的準備。

各宗坊市的公示欄上,很快就出現千道宗懸賞那些人的告示,每個人都被明碼標價了。

“千道宗還真厲害!”

在飄渺閣等到陸從夏的凌霧,從公示欄旁離開的時候輕輕一嘆,“聽燕家人說,葉、燕兩家接收蒙山的時候,那里早被千道宗修士先搜羅一空了。”

“也許是蒙山七雄自個搜羅一空的呢。”

陸從夏不知林蹊的真正身份,還能單純地把她當救命恩人,當好朋友,對千道宗如此出手,只覺理所應當,“就算蒙山七雄沒機會搜羅,被千道宗得了,也是他們活該!

那蒙山七雄暗地里殺了多少人?

離他們最近的葉、燕兩家做過什么?

別跟我說,他們顧忌那是太霄宮和飄渺閣的邊境。哼!邊境怎么了?邊境便能你推我,我推你,誰都不管?

千道宗出手,讓蒙山七雄不戰而逃,是人家的本事,人家收些利息又怎么了?”

立場不同,她對葉家天生沒好感,“這次打擂,我發現,葉湛岳真的再不是當年那個風光月霽的人了。”

陸從夏遺憾的同時,又有些后怕,在凌霧看過來時,直言道:“這次打擂我們能打成平手,非是我戰力不及。”

不是戰力不及?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凌霧奇怪,“擂戰擂戰,在那臺上,你不是應該全力以赴嗎?”

“我要贏的時候,他袖中突然掉出我父親當年親制,要送我做七歲生辰禮物的小鈴鐺!”

什么?

“我一個失神,差點就傷在了他的手下。”

陸從夏摸出最終被葉湛岳踩扁的鈴鐺,很難過,“當年父親死在素暤山,沒來得及把禮物給我。可是這東西是我看著他制的,又怎么會不認識?”

凌霧的眉頭忍不住攏到了一起。

陸家那些年,有不少人死在素暤山。

有人說,是飄渺閣某些人在暗中為無想真人報復。

難不成……

“他把機心用在擂臺上,我不反對,但是……”陸從夏抓著被踩扁,再也不能響的鈴鐺,“但是用這種手段,下一次,我絕不會留手。”

“我想……他也不會留手。”

凌霧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懷疑令尊死在葉家人手上?事后,你問過他嗎?”

“問過!”

怎么可能不問?

陸從夏低頭,“他說,是小的時候,葉湛秋祖父給他的,他一直留做紀念。”

居然把背了宗門,又背了家族的葉湛秋也卷了進來?

“他以前照顧葉湛秋,是因為在還未檢出靈根時,是葉湛秋的爺爺,憐憫他母親和他,不管打了什么妖獸,都會給他家留一份。”

要不然,沒了男人,一個沒有靈根的凡人女子,早在捧高踩底的葉家生活不下去了,又如何還能堅持六年,直到他檢出靈根?

陸從夏的眼睛有些晦澀不明,“不管他說的是假話,還是真話,這個人……冷酷無情又機心無雙,師姐,你以后也要注意些。”

因為儀芬師伯,凌霧跟陸家也有撇不開的關系。

凌霧默默點了頭,“他這次也到飄渺閣來了嗎?”

“來了!”

陸從夏在街頭拐角處站住,看向正向她們走來的葉湛岳。

“凌師姐,陸師妹,好巧啊!”

臉上帶著淡笑的葉湛岳,表面看上去,還是一幅疏闊豪俠樣,“你們的隊伍組好了嗎?要不然,我們一起組個大隊?”

“不了,”陸從夏聲音冷淡,“我們明天就走!”

“那真可惜!”

說這話時,葉湛岳似乎感應到什么,抬頭看了眼身旁的客棧,微一拱手,示意告辭后,轉身直接進入。

福緣?

陸從夏和凌霧一齊看了眼客棧的名字。

“是燕家的。”

凌霧微有郁卒,“明天走也好,免得被燕離那個劍瘋子堵住。”

陸從夏:“……”

她懷疑師姐已經跟那個家伙打過了,“千道宗不少人在此,還有林蹊,她之前在的時候,燕離沒跟他們挑戰嗎?”

