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四二章 修煉佳境

更新時間:2019-07-04  作者:潭子
陸家明里暗里的傾扎,陸靈蹊不知道,她只聽說陸家祖宗堂被人炸了。

被古仙詛咒只能一脈單傳的暢靈之脈,如此吸引上泰魔門修士,實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信老祖可能直到死,都只知道,流放的表相。

老祖宗寧知意死后沉尸,把她自己抹得干干凈凈,讓人找也無可找,那她到底有沒有給親兒留下后路?

如果流放就是她安排的后路……

陸靈蹊抱著酒葫蘆,忍不住給自己灌了一口。

辣辣熱熱后又回甘的猴兒酒,似乎有那么點味道,不是不能接受了。

她需要酒來燙心燙身,需要它麻痹腦海中無數理不清,卻總是竄出來的頭緒。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陸靈蹊躲在不大的客房里,第一次知道長輩們為什么喜歡酒這東西了。

原來,每個人的生活里,都有自己的不容易,都有無法開解,也無法愈合的傷口。

“爺爺!爹!娘……,我們就不該回來。”

如果沒回來,她當藥鋪的大小姐,偶爾跟爺爺去采藥,跟父親去走商,跟母親練練武,日子也自在又充實。

回來干什么呀?

陸靈蹊閉著眼睛,一邊喝酒,一邊不讓眼淚出來。

一家人已經回來了,再也回不去,再哭也沒用。

陸靈蹊胡亂地抹著沒控制住,非要掉下的沒用東西,抑制住喉間的嗚咽,逼自己把注意力再放到靈酒的靈氣上。

猴兒酒是好東西,已經有大量的靈氣在肚腹間竄來竄去,她不能浪費了。

把酒葫蘆重新蓋好,陸靈蹊就在榻上打坐。

可能是猴兒酒的靈氣純粹,可能是她煉化靈力為己用的想法太強烈,也可能是經過了陸望的傳承,兩枚養魂木的加持后,神魂壯大了,迷迷糊糊間,周天運行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原來喝酒后還可以這樣修煉?

陸靈蹊好像被打開了一個新大門,瞬間忘了其他,一邊高速運轉功法,一邊分心截住一點靈力,‘啵’的一聲,把酒葫蘆的蓋子踢了。

大半天了,養的豬還沒起來。

柳酒兒覺得自己該去叫個門,想要給豬催肥,只讓她睡,不喂食是不行的。

她很認真地去敲某人的門禁。

正常,只要不是睡死,都能一敲而開,可是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里面的人,沒一點給她開門的意思。

什么意思?

又要跟她提條件?

吃過虧的柳酒兒當場陰下臉來,轉身就去找南佳人。

在這里,他們都歸南師姐管。

宜法師伯可不像她師父,林不要臉的再厲害也威脅不了南師姐。

在外面打聽陸家后緒和魔門修士有無抓到的南佳人,心中掛的都是大事。

聽柳酒兒說門沒敲開,她投喂不了的抱怨后,嘴角忍不住直抽抽。

師妹一個比一個奇葩,真是難得,她居然耐耐心心地聽完了。

“咳!林蹊不是能委屈她自己的人。你把她當豬養的目光太明顯,換我,我……也不想理你。”

是嗎?

柳酒兒黑臉。

“師姐,林師姐慣會拍長輩們的馬屁,她一下子瘦了這么多,要在這邊養傷,與我們開始沒重視也有關系。”

柳酒兒就站在原地,“請果報大師煉丹,是她最先提出的,我們回去,又要把她一個人丟在這里,萬一掌門師伯和宜法師伯不放心……”

后面的話,她沒說。

但南佳人已經明白了。

隨慶師伯被困,她家人被劫,于情于理,長輩們都會比平常更關注林蹊。

萬一不放心她在這邊養傷,親自過來哪一個,看到弱不經風的師妹,那……

南佳人覺得,一頓訓,她早跑不掉了。

只是,那頓訓斥,到底有多嚴重,就得看林蹊的恢復情況。

“是不是你煲的養身湯不好吃啊?”

那個人就是個吃貨,南佳人懷疑是柳酒兒的手藝不行,“我們能逼她吃一次,逼不了她吃兩次三次,與其讓我們求著她吃,不如讓她求著找我們要吃的。”

什么意思?

柳酒兒捂緊了自己的儲物袋,“師姐,我沒靈石,買不起任何東西。”

南佳人:“……”

她是這個意思嗎?

