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摘仙令

第二四零章 相見

更新時間:2019-07-02  作者:潭子
南佳人以為晚上回來,師妹不說全好至少能醒過來,卻沒想,不過大半天沒見,師妹昏睡依舊,不僅如此,好像還遭了特別大的難,連眼窩都深陷了,瘦了好多好多。

“前輩……”

她又驚又怒,若不是摸脈的時候,發現師妹一切歸于平穩,真要當場翻臉,“林蹊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

早知道,她就不應該離開。

陸家什么時候都能看,與各宗修士交好也同樣,以后總會有機會,可讓師妹一個人躺在這里,弄成這樣……

“等她醒了,我想她會跟你解釋。”

儀芬聲音淡淡,“如果她不解釋,我會親自上千道宗跟重平掌門解釋。”

鎖龍印開,作為流放之地的荒園靈氣將復,那段時間,尋找陸信后人的傳言最多。

只是五行秘地里,無數小修失蹤,再也沒出來,再加上林蹊意外滯留百禁山,她一家有靈根的事,又被重平等人刻意地弱化了,才沒引起大家的懷疑。

但是別人不懷疑,陸家不懷疑,并不代表她也一點不懷疑。

陸傳得隨慶開導,在百禁山終于過了心里的那個結,做為母親,她怎么可能不關心?

兒子說,隨慶新收的徒弟是個小辣椒,不過,為人心性非常不錯,相處一段時間,有意無意的,也幫他解了好些一直沒想通的事,以后找機會,得謝謝!

她是真心的想謝,一直注意著那邊的消息。

這不注意還好,一注意總感覺有些不對,只是千道宗護得緊,進了金風谷的一家三口,再沒出來過。

直到林蹊從百禁山出,然后接二連三的鬧出事來。

這中間,她最氣那個修閉口功的清遠,明明知道暢靈之脈只能一脈單傳,卻這么多年,一個屁都不放。

那段時間,她真的跟所有人一樣,以為陸信的后人,已經斷絕。

陸岱山無可排解,能跟她哭,能到祖宗堂哭,可憐無想那個傻了的人,還不放棄地尋到東北方向。

不知道便罷了,知道了,順路辦事的時候,她總要關注了那么一二。

瘋了,卻還有舔犢之情的無想,可憐又可嘆,原想著等靜柔實在頂不住再賣好材料的時候,她出面給個好價,讓小丫頭護著她撐到飄渺閣來人,誰料峰回路轉,余家山坊市,林蹊又一頭撞了進去。

兩人的相處,無想對她的親近,都太詭異。

儀芬真人望著榻上,疲累至極,進入深睡的女孩,在心里輕嘆了一口氣,“不過,有一點你們可以放心,等她醒了,絕不會像病書生那樣。”

再多的,她也無意解釋,轉身就走。

陸靈蹊一覺睡到第三天的中午,若不是她呼吸平穩,身體也在往好的地方回轉,南佳人真要哭了。

“我的姑奶奶,你可算醒了。”

再不醒,她都要去死一死了,“林蹊,你告訴我,身上有哪不舒服嗎?動動手,試試靈力,看看有沒有滯礙!”

雖然儀芬真人說師妹沒事,雖然她自己探她靈力,也感覺沒事,可她在陸家被儀芬真人看顧的那半天,瘦得太厲害,南佳人總是不放心。

“放心,我沒事!”

陸靈蹊的嗓子很干,“我渴了。”

“有有有,我和酒兒特意給你熬了清淡米粥,現在正喝。”

師妹似乎元氣大傷,不好好養,萬一真像病書生陸安那樣做下病,可就糟了。

這兩天,南佳人和柳酒兒一直輪換守著,不時喂她一點靈水。

但水這東西,喝得再多,想要補充元氣也不可能。

現在終于醒了,南佳人馬上端了一碗清淡米粥,“嘗嘗,我喝著不錯!”她真擔心,師妹吃不下東西。

粥熬得很稀,溫度也正好,陸靈蹊被她扶起來,好像喝水一樣,很快就把粥喝光了,“再來一碗。”

南佳人忙又給她端了一碗,“一下子不要吃太多了,你放心,我們給你熬的多,夠你吃的。”

咕嘟咕嘟,咕嘟咕嘟咕嘟……

肚子里有了點底,可陸靈蹊似乎感覺更餓了。

師姐和柳酒兒對口腹之欲看得都不重,能弄什么好吃的呀?