“千道宗宜法真人也在這呢。而且,林蹊在連肆提義他們上擂臺的時候,就說她打不過燕離,堵了他的嘴。”

“噢!”

陸從夏正要跟凌霧離開,就聽客棧二樓某處吵了起來。

“燕掌柜,所有一切,都由葉某承擔還不行嗎?”

葉湛岳顯得急切又氣憤,“事關我葉家失蹤兩千年的天昊鼎,葉某絕不會放棄,如果甲七號房的道友沒有天昊鼎,我葉湛岳親自向她道歉。”

天昊鼎?

門口的陸從夏和凌霧一齊站住了。

天昊鼎是葉家的傳承寶物,據說,點上特制的香料,會讓天地靈氣無限活躍起來。

只是這寶物,好像在兩千多年前就失蹤了。

怎么現在?

“凌師姐!陸師妹!”

葉湛岳知道燕家不會給他這個面子,在走廊窗門前伸頭,干脆叫住二人,“天昊鼎是葉家的,葉家是太霄宮一份子,還請兩位幫我擔保,一齊找一找那位可能藏了天昊鼎的道友。”

葉家這么多年來,一直在找天昊鼎。

因為其讓天地靈氣活躍的特質,所有在外行走的葉家子,都會帶一塊感靈牌,現在果然讓他找到了。

葉湛岳感覺他的機會來了。

找回天昊鼎,他的修煉必將事半功倍,老祖們一定會把大部分的使用機會給他的。

“陸師妹,你不想知道那鈴鐺背后的故事嘛?我可以告訴你,所有我知道的,絕不打誑語。”

“……”陸從夏看他一瞬,在伙計趕來,就要關窗門的時候,拉著凌霧一躍而入,“燕掌柜!”

想要知道父親具體的死因,她必須幫忙,“天昊鼎是葉家一直在找的東西,你們能攔一時,攔不住一世。”

“不錯!”凌霧當然也助自家人,“當年的盜案,我太霄宮也一直在查,還請燕掌柜給個方便!”

把太霄宮都抬出來了,燕掌柜還能怎么攔?

他冷著臉,朝伙計微一點頭,示意他動禁制,“里面的人,是我福緣客棧的客人,你們追查天昊鼎燕某可以不管,但客人一天未退房,她的人身安全,就歸客棧管。”

“自然!”

客棧的房價不便宜,一個筑基中期的女修,能有多少錢?

葉湛岳也不想因為一點點時間,跟燕家對上,在伙計又一次叩動禁制的時候,一連放出多個傳音符調動葉家在此的修士。

房里,修煉感覺正好的陸靈蹊在外面第三次叩門的時候,不得不緩緩收功。

知道她在這里的,只有師妹酒兒,是她有事嗎?

她都沒收五行聚靈陣,直接揮開禁制,“請……”

請進二字還沒完全說出來,就有數道不善的神識鎖了過來。

房門‘哐’的一聲被大力撞開,葉湛岳以最快的速度沖進,緊跟著客棧的掌柜和陸從夏、凌霧也沖了進來。

室內靈氣遠甚外面,五行聚靈陣上,五個陣眼處,還有十多枚中品靈石的靈氣沒有完全抽盡。

“好大的膽子!”

葉湛岳一腳踏前,就站到了五行聚靈陣最近的地方,“我家的天昊鼎呢?交出來。”

什么天昊鼎?

陸靈蹊看看一左一右圍來的凌霧和陸從夏,戒備的同時,問向客棧掌柜,“燕掌柜,福緣客棧是這樣對待自己客人的嗎?”

居然領陌生人來,把她當賊?

被堵女修一幅冷靜問罪的樣子,讓燕掌柜忍不住皺眉,“這三位俱是太霄宮的結丹真人,道友,他們說,你這里有葉家失蹤兩千多年的天昊鼎。

這位凌道友說,太霄宮也一直在查當年的盜案,所以,老夫才無奈……,不過道友放心,若你沒有天昊鼎,你的安全,我福緣客棧必會一力承擔!”

房間里根本就沒任何一點燃香的味道,只有……特別好聞的酒香。

燕掌柜懷疑,哪怕有天昊鼎,為防太霄宮和葉家的追查,也早被人煉成其他樣子了。

“是嗎?”