好吧,確實是這個意思。

太霄宮坊市有家名叫掘地館的藥膳房,里面有好幾位丹醫同修的藥膳大師,據說,他們做出來的各種養身藥膳,功能強大,味道奇美無比。

當然了,掘地館的藥膳,價錢也奇高無比。

南佳人摸摸自個的儲物袋,也舍不得。

“酒兒,知袖師叔那么喜歡林蹊,你就沒想過,跟她學那么一兩招?”她望著戒備的師妹,“所謂吃人的嘴短……”

“停!我這輩子都不會拍馬屁!”

怎么叫拍馬屁?

南佳人嘆了一口氣,“怪不得知袖師叔對你們六個動不動就橫眉立目,她不是馬,是你們的親師父,孝順跟拍馬屁,怎么能混為一談呢。”

“……我口誤。”

柳酒兒板著臉,“不過,林師姐也挺得宜法師伯的喜歡,師姐不要學一學嗎?”

天就這么被她聊死了。

算了,他們中林蹊最有錢,要吃也得她自個付才對。

南佳人決定動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鼓動她自己出靈石,她們幫她買多少都行。

“走吧!我們一起去敲門,然后,我說掘地館藥膳的時候,你幫忙夸夸。”

這個可以有。

柳酒兒緊緊跟著她。

不知喝了多少酒的陸靈蹊,迷迷糊糊間,見酒氣成云,福至心靈地干脆一心二用,一邊修煉,一邊一掌按榻浮起身體,用引龍決擺了個密云不雨的姿勢。

龍在云中,從來都不可能一成不變。

她的身體隨著濃濃的酒氣,輕輕搖擺,似乎自得其樂的緊。

陸靈蹊沉浸在神魂和身體的半夢半醒間,激蕩的靈力,在體內嘩嘩流淌,它們隨著身體的擺動,一面歸于丹田,一面又從丹田流出,在進與出中,好像越來越大。

這感覺,她懷疑是喝醉酒后的假象,但哪怕假象,也值得沉迷一時。

咚咚!

有不合時宜的響動。

滿室的酒香中,陸靈蹊的身體在輕輕搖擺,似乎沒到半息就又忘了。

咚咚!

又兩聲響動。

閉著眼睛,以密云不雨姿勢晃動的陸靈蹊對外界的觸動,特別不敏感,一晃兩晃三晃又忘了。

南佳人不敢敲下去了。

師妹能進階得這么快,是因為她敢拼敢干。

現在,只怕又修煉上了。

細心觀察,可以看到這周圍的靈氣很活躍。

“明天再來吧!”南佳人嘆口氣,“定然是修煉到了緊要的時候。”

這種情況,柳酒兒當然不敢打斷,“她身體那個樣子,現在修煉,不是事倍功半嗎?”她從不否認,某人的拼勁。

可是,事倍功半的事在這時候干……

“師姐,要是林師姐明天還修煉,我們怎么辦?”

他們能在這里呆的時間不多了,憑那個小性的,柳酒兒懷疑,她真要不想見她,不想被當豬喂,可能一直會避著他們,一直修煉。

“那也沒辦法!”南佳人攤攤手,“強行硬闖這種事,你不敢做,我也不敢做。”哪怕知道,林蹊有意避著他們,也只能認了。

所以,師妹這種東西,一定要越少越好。要是師弟,皮躁肉厚的,不管罵,還是打,都使得。

“林蹊的脾氣你知道的。”

惹毛的,真敢告黑狀!

兩人來得快,去的更快。

儀芬看著難掩疲憊的陸傳,心下真想嘆氣。

“陸家的事,有你爹管著就行了,回頭,我會跟他談,你……就不要插進去了。”

蹉跎至今的親兒,在陸家族人心里,早就無足輕重。

陸岱峭敢叫板陸岱山自然是有備而去,更何況,墳山死人,祖宗堂被炸,與暢靈之脈確實脫不了關系。

儀芬對陸岱山一肚子的氣,“當年的事,本就是一筆糊涂賬,現在又過了這么多年,想求個明白,你爹是在做夢!”

她不想陸傳再陷心結中,“你爹一輩子都沒什么魄力,要不然,當年怎么也不會低頭,真的接受了家族安排,你大娘過世,他查天查地,查東查西,就是不敢問你爺爺。”

老爺子是族長,更是救寧知意的當事人,這里面如果真有什么秘密,他肯定會有所察覺。

可惜當年,她沒想到,等想到的時候,老爺子已過世了。

“母親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陸傳親自給她奉上一杯靈茶,“跟爹去見六叔祖也是因為二叔逼得太過,祖宗堂被炸……,我和爹也心痛!”

陸家祖宗對得起后人,可是他們這些后人,卻讓他們死后不安,實在不孝。

“那你六叔祖怎么說?”