陸靈蹊不希罕她們好像全是水的靈粥,自己從儲物袋里摸出一個乾坤食盒,“師姐,給我端一碗九如粥出來。”

五味齋的九如粥,分為九個粥品,除了必用的五種不同的靈谷,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從暈到素,熬制的火侯、稀、稠都是正正好。

陸靈蹊吃過一次后,就特別喜歡。

南佳人無奈,接過這個特制的乾坤食盒,從里面找到一碗靈菌素粥,在端出來的時候,用靈力把里面的紅米全偷偷按下去。

病書生病了好幾年,都不能吃葷腥,不能見紅,師妹這……

沒一會,提心吊膽的南佳人,眼睜睜地看著某人把這碗九如粥也吃完了,真是大松一口氣。

只是,人的肚子只有這么大,師妹已經連喝了三碗粥。

“多謝師姐,謝謝你們一直陪我。”

陸靈蹊稍稍把肚子按住,“那天,你們為我用了不少聚元丹吧?”以自身靈力,演化陸望老祖的十面埋伏,可不容易了。

雖然迷迷糊糊的一直沒睜開眼,可外界的一些感知,她還是有的。

幸好師姐有見識,不僅沒打斷她,還舍得大把的聚元丹,讓她一直有靈力演化,要不然,陸靈蹊懷疑自己一定會功虧于潰的。

陸望后九戰的悟功之境,太恐怖了。若是沒有那股氣支撐著,若不是她不停地給自己心理暗示,加重只能靠己的心念,想再進去學東西,肯定非常非常難。

陸靈蹊覺得老天對她還算不錯,“我這里有丹藥,你們……”

“等……等一下,什么聚元丹?那天……是儀芬前輩看護你的。”

什么?

陸靈蹊一呆!

“林蹊,你那天做了什么?要很多聚元丹?晚上我們回來的時候,你瘦了多好多好。”

她瘦了嗎?

一面水鏡被陸靈蹊自己打了出來,她看著境中凹進去的臉頰,輕輕嘆了一口氣,“師姐,我們現在在哪?還在陸家嗎?”

“在太霄宮客院。”

南佳人當時壓跟就不敢放心把師妹放在陸家,儀芬真人說起來,也算陸家人呢,“你不知道,你當時的樣子好嚇人?林蹊,你不是被陸望前輩的后九戰嚇住的嗎?聽說病書生當初……”

師妹看到粥里的紅米了,可是面不改色地吃了下去。

南佳人這兩天提心吊膽,現在終于放松,把有關病書生陸安的事,跟師妹全都說出來。

陸靈蹊沒想到,那位陸家祖宗會那么慘!

“雖然江湖傳言有夸大,不過,他一開始,一定是嚇得厲害,你……”

“我……?我也嚇著了。”

如果沒嚇著,就太不正常了。

陸靈蹊想了想,“師姐,當時儀芬真人是怎么說的?”

南佳人只好把儀芬的話跟師妹復述一遍,“……我當時被你的樣子嚇著,可能語氣也不好,不過,你……”

“我又入了陸望前輩的后九戰境畫里,學本事肯定要付出一些代價。”

陸靈蹊覺得,自己還是病歪歪的吧!

“那位病書生前輩,一病幾年,大概也跟我一樣。”

陸靈蹊說得很慢,“不過,我比他運氣好,有養魂術,有太清丹,然后,又得你們的看顧。”

她不敢再當著師姐的面吃東西了,撐著坐起來,“師姐,我現在好多了,要不然,你帶我到蓮花峰,謝謝那位儀芬前輩!”

謝啊!

那是肯定的。

師妹沒事,就是學本事。

南佳人想想,她們現在就表示謝意,更有誠意些。

“行!我給凌霧發個信,看看儀芬真人什么時候有時間!”

儀芬真人再沒時間,也會擠出時間的,到現在,她還沒跟林蹊說上話呢。

“師父,她們一會就來了。”

“嗯!”

“師父,林蹊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就像她那天說的那樣,她……”

“你已經說過了。”儀芬看著徒弟,面色微有凝重,“以事這樣的試探,不要再做了。她行事不秘,被我發現,被你試探,你行事不秘,也會被別人發現。”

“……是!弟子以后,還跟以前一樣,只當她是隨慶前輩的徒弟,一個能與我交往,值得交往的同輩。”

這就好!