陸靈蹊坐在自己的蒲團上,眼睛在盯她的三人身上轉一圈,“天昊鼎什么東西,我都不知道,還請三位,從哪來,回哪去!”

“你把它藏起來了是不是?”

一個掌柜,都懷疑天昊鼎被人煉成了其他樣子,更何況葉湛岳了,“老實把它……”

眼看這人說話的時候,還想從她腰間強吸儲物袋,陸靈蹊如何能讓?

她的重影刀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抵到了葉湛秋的胸前。

“葉道友,想強搶嗎?”

說話的時候,陸靈蹊臉上靈力微動,干脆回復了本面,免得這三人一起對付她,“凌師姐,陸師姐,好久不見,沒想到,再見時,兩位是這般出現。”

林蹊?

一齊亮劍的陸從夏和凌霧同時收手。

燕掌柜也甚為驚訝,他真沒想到,這丫頭會掩了行跡,就呆在他家的客棧。

“誤會……”

“不是誤會!”

葉湛岳不怕陸靈蹊出手,大聲阻住凌霧和陸從夏所說的誤會時,臉上漲紅,“林蹊,你修煉的如此之快,老實說,是不是用了能活躍靈氣的輔助法寶?

我告訴你,那是我葉家的。”

用他家的寶物修煉,再來踩著他,是可忍孰不可忍。

“天下皆知,我葉家有一個能活躍靈氣的輔助法寶天昊鼎,你老實把它拿出來,否則,我葉家絕不會與你干休!”

當她好怕?

陸靈蹊一把吸過自己的五行聚靈盤,“再說一遍,我不知道什么天昊鼎不天昊鼎,我怎么修煉,用什么輔助法寶,是我的事。

你擅闖我的地盤冤枉人,葉湛秋,你還是想想,怎么跟我交待,怎么從這出去吧!”

這人進來的第一時間,除了找東西,還想搶了她的五行聚靈盤。

“知道這是什么吧?五行聚靈盤,什么樣的法寶比它珍貴,值得我先藏起來?”

這可是渲百師伯,為了她特別朝樂機門要的。

陸靈蹊冷笑一聲,“葉湛岳,你知道,你現在貪婪的樣子,多讓人惡心嘛?”

“你……”

葉湛岳不相信,這里沒他家的寶貝!

“你說你不知道天昊鼎,我的感靈牌怎么會有反應?只有靈氣活躍超出周圍正常水平,感靈牌才會有異動。”

葉湛岳從懷里摸出他的感靈牌,這小東西,現在還在微微顫動著,“五行聚靈陣是好東西不假,可是它不可能讓靈氣都活躍起來。

林蹊,你現在還有何話可說?

把東西交出來!”

“我再說一遍,沒有!”

陸靈蹊懶得看他,轉向凌霧和陸從夏,“凌師姐、陸師姐,請問家師叔宜法真人還在飄渺閣嗎?”

她已經感覺到,周圍有不少人正急切趕來。

人家有幫手,她也不能一個。

“在!”

凌霧剛點頭,陸靈蹊就放出一枚傳音符,緊接著,她又放出一枚給閔浩。

“在我家長輩,和我家長輩,以及飄渺閣沒來人之前,姓葉的,你再敢放一個屁,別怪我氣怒之下,失手傷人。”

這話是說給葉湛岳聽的,也是說給涌進來的葉家人聽的。

“燕掌柜,我在這里好好的修煉,你等于帶人破門而入,你們客棧,也要給我一個交待!”

她不鬧事,卻不代表,就怕事!

“至于你們兩個……”

陸靈蹊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嫌棄凌霧和陸從夏,“在長輩們沒來之前,在這件事沒完之前,我的安全,就交給你們了。”

幸好沒有馬上用冰肌,要不然,這三人一齊出手,她還真麻煩。

“行!”陸從夏笑著坐到她身邊,“你這里是不是有什么好酒啊?”她原本有些高冷的形象瞬間破了,“拿來讓我和凌師姐嘗嘗唄!”

不要臉!

陸靈蹊打向某人伸來的手,“嬉皮笑臉也沒用,”她的刀還指著姓葉的呢,“我生氣呢。”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