“六叔祖……”陸傳臉上有些遲疑,“六叔祖壓服了二叔,把他罵了一頓,然后……然后說這是陸家該有之劫!”

該有之劫?

儀芬的眉頭蹙了蹙,“他沒再說其他的話嗎?”

“沒有!”陸傳搖頭,“就是一聲又一聲的嘆氣。”

“……罷了!”

儀芬知道,指望這父子兩個在倔老六那把話套出來,根本不可能,“你們家的事,我聽著煩心,我只問你,這次閉關順利嗎?”

“順利!”

陸傳在母親面前伸出手,“我只是不想再被人閑話,所以按了部分修為。”

儀芬的靈力在他身上瞬過一圈,收手的時候,眼中的笑意再也止不住,“干的不錯!”苦難使人成長,雖然這份成長來得遲了些。

“看看這是什么?”

兩只玉盒被她放到了桌前。

“碧心果?”

打開的時候,陸傳又驚又喜的同時,又非常歉疚,“娘,您應該多關注您自己的修煉才是。”

這東西不好找,“我已經聽爹說了,我閉關的這段時間,您接了宗門不少任務,到處跑……”

一定是想給他多尋些沖關的靈草,“您這樣,我……”

“這可不是我找的。”

儀芬真人笑了,“還記得你在百禁山的小朋友嗎?她現在正做客我們太霄宮,小丫頭運氣得了陸望老祖的傳承,當天就在睡夢中自我演化十面埋伏,我見她靈氣不夠,送了些聚元丹,這兩顆碧心果,都是她送的。”

陸傳驚訝過后,真是太驚喜了,“那她現在如何?沒像陸安老祖那樣生病吧?”

儀芬笑了,“隨慶就那么一個寶貝徒弟,慣得沒邊,身上大概什么都有。雖然吃了點苦,瘦了不少,可是精神方面還不錯。”

那就好!

“這東西這么珍貴,我們就這樣拿了,她……”

陸傳都擔心,隨慶前輩暫時不在,她回千道宗交不了差。

“你想多了。”

儀芬真不知道,說這個兒子什么好,“她自出道以來,機緣一直不錯,奇怪島里,連交兩個化神修士的徒弟……”

儀芬把樂機門某人出的風頭,跟兒子都說一遍,“所以,這碧心果,你就安安心心地收著,人家表面是謝我,其實就是有意送你的。”

陸傳心中暖暖。

廢了幾百年,連親兒子都不愿跟他多說話,直到在百禁山遇到林蹊,他教她世事,教修煉心得……

小丫頭是想謝他吧?

“那我就收著了,明早去見見她。”

“嗯!”

儀芬不反對陸傳跟小丫頭接觸,“那你先到坊市的掘地館,給她多弄幾份養身的藥膳吧,聽說小丫頭一直沒辟谷。”

她細細跟他說林蹊得了陸望傳承后的樣子。

掘地館的藥膳大師,可以通過她介紹出來的情況,放不同的藥材靈材,做出最合她情況的養身藥膳。

陸靈蹊從沒想過,碧心果會幫她引來陸傳。

她的修煉,沒有停歇!

丹田靈力進進出出的頻律和身體密云不雨時搖擺的頻律似乎萬分契合。

修煉的快樂在于忘我,在于舒服,她在迷迷糊糊中,忘記外面的一切,神魂和身體都萬分自在。

時間對她來說,好像不存在了,如果可以,她可以這樣修煉到地老天荒。

“前輩找林蹊?”

看到來人,南佳人把驚訝按在心里,“不巧,她現在……正在修煉!”

修煉?

陸傳站在小朋友的門前,稍一感應,果然發現靈氣非常活躍!小丫頭似乎沒被身體所累,正修煉在佳境上。

“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攪了。”

陸傳令出一個乾坤食盒,“這是我給她在掘地館訂的養身藥膳,回頭她修煉結束,你幫我轉交吧!”

掘地館的養身藥膳?

“這太貴重了……”

南佳人懷疑師妹送儀芬那兩顆碧心果,不止是感謝人家,還是因為,她跟陸傳關系不錯!

“你只管接,她一定會拿著的。”

陸傳又摸出兩枚玉簡,“這兩枚玉簡,也要麻煩小友轉交,告訴林蹊,都是她用得著的,若還有什么不懂的,就問你師父。”

“啊……是!”

人家如此不見外,南佳人能說啥,只能點頭。

目送這位前輩走遠,她回頭盯著某人的木門,目中滿是無奈。

從周圍靈氣的活躍程度來看,師妹的修煉確實在佳境上,昨天如此,今天不是如此,很顯然,某人就是要借著修煉,避過他們給她增肥的計劃。。。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