儀芬很相信自己千挑萬選出來的徒弟,點頭道:“降魔者,先降自心,心伏,則群魔退聽;同理,馭橫者,先馭此氣,氣平,則外橫不侵。”

可惜,她一輩子都做不到。

林蹊性子雖然謹慎,可到了太霄宮,因為有所求,也被她鉆了空子。

“不管在什么情況下,都要控制好你的情緒,不要讓外人鉆了你的空子。”

儀芬接著道:“林蹊的事,就此打住,以后,你也不必再探查!從此以后,她過她的日子,我們過我們的日子。”

“是!”

凌霧當然知道,真要暴出來,大家都不得安寧。

“她們來了,”儀芬望向殿外,“我只見林蹊!”

凌霧忙躬身退下,迎向趕來道謝的兩人,“林道友才醒來,其實不必這么急的。”

“不!”陸靈蹊看了一眼,她出來的大殿,“沒有儀芬前輩相助,我想把陸望前輩后九戰摸一遍,定然要受更多的零碎之痛,也許真要跟陸安前輩那樣,一病好幾年呢。”

她已經摸透了十面埋伏,也許還不能把十陣完美的契合在一起,但大半天的時間,熟悉了十陣,省了多少年的水磨工夫?

謝——是一定的。

陸靈蹊還沒跟儀芬真人說過話,想近距離了解一下,“凌師姐,我非常感謝儀芬前輩,前輩現在……”

“我師父正在里面。”

凌霧笑了笑,“南道友,她去謝我師父,您不就跟著了,我那里有私藏的蓮花靈露,過來嘗嘗,與你們東水島的花靈露可有區別。”

“……好啊!”

南佳人不傻,自然知道,人家不想見她。

她是前輩高人,自己那般懷疑,高人生氣很正常,“林蹊,幫我跟前輩說聲對不起,那天是我態度不好。”

“知道了。”

陸靈蹊擺手往前,直在殿門前站住,朝里面的人深深一禮,“千道宗林蹊,見過儀芬真人,感謝真人相助之德。”

“免禮!過來坐。”

儀芬示意身前不遠的蒲團,親自給她倒了一杯靈茶,“十面埋伏摸透了嗎?”

“摸到了一點門徑!”

“呵呵!能這么快摸到門徑,已經很難得了。”儀芬看小丫頭謹慎的樣子,倒是忍不住笑了,“早在多年前,我就聽陸傳說,他在百禁山交了一個小朋友,他的心結……”

把兒子拎出來后,她不動聲色地打量小丫頭,“多虧你也幫忙開解了。”

陸傳?

陸靈蹊心中微有復雜,“我沒做什么,反而是陸傳前輩在百禁山對我多有照顧。”碰到三個西狄修士的生死關頭,人家讓她逃。

對那個人,她也恨不起來。

“前輩!陸傳前輩要沖擊元嬰了吧?”

陸靈蹊摸出一只玉盒,“晚輩這里有兩枚碧心果,聽說可以助長神魂。”她以靈力把玉盒送到儀芬面前,“我想陸傳前輩應該能用得著。”相比于感謝她,可能送她兒子好處,更得她心。

確實拒絕不得。

不過,儀芬更高興她沒有因為上輩的恩怨,去怨怪陸傳。

在坊市茶樓,用神魂暗示之法,影響那幾個八封的小修,說出莫機淵,寧知意的尸身下落時,儀芬就已八成肯定,她是陸信的后人。

那時候,想到陸傳曾說小丫頭助他殺敵,在將要勝利的最后,心神松懈,百砸百準的精金砸到了他身上,真是后怕啊!

若小丫頭當時心狠一點……

陸傳相信她是心神松懈,砸錯了,可是儀芬覺得,人家當時,就是在給陸信出氣。

好在兒子心思正派,小丫頭也只是出出氣罷了。

看到那樣的陸信,這孩子只怕也非常矛盾,要不然,怎么跟別人說話不沖,就跟陸傳沖了?

“送給陸傳的?行!我就替他收了。”

儀芬高高興興地把玉盒收了起來,摸出一枚玉簡擲過去,“這是病書生陸安有關十面埋伏的心得挺會,我想你能用得上。”

陸靈蹊連忙接了,“謝前輩!”


在搜索引擎輸入 摘仙令 無線電子書 或者 "摘仙令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摘仙令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9-2020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